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又一个怪人
无忧地藏2018-03-22 12:243,121

  黑衣人没有说话,刺耳的铃声就这么一声声的在这个小审讯间内回荡,终于他拿起了电话按下了接听键,显然他十分不情愿接这个电话,如果众人可以看到他的表情的话,一定会看的这家伙紧锁的眉头和满脸的厌恶神情。

  “怎么样,这小子要觉醒了吧?嘎嘎嘎~!”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而且那个声音显然要比这个黑衣人还要难听数倍。

  “……”一阵沉默,黑衣人并没有搭话,而是狠狠地咬了咬牙,显然电话那头的家伙也很了解黑衣人,无不有点得意的说道:“好了我就不跟你卖关子了,你小子也别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放松些多好,不要这样硬撑了,这小子我观察很久了,你不是他半生灵的对手的,对付些魑魅魍魉你也许在行,对付这家伙显然你还是嫩了那么一点,嘎~嘎~嘎~”又是一阵得意的怪笑声。

  “……我可以搞定。”黑衣人终于开口了,但是声音确实冷冰冰的。

  “是吗?你已经吃了个不小的亏了吧,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这家伙是我看上的继任者中最优秀的一个。”听到这里黑衣人的眼睛不由得缩了一缩,就连握着电话的手也不由得紧了几分“如果你要硬来的话,这家伙所带的半生灵可要比在城市里藏着的那个家伙要厉害得多的,你要是不想出事的话就赶快把这家伙给我放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这次电话那头的声音没有在嘲笑黑衣人,而且声音到最后甚至还带了一丝不容置疑的口吻。

  又是一阵沉默,大约十五秒后,黑衣人终于开口说道:“好,不过你只有24个小时,如果24小时之后你没有办法,我将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处理,至少这家伙会是很好的诱饵。”不等对方回复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说挂断其实算是礼貌的了,准确的说黑衣人是把电话给捏爆的。

  当然这个场面不仅仅令监控室的人惊讶无比,同时在屋内正处于混沌状态的江浩似乎也被电话碎裂的声音给拉了回来。

  一阵机灵,混沌不堪的大脑似乎变得清晰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说了,但是有什么都没有说似得。

  看着现在处于迷茫状态的江浩,黑衣人略显暴躁的气息似乎平复了几分,随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把一脸迷茫大脑当机的我留在了屋中,没过多久先前那个小警察略显不甘的走了进来,打开我的手铐,并告诉我只要我签个字就可以回去了。

  要是平时我怎么会随便乱签字,一定不依不饶的问个究竟,并且一定要细细查看那个要签字的笔录上到底都写了些什么之类的,或者大呼要求赔偿什么的总之一句话,搞了我这么久自己不捞点补偿什么的就想把我打发了——没门。

  不过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但又觉得十分清醒,总而言之就是一种很难以言喻的混沌状态,不过后来我想起来也有些后怕,要是当时让我签一个自杀同意书或者认罪悔过书之类的东东我估计那是的我也会签的。

  迷迷糊糊地签完了字,便被警察送了出来,当然来的时候是坐警车押来的,回去自然就没有人会理会你了,全局搞得鸡飞狗跳好几个月的案子好不容易有了突破,人家一句话就要放人,搁谁心里头也不会舒服,能让你平平安安的出门就算好的了,所以虽然很不甘,但小警察还是咬牙切齿的把我哄了出去,临走时还说了些什么随叫随到,不许离开本市巴拉巴拉之类的东东,反正我是一句也没听清,只是觉得心里乱乱的,脑子里也是一片浑浑噩噩的感觉。

  就这样我一路迷迷糊糊地的走到了家里,头脑中似乎时而清醒时而一片混乱,似乎自己的身体告诉自己只要到家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似得。

  不过就在就在江浩的家之后,警察局里却发生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就是江浩所坐的审讯椅,竟然在他离开了不到一个小时之后解体散架了,而且看起来似乎经过数十年乃至近百年的沧桑腐蚀,而且很多地方竟然都开始风化了。看着这样的景象那名黑衣人久久不语,而身后的那些大佬们看着这个面沉似水的家伙自然也不会去多问什么,能做到这个位子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什么时候该装傻,而这其中只有李雪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一切都不管我的事,因为我一进家门就如同烂泥一般瘫倒在地了,头脑依然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犹如连续高负荷通宵三天一样,朦胧之间似乎的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使劲拽着往下拖,似乎地板变沉了一片泥泞的沼泽,而自己则像是身陷沼泽之中,而且在这片软塌塌的泥沼之中还有什么东西使劲拉着我的身子往下坠一样,很快我就被淹没在这片冰冷潮湿沼泽之中,不断地向着地下被拉扯,一阵莫名的恐惧从心底蔓延开来,隐约之间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要争扎睡吧睡着了就都没事了,这只是一个梦,睡一觉就都好了,突然一阵刺骨的寒意让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赶忙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在迅速的坠入了一个漆黑幽深的巨大黑洞当中,虽然四周也都是黑漆漆的,但是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出这看似无尽的深渊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吞噬我一样,随着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四周开始带起了阵阵阴寒刺骨的冷风,这些寒风开始犹如细针一般刺痛着皮肤,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变得犹如钢刀一般慢慢的切割着自己的身体,四周依旧是无尽的黑暗,仿佛这个深渊没有终点一样,自己不停的下坠、下坠、再下坠。

  此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虽然能感受到身体被这戾风挂得十分的痛苦,但是头脑中还是不禁想起了一个笑话,一只蚂蚁跳崖,问蚂蚁是怎么死的,答曰饿死的,看来照这个架势自己还没被这戾风吹死,就在飘落的路上被饿死了,不!估计还有更惨的就是风干成了人干,天哪我还不想死啊~!。

  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感觉好饿,而且越来越饿特别的饿,就仿佛像是几个世纪没有吃过东西一样,并且这种饥饿感迅速的取代了所有的感觉,甚至就连那凛冽的戾风吹在身上也都变得微不足道了,一种难以抑制的饥饿感油然而生,似乎在这无尽的深渊中充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实在是太香了,口水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仿佛无穷无尽一样从嘴里向外不断的涌出来,不行死也不能做个饿死鬼,我一定要吃口东西再死才能安心,绝对不能这么就死了,我要吃东西!我一定要吃点东西,饿死我了!!!

  此时如果江浩的房间中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一定会看到一个十分诡异的画面,江浩躺在大门口,身体不停的扭曲颤抖着,表情也显得格外的狰狞,但是一嘴的口水使这个情景变得让人觉得额外的诡异,如果细心观察的话,会发现江浩身下的水泥地要比周围略显发白,而且身上的衣服也渐渐变得残破朽败了起来,而就在他身体的四周,竟然还有一圈诡异复杂的符号组成的圆圈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发出阵阵黑红相交的光芒,而且在四周的强上还贴有数十张纸符,而这些纸符好似被火慢慢点燃一般,虽然没有一丝热度,但是正在从下端慢慢变成白色的灰烬,伴随着这诡异的一幕,厨房中传出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和阵阵的香气,显然这样的场景伴随着阵阵美味佳肴的香气形成了一副更加诡异的效果,而厨房中的始作俑者竟然一个头发蓬乱花白形似乞丐的老人。

  此时这个形似乞丐的老人,正在娴熟的运用着简单的厨具,在厨房中做着创造着一道道让人垂涎的佳肴,而他身旁的柜子显然已经成为了最好的展示平台,因为上面已经做好了不下五个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了,这些菜肴别说是吃,就是看着都能让人食指大动,忍不住吞咽口水,看着这样的美味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是由那样一双瘦骨嶙峋并且带着斑斑污垢的手能做出来的东西,而且这双手的主人竟然还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一边无比娴熟的翻炒着锅中的菜肴,一边哼着严重跑调的莫名小调,嫣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如果忽略老人的装束和那差强人意的小调的话,那将会是一副让人有点垂涎又有几分陶醉的画面。

  就在这一副相当诡异又充满和谐感的画面似乎无止境的重复下去的时候,一个极为突兀的声音打破了厨房中那优雅并且诡异的一幕,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声刺耳而又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平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