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晨曦
公子非2016-12-16 01:393,359

  窗外的阳光透过小木窗投射进这方小木屋,从窗外渐次的朝屋子里一路小跑进去,留下了一串光亮亮的足迹。欢快而又细碎的步子,穿行在这间小屋子里,毫不顾忌的在整个房间里游荡,丝毫不怕惊扰到屋子里的人。

  在光与影的变幻中,竟然有着梦幻般的感觉。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到这是身处在一片魔域,却仿佛这是人间的乐土梦中的仙境。似乎是前一天那一幕的翻版,指尖轻轻的弹动,击打在跳跃的的阳光的韵脚之上,却是如此的和谐。

  双臂疼痛无比,尝试了好几次终于还是放弃了挣扎,睁开眼睛看着小木屋的屋顶,任曦光在小木屋里游走。猛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看身旁,成歌的心里顿时一凉,李行政不见了。马上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浑身剧痛就像散了架一般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吱呀”,一声小木屋打开了,李倾政端着一碗小米粥、几个馒头和两碟小菜走进来,看着成歌狼狈的样子,赶紧把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上,走到床边轻手轻脚的把成歌扶起来,平复成歌担忧的心绪。

  “成小子,你还是悠着点吧,双臂的骨头都骨折了肋骨也折了两根,你就躺在床上,不要乱动弹了。”李倾政把成歌扶起来靠在床头,用枕头支撑着成歌的后背。

  “小李子,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到底在哪儿啊?你是什么时候醒的?这附近还有没有人啊?你桌子上的吃的是哪儿来的?”成歌放不下心中的疑惑,看到两个人都没事儿,心里的疑惑一股脑儿的全倒出来了。

  李倾政无奈的翻了一下白眼,双手一摊无奈的看着成歌“你这一下子问出这么多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

  “你先吃饭,一边吃我一边跟你说,这么长时间没吃过饭你不饿?”

  听到李倾政如此一提,成歌猛然想起自己好几天没有吃过饭了,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却是饿得生疼咕咕直叫。看着桌上的一些小菜和馒头食指大动,嘴里流出的口水已经出卖了他。

  李倾政端过桌子上的托盘,将这些食物放在成歌的面前。成歌饿着肚子看着这些饭菜,什么也顾不上了就要用手去抓,手臂刚刚一动一阵剧痛传来,成歌差点没坐稳栽倒在床下。

  李倾政看着他的这幅囧样,哈哈大笑“成小子,我不就跟你说过了嘛,叫你悠着点。你看你不听你大哥的话,又吃亏了吧。来,叫声大哥,哥哥来喂你吃饭。”

  成歌气的一瞪眼,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倾政,看得李倾政一阵不自在,心知不能再逗下去了,不然成歌真的要生气了。连忙改口:“好好好,看在你是有伤在身的份上,哥哥就不欺负你了,来我喂你吧。”

  端起小米粥,用勺子舀起一勺粥送到成歌的嘴边,看着他猴急的吃下去,李倾政的心里乐不可支。这也是这一个多月以来成歌和李行政能够安安心心的停下来虽然仍然是处境堪忧,但是可以安安稳稳的吃上一顿饭了,两个年轻人的心里也放松了不少。

  “说真的,小李子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不是被一个怪物差点给吞了吗?怎么我醒来的时候是在这儿啊?说起来那妖兽还真是十分的恐怖啊,估计我们两个加起来还不够它塞牙缝的呢。”成歌狼吞虎咽的咽下一口馒头,向李倾政问道。

  “哪儿有什么怪兽啊,反正我是没看到。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是多么的恐怖,夜已经很深了。我一个人醒了过来,发现你不在身边,就想出去找你。出去转了好久,结果听到了一些很奇怪的声音,见到了很多影子不断地在这些小木屋之间穿行,真是吓死我了。”说到这儿,李倾政的面色有些煞白,显然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于他来着实有些恐怖。

  “我一时害怕就没走多远,然后我就急忙的跑回这间小屋。谁知我刚刚跑回小屋,关上门坐下来喘口气,鹰鼻子就猛地一下把门推开了,就看见他抱着满脸都是血的你进来了。”

  “什么?是鹰鼻子救了我?”

  “对啊,是鹰鼻子啊抱着你进来的啊。看到你满脸是血,我也吓坏了,连忙问他你怎么了。可是他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摸摸了你的全身,然后把你的胳膊和肋骨推拿了一会儿,喂你吃了一颗丹药。然后转过头来对我说;“他的双臂的骨头和两根肋骨全骨折了,我现在已经帮他接好了,你照顾他。每天的吃喝会有人送过来的,我明天再来。”鹰鼻子说完就没等我再问什么就走了。这不,昨晚很晚的晚饭和今天的早饭都有人送到门口的。”李行政把这些缘由全都跟成歌讲了一遍,两个人对视一眼两人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等到李倾政说完一切,成歌和李倾政都不再言语,屋子蓦地静了下来,成歌一下一下的咬着馒头,木然的吃着小菜喝着粥。两个少年都在苦苦的思索,这面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股危机感和囚禁感油然而生,感觉到一张大网正在由此铺开,而两个人正是这张大网里的两只小麻雀被死死的缠在这张无形的大网里,无论是怎样的挣扎都是徒劳的。想到这,两人都感觉到背后寒气直冒,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没有了丝毫的热度,有的只是森然的冷意。

  想了这么多,成歌和李倾政只能无奈的对视一眼,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面对这种境地就算比同龄人在成熟,也依然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挣脱这种无形的枷锁。

  在这种沉闷的气氛中吃完早饭,成歌让李倾政推开半掩的窗子,让阳光尽数投射进来,那么的光明灿烂。也在此刻暂时的驱散了两个少年心中的阴霾,两人仰着头沐浴着初晨的阳光,看着远方的天边的那一抹朝霞,就那样呆呆的看着。

  就算前路有无数的坎坷,只要这一刻能够安安静静的就好了。不知道这初升的朝阳是不是预示着这两个少年的一派通明的前路,这一点,谁也不知道。

  “吱呀”一声,小木屋的门被推开了,鹰鼻子走进了屋内,看了一眼对着窗外的两个少年。成歌和李倾政听到这吱呀的一声,猛地一下子从沉醉的境地中醒来。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声响动,但是听在成歌的心里却是十分的震惊。虽然扭头过来发现是自己的仇人鹰鼻子,但是心里却是略微有些安定。在如此广阔的空间之中,在这难言的寂寞中除了自己与李倾政竟然还有另外的活人存在,不由得让成歌的紧绷的神经再一次放松了一些。

  顿了顿,鹰鼻子还是那种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的声音:“你们两个都醒了,不用我再费心劳神了。这里的厉害你们也都见识过了,没事儿的时候都不要到处乱跑,饭菜会有人给你们送到门口,马桶就在外边。十天以后你们会有新的住宿的地方,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东西仔细的看好,别以后把自己练死了。”以鹰鼻子惜字如金的风格竟然一下子说出了这么多话让成歌和李行政都觉得惊奇。

  说话间,鹰鼻子用手一甩,成歌还没有发现任何迹象就凭空出现了两本薄薄的小册子,顺势扔到了成歌和李行政的面前。淡淡的扫了成歌和李行政一眼,转身走出房门。

  在这片空间里某个角落,没有任何的光亮,只是一片漆黑中点缀着几颗发着黯淡的光彩的明珠射来一点点的亮光。隐隐约约之间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大厅,在大厅的最上方放着张恢弘的座椅。整个大堂里弥漫着阴森的气氛,一个黑袍披身的人站在座椅前,背对着整个大厅,整个大厅一片安静,连喘气的声音都微不可闻,就好像没有一个活人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站在座椅前的黑袍人说话了,依旧是那么的冰冷不带任何一丝的感情:“方膺、封匿你们两人这次虽然没有带回来足够的有资质的少年,但是这次你们两个可以带回来万年一遇的青空战体,这可算是天大的功劳。还有,另外一个小子的资质虽然差了不少但是这份心性却也还难得,你们两个人做的不错。等到十天以后,最后的期限到了,我会禀报主上给你们奖赏。”

  跪在黑袍人背后的背后的两个黑袍罩身的两个人黑布下的嘴角也翘起一丝弧度,略带一丝兴奋的回答道:“是!界主!”听声音,竟然是挟持成歌和李行政的鹰鼻子和溺死鬼两个人。

  “好了,你们两个可以下去了。”黑袍人背对着他们两个摆摆手说道。

  “是!”方膺、封匿两人深深在地上叩首一下,之后起身离开。

  小木屋中,成歌与李行政对视一眼,都觉得摸不着头脑,直到现在还是云里雾里的。最中两人还是把目光投向了鹰鼻子甩给两个人的这两本小册子上。封面已经泛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只是薄薄的几页纸,看起来古朴苍凉。成歌迟疑了一下,嘴张了张顿了一下还对李倾政说:“李子,你把那两本书拿过来吧,看看鹰鼻子到底要我们干什么。”

  李倾政也是迟疑了一下,伸出手去把被曦光映射得有一点淡金色的两本书拿过来,放在成歌的面前。成歌特意让李倾政把这两本书对着窗子,在晨光下看的更加清楚一些。虽然在这个距离很容易看见,成歌还是尽力的向前凑了凑,甚至特意的睁大了眼睛,希望把这两本小册子上的四个字看清楚:《经脉注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