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权力的牺牲品
月半墙2020-05-13 15:272,368

  张雪给我去倒水,我在她家里乱转悠。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不知道他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其余人的跟踪状况怎么样了,是不是像张雪这么难对付。

  这也不知道回去的时候该怎么和其余的人解释,就说我被一个小姑娘识破了?

  “喝水。”张雪将水杯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开始打扫起家里的卫生来,可我能感受到,她一直用余光看着我,似乎想要对我说些什么。

  我一边喝水,一边看着张雪忙碌。

  这个张雪一直给我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不论是从其看的书,还是说话的方式,都有这种感觉。

  李志南的金融公司属于朝九晚五班制,到地铁一号线乘坐地铁回家,和张雪离开校园的时间几乎是一致的,那么他们有没有可能在路上遇到呢?

  如果有相遇的机会,他们之间会不会进行谈话呢?

  而她邀请我上来,又有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呢?我觉得张雪应该知道更多的事情,虽然暴露了,但或许依旧有可能从她的嘴里套出什么话来。

  “你的父亲怎么这么晚都还不回来么?他做什么工作的?”我喝了一口水,看着张雪说道。

  张雪露出了一个凄惨的微笑,然后说道:“他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不过,有时候我都觉得他最好不要回来。”

  “对了,你觉得李太达这个人怎么样?”张雪停下了手中的活儿,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说道:“我知道他和他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我很同情他。摊上了这么一个狗皮膏药,想甩也甩不掉。怎么,看你的样子,似乎你也知道这件事情,那你也一定知道他准备杀了自己的父亲了?”

  张雪赶忙拜摆手说道:“我知道李太达和自己的父亲关系不好,因为他曾经给我们讲过他和自己父亲小时候的故事。可我不知道他要氰化钾是想要杀死自己父亲的,在教室里他说那话的时候,我们都吓了一跳。”

  “我知道李太达被抓了起来,所以我想求求你救救李太达。”张雪的眼中饱含泪水,她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李太达是个好人,你别看他那个样子,可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我伸手去扶张雪,可她却拨开了我的手继续说道:“李太达从来都不欺负别人,他之前还在学校外面收养了很多的流浪猫和流浪狗,每天都会出去喂它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张雪继续说道:“你知道么,就因为我是单亲家庭的,家里没有人管我,经常有人欺负我。如果没有李太达,那些人可能还会继续欺负我。赵而鸣也是,那些欺负我的人,都被赵而鸣揍过。”

  这件事情我其实没有什么办法,但李太达是未成年人,况且李贤也没死,应该不会有多么严重。就算是我不帮忙,估计也判不了多长时间。想到了这里,我对张雪说道:“好,你起来,我可以帮你。”

  张雪站了起来,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慌忙的站了起来,说道:“你想干什么?”

  “为了报答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张雪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我见她身上竟然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平时被那些衣服挡着,根本就看不出来。

  我说道:“你先穿上衣服,我有话和你说。”

  张雪点了点头,却又拉了拉我的衣角。

  “你都是跟谁学的?”我没有什么好语气:“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我和我父亲学的。”张雪低着头。

  我心里一惊。

  张雪缓缓的讲述了她的经历。

  张雪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一直和自己的父亲相依为命。十二岁之前,她的父亲对她都很好,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张雪曾经一度觉着,自己有父亲就行了,不需要母亲。

  可十二岁的那一年,一切都变了。

  那天张雪还在家里睡觉,他的父亲醉醺醺的回到了家里来,同时和他父亲回来的,还有他的上级。十二岁的张雪很懂事,她开了门,将两个人迎了回来。她给两人倒茶,让两个人醒酒。

  他们坐在沙发上喝茶,张雪回屋子睡觉。

  半夜的时候,有人推开屋子走了进来。

  后来的每一天,张雪都会做恶梦。

  等他爸爸发现进来的时候,那位还在呼呼大睡。张雪已经被吓呆了,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知道哭。

  张雪说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的父亲先是冲进了厨房里,他拿了一把菜刀。当刀要砍在那个人脖子上的时候,张雪的父亲突然收住了手。

  他绝对不会知道,在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差点死在了一把菜刀下。

  张雪的父亲将菜刀又放了回去,当他第二次进来的时候,手上的那一把刀成了一个照相机。

  “到他身边!”张雪的父亲对张雪说道。

  张雪没有动,依旧在哭。

  然后她父亲一巴掌打在了张雪的脸上,她的父亲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道:“我让你到他身边去,你知不知道?”

  张雪害怕挨打,于是乖乖的爬了过去。

  第二天,当那醉酒的男人苏醒的时候,他头上惊出了一头的冷汗,顿时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而一旦自己这个下属报警,自己这一辈子就全完了。

  他颤颤巍巍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一眼就看见了张雪的父亲,他坐在沙发上,眼圈通红,旁边是同样呆呆坐着的张雪。

  打了个哈哈说道:“这个小张啊,昨天晚上我啊,这,我喝多了你也知道。”

  这个时候,张雪的父亲反而是笑着说道:“昨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毕竟你也喝醉了。”

  此后,张雪的父亲在单位里平步青云,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都对他偏爱有加。当年有一个竞争激烈的职位,明明他无论从经验还是能力上讲都不如别人,可最后的结果偏偏是他坐上了这个位置。

  从此人们明白,他是有靠山的。

  可只有张雪的父亲明白,这是用自己的女儿换来的。

  张雪从此不敢一个人睡觉,因为她闭上眼,就会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直到一年后,张雪十三岁。她渐渐的从噩梦中走了出来,殊不知,更大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张雪活在了地狱中。

  而随着张雪越来越像自己的母亲,张雪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难过。

  自己又一次成了牺牲品。

  十六岁的心,已经麻木了。

  “禽兽!”听到了张雪的话,我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