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喧闹的夜
无忧地藏2020-06-18 20:174,423

  B市,一个喧嚣繁华的城市,而这座城市的新街步行街更是这座城市最热闹的几个所在之一,本就喧闹繁华的夜晚,今天显得尤为热闹,并不是因为这里来了什么名人或是商家举办了什么活动,而是因为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血案。

  当然如果只是一般的流血案件,也不至于把场面弄的这么大,毕竟全国每年哪里不会发生几起恶性事件啊?所以警察和广大群众的神经造就已经麻木了。

  如果不是因为事发地点极为敏感,而且案件本身并不简单,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被有关当局以各种方式消弭下去。

  况且这已经不是这做城市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案子了,从今年年初直到现在,仅仅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已经陆续地发生了四起类似案件了。唯一不同的是,那四起案发地都是人烟稀少而又偏僻的地方,再加上当地封锁消息的工作做得还是比较到位,所以至今没有给当地民众造成什么不利影响。

  其实要是说完全没有任何影响的话也不确切,因为当地的B市警察总局,算上现在的这个,已经换了三位局长了。顺便说一句,其中一人不是因为办事不利而被撤的职,而是由于他是恰好是这第三起案件的当事人,所以没有办法继续完整的在这个职位上任职,即使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也无法将其恢复成人形,并且他是在这起事件发生之后,唯一一位没有被责问反而受到表彰的警界人士。

  因此现在到场的每一位警员的脸上,都挂着一幅严肃而又死寂的表情,与周围灯闪烁着的各种红酒绿的霓虹灯,产生了鲜明的对比,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懒散、威武的神情,也难怪这里已经有五年多,都没有发生过任何恶性事件了,就在去年这里还被评为了全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市,和全国最佳治安之城的称号。没想到仅仅短短半年的时间,就把这一切都给彻底的颠覆了。可是身为保卫人民安全的警察们,却对此事无处下手,自然也就会有眼前的这种表现了。

  一连串的警笛声呼啸而过,一辆高级的黑色轿车静静地驶进了警戒区,两旁的警员们极为迅速而又熟练的在围观的人群中开辟了一条行车道。

  车上的人还没下来,旁边马上就有人赶忙上前通报情况,看样子这车里面做的人,应该就是那位新上任的张继海张局长无疑了。据说这位张局长,可是一个铁腕人物,曾破过多起的全国范围的大案、要案,可就是形势作风上,外界传言就有点简单粗暴了,要不是因为缺乏合适的人手,而本案又极为棘手的话,恐怕公安部也不会把局长的这个位子让他来坐。

  那赶忙上前汇报情况的,就是这个事发的确的区警局局长——陈震。

  看样子,这回可是赶上了个特大新闻,嘻嘻!明天开始估计街头巷尾的话题就都只有这件事了。

  想到这里,我赶忙举起照相机抓拍了几张,正在暗自高兴不停点击着快门的时候,一只大手不合时宜的恰好挡住了镜头。紧接着一个沉闷的声音说道:“这里禁止拍照,请再往后退一些,以保证你的人身安全,谢谢合作!”

  那个高级警员转头向身后嚷道:“把警戒线再向外拉出一百米。”话音未落,周围的警员们齐刷刷把警戒线的又向四周扩展了一百米。现在别说是用看的了,就是用相机推到最远的焦距,恐怕也拍不到什么了。

  哎,看来是拍不到什么好照片了。看着一旁刚刚赶到的一众职业记者们,自己也不禁暗自窃喜了一把,要不是走运捡到了个特别兑换卷,估计自己也不会到这里来。

  回想起来大约在三天前,我正在街上无所事事的寻找新闻线索的时候,恰好一阵狂风挂过,只听得‘咔’的一声由高空掉下了一块碎玻璃,直直的向我砸了过来,还好小爷手疾眼快拔腿就跑,就在玻璃摔碎在身后的时候,心头刚刚一松,突然脚下一打滑,我整个人就这么直直的摔了出去,摔得我是七荤八素啊!正懊恼自己倒霉的时候,一撇之间,竟然发现刚刚让自己摔倒的东西,竟然是一张闪闪发亮的卡片,捡起来一看,竟然是某知名运动品牌的免费兑换卷,而这个牌子的旗舰店就在这条中心街步行街上。

  那可是市中心最高档的消费区了,那里卖得东西,不一定是全市最好的,但是那个价格,却绝对是全市最高无疑,我当时扪心自问,就凭着我那有今天没明天的微薄收入,要是想在这里消费一下,那恐怕随便一两件东西,就是自己几个月的收入啊!更别说是那家精品店了,而且还是一张没有最低消费和限制额度兑换卷。

  不过意外之财嘛,既然无人认领,那么我这么一个从小剩下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优秀四无青年,自然就一边感谢上苍,一边笑纳了。

  遥想当年自从我大学毕了业,工作问题就成了我至今为止的最大的生活难题,要不是几经朋友介绍,估计我连现在这个,所谓的自由撰稿人的活儿都混不上。

  哎~不想那么多了,今天就算是我的幸运日了。总之,即有奖品拿又有新闻报,而且现如今,自己还比那些专业记者,多拍了那么一些极为不错的现场照片。

  没准儿凭着这次的报道,也许就真的能够让我时来运转也说不定呢?!

  俗话说得好1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看来我江浩,也是有那时来运转的一天的啊!

  弄不好还能借此契机,混个真正的职业记者的名额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嘿嘿嘿的笑出了声。引得周围的人,都纷纷向我投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好在我醒悟的及时,于是乎,我立刻换上一幅正义栗然而又带有一丝严肃萧瑟的模样,转身匆匆逃离了现场。

  哈哈!这回可好了,总算是赶上了一个大新闻,赶快回家赶稿,要第一时间发出,明天一定要让那个刻薄的总编彻底的大吃一惊!

  让她再感小瞧我,哼!一路之上,我不停看着相机里那一张张的照片,虽然其中大部分的照片,拍得略显仓促了点,并且焦距啊~光线啊~拍得什么的还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缺陷,但贵在真实,真实啊!虽说以我的审美角度来看,这里面大部分的照片,估计是用不成了。

  但还是有那么一两张剩下,那可绝对都是抢拍下来的精品,甚至其中还包括一段短暂的影音资料,虽然只是警方处理现场的一些情况,可这也足够我发挥所长,大写特写一片洋洋洒洒报道了。

  “喂!小哥,一共72块,是扫码?还是现金?”这时出租大哥的一番话语,惊醒了我这个梦中人。

  哎~为了未来,为了报道,也为了能够快一点,我狠了狠心选择打车回家,可是72块钱,这让人滴血的价格~哎!算了,就当投资了,最后贫穷的以此纪念,也算是美好将来的一个起点。

  于是我花了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翻遍了全身上下的全部口袋,凑出了69.5元,师傅无奈的把那一摞零钱加毛票儿收走,然后极为嫌弃的赶我下了车。

  我自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毕竟我占了两块五的便宜呢?

  您要问,就两块五至于吗?人要活得有尊严!

  可是我要说,您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知道,对于我这么一个五流大学毕业末流生来说。可谓波折不断人生艰辛啊!就说我上学吧,那期间我是除了没有失身,其他能失的我都失了,毕业后更是四处碰壁,比起路边的那些真正意义的乞丐,也强不了多少。而远在他乡的老爸、老妈,我估计他们恐怕都把我这个儿子给忘了,不过也难怪,我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他们样样都比我有出息,所以我这个倒霉的老三,在家里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呢,那句话怎么说的?天无绝人之路嘛~也算是没错!老天让我这个动画系毕业弱鸡,最终在一个大学同学的帮助下,找到了我现在的这份工作。

  与其说好听了,叫做自由撰稿人,其实就是个临时工的临时工。具体情况就是这样的——当我的稿子被用上了,那就代表我就有饭吃了。反之,要是没选上呢?那我就只能冲着西北的方向张张嘴了。

  所以能遇上这次这样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们也就不会好奇为什么,我会如此开心了。正当我一边美滋滋的盘算着美好的未来,一边朝自己那略显简单的出租屋走去的时候。

  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我的美好梦想。

  “江浩啊!你回来了。这么高兴,莫非是捡到钱了?”一个身材瘦小,稍微有点驼背的小老太太正悠闲的坐在我租住的出租房前,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冲我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什么时候把你欠的房租,补齐啊~?”

  这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这间出租房的主人——齐大妈。同时她也是远近闻名的老吝啬鬼,不过谁让她的房子,是这南城这一片儿,最便宜的房子呢。

  “您放心,您再宽限我一周,一周之后,我一定把房钱一份不少的,全都交到您老的手里,您看成吗?”我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心中腹诽道:这个倒霉的老太太,离下个月还有十多天呢,没次都像催命鬼一样,崔着要房租,要不是这里的确便宜得很,我又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我才不住呢!

  “一个星期?”齐大妈的眼睛,随着她语调的提升,也变得大了起来,她近乎高声嚷道:“告诉你啊!要是在25号前在交不了房租,就给我卷铺盖滚蛋!每次都拖拖拖的,你真当我这里是救济所啊!每次都是这番话搪塞我,你说你都欠了我多久的房租了!要不是看你可怜,我早就把你轰出去了!什么东西!有手有脚的!连我这么点儿房租都欠着,你这不是欺负我这个单亲老太太吗?”

  我一听脑袋瞬间就炸了,“得得得!齐大妈你别说了,我去想办法还不成么?您放心,这次我保证能把钱交了!不久25号吗?……等等~25号?!还有三天就25号了,这……”

  “怎么?还想讨价还价?这么便宜的房子,你不住有的是人抢着住。不行的话,今天你就把房租交了,明天走人,我绝不拦你!”

  “别!千万别!三天……就三天吧!三天一后我一定把房租交上还不成吗?”

  “哼!这还差不多。……嗯?”老太太刚要走,突然一眼就盯上了我手上的那双运动鞋,“呦~!不是说没钱吗?怎么还有钱去中心街去买东西?”

  “这……”这老太太的眼睛可真尖,干脆咬咬牙一狠心说道:“您看看我这记性,昨天正好有个朋友给了我一张中心街的兑换卷,您看,这不?!我听说您儿子就要回国了,平时老受您的照顾(老催着要房租)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瞧这不正好是个机会,所以这双鞋正式我特意去给您家公子挑的,这可是今年最新款的名牌货。”

  老太太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看了看鞋子说道:“哦?真的吗?那还算是你小子有心了,可是……这鞋子的尺码会不会……”

  “呶!这里面单据一应俱全,您放心吧!三个月内随时都可以那去调换的。”

  “你瞧瞧着都不好意思的啊,既然你都送了,那我也不好意思推辞了,谢谢了啊。”说着那期袋子转身就走,还一边说着:“别送了,外面怪冷的……啊!对了!那个房租啊,下月一起交吧!我也就是过来问问而已,别放在心上,走了啊。”

  看着冯老太远去的背影,我那股子兴奋劲也随之远去了,哎!倒霉啊!不过看着手中的照相机,心里还有一些欣慰,凭这个起码下月房租就暂时不用愁了,也许更好的是,以后的房租也能解决了。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奖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冯老太消失的方向,突然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种怪怪的感觉,似乎像是少了什么似得,又好像有人一只盯着我,现在却消失了似的。不过想想也是,我好不容易走回运,结果还送了这么一个极不情愿的人情,说不失落那才怪呢,哎~算了!反正倒霉惯了,累了一天了,争取尽快搞定稿子!然后好好睡上一觉再说,也许~要是能睡死过去,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不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