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夜宵
高头2020-03-25 14:123,561

  重病看护室。

  啊龙,沧澜雪儿,欧阳艾国三人刚下战场,衣服都不曾换就来到了这里。

  “李医生,龙组成员送过来一个重病号,要我们全力抢救,您是否过来看看?”一位护士小姐用着试探的口吻小心的询问着电话的另一头。

  “哦!又一个,他们想要干什么,一天半不到都两个了。我还有好多研究没有做呢,真是的。好吧,我这就过来,让他们先等着!”

  “李医生,还的麻烦你抢救一下这个人,此人是全世界头等通缉犯,刚刚被我们抓捕,上面的意思是要活口,对我们有大用,所以需要你们的全力救治。”啊龙一见到小李青年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道。

  “嗯,我知道了,哪次你们送过来的人不是我们全力的抢救啊!结果如何咱们暂且不说,医者父母心吗,救死扶伤是我们医者的天职啊。”

  一边说一边小李医生已经命护士将刀疤推进了重病看护室,和某人同一个房间。

  “怎么和这个人在一个病房?”沧澜雪儿问道。

  “可不一个病房吗!我们这里哪有多余的重病病房,一年半载也不来一个,来了来了就一下子两个,其他的病房都被占用了,没有闲地了。”小李青年一身的白大褂,锃亮的奔头,配合着金丝眼镜,尖嘴猴腮,有些傲慢的说道。

  “其他的重病房都被我师父占了,他有很多科研项目要搞,一时没有多余的地方,他就先用了。”小李青年随口的说道。

  “这也行?!”欧阳艾国惊讶的插嘴道。

  龙一和沧澜雪儿都用责备的目光看向欧阳艾国,使得欧阳艾国急忙的停口。

  “我先看看病人的情况。”小李青年随手揭开盖在病人身上的白布片。

  “吆!这是什么?胸——呢?你们怎么下手都这样狠呢,一个被你们烧焦了,一个被你们踩扁了,即使他们是犯人你们也不能这样对待人家吧,我们可是法制国家,不能用私刑的。”小李青年有些小愤怒的对着来的三位说道。

  这下可把三位气的不轻,也不能过激的反驳这小李医生。于是三位还是暂时的忍气吞声过去。

  “让我看看!情况有些糟糕啊!这个内部好像都坏了,不过我还需要做一下详尽的检查。”说着小李青年就把手伸到了刀疤的胸口处,轻轻的摁了一下。“确实塌了!”

  众人一阵无语。

  少卿,从刀疤的嘴里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嗯”声,随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对着小李青年似乎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了眼睛,头歪向了一侧,跟死了差不多。

  “还有很大的救治希望,还能睁眼,还能说话,比先前你们送过来的那位情况要好多了。”小李医生见到病人向他睁眼,还想开口说话,就有些小兴奋。

  “你们先帮他清理一下患处,注意要轻拿轻放啊,别弄坏了!”小李医生对着身边的护士说道。

  然后就见到四五个护士手忙脚乱的开始给刀疤擦拭身体,清理伤口。

  三人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是十分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龙一就没话找话的说起来刀疤对于他们以及C国的重要性。

  “这个犯人可不一般啊,他可是富可敌国的世界首富呢!所以……”

  小李医生听到首富两个字,顿时眼睛一亮。心想:不就是那点事吗,谁不知道啊,最近接了两个大麻烦蛋,不如向上面打个报告,再多要些经费。

  想着,想着,小李医生就独个的笑起了声音,弄的众人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李医生。李医生!”护士推着刀疤过来道。

  “李医生,病人已经清理完毕了。”

  “奥,这么快,嗯,交给我吧。”

  说着,小李医生把刀疤的轮床使劲的一推,只见刀疤随着轮床一同叮铃咣当的挪到了核磁探照头的下方,中间还稍微的擦了一下某人的病床而没有改变轨迹,只是随着每一次的叮铃咣当,都伴随着几声沉闷的“摁”的声音。

  随后小李医生挽起白大褂的衣袖,露出了他那纤细的小手臂,大步转身走到一台机器旁边,右手抬起,狠狠的按在了一个按钮上面。

  这时机器传来了一阵工作的声音。探照头射下的激光线不停地在刀疤的全身上下游走。屏幕一阵乱跳过后,嘟的一声,最后屏幕上面显示了下列几行文字:

  “胸骨粉碎,内脏移位受损,病情严重,危机生命,建议立马启动磁重悬浮修补胸骨,立马启动内创微疗生命线修补内脏器官。其他创伤部位不用管!”

  龙一,沧澜雪儿,欧阳艾国看到屏幕上面的这些话,暂时的有些短路。

  小李医生看了一下屏幕上方的这些话,然后直接同时按下两个按钮。

  只见在刀疤上方的探头缓缓地向内收缩直至消失,然后又分别出来两个探头,对着刀疤明明暗暗的一阵乱照。

  只见躺在病榻上面的刀疤此时从他的喉咙里不断的喊出了杀猪般的叫声,配合着明明暗暗的光照,怎么看都像是进行着人体激光切片。

  光照最终隐去,杀猪的叫声也渐渐的停止。

  “好了,治疗完毕!”小李青年说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种恐惧。真是太恐惧了。

  然后众人再次听到小李医生的训话。

  “你们是怎么搞的,怎么都不给病人催麻!病人这要是在手术上疼死了,谁来负这个责!”

  沧澜雪儿,欧阳艾国此时对望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面读到了一种信息:战场上说什么也不能重伤了,哪怕轻伤也不行。

  龙一的承受能力还算可以,所以自始至终都还算保持着一个高手的风范。

  “好了,三位,病人呢我已经帮你们摆平了,暂无大碍了,就等着他恢复的差不多了以后,你们就可以带走问话了,具体时间呢我是回答不了你们。慢慢等着吧。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我的赶紧的回去写一份申请,要不科研经费和救人的费用根本就不够。好了,我先走了,你们自便!”

  说着,小李青年便自顾自的走了。

  刀疤独自躺在病床上,出气大于进气。胸膛已经恢复如初。就在众人全部离开以后,其颈部的坠链玉石不停地闪烁着无人可见的光芒。每次的闪烁,刀疤的气息都会均匀一些。同时体内的内脏以及骨骼也在以惊人的速度自动修复着。这要多亏了这次手术,要不是这次手术,刀疤的创伤恐怕要晚上几年才能痊愈。

  夜晚,漆黑如墨,昏暗的走廊更加加重了人们的恐惧。重病看护室,刀疤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并排享受此待遇的还有A区捡回来的某人,全身绷着纱布,直挺挺的躺着。两人的呼吸都还算均匀。

  当!

  当!

  当时钟的指针指向晚上十二点的时候,那幽冥的声音直接撼动了人们的心灵,使人们自觉的卷缩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不敢出来。

  唰!

  刀疤的眼睛忽然的睁开,然后上半身直挺挺的从病床上升起。一阵愣神以后,抬手按到了自己原本塌陷的胸膛处。

  “呵呵呵,看来这供奉不白送啊!真是太神奇了,我还以为那都是一些骗人的玩意,不曾想还真的救了我一命啊!”说着话,刀疤伸手握住了挂在胸口处的玉石。

  玉石传来一阵阵的温热,刀疤甚是享受。

  此玉石说来话长,可以说是刀疤买来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刀疤自然是懂得的。所以对于一些祈福保命的玩意,他们这些人最是在意。

  “等我出去了一定一个一个的找你们谈谈话,你们都给我等着!”此时的刀疤从牙缝里慢慢的挤出了这些字,同时拔掉了插在身上的各种插管,掀开盖在下半身的单子,一跃跳下了病床。

  刀疤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打开了一条缝隙,慢慢的伸出半个脑袋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昏暗的走廊里,灯光忽明忽暗,室内墙壁上面的时钟滴答滴答的响个不停。此情此景,让这位恶贯满盈的头号人物也是不免的心生怵抵。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他妈的,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可恶的老东西,这么多年我给了你们多少供奉,就是不肯教我法术,令我落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你也给我等着。”

  刀疤毕竟也是肉体凡胎,惧怕也是与生俱来。

  随后便又蹑手蹑脚的返回到病床处。他不能确定外面是否有重兵把守。他要是知道现在在一所医院里面,而且这所医院晚上根本无人看守的话,此时恐怕会吐血到死。

  就在刀疤回到病床前,还有些虚弱的身体扶手搭在另一个病床上,忽然感觉到手掌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此时的刀疤刚刚适应黑暗的效果,便转头看向手摸到的东西,这一看不要紧,再看吓一跳。

  忽的一下子,刀疤的头发直接竖起,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妈的,没事摆个木乃伊吓唬老子!”

  说着话,刀疤随手拿起旁边的凳子就冲着某人的身上砸了下去。

  一下,两下......

  直到刀疤再次感觉到全身无力的想要坐到病床上。

  刀疤稍微的喘着粗气,胸口处的玉石再次的散发出柔和的温光。

  就在此时。

  木乃伊的一条手臂忽然的抬起,死死地抓住刀疤的脖颈,撕扯到了嘴边,一道若有若无的细微的光线从刀疤的胸膛处游离出来,飘忽的钻进了木乃伊的嘴里,如若仔细观看,就会看到光线的末端带着一条不太明显的灰黑,里面似乎有一个人影在拼命的挣扎。

  随后木乃伊的手臂又再度的放下,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可怜的刀疤倒在了木乃伊与原先他的病床处的中间。一命呜呼。

  亲!为“高头”投几张推荐票吧!希望更多人关注《阎王也疯狂》!踊跃收藏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