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要到大霉了
无忧地藏2016-12-16 01:482,357

  果然那个身着同城快递衣衫的青年,开口问道:“请问您是江浩先生吗?”

  你看看人家这送快递的,就是见过世面不一般啊,只字未提那扇门的事,经过了短暂的惊讶和迟疑,便有回复了以往的职业操守,记得有个快递公司的广告语是咋说的来着?‘使命必达’看看人家这个素质。

  我心里一边感叹一边点头,这可是老钱给我送来的保命的玩意儿啊,虽说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可是甭管是什么东西,都比我想在这状态强。

  我签完了字,收了东西,那个快递员就转身走了,不过他在临走前还办了一件让我肃然起敬的事情,他默默地把地上的那个门板在我和那个护士略显惊讶的表情中,又从新摆了回去, 然后就听到他似乎是冲着那个护士说道:“我可以走了?”

  之后便是一串急速的脚步声,听声音似乎是头也不回的跑了,自始至终那个护士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她的眼神告诉我,她似乎有些崇拜哥。

  屋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可是我的心却有一丝澎湃,因为我眼前的东西,那个长条的盒子,不知道老钱给我送来了什么东西,这家伙的办事效率还真不错,虽然人有点狡猾没过来,但是能给我加急送东西过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咱还好说些什么呢?

  不过心情激动归激动,由于老不死的留给我的东西作为前车之鉴,对于和他有些半斤八两且辈分低微的钱荒意来说,我就不报太大的希望了。

  拆开了盒子,往里一看,还好不算太失望,里面是一个用破布条反复缠绕这的一件东西。看样子似乎有一种古朴的气息迎面扑来,这么长?不会是什么人刀剑一类的法器吧,如果要是那样的话——就太爽了。

  我迫不及待的拆开了布条,顿时里面的东西让我惊得说不出话来。那是一柄造型古朴的木剑,看颜色、样式、和上面的木纹十有八九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桃木剑了,而且光看上面的那种光泽和木纹,就知道这玩意儿的年头可不短。桃木剑啊!传说中的鬼怪克星,刚才在手稿中似乎也看到过介绍:“ 桃者:为五木之精,亦称仙木,有镇宅辟邪之神功。桃木以果实为主,它的树干,粗短弯曲,又易变形,所以取材极难,在我国中原地区,民间有经泡、蒸、煮、捂、晾、干燥等处理十八道工艺,处理后的桃木剑经久耐用,色如紫铜,清香亦人”故而桃木剑尤其是年代久远的桃木剑作用更甚,能有如此大体积的桃木剑更是难得。

  看着这把桃木剑我不禁心潮澎湃,看看这上面的纹路,看看上面篆刻的那些符咒,我有意无意的又瞥了一眼那门上的符文,同样都是符文,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哎~真是没有什么可比性啊。

  我伸手拿起了那把符文桃木剑,顿时我都觉得自己仿佛充满了无尽的力量,似乎我就是他的主人,虽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轻,不过这才应该算是一把剑的分量吧。

  我拿在手中轻轻地挥舞了几下,我想每一个男生都曾经或多或少的有一个大侠梦。这个手感这个感觉真是太棒了,我瞬间觉得似乎那个鬼婴也不是那么可怕,毕竟那家伙只是个婴儿而已,我还有只狼呢,再加上这把剑,我想我怎么也不会比那个小鬼更差劲吧。至少小爷从二十多年的倒霉生涯中都没有被那个死老天爷弄死,怎么能死在这个小不点的手上?

  可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我的信心似乎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该死的,等死的感觉可真不好,就在几天前我还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倒霉鬼,可是就在这短短的数天的时间内,我的世界一下子崩溃了,小时候的妖魔鬼怪各种神鬼怪异的传说,似乎一下子都变得鲜活了起来,不知道是我跳入了故事中,还是故事中的东西从书本里跳了出来。那本影印手稿中的描述,不断地冲击着我的神经,那些关于鬼婴、婴灵的描述,尤其是生吞魂魄这一点,我现在或多或少的只知道人死是有轮回一说的,可是如果被这个玩意儿杀死了,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真是死得连渣渣都不会剩下。

  就在这种纠结茫然的心态下,我不知不觉的感到了疲倦了,然后就顺其自然的进入了梦中,我发誓我只觉得昏睡了一瞬间,一下就就被惊醒了,那是一种只要体会过一次就会终生难忘的感觉,一股由外至内寒意,一种冷到骨髓的感觉,几乎就是在一瞬间,我一个激灵就被惊醒了。

  按说特护病房中的空调都是中央空调,基本上都是让人感到极其舒适的温度,不可能一下就这么冷了,况且这还是夏天,就是最冷的三九天也不会有这么刺骨的寒意,而且还仅仅只是一瞬间,我看了看门口,没有任何的异样,那道鬼画符依然摆着那种奇怪的姿势懒懒的贴在那扇只能起到装饰作用的门上。

  既然便宜师兄说了,这道符能够阻止鬼怪的出入,那么就一定能行,我如是想着,可是那股转瞬即逝的寒意,和浑身毛孔舒张的不适感,让我实在是提不起一丝的困意,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表,十一点整!

  我心中不禁一惊,子时了,子时可是鬼怪横行的时间,那个小家伙不会就在这间屋里吧,白天的时候我还感到这间屋子是那么的舒适惬意,可是现在我反而觉得这件屋子是那么的空寂,一切都是惨白惨白的,我想我的脸上也一定不比这些墙壁好到哪里。

  不由自主的我一手握紧了那把桃木剑,另一只手深入了枕头下面,死死攥着那几张符纸,低头看了看脖子上的师傅留给自己的那个三角符纸,这才心里稍安了一些,四周依然是静悄悄的,就连外面的街道都没有一丝声响传来。

  突然我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这里可是闹市区啊!大夏天的即使是晚上着市中心也是一个繁华的所在,夜里不到三点是不会消停的,当初自己还报道过这里的扰民问题。可是现在自己所在的特护病房,却异常的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这可有点不对劲,就说这病房建得偏僻,够坚固隔音好,可是白天的时候外面车水马龙的声音还是隐约可以听到,更何况是相对安静的夜晚呢。

  空旷的房间中,那些仪器的滴答声显得是那么的诡异,四下望去没有任何可以有人躲藏的地方,可是就是这么的诡异。我虽然倒霉,可是第六感的预警却是格外的准确,现在我的感觉告诉我,我要到大霉了,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大霉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霉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