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漏了什么
淡抹的紫2016-12-16 01:222,429

  店老板是一个头发灰白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摆摆手说道:“已经关门了,明天吧!”

  “给我买一份吧!我可以多付点钱给您!”梁若紫恳求道。

  老太太又一次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我开这家店不过是想让街坊邻居常常我的手艺,不图挣多少钱,明天吧,我给你留一盒,今天已经卖光了!”

  梁若紫虽有些失望,不过看着老太太那张和气的面孔,她还是嫣然一笑,说道:“那就明天吧,您记着给我留一盒,我下班后来拿!”

  老太太点了点头,说道:“这你放心,我这店虽小,但讲究信誉,答应给你留一盒,一定会留的!”

  梁若紫听了她的话一下子放心许多,冲着老太太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回到别墅,吃完晚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梁若紫又想起了宋泽瀚的房间,想起了他昨晚那张狠戾的面孔,这家伙这么紧张,他的房间里没鬼才怪呢!

  梁若紫的目光不由得扫向墙壁上的钟,看了看时间,九点还不到,心想那男人应该没那么早回来吧,于是她又上了楼来到了他房间的门口,可一拉门柄,门居然是锁着的!显然这家伙起了戒心,怕她再次闯进他的房间,索性将门锁了起来!

  梁若紫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不是她一贯的风格,于是,她下了楼,来到园子里,抬头望向楼上他的房间,觉得不是很高,又目测了一下距离,心想从她的窗户爬到他房间的窗户应该能爬上去。

  于是,她立刻脱了鞋子开始爬了起来,刚爬到一半,忽然听到一个峻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在干嘛?”

  梁若紫慢慢地转头一看,看见了宋泽瀚那张冰冷的脸,再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的确很滑稽,整个人趴在墙壁上像一只章鱼般,她强作镇定哂笑着说道:“健身!出车祸后筋骨有些不好使,舒展一下!”一边说着,一边将脚从墙壁上拿下来,结果打了个滑,整个人便从墙壁上摔了下来。

  梁若紫心想这下想完了,身体刚恢复,这么摔下来搞不好又要进医院!

  结果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竟被宋泽瀚用双手僵硬地接着,那姿势实在很怪异,而此时自己的心跳竟有些莫名地加快,这情形尚未完全弄明白,她已经被他放在了地上。

  接着传来宋泽瀚冰寒刺骨的声音:“你别再动我房间的心思,下次再发现就别想在这里住下去!”说完他转身便离去了,留给她一个孤傲的背影。

  梁若紫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大白眼,接着捏了捏拳头,暗自腹诽着:我又不是林雨萱,谁稀罕住在这里?!

  这时,她看见了一个女人的身影,穿了件米色羊毛昵长裙,直直的长发披在肩上,手上拎着一个暗红色的包,路过梁若紫时,冲着她莞尔一笑,那笑容看上去很温婉,仔细一品却品出一丝讥讽的味道。

  这些日子里,梁若紫从未见有人来这里找宋泽瀚,宋泽瀚是个行踪隐秘的人,他不喜欢被别人打扰,根本没多少人知道他住在这里,自然也不会有人来这里找他,突然走进一个人,而且是个女的,让她不免有些惊讶,定睛一看,眼前这人竟然是王园园!她自高中时开始的闺蜜!和她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之后又和她一起在宋氏影视集团签约,梁若紫得意时、失意时她都一直陪着她,陪她说话,陪她喝酒,陪她一起狂野!

  重生后第一次遇见自己的闺蜜,她不应该感到无比的兴奋、激动吗?可梁若紫却发觉自己的心极其的平静,内心深处竟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愤怒,为何不高兴?自己实在想不出原由来!

  这时听见宋泽瀚冰冷的声音从客厅那边传来,“不是让你别到这里来吗?怎么又来了?!”语气中隐隐地有一丝不耐烦,可以想像此时他一定蹙着眉头。

  王园园在宋泽瀚身旁坐了下来,伸手去拉宋泽瀚手臂,带着几分自责,柔声说道:“泽瀚哥哥,若紫是因为参加我的生日Party才出了这事,我这心里头比谁都难过,比谁都内疚,这一个多月里,我几乎日日以泪洗面,可若紫已经离开了我们,我们再悲痛,再自责,也换不回她的命了,所以泽瀚哥哥你也别难过了!”

  梁若紫听了她的话,鼻子里一阵冷哼,心想:他有什么好难过的?害怕还差不多!

  接着她看见宋泽瀚甩开王园园的手臂,站起身冷冷地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叫我宋总!我跟你没那么熟悉!”

  这世上只有一个可以叫他“哥哥”,其他人谁都不允许!

  王园园的脸色有些尴尬,可很快她打破这尴尬的局面,脸上又浮出一丝温婉的笑容,站起身笑着对宋泽瀚说道:“宋总,听说您最近酒喝得有些多,我给您带了些护肝的药,是朋友刚好从国外带来的,效果特别好……”

  “你不用拿出来了!我不会要的!”王园园正准备从包里将药拿出来,这时宋泽瀚打断她的话道。

  王园园不由得又愣了愣,放在包上的手顿了顿,须臾,有些不甘心地将手从包里拿了出来,水灵灵的大眼睛也跟着暗淡下来,接着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容,对宋泽涵说道:“那不打扰宋总了,我回去了!”她很识趣,知道再留下只会让自己更难堪,只好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宋泽涵轻轻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一张报纸翻阅着,不再看她。

  王园园转过身子向门口走去,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走出宋泽涵的别墅,王园园一改先前的淑女形象,那张端庄秀丽的脸变得极其的恶毒,冷冷地说了句:“陈若紫有什么好的?!人都死了,还阴魂不散的!”说完双眼迸出一道仇恨的光。

  宋泽瀚也曾怀疑过是王园园设计害梁若紫,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可能性不太大,在自己的家里设计害自己的好友显然很不明智,王园园不是个笨人,不大可能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可他对王园园始终有些反感,可能因为她总是借着梁若紫的名头想尽办法靠近他吧,他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梁若紫的死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不信!

  宋泽瀚一直派人暗中保护着陈若紫,出事那天,她去参加王园园的生日Party,他的人无法进去,他想不过是参加好友的生日Party,更何况有管娜陪在身旁应该不会出事,结果却出事了!

  参加生日Party的名单他已经弄来了一份,那天陈莉、管娜、王园园三人都在,他对这三人都很怀疑,然而那天聚会到底发生过什么?有哪些人接近过梁若紫?他无法知道详尽的情况,虽然问了不少人,可总觉得漏了什么。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一张海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大牌影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