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局势逆转
公子非2016-12-16 01:404,364

  那溺死鬼看起来像是不经意的一掌,有意无意之间鹰鼻子和溺死鬼两者的拳印和掌风碰在了一起。想象之中的激烈相撞并没有出现,反而两者渐渐有了融合的迹象。两者之间虽有融合但是其速度却是丝毫不减,三人之间的攻击在眨眼之间就已经迎头对上。

  张口欲咬的青龙已经一压而上,两者的攻击也完成了大概的融合。电光火石之间,龙口已经将这两道攻击吞入腹中。

  李长空的青龙毫无悬念的赢了整个的交锋,将两个来犯之敌吞入腹中,用强横的能量将两者孱弱的身体撕为粉碎,彻底湮灭这两个穷凶极恶的狂徒。

  这一切将不再有任何的波澜,两个人必将泯灭在这场自己酿下的苦果之中。

  似乎没有波澜,也没有任何的转折。但是,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是这么好解决的吗?这么轻易地结局似乎……很正常。

  这一切是那么的安静,是那么的平静。以至于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包括这两个人,这整个的客栈,这座客栈里的每件事物,还有溺死鬼刚刚喝过茶的茶水也静止了下来。整个水面静若明镜,整个水面不起一丝波澜。

  这一刻是那么的长,也似乎是那么的短。好像整个世界都静止在这一刻,整个云荒都停留在了这一刻。

  猛然间,不知道是哪个时刻,也似乎整个世间不存在这个时刻。在这个时刻里,茶水面有了一丝涟漪,静止的镜面有了一点波纹。

  那么微不足道,那么一点点的涟漪开始了波动。而这一点点的波动也成了燎原的火种,一点点开始蔓延。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成就了燎原的烽火。这一切都开始动了起来,转瞬之间已经有了毁天灭地的威势。

  剧烈的风暴席卷而来,挟带着雷霆之威降临在这个小栈。小客栈里挂着的写着菜谱的布帘也不停地抖动,预示着将要到来的疯狂。

  此时,青龙也不再稳定,再也没有了刚刚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或者说就在那整个云荒都为之静止的那一刻,在整个苍生都为之停顿的那一刻,青龙就已然不再稳定。

  那种象征的安宁与和谐的青光毫无预兆的开始崩溃,开始慢慢的溃散。从完美的龙躯裂开了一道平滑如镜的切口,散发着冷冽的清光。不,不是一道切口,而是密密麻麻如同蛛网的切口,散发着冷冽的寒意。

  这道象征着南柯镇安宁与和谐的青龙,也在此刻完成了它的使命,终于在此刻消散而去。而这散去的光华,而这青龙已经散去,可有人再护佑住这方安宁的小镇?

  在这些光芒的掩盖之下,栩栩如生的青龙如同沸水沃雪消弭于这座小小的客栈之中。在尽将消散的那一瞬间,就有了开天辟地的威势。当繁华绚烂即将归于平静之时,在空中只留下了小小的一个光点,眼看就如同其他的光点一样湮灭于空间之中。

  一阵战栗苍生的波动从这颗光点之中传递而出,以疯狂速度向周围扩张而去。可怕的能量在空间之中传递,一圈能量席卷而来。

  三者相互对峙之间,有桌子横亘于其间,这圈空间波纹划过这张桌子。似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似乎这张桌子根本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当这圈波纹刚刚绕过这张桌子,这道清澈透明的波纹的内段卷起一个小小的气旋。没有任何的力度,似乎连一张纸都吹不起。

  这阵没有任何力度的旋风轻轻的吹在桌子上,“噗”,让在场的三个人眼珠掉了一地的是,这声轻响之下。整张桌子化作粉末,散落一地的齑粉。旋风微微吹拂之下,纷纷扬扬归于无迹。

  三个人倒抽一口凉气,迅速以自己这辈子最快的身法向客栈之外激射而出。用尽自己最大的速度,终于在空间波纹到来之前冲出了客栈。未曾转身,那熟悉得如同梦魇一般的声音穿过风声、穿过一切钻进了他们的耳朵。

  依旧是那声“噗”的一声,依旧是那声如同梦魇的声音。紧跟着那声轻微的“噗”的是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的“咔嚓、咔嚓”的声音,这种恐怖的声音不绝于耳,震彻了一方天地。整整半晌,这阵天崩地裂的声音才渐渐地消散而去,余音才渐渐地消弭于宁静。

  三者转身,看着眼前这座三人激斗之下的客栈,看着在三人激斗之下化作一片废墟的客栈。三人都没有任何的废话,做出几乎相同的反应。

  一掌!

  一掌,一拳!

  三个人几乎同时出手,劲风激荡。空间里的风波四散而出,划过那棵遒劲的枫树,狠狠的击打在树干上。树身一阵晃动,飘散无数深秋的枫叶。血红色的枫叶飘荡在空中,纷纷扬扬就如同下了一阵血雨。无尽的枫叶在劲风的击打之下四散飘零,不知是不是预示着这个小镇飘零的命运,亦或是躺在地上的两个少年坎坷不定的前途。

  三个人每次动手都卷起无尽的枫叶,化作整个云荒最锋利的刀剑和利器,带着最凶险的杀局攻向对方。招招拼尽全力,必定是将对方碎尸万段而后快。每次化作刀剑的枫叶相撞之后,总是以丝毫不减的力度向后向四周飞散开去。三人有意无意之间都在避开这两个少年的身躯,不忍伤害到这两个少年的性命。

  在客栈化作一片废墟之时,那阵如同天雷降世的声音传来之时,成歌已经在这阵巨响中渐渐苏醒而来。眼看着自己栖居了十数年的客栈,眼看着老板和老板娘收留了自己十数年的家在这声巨响之中化为废墟。心里顿时又是一阵抽搐,看着眼前化作一片废墟的客栈,仿佛自己心中最为重要的一块肉被人生生的用刀剜去,胸口剧痛整颗心都在滴血。眼中水汽氤氲,一颗滚烫的泪珠掉在撑在地上的手背之上。

  想着每次老板娘和馋嘴的老板大吵大闹也要给自己留下自己最爱吃的红烧肉,想起每次老板在客栈里没人时,不顾和老板娘大闹一场也要带着自己去河边游泳…… 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

  想到这,猛然间想起寻找老板和老板娘的身影。看着已经完全化作一整片废墟的客栈,哪里还能找到一个人影呢?看着这已经完全塌在一起的客栈,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老板和老板娘已经完了,压在这整片废墟之中,尸骨难寻了。脑袋嗡的一声,刚刚平息下来的气息再次紊乱起来,又是一口逆血喷出,差点再次晕过去。

  一片四散的枫叶“砰”的一声,插在成歌眼前的地上,带起一阵烟尘。这一阵激荡,将成歌的思绪拉回现实,成歌看着眼前的激战,心里又是一紧。

  三道人影不停的交错,漫天的枫叶在他们的手中不停地变换成各种各样的杀人利器。一叶掷出,顿时化作飞刀,毫无声息的穿过废墟的木梁,然后带起一阵的粉末飘扬而去。

  鹰鼻子和溺死鬼的个人力量都在李长空之下,可是一旦两个人在一起发动攻击之时,就会莫名的相互引导发挥出超出原本的力量。本来一个人李长空就疲于应付,两个人加在一起又有莫名的合击之术,渐渐地李长空就落于下风。

  在一个疏忽之下,李长空被溺死鬼抓住破绽,一掌印在李长空的胸口。“哇”一口血喷出,李长空倒退三步,掌势一收,立刻就要陷于绝地。本来形势一片大好的李长空哪儿会想到这么快就落败吐血。

  鹰鼻子眼神复杂的看了李长空一眼,手向前一伸拦住了再次上前的溺死鬼,低喝一声:“不要多事,把两个小鬼带走就行了,不要自惹麻烦。”溺死鬼面有不甘的看了李长空一眼,恨恨的把手一摆,转身就欲离去。

  街角处传来一阵吵闹,“何处来的歹人,休得伤我镇长,留下小公子,不然定叫你命丧当场。”一群大概有着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掣刀在手,大有一言不发就要上前将两人乱刀砍死的架势。

  为了保卫每个小镇和村子,每个小村镇都会有训练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的族人免受其他部落和村镇的欺侮,更重要的是保护族人免受领地周围不停游弋着的妖兽的伤害。

  看到镇长渐渐落于下风,而镇长最爱的独子又要被外来的人掳掠而去,这让镇里护卫队里的人怎能坐视不理。平素里李长空亲手教导这些年轻人的武艺和修为,更是为这个小镇呕心沥血付出一切,在这些有着热血的年轻人眼里早已把他当做最尊敬的人,与自己的父母摆到了同一位置。现在父亲收到了伤害,这些年轻人怎么能够忍受得住?

  鹰鼻子用斜眼扫了一下眼前的这群年轻人,不屑的哼了一句:“连化络都没突破,还想救你们镇长,一群蝼蚁给我滚回去。”心里虽然不屑,但是他也深知蚁多咬死象的道理,说话也不敢太死了,怕激怒了重伤的村长和这群年轻人,到时候一拥而上,他还真可能阴沟里翻船交代在这里。

  斜了他们一眼之后就不再理会这些年轻人,转身就朝成歌和李行政的那边走去。“老鬼小心……”,只听见溺死鬼大喊一声,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咔嚓一声,鹰鼻子已经倒射而出,嘴里的鲜血就像不要钱一样大口的喷出。

  等到鹰鼻子落地翻滚几圈之后才看清,原来是李长空不顾重伤之躯,燃烧自己的生命精血,悍然发动终极一掌,在鹰鼻子的疏忽之下,终于将其重伤在地。

  李长空这燃烧精血的一击拼尽了他此时所有的精气神,也重伤不支倒在了地上。双眼已经快眼睁不开了,若不是怀着对李行政的深深担忧,深深牵挂着他的安危,只怕此时已经昏迷不醒了。

  漫天的红叶飘飘扬扬,没有了三人激斗的气劲的加持,血红的枫叶也没有了漫天飞舞的能力,在风的吹拂之下,缓缓的飘落在地面上。

  叶落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声音,也似乎在发着无声的哀叹,感叹着眼前的这幅悲惨场面。似乎也是预示着这场面的兵败山倒,一切将任溺死鬼这一方鱼肉。

  护卫队里的年轻人在李长空倒下的那一刹那,就已然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早就像冲出去将面前的这两个人碎尸万段,将他们敬爱的师傅救出虎口。

  一拥而上,紧紧握住手里的刀剑,不要命的向前冲去。溺死鬼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空中一道残影划过,穿梭在这群年轻人之间,瞬息之后溺死鬼站在这群年轻人的后面。

  “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刀剑掉落在地,所有的年轻人全部吐血倒地,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看也不看这群年轻人,溺死鬼径直向倒在地上的李长空走去。

  目光冰冷,一双寒眸里不带任何人类所具有的感情,看向李长空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漫天血色的枫叶依旧在慢慢的往下飘落,溺死鬼的脚步带有一种特殊的步调频率,每一步落下的同时都会有一片血色的枫叶同时落在地上,脚步声和落叶声重叠在一起,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一步一血叶,一步一惊心。

  每一步都落在李长空的心上,每一步都落在成歌、李行政的心上,每一步都落在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上。知道此时,所有人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的跳动都随着溺死鬼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而每个人的胸口都越来越闷。

  最后一步落下,整个地面为之一震,躺在地上的一群年轻人都感觉到眼前一黑,顿时全部晕倒在地。而成歌和李行政也是脑袋一阵眩晕,胸口烦闷险些呕吐出来。

  溺死鬼落下最后一步,而空中也只剩下了最后一片的枫叶,在寒风中始终不曾落下,是否这也象征着李长空的命运在这片寒风中飘摇不定。这不得而知,至少在此刻李长空的命不由得他自己,紧紧地攥在这个面如溺死之人的恶鬼手中。

  溺死鬼站在李长空的面前,顿了片刻。扭头向后看了看挣扎着站起来的李倾政,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又扭转身子正对着李长空,淡淡的说了句:“这一切也该结束了。”

  便也不再有丝毫的迟疑,溺死鬼抬起手掌,一掌对着李长空的面门劈下。

  这一刻最后一片的枫叶落在了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啪”的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