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东郊殡仪馆
无忧地藏2020-06-18 20:174,278

  我这才想起来,貌似准师傅说我只有不到10个小时的时间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放在床头的闹钟上……靠!

  这个老家伙竟然拉着我聊了两个多小时!!!也就是说,我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到7个小时了?!貌似他的意思是,如果时间一到,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话,到时候十有八九十,我可就要魂飞魄散了?!

  怪老头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似得,不无得意的说道:“小子!不要怕,咱们有得是时间,你小子是死不了的!有我在,就算到时候时间到了,顶多那个几个小家伙,会来找我麻烦罢了。哼哼!只要你不让我失望,我敢保证,上天不敢说,人间入地,都没有什么东西敢轻易的动你分毫的,嘿嘿。”

  我靠!

  我以为就我这样的屌丝会吹牛,没想到这个老东西也这么会吹牛!?

  这老东西~哦~不!是准师傅,除了神棍一样的嘴功和掐诀算命的本事以外,竟然还是个信心爆、棚恬不知耻的家伙!?就他这体格还要照我?!要是小爷身体无恙的话,估计再来三个他这样的,我都能够打个平手,额……至少不会吃大亏~!可是这个想法,在不到三个小时后,我将完全改观。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好想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准师傅看着我没有回答,突然嘎嘎的怪笑了几声之后,就一挥手在我身上,看似极为随意点了几下,要知道我虽然可以说话,但是身体还是一碰就疼得要命的,他这么点我我能受得了吗?!

  我自然是毫无形象的放生嚎叫了起来,可刚喊了一声,就被这个老家伙给按住了。

  “喊什么喊!你喊上瘾了啊!?”

  “呜呜呜……”我嘴被堵上自然更加难受。

  奶奶的!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一念至此,我自然不会口软,小爷又不是吃素的!我大嘴一张一合,就把老家伙的手给咬住了。

  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甭管什么高人、高手的,那手可都是肉长的,挨板砖也疼!当然挨咬更疼!所以我没有喊出来的哀嚎,都我的这个准师傅替我喊了出来。“啊~~~!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咬我!?你是属狗的啊!?”

  “靠!还说我嗓门大!你这个老家伙嗓门也不小!”我一下子从床上窜了起来,指着他破口大骂:“我本来就莫名其妙的浑身剧痛无比,你还用手戳我,我喊喊还不行了,还想用手堵我嘴,你堵就堵吧,竟然连鼻子一起堵!你说!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不知是我的王霸之气爆发,还是我把老家伙给骂蒙了,准师傅竟然一愣,好像理亏一样,竟然老脸憋得通红,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不过随后他竟然又嘎嘎嘎的怪笑了起来,这时我才开始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家伙不是高人,恐怕是这个脑子有点不大正常。

  “好小子,你是我要收的徒弟里,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好!好!好!嘎嘎嘎~”

  我晕~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是个贱坯子,越骂越美的主儿?!

  咦!?奇怪了,我竟然可以蹦起来了?而且浑身上下都不疼了?难道这是幻觉吗?我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哎呦呦!疼~!

  那看来不是幻觉?!而且我的痛觉神经似乎也没有出问题。难道是~刚才准师傅那几手,就把我给弄好了?!

  厉害啊~!难怪点我那几下的时候,觉得浑身上下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就像是他手上有什么东西钻进我身体里似得,虽然疼了一疼,但是一下子竟然就好了,高人啊~!我刚刚还骂了人家~?!不过看上去准师傅,好像也没有生气,不知者不罪嘛~!人家也是高手,自然也就不会和我这个小人物一般见识喽~?!这么想着一个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了不少。

  于是乎我使出了小爷的看家本事——二皮脸!!!

  立即堆上满脸笑容,至少让自己觉得十分诚恳和自然:“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多谢老师再造之恩!师傅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高!高!手啊!轻描淡写的随手一指,竟然就治好了徒儿身上的顽疾~!真是当代华佗!活神仙在世啊~!我知道刚才老师捂嘴,其实也是为了给我灌输先天真气才这样的!但是您也知道,小徒我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小人~!所以误会了师傅您的好意,因此才会口不择言的痛骂出声,不过我可不敢辱骂师傅您老人家!我实在咒骂那个那个把我害成这样的该死的乌龟王八蛋!师傅您放心一百万个心!我怎么能对您老人家如此无礼呢~?……(此处略过五万字~)”

  很久之后,我每当我回想起来这一段对话的时候。我都会清楚得记得,当我说我在咒骂那个害我浑身痛苦的人的时候,我师父他老人家的眉头,隐隐得挑了一挑,于是我更加肯定就是他搞的鬼!虽然他并不承认。

  准师傅一抬手,拦住了我喷涌而出的马屁:“好了好了!你也算是个奇葩了~!得了~!别再耽误了,跟我走吧!这几个小时可不是白等的,老子的鬼,可不是白吃的~嘎嘎嘎~!”最后一句话虽然说得很轻,但我还是听到了那个‘鬼’字~!不过容不得我发愣,准师傅用手看似随意的轻推了我一下,我便整个人飘了起来,立到了一边,同时准师傅径直往外走去。

  “师父等等我~”说着话我,我不过的惊愕,赶忙穿鞋,收拾东西……额……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一把钥匙,一个钱包而已,顺手一抓连门都没锁就跑了出去。

  “小子!要是不想死,就跟紧我!而且我再说一遍,我还没承认你是我徒弟呢!”说着话,他老人家早已走出了大门口。

  这可是关乎到自己的小命的事情啊!就是这老爷子随便露的这两手,这样的高人也决不会骗我这么一个穷光蛋。想罢我赶忙跟着冲出了大门,结果一看这老人家,此时已经站在十米外的路口正在打车呢!看到这个场景,我当时真的是泪流满面啊!竟然这个时间还有空车!?要知道,现在这可是六点多钟晚高峰啊!?我在低峰时都打不到车!我要是有他一半的运气,估计一定能成为什么布斯、什么盖茨一类的人物了。

  都是那个可恶的什么伴生灵!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准师父竟然不等我,直接上车扬长而去了,看到这里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自认倒霉追呗?!

  看到这里各位要问了,你怎么不打辆车呢?打车?您是开玩笑吗?就我这喝凉水都有可能呛死的倒霉运气,还不如用腿追来的稳当呢,不过我也留了个心眼儿,就是暗暗记下了车牌号,我可不想追着追着最后还闹一个追错了的乌龙,那可就亏大了!

  虽然过程是痛苦和漫长的,不过也不是知道是老天开了眼,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这条路上,虽然不是很堵,但是一路的红灯,还是让我可以勉强的,用我的老腿,死死咬住前面的那辆出租车。就这样停停走走、走走停停的赶了一个多小时,每次回想起来我都特别佩服我自己,但有时也有点遗憾,要是我不去追赶,或者中途放弃那么一下,也许我未来的道路就会大不相同了吧。

  遥遥的看着车子停在了路旁,准师父下车看了我一眼,随后遥遥的朝对我招了招手,然后他就自顾自的径直往路旁的一个院子走去,到了近前我才发现。

  我去!真他妈的晦气!竟然是东郊殡仪馆?!

  最倒霉的是,本来还在一闪一闪的路灯,就在我打量周围的功夫,啪!的一下子灯竟然全灭了?!

  不是吧?这也就是我的胆子还算够大!要是一般人,估计就吓尿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现在要是累得一步也走不动了的话,估计早就跑了!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一时半会儿的,准师傅也跑不出这里,而我也现在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于是我十分没有风度的一头栽倒了下来,反正黑晶半夜,现在也顾不上什么了,还是先把气喘匀了再说吧。

  稍作休息之后我才缓缓地起身,仔细的打量起周围来。近八点的夏夜,此时早已经彻底黑透,不过幸运的是,今晚的天气还是很晴朗的,圆圆月亮,挂在天上散发着惨白的微光,让我想起准师傅的话,我现在只剩下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能活了!为了活命!我索性把心一横!壮了壮胆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开虚掩的大门。

  此时的夜晚那叫一个安静,就连草丛里的虫子,此时此刻都像死绝了一样,完全没有半点动静。黑暗之中,只有我的喘息声,和那老旧的大门吱吱呀呀的开门声。而门后,则是一条长长的甬路,以及甬路中间不知道摆了些什么东西,黑漆漆的让人看不清楚。

  等我走近一看,原来是准师父?!此时他老人家,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把躺椅,悠闲的躺在上面闭目养神呢?!再看看我,浑身大汗淋漓的,累得犹如一条死狗一样?!这真是不公平啊~!

  这时准师父突然开口说道:“还算不错,至少能跟上来。嗯~比我想得要出色那么一点点,刚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

  靠!死老头你不计较?!把我累的跟三孙子似的!你自己到一副老神自在的样子?!我不计较了还差不多~!虽然我心底不停的暗骂着,但是表面上,我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满流露出来。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如果刚才你跟不上我了,今晚子时一到,你小子必死无疑~!看在你能坚持的份上,也不枉我出手相助一场。”说着话,他慢慢的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双手犹如变戏法一般多出了很多纸符。

  那着那些纸符,就如同电影电视里道士里手中的纸符一般,只不过在夜色下有些隐隐发光,并且准师父浑身的气质,也随之悄然而变得好似有种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感觉。

  “拿着将这些符,每隔大约1米在地上贴上一张,一直贴到正殿门口,”说着话准师傅把符纸一股脑的全都塞给了我,然后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三张红色的符纸,分别贴在了我的双肩和头上,让后叮嘱道:“这三张符纸,千万不能动不能碰!如果你在贴符的时候,这三张符有什么异动就立刻喊我!我马上就赶来救你!切记!这三张符纸一定不能有失!否则你小命就难保了!信不信由你自己了~!”说完他又拿出了几个精致的布袋,然后就径直走向了正殿,步伐不大,但坚实有力。

  我看了看身上和手上的符箓,不由得心中隐隐的感到了不安。说不信那是假的!看这个架势,估计我可能是招惹上什么厉害的东西了,想起如今闹得沸沸洋洋的多起命案,和那照片中拍到的几张零星的现场画面,我浑身上下不由得渗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心中默念着阿弥陀佛,然后不停的将纸符,按照准师父的要求每隔1米左右,就在地上贴上一张,说来这种纸符也奇怪了!明明就是一张黄纸,画上一些看不懂的奇异符文,什么胶水都没有,往地上一按竟然就如同抹满了胶水一样,牢牢地粘在了地上,每贴一张我都会留意一下身上的三张红符。说实话,除了头上那张有点别扭以外,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于是我就这样,一步一贴一留神的慢慢贴到了正殿的门口。

  这一路之上平平安安的,以至于我到最后,都已经慢慢的把心放了下来,心想这也没什么嘛~?真是自己吓自己,其实也没啥可怕的嘛~!

  就在这时准师父突然从正殿里面走了出来,和我走了个对面,他一看到我竟然脸色,随即就是一变!对我大声呵斥道:“我让你注意三张红符,你怎么不听呢?你头上的那张红符怎么不见了?”

  我一听也是心头一紧,下意识的伸手一抹,奇怪红符还在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