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修行第一战
公子非2016-12-16 01:404,203

  一步迈出,便是整个修行天地。

  拥有了灵力的成歌再次行走在山路上,健步如飞没有了前两天的迟滞感。自然,这与成歌这两个月来每日不停的攀行在这险峻的山路上有不小的联系。

  当成歌站立在晨练的广场之上时,第一缕曦光刚从天际中放射出来照在西极天金之上。成歌知道在其他人的眼中,这西极天金不过是挂在山壁上的一块红色金箔而已,微微闪着红色的光芒,平凡无奇。默念着王夫子教给自己的口诀,看着曦光印射的西极天金,一切在成歌的眼中变得大不相同。平凡无奇变得雄奇瑰丽,霞光万道瑞彩千条,有赤金色的文字在金箔之上浮动着,散发出玄奇的神秘感。

  广场上的人寥寥无几,成歌索性就盘膝坐下,面对着西极天金默念着《西升经》。当灵力开始运转的时候,成歌身体猛地一震,竟然发现有一道极细极细的霞光瑞彩从西极天金上投射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及其迅速的融入到自己身体内的灵力中。让成歌最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当这一丝的霞光融入了自己体内时,自己的灵力竟然变得精纯了许多,原来因为吸收太快而来不及炼化的天地灵气在这一丝霞光的锻造之下剔除了杂质,而驳杂的灵气也变得温顺起来。但是灵力的总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甚至有些增加。这样成歌有些始料未及,没有想到这西极天金对于《西升经》的修炼竟然有如此大的好处。虽然有些激动,但是成歌心里更加的疑惑了,在这个局中越陷越深始终看不清也搞不懂前方的迷雾。

  等到大部分人都到齐之后,继续平常一样的晨练。往日里成歌觉得不过如此的苍云散手,在此刻成歌的眼中脱胎换骨,几乎是与平常天壤之别。拥有了灵力之后的成歌,身随意转灵随身转感受着运转了灵力之后这不一样的苍云散手。如果说之前没有运转灵力的苍云散手是小孩子玩的过家家的游戏最多不过能够锻炼一下身体,那么加入的灵力运行之后的苍云散手就变成了举手投足间勾动天地大势引动天地灵气的神奇武学,每一招每一式所传达出来的那种随心所欲中带着凌厉之感的意境都让人觉得震颤不已。

  模仿着苍云散手的精髓,运转着灵力吸收着从西极天金上投射出的霞光,成歌也不忘观察着周围人的动作。仔细的观察再三之后,成歌吃惊的发现西极天金上反射出的霞光不仅投射到自己的身上,更投在这广场上每一个晨练的少年的身上。只是每一个人身上的那一细丝的霞光连自己细丝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根本不可能观察出来,就算这些少年都是资质上乘的修行者也没能察觉出分毫,如果不是成歌用王夫子所给的眼法勘破虚妄,根本不可能发现这其中的异常。越来越多的诡异之处让成歌有些手足无措,这一切都脱离了成歌原本的认知。

  晨练、诵读经史子集、听白袍的老者讲习道藏,一上午的时光就如同平常一样稀松平常。只是成歌没有发现这些日子一直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成歌,这一双眼睛里充满着愤恨和怒火。

  结束了在广场中一天的修行和各项的活动,成歌像往常一样一个人沿着山路朝自己居所缓步走着。一边回味着今天在文殿中听老者讲述的道藏精要,完全沉浸在其中未曾注意身边的一切。

  当石阶转过一个转角,石阶的坡度也变得陡起来,随着山势的变化这段路也是十分的狭隘,每次当上下山的少年经过时总要加倍小心。心神一直在脑海中的成歌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依然自顾自的走路。

  陡然间成歌心中忽生警兆,耳畔传来呼呼的风声。意识还没恢复过来,身体已然做出了反应,身体向后倾斜堪堪躲过了从眉前飞过的拳头大的石块。看着眼前飞过的石块,成歌有些庆幸,如果自己还是前天的自己那么现在自己就算不是脑浆迸裂也是躺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心神回复过来的成歌,心中一阵的愤怒。自己没招谁没惹谁,如此准确瞄准自己脑袋飞过的石头绝对不可能是意外。反应过来,成歌连忙朝石阶旁一跃背靠山壁躲避可能继续到来的黑砖。

  人影一闪,成歌面前数丈开外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

  白衣少年一脸愤恨的看着成歌,似乎是遇到了杀父的仇人一般,满脸的杀气让本来清秀的脸在成歌的眼里变得十分的狰狞。成歌认出来了,白衣少年就是当时抢自己的木屋然后被自己六个人痛殴一顿的那个少年。看着白衣少年凶神恶煞的样子,成歌知道今天难以善了了。白衣少年来势汹汹,修为看来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盯着面前的白衣少年,成歌在体内暗暗的运起刚刚修炼出来的不算十分浑厚的灵力,暗自戒备着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

  白衣少年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小子,今天你的那群兄弟们呢?怎么不来一起偷袭我了?”说话间悍然出手,手掌一翻一道灵力朝着成歌轰然而去。

  一直谨慎的观察着白衣少年的成歌,在白衣少年手掌开始翻动的时候已经率先做出了动作。双手在岩壁上使劲一按借助反弹的力量在白衣少年的攻击到来之前堪堪的跳开来。灵力冲撞在岩壁上,轰然作响激起漫天的石粉和满地的碎石。直到这时成歌的心中才感到一阵的骇然,灵力出体这已经是化络八重天的修为了。修者前七层都是锻炼体魄积累灵力,对于战力并无太明显的提升。但当修者从第七重开始破入第八重时,已经是破茧而出战力已经发生了开天辟地的变化。灵力已经由开始滋养身体开始慢慢的浑厚充盈于整个的经脉中,透体而出锋锐逼人。

  心头一阵狂跳之后,成歌开始变得冷静。全身的肌肉绷起,微微躬身就像一头猎豹一样等待着冲出去的机会。

  白衣少年看一击未奏效,轻咦一声略感惊讶。未加思索,双脚未动又是一拳轰出,凛凛的拳势夹杂着灵力震荡的周遭的空气一阵爆响。成歌灌注灵力于腿上,不停地腾挪闪躲,在这山道方寸之地不停的变换着自己的位置。

  看着在自己的攻击下虽然狼狈不堪但是始终不曾中招的成歌,白衣少年也有些忍不住了动了怒气,收起轻视的姿态。双脚错动,双手运转如飞掌风拳风不停的从手中激射而出,配合着精妙的步伐,好几次让成歌差点被汹涌而来的攻势击中。面对如此狂暴的进攻,成歌只有一退再退。这些攻击余威不减,倾泻在地面上把坚硬的石头地面硬生生的砸出无数的坑来。成歌看着这些坑,心里不住的发抖:亲娘哎,这要是打在打在身上那不得顿时粉身碎骨?

  一步、两步、三步……往后退了八九步之后,成歌忽然定住了身子,不再往后退一步。不是成歌不愿意再往后退了,而是不能再退了,因为再往后半步就是万丈的悬崖,再往后退一步不用白衣小子动手,自己就先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想着自己尸骨无存,成歌心里惴惴然。面前有凶神恶煞的白衣小子,后面是万丈的悬崖,这两边怎么看都是死路,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成歌把眼睛一闭,猛地一挥手大喊一声:“停!!!我说,你我弄死了,那些黑袍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出人意料的是,白衣少年竟然真的停下来了,成歌试探性的睁开眼睛看着白衣少年一脸冷冰冰的站在自己的三部开外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然后冷冷的来了一句:“要不是你提醒了我,我还真要给你这条烂命抵命,看来我是要好好的谢谢你才对啊?”

  成歌一听心里一松,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这小子打发了以后再敲他的闷棍。想到这,流氓的本质又露出来了:“我说兄弟,这就对了嘛。要不你放我一马,我们……”

  成歌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就对着成歌呼啸而来,沉闷的的声音在山道上回荡。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成歌只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什么东西生生的撞了一下一般,顿时眼前直冒金星一阵发蒙,在山道上迎着清凉的山风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终于呼啸着与坚硬的石头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白衣少年很不雅的对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恨恨的来了一句:“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放在背后的右手里还放着一块石头,你倒是还想再阴老子一回?”

  接着来到成歌的身边,又是一脚踢出,同时放出一句话:“你给老子记住了,爷爷叫韩丰丘,三天之内带着你们那帮人从你住的地方给老子滚出来。还有,下次长点眼睛,看看谁能惹,谁不能惹。”挨了一脚的成歌接着在地上继续翻滚,压过坑坑洼洼的地面和满地的碎石,终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成歌,韩丰丘心里也有些忐忑,生怕下手重了把成歌给踢残了或者踢死了。黑袍人可是说过不许把人弄死弄残,一想到黑袍人的那些手段韩丰丘就有些不寒而栗。慢慢的走过去,想要仔细的看看成歌是不是真的被自己打出问题来了。

  等到离成歌还有三步远的时候异变陡生,一直趴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的成歌忽然一跃而起,把手里的一蓬石粉呼啦一下对着韩丰丘的眼睛就撒了过去。原来成歌早在喊停的时候就想拿着手里的石头偷袭韩丰丘,没想到被韩丰丘一下子识破。在第一次落地的时候成歌就顺手抓了一把石粉,随时准备着给韩丰丘来上一下。果不其然,这一把石粉果然奏效,将韩丰丘的眼睛给迷住了。这也是韩丰丘刚刚突破第八重天修为不高的缘故,不然完全可以运起灵力轻轻一震,将这石粉驱散开来。

  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成歌可不会放过,右手的石头顺势砸出朝着韩丰丘的面门直扑而去。看着凌厉的石头将要砸在韩丰丘的脸上时,韩丰丘竟然耳朵微微一动,闪电般出手将石头击落在一旁。

  看着去势惊人的石头韩丰丘轻易的拨开,成歌若有所思知道以自己的修为肯定难以对韩丰丘造成什么伤害。扫过这山道上被韩丰丘砸出来的坑坑洼洼的路面成歌,顿时有了想法。运转灵力于腿上,用力在地上一蹬借力从地上弹身而起,朝着韩丰丘一腿劈下。

  韩丰丘侧耳听着成歌的攻势,双手猛地一拨让成歌蓄力的一击滑向一边。成歌见自己的攻击在意料之中被韩丰丘不急不恼,借力朝旁边一跃而出,故意大喝一声:“今天我认栽,小爷不陪你玩了。”然后故意的跺脚朝坑坑洼洼的路面跑去,韩丰丘不知是计,生怕好不容逮着机会等着成歌落单又让他溜了,顾不得拭去眼睛里的石粉眯着眼睛就追着成歌跑去。

  韩丰丘没跑出两步,一脚踏在齐膝深的深坑里,身子一歪就欲跌倒在地。早在一旁等着成歌自然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运起来所剩无几的灵力,用自己练了两个多月直到今天才圆融如意的苍云散手第一式碎云式,身形一错对着韩丰丘暴轰而去。

  就如同蝴蝶穿过花丛一般不带起一丝的微风,又好像火山喷涌一般蕴含着巨大惊人的伟力,就像箭矢一般穿过层层的阻碍没有带起一丝一毫的声音,终于准确无误的砸在韩丰丘的胸膛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右肘轰在胸膛上,准确的砸在前七条天脉与第八条天脉交汇处,让韩丰丘一直暗含着的灵力轰然散去,整个身躯一阵麻痹一时间再也聚不起灵力。左拳蝴蝶穿花一般轻易的避开韩丰丘的双手,砸在韩丰丘光洁清秀的脸上。

  受到了巨大力量的冲击,韩丰丘再也稳定不了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终于仰面倒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