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章救人
维娜的一天2017-04-15 02:183,872

  在空间待了许久的慕容雪再次回到校园,突然有种仿若隔世的恍惚感,重来一世的她对于校园总有一种不适应感。而且她还要学习医术,如果之前是因为预防万一要学的话,如今她确实是真正爱上了医术。她重回一世,除了要强大起来保护家人外,她不想一直活在仇恨中,她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学习医术便是其中之一。

  一阵电话铃响,上面显示顾明。慕容雪立马按下了接听键,里面响起了顾明的声音“大小姐,鼎立集团公司的初步手续已经弄好了,总公司地点就在市中心B区的独栋大楼,至于旗下的宝玉阁的店面在古玩街里买下了两个相邻的铺子,我把它打通了,目前正在装修,大概还需两周左右就可以开业了。员工也招用了不少,只是我想问一下大小姐,关于店里的翡翠玉石什么时候能到位?还是我去选购一些?”

  慕容雪想了一下,自己目前还只剩下一块翡翠,看来还得跑一趟赌石厂:“顾明,明天你抽个时间和我去一趟赌石厂,我和你一起去选些毛料。”

  顾明有点诧异,难道大小姐的意思是店里的翡翠全用赌的,想归想,他不会质疑大小姐的决定。“好的,那我去忙了。”也不知道为何,他对大小姐有种莫名的信任,隐隐觉得只要大小姐说可以做到的事情,他就相信。他一定会尽力做好一切,不让大小姐失望的。

  接完顾明电话的慕容雪心情轻松的往教室走去,完全没注意到她身后的树旁有一双怨恨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

  一到教室的慕容雪就被某黎不停的楸着抱怨,说什么下周又到了小考等等、、、

  什么!!!小考!!!!她、完、全、忘、了、啊!!!!!她最近光顾着学习医术,都忘了还有小考这回事,犹如晴天霹雳的慕容雪瞬间冰化了。

  某黎觉得很好玩,拿着食指点了点慕容雪,啊!碎了!

  “安啦,不就是小考嘛,本小姐从来没及格过,有什么好怕的!”某黎满不在乎的说到。

  话说你不及格是值得光荣的事吗?!那满脸骄傲是咋回事啊!!!这种世界观是肿么回事!!!某雪瞬间黑线满面。

  小考她肯定是要考好的,上一世,肖可丽总是在她要看课本的时候硬拉着她去玩,第一次小考前还端了杯牛奶给她喝。结果第二天考试的时候她睡过头了错过了两门考试,等考试结果出来的时候,她排在班级倒数,渐渐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分数传的全校都知道了,而她也多了个名称:草包大小姐!

  而肖可丽居然考了全级第一,加上她们两个总是在一起,很多人都拿她们两个比较,渐渐的大家都说,比起慕容雪,肖可丽更像慕容家的大小姐。

  重活一世的她才想明白,这些都是肖可丽的算计,真心是好计谋,不得不佩服。只是重活的她怎么能还重蹈上一世的结果。幸好她如今过目不忘,也幸好她现在拥有空间,空间里的时间足够她完全复习好了。

  至于某个吃货的成绩不算好也不算差,她依稀还记得上一世考试的题型,到时候她整理一下笔记给某个吃货才行,另外拿一些灵水给她喝,应该可以提升一下记忆力的。

  “别说傻话,赶紧看书,没考好的人那天不许吃饭。”

  某吃货一听不能吃饭就开始嚎了起来“不要啊!一顿不吃我活不了啊啊啊啊啊啊!”

  某雪懒得理她,低头看书。

  晚上,放学回到公寓的慕容雪立马洗了个澡,换上便服后,她便走到阳台上,看着夜色里五光十色的灯管不断闪耀,微风吹拂着她的长发,顿时让她的心情无比平静。

  突然,天空有道快速的身影正向她飞来,起初远远的时候她以为是只鸟,近了才发觉原来是人,慕容雪顿时蒙了,这个世界玄幻了,她看到有人在向她飞来……

  很快,那人便向她扑来,慕容雪立马一闪身,那人便重重摔了地上。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向她袭来。他背后还有个类似羽翼类的机器,估计是什么高科技,难怪能在天上飞。不过这人受伤了?那么浓的血腥味似乎伤得很重,问题是这人还不是普通人。

  慕容雪很纠结,救不救她都是惹了大麻烦,如果是好人还好,万一救了坏人怎么办,她好纠结,啊,头发都要掉了!

  救吧,学医之人总不能见死不救。慕容雪把那男子从阳台拖进了客厅的沙发上,是的没错,用拖的,而且放手的时候地上还嘣的一声好大一声响。

  慕容雪用手轻轻佛开男子脸上衣布,好一个粗犷俊美的男子,目测大约25岁左右,面上虽然苍白但是掩饰不了他挺立的五官。胸前有一大滩的血迹,看来伤口在胸前,慕容雪小心的解开男子的上衣,一道狰狞恐怖的伤口出现在眼前,伤口长约15公分,皮肉已经往外翻,还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是伤口居然还有些焦黑,看不出是什么利器伤的。

  慕容雪立马从空间里拿出一瓶金创药等,先打了一盘干净的水,然后在慕容雪还在水里添加了灵水后帮男子仔细的清理了伤口,再细细的清理了坏掉的皮肉才把金疮药洒在伤口上,最后用纱布帮那男子包扎好。

  弄完后的慕容雪出了满身的汗,又进浴房洗漱了一番。

  洗完澡出来的慕容雪走到客厅,发现那男人薄唇微张,居然在不停的呓语,额头上也沁出了不少汗水,脸上微红,这完全是高烧的症状。慕容雪用手微微试了一他的体温,好烫!!!

  糟糕,她好不容易才把他伤口包扎好,别等一会高烧烧傻了。慕容雪连忙打来一盘水,当然还加上了灵水,用毛巾不断的为他敷额头,许久也没见体温降下,这样下去可不行。慕容雪咬咬牙,装了杯灵水,拿调羹细细的喂了他,也许是渴了,那男子倒是很快就吞了下去。

  慕容雪总不能救人救一半,只能喂他灵水了,普通的药物跟灵水可没得比,问题是这灵水还能改善人体机能,若是让人发现就不好了。

  喂了一小杯灵水给他,终于不再高烧了,看那男子面容也平静了不少。只是慢慢的他身上渐渐溢出一层淡淡的黑色物质,灵水起作用了,这是在排毒,但是怎么办?让他醒来看见了怎么解释?

  慕容雪看着身旁的水盆和毛巾,还是动手帮他清理干净了,生平第一次服侍人,居然还是个陌生人!!!慕容雪心里无线吐槽,但还是任命的细细帮他擦洗起来。

  不得不说的是,这男人的身材真好,精壮的腰肢上一点赘肉都没有,古铜的肤色上完美的胸肌和六块腹肌看起来性感诱惑,胸前的那道刚包扎好的伤口更添了份男人魅力,慕容雪不由得红了红脸。擦完了上身的慕容雪看了看男人的裤子,很是为难,过了一会,才下定决心去解开男人的裤子。

  楚逸森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一个女人趴在他的腰上,正使劲的拉扯着他的皮带。

  该死的花痴女人,竟敢趁他受伤染指他,漂亮的凤眸中尽是冰冷无比的寒意,楚逸森阴冷无比的开口:“该死的女人,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在解……”后知后觉的慕容雪话说一半才反应过来。“你醒了呀?!”慕容雪看到男人清醒后开心的说道,随即发现男人看她的目光中带着深深的鄙视,再看看自己的动作,才知道被误会了,不禁脸上的红霞变得更加鲜艳了。“你误会了,你刚刚高烧,我只是在帮你擦身,我可不是在非礼你哦。”

  楚逸森闻言,看着眼前的女孩有一双漆黑如玉的凤眸,闪烁着星辰般耀眼的光芒,脸上透着绯红之色,拿着毛巾的手因为紧张不停的搅和在一起,竟然让他觉得有些美丽又有些可爱。他心神晃了晃,不着痕迹的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这才发现她的身旁放着个水盆,旁边还散落着一些带血的毛巾,而此时他的伤口居然也觉得清凉无比,竟然已经包扎好了,体内更是觉得有一丝暖流让他觉得舒适无比。

  如今才知道他误会了,原来是她救了他,不过他身受重伤,他的情况他清楚,就算是名医也不可能这么快帮他恢复,这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楚逸森敛了下心神,再度抬头,语气和缓了不少。“是你帮我包扎的?!!谢谢你,还有刚刚不好意思……”声音带着些微微的沙哑。

  “你掉在我家阳台上,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今晚你就先在这里休息吧,你的伤口有些严重,暂时不宜移动。”慕容雪对于他为什么受伤的事情绝口不问,有些事情问了就是“麻烦”,不问的话,她就只是出于医者之心。只是现在的慕容雪还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不问就可以避开了。

  楚逸森看着眼前才19岁的少女,虽然年弱,但对于家里突然闯进了一个男人,她居然这么沉稳的处理,还帮他把伤口处理了,要是一般的女孩子早就尖叫报警了。不管如何,他欠了她一份恩情。

  “好,麻烦你了。”楚逸森在这个陌生的女孩的房里,竟然觉得有一丝微微的安心,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她救了他,也许是看到女孩单纯清澈的眼睛。

  “那个,你的身上得擦一下……那个……那个……”需要我帮你吗,此时在男人清醒的目光下,慕容雪这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楚逸森也感觉到下半身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但他也不好意思让一个女孩子帮他,“我自己来。”说完楚逸森便使劲想起身,结果才起了一半便又摔了下去,还闷哼了一声。

  “呀,你现在还不能动。”慕容雪有些慌乱的扶住他。

  再看楚逸森此时因为疼痛而又苍白了不少的脸上更冷汗连连,包扎伤口的白色纱布上也沁出了红色的血水,伤口又裂开了。

  “别再动了,你的伤口又裂开了,得重新包扎,我帮你看一下。”慕容雪皱了下眉头,有些抱怨的说道。

  楚逸森看着小心为他拆开纱布的女孩,心里觉得温暖无比,有多久没有人这般温柔的对待他了,眼眶不禁有些微红。

  慕容雪去换了盘干净的水,当然去换水的时候也偷偷加上灵水,另外用一个小瓶装了一些纯净的灵水,然后用盆里的水细细为男人擦干净伤口的周边,而伤口里面则用棉签沾着纯净的灵水涂抹,涂抹完又上了一层金疮药才小心的包扎起来。

  楚逸森微微震住,包扎伤口的时候,慕容雪不得已要环绕着男人的胸口把纱布绕一圈,刚才他昏迷了不觉得什么,如今清醒着的他能感觉到胸口前温暖如玉的触感,以及女孩身上好闻的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不可阻止的钻入他的鼻中。顿时他的脸红得发烫,幸好他肤色有些古铜,那抹红色倒不明显。

继续阅读:0021章原来是邻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千金有点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