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起喝酒
淡抹的紫2016-12-16 01:223,405

  梁若紫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的宋泽瀚,她那个位置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她觉得那个背影很孤寂、落寞,和现在的她相差无几。

  她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走了过去,总之她走到了他的身旁,夺过他手中的香烟,拧灭了它,然后拿了个酒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反正我也睡不着,不如一起吧!”她说道,说完拿起桌上的红酒瓶给自己倒了杯,然后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宋泽瀚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梁若紫喝光了杯子的红酒,又替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对他说道:“宋泽瀚,别总是用这种冰冷的态度对待我!在公司里,你是上司,我是你的员工,我应该听你的,但在这里,我只是你的室友,我会付你房租费的,你不要总摆着一副上司的臭架子!”

  宋泽瀚还是没有说话,他发觉自车祸后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与原先完全两个风格,以前他偶尔也会坐在厨房喝点酒,可她即便看见了,也从不会走过来的,现在,她走了过来,并在自己的对面坐了下来,而自己对此竟没有半丝反感!

  梁若紫见宋泽瀚不说话,又继续说道:“你们做老板的,整天又是烟又是酒的,这根本就是在慢性自杀!我差点死了,所以特别珍惜生命,拜托你把烟戒了吧,因为吸二手烟对身体更有害!”

  宋泽瀚听了这话不禁被她气笑,以前林雨萱也劝过他少抽点烟,少喝点酒,完全一副很关心他的身体的模样,哪像现在这般,说了那么多,不过是想告诉他,她不想因为他,弄丢了自己的性命!他想早点向阎王报道没关系,但不要连累她!

  宋泽瀚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接着举起手中的酒杯,将它一饮而尽。

  接着他拿起酒瓶开始往自己的高脚杯里倒酒,这时,他听见梁若紫幽幽然地问他:“你不是一直问我想起过什么吗?我这两天想起一了件事,就是我的车与梁若紫的车相撞的那一刹。”

  听到这,宋泽瀚紧张地抬起头看向梁若紫,手一抖,酒全都倒在了桌上。

  梁若紫用目光指了指桌子,示意宋泽瀚酒倒出了,宋泽瀚的目光立马又看向酒杯,倒好酒后,目光怔怔地看向梁若紫,催促道:“你想起了什么?”

  “我看见梁若紫似乎想避开我的车,可她好像控制不了自己,两车相撞时,那一瞬的亮光,我看见她脸上的神情似乎在笑,又似乎不是,像是喝醉了酒,更像是被人下了药,总之很怪异!”梁若紫说道,说完这些,用试探的目光看向宋泽瀚,她想知道他听了这些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宋泽瀚那张原本还有些笑意的面孔立刻又变得峻厉起来,他若有所思似地说道:“我也一直觉得她是被人害了,她从不晚上开车的,又怎么可能酒后开车?”这话像是对梁若紫说,更像是喃喃自语。

  “你不是一直挺讨厌她的吗?现在她死了,你不应该……”梁若紫说道,发现宋泽瀚正怒目看着自己,立马止住了,暗自腹诽道:瞪什么瞪?不会是被说中了心事,狗急跳墙,想再杀我一次吧?

  不过,他刚刚说的那句话,她仔细回味了一下,又觉得不像是一个杀了她的人说出来的话。

  可这世上最难测的便是人的心了,梁若紫再活了一次,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她是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即便是最亲密的朋友都会欺骗她,更别说其他人了,血的教训,她可不想再来一次!

  宋泽瀚很快收回自己的目光,举起手中的酒杯,慢慢地喝光,然后问梁若紫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把若紫当成偶像的?”

  宋泽瀚进厨房时不想影响梁若紫休息,所以只打了个弱灯,厨房间的灯光朦朦胧胧,而此时他的目光比先前温和了许多,梁若紫一时之间竟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一切都恢复到了二十多年前,他还是那个阳光明媚的大哥哥!

  整个厨房间顿时蒙上一层和谐、温馨的气氛。

  不过,梁若紫很快回过神来,一脸自若地说道:“很久啦!我连她做童星时拍的那部电影都看过!”

  的确很久,她是她自己的偶像!她自己演的戏,自然每一部都看过!

  宋泽瀚的眼前一下子浮现梁若紫拍第一部戏时情景,她那时还有些胖,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头发有些自然卷,特别的可爱。

  那一年她六岁,他十岁,电影放映的那一天,两家人全都去看,虽然她在那部戏里前后不过出现五分钟左右,可他却看得极其仔细,后来他还特意买来这部影片的碟片,拿到家里反反复复地看着。

  此时回忆起那些往事,他的目光又变得柔和许多。

  忽然听见梁若紫问他道:“你不是和她自小认识吗?你应该知道许多关于她的事情,说给我听听看!”说完她的目光紧盯着他,捕捉着他脸部的每一丝表情。

  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那些往事是美好的,但同时也是痛苦的,沉默良久,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她小的时候很可爱!”声音低沉、深远,仿佛尚未从回忆中拉回来。

  听了这么一句话,她的心微微一颤,仿佛心底深处最敏感的位置被人轻轻地拨了一下般。

  接着两个人都沉默,默默地喝完杯中的酒,他拿起酒瓶给她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喝着,偶尔说几句话。凌晨时分,梁若紫望着快要亮了的天,终于不再喝了!站起身,来到宋泽瀚的面前,忽然凑上前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说道:“圣诞快乐!我知道你不喜欢过西洋人的节日,但多一个节日就多一分快乐,多一分快乐总是好的!”说完她踉踉跄跄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或许只是喝醉酒后不经大脑做了这么个举动,而他的心跳却开始“呯呯”地乱跳起来,她走后,他伸出手慢慢摸向自己的心脏,真的跳得很快!

  这些年他的身边常常有女人以各种方式靠近他,并做出各种挑逗性的动作,可他从来不曾心动过,他以为除了梁若紫,他不会对任何女人心动,而现在……

  他忍不住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不知喝了多少,他终于喝不下去了,爬上楼,倒在了床上。

  这一觉,他睡得极好,他做了个梦,梦见了梁若紫,她光着脚丫,披散着头发,来到他的床边,柔柔软软地对他说:“哥,我想跟你一起睡!”

  他笑了,笑得无法灿烂,使劲点了点头,于是她爬上了他的床,躺进了他的怀里,她的身子好软,她身上的气息好好闻,他抱着她久久不肯从梦中醒来……

  梁若紫这一觉也睡得极好,大概因为有些喝醉,又或者睡得实在太晚了,总之她没梦见林雨萱,也没做其他任何梦。

  两人一觉睡醒已是下午,宋泽瀚回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情,又回味了那个让他销魂的梦,他一下子明白了,之所以昨晚对林雨萱没有任何抵触,甚至还心跳加快,是因为她越来越像梁若紫了,他只是喝多了,一时错把她当成她而已!

  梁若紫也回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心想之所以昨晚她会过去陪他喝酒,是因为那时她觉得他很孤寂,而自己昨天也很孤寂,所以一时心软便走了过去,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排除对他的怀疑,她可以信任他,一个人蠢过一次就够了,绝不可以蠢第二次!

  于是,两个人对昨晚发生的事情都选择了遗忘,谁都不提,仿佛那件事根本不曾发生过!

  但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梁若紫不知道以前林雨萱是如何与宋泽瀚相处的,但自那晚之后,她下了决心,她绝不会再看宋泽瀚的脸色过日子了!她想做回她自己!她要拿回主动权!

  两个人洗漱完毕后,在客厅相遇,梁若紫很随意地打招呼道:“嗨,你也才起床啊!”此时她穿了一身居家服,她的居家服虽不像林雨萱那般卡通,可也比较保守,和一个男人同居在这里,穿得太性感,只会对自己不利!

  宋泽瀚的目光扫了她一眼,淡淡地应了句:“嗯。”语气又恢复到从前,冰凉、冷漠,哪像凌晨时分。

  “宋泽瀚,怪不得你身边没有朋友,你这样待人,有朋友才怪呢!”梁若紫不满地抱怨道。

  宋泽瀚愣了一下,目光有片刻呆滞,他的确没有什么朋友,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忙着挣钱,周边的人都当他是怪胎、财迷,谁愿意和他交朋友?后来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的确有许多人想和他交朋友,可又有几个是真心的呢?于是,他变得越来越冷峻,越来越孤寂!

  这时又听见梁若紫自顾自地说道:“昨晚喝了很多酒,准确地说是今早喝了很多酒,现在也没什么胃口,不如吃点水果清清肠吧!晚上再吃顿好的吧!”她说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完全忽略了宋泽瀚那双冷木的目光。

  宋泽瀚呆呆地看着她,目光忽然变得有些温和,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开始袭来,他的紫紫就是这个样,总是一副很开朗、无所畏惧的模样,仿佛谁都不怕似的,这样的人,是很容易走进他那颗沉寂的心的。

  “你晚上有约会吗?”宋泽瀚还在那里瞎想着,梁若紫又问他道,此时她已经削好了一只苹果并递给了他。

  宋泽瀚木了木,接过苹果,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她,不懂她什么意思?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你是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大牌影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