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六 其实并未分道扬镳
书二呆子2016-12-16 01:573,516

  既然画中仙喜欢这样热闹的场面,处长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看着战圈越来越大,事态正一步步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着。

  终于,一只鞋飞到了考场中,砸在了坐在最外围的一个浑身充满了健硕肌肉的考生头上,混战,不可调控了。

  “他么的,谁他么把鞋扔到劳资脑壳上来的。”

  “他么的,你这个小瘪三,偷老子鞋子。”

  人群中,一个瘦猴一样的年轻人看着考场中这个肌肉健硕的考生,丝毫不惧。

  “劳资打死你!”肌肉男考生大怒,冲开了警戒线,然后就冲进了人群中混站起来,然后,人群也冲进了考场,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就此来开了序幕。

  流苏和锁音看着事态越来越严重了,就觉得站在下面看热闹肯定会被波及到,那样就不好看了,于是,两人便跑到了高台上,看着下面混战的人群,一边拍手,一边叫好。

  小胖子书二呆子,本来也想躲上来的,可是在上梯坎儿的时候踩滑了,然后,他那肉球一样的身体就咕咚咕咚的滚了下去,压倒了黑压压的好大一片人群。

  “他么的,那个该死的,竟然敢投放这样的核武器!”

  “干他,干死他,干死他不解释!”

  于是,小胖子书二呆子成了第二个战斗的中心,第一个战斗的中心自然是王不二了。

  终于,或许是画中仙觉得热闹已经看够了的缘故吧,这才想起了还有一场考试,于是开口了。

  “都停下吧,我们要考试了。”

  话音一出口,所有混战的人都停止了打斗的动作,看着画中仙。

  老张的拳头打在老李的脸上,老李的重腿踢在老张的胯下。

  老张:“老李,你没事儿吧?”

  老李:“没事儿,老张,你还好吧?”

  老张:“还行!”

  老李:“我们去吃饭吧,打了一架,肚子都饿了。”

  老李:“我请你吧!”

  老张:“还是我请你吧!”

  ……

  上一刻还相互下死手的两个人,在这一刻,又勾肩搭背的去吃午饭,还争着请客,而且,这里的情况大抵都是如此。

  王不二坐在地上,脑袋肿的跟个猪头似的,看着这样的场景,一脸的不可思议,特么的,这古镇太奇葩了吧,这又是什么桥段啊。

  书二呆子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别打我,别打我,我怕痛,别打我……”

  王不二是真心的服了,这特么到底是什么地方,谁能告诉我,这地方的生存法则太奇葩了,我是真心的水土不服啊!

  衣服也懒得整理的王不二拖着蹒跚的步子,步履维艰往着四合院走,他的心是真碎了,自从特么遇到了锁音,自己就没走过好运,特别是来打这个名叫云剑的古镇,自己坚不可摧的三观直接崩碎,道德也接近沦丧。

  “那个啥,你不考试了吗?”高台上的画中仙看着满身是伤,一个人落寞离开王不二,问道。

  “你不是说我作弊,取消了我考试的资格了吗?”

  “哎呀,我是开玩笑的啦。”画中仙摆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特么说你是开玩笑的。”王不二捡起地上的凳子,怒吼着,直接将凳子砸向了高台上的画中仙,“我特么砸死你我。”

  “你特么现在跟我说你是开玩笑。”说着,王不二又捡起地上的一条桌子腿儿,扔向了画中仙。

  “我特么被胖揍之前你不说话,劳资被揍完了,险些被揍死了,你才跳出来说你特么是开玩笑的。”

  王不二越说越生气,特么的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白长这么漂亮了,都说越漂亮的女人心肠越歹毒,古人真是太对了,美女就是要不得,劳资以后要娶就娶世界第一丑女。

  就在王不二怒发冲冠之时,一个梳着羊角辫,六七岁的小女孩跑到画中仙的身边,笑嘻嘻的看着王不二,

  “师姐,他好凶哦,偶好害怕,侬要帮偶哟!”

  什么情况,偶?侬?尼玛的,背后下黑嘴就是这个小屁孩儿。

  “噗……”

  王不二一口气没缓过来,直接吐了三升血,然后索性两眼一闭,直接倒地,昏迷不起,这个世界太特么的危险了,我不活了,让我死了吧!

  看着吐血倒地的王不二,所有人都惊呆了,这,这,这,这人不会被,被活活的气死了吧!

  “师姐,他被偶气死啦!”

  画中仙瞪了身后的小女孩儿一眼,“小雁,别闹!”

  什么?她叫小雁?要是王不二还醒着,肯定又会吐血三升,尼玛,还真特么被小雁啄瞎了眼睛啊!

  当王不二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就只有一盏残灯还孤独的燃烧着,王不二心中那个痛啊,不自觉的,变轻声的唱起了凄苦的调调,

  “北风那个吹……”

  刚唱完这一句,那跳动着的火苗噗的一下,就灭了。

  王不二泪流满面,心中的悲苦,又有几人明了,便纵有千种悲情,又更与何人说呢?于是,他只得继续唱着,

  “雪花那个飘……”

  “砰”地一声,门被一脚踹开了,一个黑影咚咚咚的走了进来,把灯点着了。

  王不二满脸凄伤的看着走进来为自己的点灯的锁音,心中那个感动啊,“锁音,还是你好啊,没白疼你啊!”王不二轻声感叹着。

  锁音没好气的瞪了王不二一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怎么醒了呢?”

  王不二愣住了,弱弱的问了一句,“难道,我不应该醒吗?”

  锁音皱着眉头,“你都吐了三升血,竟然还没死,当真是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啊!”

  王不二瞠目结舌的看着锁音,无话可说。

  锁音哭丧着脸,一脸落寞的看着王不二,

  “你要是没事,那我为你写的遗嘱不就没用了吗,我勒个去哦,白忙活了,本来还想着你死了你的遗产全归我呢,现在好了,你特么又活了,我的计划全泡汤了,奶奶个熊。”

  说着,锁音一脸兴致索然的掉头,想要离开这个可恶的房间。

  王不二心中凄苦,但是还是笑着说,“谢谢你,锁音,谢谢你这么晚了还从床上爬起来为我点灯。”

  锁音看着床上的王不二,“我是被你的歌声吓醒的,我在隔壁听到你唱歌,我的个神啊,我还以为你诈尸了呢,想着赶紧过来解决掉你,那样遗产就是我的了,没想到你活了,真特么倒霉。”

  一阵冷风吹过,在这炎热的夏季的晚上,王不二感觉心中拔凉拔凉的,看着锁音打着呵欠离开了屋子,王不二躺在床上。

  这时,响起了一阵背景音乐:

  “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啰……”

  这个世界果然凶险啊!

  没过几天,王不二的伤就好了,而此时,四合院的租期也到了,没有续费的王不二直接被房东扫地出门了,王不二背着一大摞的行礼,跟锁音站在大街上,王不二看着锁音,“现在咋办?”

  “关我什么事儿?”锁音一脸无所谓的看着王不二,“我已经考上了云剑阁了,现在我也是云剑阁的内门弟子了,你也不用为我担心了,我有吃有住,挺好的。”

  王不二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你特么倒是不用担心了,我怎么办啊,你个卑鄙小人,过河拆桥很正常,我也有心理准备,可是特么的就没见过拆桥拆得像你这样快的,你是用推土机直接推的吧!

  锁音才不管王不二呢,她看了看王不二,踮着脚,一脸贱笑的拍了拍王不二的肩脖,

  “不得不说,你教学能力还挺强的,我们仨都以优异的成绩被云剑阁录取了,不过,你就惨了,因为你在考场上吐血三升,所以云剑阁的高层一致判定你身体不行,不适合修行,结果就是,你被拉入了招生考试的黑名单里面。”

  王不二彻底绝望了,这个世界,他永远不会让好人有出路,于是,认命的王不二认真的盯着锁音的眼睛,

  “以后,请叫我,骆驼祥子。”

  锁音可不知道骆驼祥子是什么,不过,这也不会影响她落井下石。

  她又踮着脚,拍了拍王不二的肩膀,“熟话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只能说,这个地方不适合你。”

  王不二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于是骚包无限的甩着一头凌乱的长发,对着锁音挥了挥手,口中却是高声的唱着,

  “再见了亲爱的梦中女孩,我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锁音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一边唱歌,一边越走越远的王不二,心中升起了一种别样的情绪,似乎有些不舍,还颇有些烦躁。

  锁音跟着王不二走到了古镇的镇口,看着王不二远去的身影,脑海中不断的闪过了这些天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第一次见他,看着他从九华剑派的冗音手中骗走了火木莲华。

  第二次见他,看着他无耻的用撂倒丸将那对玉心剑派的精英弟子撂倒,并且,搜刮了他们所有的装备。

  第三次见他,他坐在树下,一边喝着热腾腾的蛇肉汤,一边清点着自己的收入。

  第四次见他,自己敲诈了他一半的家当,他抱着青铜鼎飞快的奔跑。

  第五次见他,如第四次一般。

  第六次见他,如第四次和第五次一般。

  于是自己与被自己敲诈了一半家当的他结伴上路,然后,自己被家族的杀手包围,陷入了死局,他用自己的智慧和奇怪的装备帮助自己杀光了敌人,于是,自己又被他胁迫上路。

  来到了云剑古镇后,虽然总是被他欺负,但是,摸着良心说,这确实是自己从出生以来过的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但是现在,似乎将要和他分道扬镳了。

  锁音感觉自己心中很乱,很烦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踪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踪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