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突然表白
西出阳关2019-07-26 04:043,146

  长安城自被李渊攻占之后,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不过这件事情对于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来说,只算是一件稀奇事,对于商人来说,是一件大喜事,对于萧震北来说,这是他们这些山贼改头换面的机会。

  因为在长安城的西市,玉宝楼的对面,有一家新开的店,叫做万台镖局,很新颖,他们不知道这到底是要做什么的,怎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等到他们见到了告示之后,才明白,原来这是可以保护你去往外地,可以报送任何东西的,就算是一匹马,他们也是可以帮你送到其他各郡,但是平常百姓哪有什么钱能请得起镖局的。

  这镖局明显是为那些商人,为那些达官贵人开的,这不,大世子竟然送来了贺礼,秦国公也是送来了贺礼,明眼人就知道这家店的背景不是一般的强大了。

  “今日,是我们万通镖局新开张,所以,为了能够帮助到大家,我们免费为十家送任何物品,不管是什么地方,我们都会以最快的速度送达,以后,也请你们放心,只要是你们报送的物品有所损害,或者是没有送到被山贼土匪抢了,我们也会赔偿,这是我们镖局的规定,我们保证此规定绝对有效!”一个主持的人,站在高台上大声地宣布道。

  围观的百姓对于新奇的事物总是充满着好奇,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出现个新奇的事物,那是难能可贵的,一把折扇火到了大江南北,但是慢慢地开始出现山寨版的折扇,所以玉宝楼的折扇销售大大降低。

  但是第一个吃蛋糕的人,总是能够分的多一些,最为关键的是,玉宝楼有桃花仙人的诗在,虽然桃花仙人的身份已经陈清,就是李渊女儿的手下萧飞羽,可是这也不影响大家对于桃花仙人的追捧,因为他的诗实在是写的太好了。

  不过在什么时期,文人相轻都是不可避免的,萧飞羽出世的诗,首首都是经典,可以想象这样的人,不过走到哪里,估计也是一个比较瘦欢迎的文人,毕竟文人自傲,但是在面对萧飞羽这样的文人的时候,他们也只能是低头了。

  所以玉宝楼的折扇虽然是销售降低了,可是他的名气还在,他的影响力还在,现在玉宝楼又推出一个镖局,让许多商人和其他各界的人士都在关注,这个镖局挣不挣钱,这个镖局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飞羽,那个镖局能不能掌握在皇家的手中,或者是让王爷派人来接管?”李三娘找到正在忙碌的萧飞羽,商量着问道。

  萧飞羽摇摇头,你可以成立一个关门的机构,收集镖局呈上来的消息,但是这镖局绝对不能够被朝廷掌握,因为这样会拖累王爷的,镖局看似可以收集情报,但是一旦被朝廷掌握,那么你觉得他还可以到达其他的诸侯的领地了吗?正因为镖局只是商人开建的,所以那些诸侯才会放心,不然估计他们一见到镖局的人,就给抓起来了。”

  经过萧飞羽的一番解释,李三娘才知道自己想当然了,不得不佩服萧飞羽的才能还有他的那些想法。

  “小姐,你看,这是我做出来的一个马鞍和马镫,这都是经过改良的,虽然制作出来的不多,但是要是召集工匠,日夜兼程,再使用我的流水线制作工程,绝对可以做出许多出来,十个工匠,两天就可以制作出一个出来。”萧飞羽拿着屋内的马鞍和马镫说道。

  李三娘拿着萧飞羽做出来的马鞍和马镫,只是拿在手上一看,她就知道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震惊地看着萧飞羽,这马鞍和马镫带给她的可不仅仅是惊喜啊。

  “飞羽,我们李家这次真的要好好写写你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造出这样的东西,直接使得我们李家这次的实力,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啊,我现在就进皇宫禀报父王,这一次一定要嘉奖你!”李三娘兴奋地说道。

  萧飞羽连忙拦住李三娘,苦笑着说道:“大小姐,千万别,我只是提出想法,这次有功劳的是府上的工匠,我可不想要这个功劳,而且我现在是你府上的管家,这也算是你的功劳,这些都不算什么,你要是嘉奖,还是嘉奖那些工匠吧,他们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造出这样的马鞍和马镫的,要是没有他们,就算是我有想法,可是我也做不出来啊。”

  萧飞羽的意思就是他不想要这次的功劳,而且还要把功劳推给府上的工匠,这让李三娘起了疑心,一个人怎么可能无欲无求,开始的破城之计,到现在的制造马鞍和马镫,这样大的功劳,他竟然都视之不见,甘愿做自己府上的管家,难道他真的就没有欲望,没有什么追求吗?

  “你到底想要什么,你知不知道依照你现在的功劳,一个爵位是少不了的,可是你什么都没有要,而且甘愿做我府上的管家,难道真的就只是报恩吗?我的恩情,你早已经还清了,这一次我一定要为你争一个爵位,因为再这样下去,就是我李三娘欠你的恩情了。”李三娘较真地说道,她不想萧飞羽一直这样。

  只见萧飞羽含情脉脉地看着李三娘,说道:“我真的没有太多的要求,只想……”

  对于萧飞羽那异样的眼神,直接让李三娘害羞了,说实在的,还没有一个人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她可以感觉到萧飞羽眼神中饱含的神情,知道他的意思。

  所以李三娘打断了萧飞羽接下来要说的话。

  “不要说了,这一次你进献马鞍和马镫有功,我一定会为你争取一个爵位的,到时候,我再分你一个庄子,你搬出去吧。”李三娘说完就要走,但是却被萧飞羽的一句话给定住了。

  “我爱你,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萧飞羽在后面深情地说道。

  既然李三娘已经询问自己为何要这样,并且,自己已经有所表现,何不让表现来的更猛烈一些呢,不然他真的就要错过这次的机会了,本来萧飞羽是想要借着这个马鞍的事情,让李三娘的军队的实力上升一个层次的,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但是李三娘却非要为他争取爵位,或者是功劳,有了功劳在身,他就不在是李三娘府上的管家,有了爵位,他就必须自己开庄,当个小地主了,不再是李三娘的手下,不在会在她的身边。

  “不管你是做和想法,但是你不能阻挡我对你的爱,你这次要是一定非要我有个爵位的话,那么以后我就不在制造其他的东西,我只想一直帮助你,一直在你的身边默默地看着你就可以了。”萧飞羽走上前说道。

  却不想李三娘什么都没有说,就跑出去了,因为是背对着萧飞羽,所以萧飞羽并没有见到李三娘的表情,不知道她是惊慌失措,还是不喜欢自己,面无表情。

  这次的表白实在是有些太突然了,可是萧飞羽知道她要是再不有所表示,那么李三娘肯定会起疑心,不仅仅是李三娘,还有一个李渊,当初他不就是怀疑吗。

  萧飞羽叹了一口气,说出来了也好,一直憋在心中,每天都要掩饰,实在是太累了,说出来了,心情也轻松了,不管是李三娘有什么想法,他都尊重,但是,萧飞羽相信自己,一定会打动李三娘的心的。

  李三娘跑出去之后,并不是直接去了皇宫,而是跑进了自己的闺房,坐在凳子上,惊魂不定,脸色涨红,口中还喃喃地说道:“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我可是有夫之妇啊,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说道最后李三娘却是哭了出来,萧飞羽的表白实在是太突然了,可能也是自己逼迫的,但是他怎么可以这样说,他难道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妇,而且还是李渊的女儿,是不会又改嫁或者是再嫁的可能吗?

  他这是要把她逼上一条绝路啊,因为萧飞羽可是绝世之才,他要是心生不满,要是对于李家产生任何的一点情绪,都将是李家的一大损失,可能还会成为李家最大的敌人。

  这并不是李三娘在托大,而是萧飞羽展现出来的才能,已经是非常的逆天了,可是他现在竟然说他爱她,难道他是想要让她背上骂名吗?她和他更本是不可能的。

  这让李三娘心慌意乱,如果自己执意要是上报了父王,分封萧飞羽爵位,那么他以后就不会再制造这样的宝物,还有可能对她,对李家失望,可是她要是不上报的话,以后她又应该怎么面对他呢?

  上阵杀敌不眨眼的李三娘,竟然因为萧飞羽的一句话,竟然因为萧飞羽哭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多久没有流眼泪了,就算是柴绍新婚之日,抛弃她,她都没有伤心流泪,可是就是因为萧飞羽的表白,她是埋头哭泣,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继续阅读:第四十一章 抉择两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