第70章 死无对证
月半墙2020-05-13 15:272,227

  想要找到李贤,并不容易。当李贤第三次挂了我电话的时候,玛丽便已经查出来李贤所在的位置。

  推开门走进去,一楼是个只有几平米的过道,左侧有楼梯。

  不等我们上楼的时候,拐角处一个人头冒了出来,然后他眉头骤举,转而问道:“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我说道:“李贤的朋友。”

  那人不疑有他,把我们带了上来。二楼的空间宽广了很多,我们一眼就看到了李贤,一脸严肃的玩着麻将。

  李贤手上抓着一张麻将牌,眉头紧皱的看着自己桌面上的牌,根本没有听到谷琛的喊叫声。

  谷琛而二话不说,走上前去抓住了李贤的手腕,李贤手中的麻将牌落在了地上。

  “什么人。”终于发现了我们,纷纷回头询问道。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而是呆呆的看着谷琛,直到谷琛第二次喊出自己的身份的时候,所有人才惊作鸟兽散,卷钱的卷钱,跑路的跑路。只留下还被谷琛死死握着手腕的李贤。

  转眼间,满屋子的人便只剩下了李贤一个。

  “干嘛只抓我一个。”李贤反抗不成,只能悻悻的说道。

  但其实我并不是要来抓他的,而是要来抓另一个人的。

  他中了两千万。如果有一个人要用真真切切的两千万来买一张彩票的话,他一定是原因的。因为交税之后,两千万会变得不足两千万。如果周国用两千万买了彩票,那么周国那境外的两千万就会被洗白。

  “把他带回去。”我对谷琛说道。

  谷琛说道:“他那中彩票的呢?”

  我笑着说道:“身上背负的行囊太多,就走不了了。”

  我们前脚刚到,后脚李贤便把那个人供了出来。不出半个小时的功夫,这位便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在我们的询问下,这位承认了的确有人来买过他的彩票,但自始自终,他都没有见过买彩票的人是谁。

  刘华荣三岁死爹,十二岁死娘,十七岁被姑姑从家里赶了出来,二十岁找了个勉强能维持生计的工作,此后的二十年时间里,刘华荣过的是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

  后来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一咬牙一跺脚,把从十二岁就学会抽的烟给戒了。

  刘华荣有时候会回想自己这四十来年的人生,他觉得自己生下来就是个不幸的人。为什么有的人就能一夜暴富,而自己偏偏就是个穷光蛋?刘华荣觉得不甘心,于是用自己要买饭的钱,买了几张彩票。

  这其中的一张彩票让他这条咸鱼翻了身,成了一条有钱的咸鱼。他抱着电视机,亲了好久。因为他中了二等奖,二等奖是什么概念,是两千万,两千万又是什么概念呢?

  于是他去兑奖,但还没有兑奖的时候,有个小孩递给了他一部电话。那是个带着帽子很瘦弱的小孩,在给了他电话之后,小孩很快便离开了。刘华荣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于是接听起了电话。

  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告诉刘华荣,如果他中了二等奖,他愿意话两千万来买。刘华荣曾经也在桌面上听有人说过,为了遮人耳目,所以用彩票的形式。这样便可以光明正大的花这笔钱,对外便宣称是家人中了彩票。

  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是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刘华荣有些犹豫,害怕有诈。可刘华荣也知道,两千万最多倒手一千六百万。但对方要实打实的用两千万来买,如果可以的话便先把钱转入他的账户,然后他将彩票给了刚才的小孩。

  思考了片刻,刘华荣答应了。四百万万对于刘华荣来说,依旧是个天文数字,当刘华荣告诉对方帐号后,很快的,钱打入了刘华荣的帐号里。足足的两千万,刘华荣不疑有他,将彩票给了那个小孩。

  至于后面的事情,刘华荣就不知道了。

  而刘华荣给我们描述的那个小孩,是个小学生,看样子就是给人跑腿的。而真正在背后操盘的人,一直都未曾出现。刘华荣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可没曾想,今天还是被我们抓到了。

  我给玛丽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查查周国的账户是否有问题。不过那两千万先是在国外的账户走了一圈,又在国内的各大银行转了一圈,我想这笔钱的源头可能很难查出来了,就算我们断定是李志南所骗的那两千万,可没有实质的证据,我们并不能怎么样。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真的能把事情做的这么严谨么?那他的童年都经历过了什么事情,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刘华荣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没收他的财产,只好让刘华荣从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当然了李贤还不能走,作为未成年人李太达的监护人,他还有一系列的程序要办,不过就不由我们来负责了。

  没有多时,关增彬也找到了我们,她已经将周国的尸体解剖完毕了。

  原来那桌子上的两杯水中,一杯是麻醉药,一杯是氰化钾。而化验的结果显示,杯子上只有一个人的指纹和口唇印,那就是周国。那两杯水其实都是周国喝的,一杯水是用来麻醉自己,一杯水是用来毒死自己。

  关增彬告诉我们,周国死于氰化钾,死亡的时间大概精确在了两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在关增彬被迷倒的时候,周国就选择了自杀。五个自杀的人所策划的诈骗,对应着五个小孩,一百六十万元,五个各怀梦想的少年。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很可能周国的母亲早就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铃声突然想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小刘,小刘开口就说到:“老吴啊,原来周国的母亲在他初二的时候就去世了,只是当初知道的人并不多,学校的老师甚至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查一查周国的父亲。”我叹口气,对小刘说道。

  果然是这样,我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张雪所告诉我的事情。那个夜晚,五个在学校顶楼的少男少女们。梦想,梦想是需要钱的。如果周国不是用来给自己的母亲治病的话,那么就一定是把这一千六百万分给了其余的四个人。

  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