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诵经
公子非2016-12-16 01:404,310

  成歌起身准备向老先生,深深的作一个揖的时候,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的喧闹。在第五层的中间,一个锦衣少年身上发出浩荡的灵力,璀璨的光芒在场中四射开来。迷蒙的清光在整个空间里浩荡,寸寸的气息都是那么的令人觉得颤栗。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让所有在场的年轻人的心头一阵胸闷,成歌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李长空才有的气势,归脉境的强者果然不可小觑。一次进阶就引起如此之大的声势,果然都是一些资质妖孽的少年被掳掠而来。

  大家默契的都没有出声,看着这妖孽一般的天才,想着以后跟这样的人一起修行,每个人的心头都有莫大的压力,有些阴霾在心头笼罩。所有人都静静的等着锦衣少年吸纳下最后一口清气,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顺利的完成了归脉二境的蜕变。随着气势的收敛,所有人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成歌扭过头瞥了一眼身边的李倾政,不知道这个被两个黑衣人如此看重的“青空战体”修炼之后会不会有这样惊人的气势。

  随着锦衣少年的蜕变完成,文殿恢复了原来的常态,先生讲完课学生们也该散场去休息了。在退出的时候,成歌不经意间看到锦衣少年周围不知不觉间增加了不少人。摇摇头,别人的事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略微休整和吃完午饭,成歌站在武殿的门口。仰头看着这巍峨的阁楼,成歌心里有些激动。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有些不自然的发抖。攥起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缓缓的吐出,大步流星的向武殿中走去。

  午休之后,大多数人因为有了自己的修炼之法大多下山去进行自己的修炼,所以武殿中的人数不是很多,只有所有人的小一半而已。在气象恢宏的武殿面前,完全不显得拥挤。

  当成歌踏进武殿的那一刻就被深深的震撼到了,就如同第一天晚上到这个秘境中所看到的仙家手段被震惊一样,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浩如烟海的典籍。站在武殿的最中央,成歌就如同沧海一粟一般渺小。在此刻成歌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世间什么最多?只有一个字:书!

  抬眼望去九楼全都是典籍,粗略看去数百万本以上,被分为:心诀、法术、武技和志异四个区域整齐的摆放。在成歌的眼中只剩下了这满眼的书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大步朝前而去。

  成歌首先走进是心诀,满目琳琅的秘籍晃的成歌有些眼花缭乱,看了几本书之后成歌愕然间发现在这书海中竟然只有一本心诀,一本在这无数的书海中重复摆放了无数次的心诀,其余的都仅仅只是一些修行的注解和感悟。

  成歌抽出那本已经在眼前晃荡了多次的心诀,看着微微发黄的书页上只有三个字:《西升经》。

  翻开书页,繁复浩大的道则扑面而来:善人无为,不终不始。永存绵绵,是以升就道。道深甚奥,虚无之渊。子虽闻道,心不微丹……

  看似普通的纸张中竟然有着道则力量的流转,每一个字都似乎是有大能者书写而成。成歌的手有些颤抖,虔诚的翻过这本心诀,成歌知道这是他修行路上的基石。默默的吟诵着这只有数千字的《西升经》总纲,将有些发黄的书册放在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这本看起来很普通的心诀所带来的魔力。

  只是无论成歌怎样的吟诵,这些文字似乎充满了魔力,很难在成歌的脑海中留下清晰的印象。每一句话默诵之后的,总会在数息之后在脑海中渐渐的淡忘。无论成歌怎样去强记,都无法改变这悲哀的结果。

  拼着一股倔劲成歌和这本书杠上了,整整站在这武殿里一个时辰去背诵这简简单单的数千字的总纲,直到最后成歌腿开始痉挛才不得不承认,对于背诵这总纲确实有些无能为力。

  受到背诵总纲的打击,成歌显得有些垂头丧气。连背都背不下去更别提修行了,看也不看那些心得体会和四周的武极法术和志异杂谈,拿上手里的心诀黯然的朝出口走去。

  让成歌觉得很惊诧的是,不允许修行其他的心诀,却独独对这本《西升经》有着最宽松的限制,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取阅和带走,没有任何强制的要求。微微有些奇怪,好像隐约间要求所有的人修行这本《西升经》一样。

  看着一起的另外五人早已经在门口等候了很长的时间了,成歌快步朝他们几个走去。

  “你们几个选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适合自己的武技和法术?”成歌看着一起来的几个人,有些好奇的盯着他们,料想着他们几个应该不会像自己一样的吃瘪。

  “没啥好看的,什么武技啊法术啊什么的都没意思,我呀就拿了一本心诀和几本修行志异。”宋尘一副读书人的口气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我看着那些武技有些心痒,就拿了一本每天早上晨练所练的苍云散手,提前看看以后晨练的时候有人领导修习应该会好很多。你说这些黑衣人也是的,文殿中的那些经史子集和道藏都有专门的先生讲解和释义,还有武殿里的心诀都有修炼者给予指导,为什么偏偏这武技和法术没有人指导呢?”杨欢在一边有些不解,抛出了这个大家都很疑惑的问题。

  眼神微缩,成歌也是十分的疑惑,摇摇头没有做声,看着周蒙和余意想看看他们两个有什么选择。两个人竟然都选择了法术,连带着也拿了一本也是武殿中唯一提供的一本心诀《西升经》。几个人都有些郁闷的面面相觑,大家都没有修行的经验,看着武殿如此的做派都有些疑惑不解。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成歌偏过脑袋看着旁边的李倾政:“小政子,你拿了什么?给咱开开眼吧。”

  不理会成歌的打趣,扬了扬手里的一本发着青蒙蒙的光芒的厚书,看着大家道:“诺,就是这个。”成歌从李倾政手里接过这本书,看着封面上的四个大字:《青空战诀》,微微有些发愣。看着这发散出来的青光,一看就是好东西。拍了一下李倾政的脑袋,惹得李行政对着成歌一阵龇牙。

  成歌有些发酸的说道:“你小子怎么这么好的运气,是不是踩野狗屎了?”也不去想在这秘境中怎么可能会有野狗,更不用说野狗屎了。

  惹得李倾政一阵白眼,嘲讽道:“你小子歪瓜裂枣就不要羡慕本少的运气好了,告诉你本少虎躯一震就有人给我专门送过来的。”

  成歌一脸不信,看着这小子满嘴跑大象,问道:“真的?”

  也许是受不了成歌这不信任中带点鄙视的目光,或许是看着大家那灼灼的目光快要把自己点燃了,只得实话实说:“这是我刚刚进武殿挑选秘籍的时候一个老头给我的,还说这是专门给我准备的只有是青空战体才能够修习的。”或许是成歌六人太过专注了,没有注意到在山道上他们后方几个人听到青空战体和青空战诀的时候那震惊的表情。

  一行人走下山,一个多时辰的行走终于有些疲惫的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屋。推开门,看到自己的房间没有任何被动过的痕迹,成歌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茶壶牛饮一般大口灌着从瀑布的深潭中取来的清凉泉水,感受着丝丝的凉意,因下山而来的躁动的心绪渐渐平复了下来。

  走到桌子旁边,轻轻的放下下手里那本普普通通的心诀,心里的那份倔劲依然没有任何的削弱,想要用摹写的办法来记住这只有数千字的总纲。取过笔墨纸砚,将宣纸在桌上铺开来,郑重的提起笔开始在宣纸上摹写这普通却又透露出不简单的《西升经》。

  饱蘸了墨汁的锋毫在宣纸上龙飞凤舞,成歌的字算不得入木三分,但是却有些自己独特的锋芒,略微有些行云流水。转瞬间整整一张的宣纸上都写满了这《西升经》的总纲,当成歌落下最后一划将笔顺势带起时,在这宣纸上却发生了让成歌有些惊骇的变化。

  只见在雪白的宣纸上本来已经写满了总纲,在成歌提起笔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文字如同云彻雾卷瞬间消弭无踪。成歌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急忙放下手中的笔拿起已经变成白纸的宣纸翻来覆去的看,却始终找不出蛛丝马迹,也再也看不到自己书写的《西升经》总纲,只留下一张空白的纸片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有些怀疑是不是这笔墨宣纸有问题,拿起墨迹未干的笔愤然的在宣纸上重重的画了两笔。半响,这愤然的两笔没有任何的变化,看着乌黑的两笔仿佛在嘲笑成歌的无知,成歌心里更加添堵,但是依照他那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却对这西升经的总纲更加的有兴趣了。

  再次书写一遍,可是这结果却没有任何不同,依旧是云消雾散在宣纸上不曾留下任何的痕迹。重重的把笔一摔,拿起角落里的一个蒲团带上西升经走到瀑布之下,盘腿坐在蒲团上怔怔看着瀑布愣着。

  被瀑布带来的湿意浸润着,良久之后成歌从怀中掏出了那本让他很无奈的《西升经》。使劲的揉了几下这本已经有些发黄的书,成歌却愕然的发现,根本没有能够使它有任何的折损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折痕也没有。这材质让成歌确实是黔驴技尽,彻底拿这本书没辙了。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苦着脸摊开这本书用最原始的方法开始背诵它。善人无为,不终不始。永存绵绵,是以升就道。道深甚奥,虚无之渊。子虽闻道,心不微丹……

  身后瀑布的声音震耳欲聋,背诵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不可查,但是依然在这轰鸣声中倔强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成歌不停的在背诵,却又不停的在遗忘。成歌在不停的遗忘,却又不停的在背诵。

  有一句话一直被很多人嗤之以鼻,但同时也有很多的人对它奉为经典。那就是皇天不负苦心人,成歌不相信有皇天在上,但是很不幸成歌就是后者。

  很多时候努力了也不会有结果,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有结果。换句话来说,很多改变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的,滴水石穿涓涓细流慢慢积蓄也会爆发出让人惊讶的力量。

  每一个字滴滴答答的在成歌的脑海中玲珑作响,就像是永不停歇的滴水不停的敲击着成歌这块磐石,在成歌莫名的希冀中希望可以有滴水穿石的那一刻。滴滴的水珠终归还是会汇聚成娟娟的细流,不停的荡涤着成歌的心灵,而改变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

  瀑布依然我行我顾没有对这面前的少年有着哪怕丝毫的关注,依旧是万千的水珠不停的倾注在这深潭里,在巨大的冲击的力量之下,落下的水珠带着串串的泡沫不断的翻涌,谁也不曾注意到的是这深潭似乎又深了那么一厘一毫。

  正如这深潭默默地发生的微不可查的变化,每一次诵经所引动的天地灵气总是在成歌的不经意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竹篮打水一场空,但终究也是洗尽了竹篮中的灰尘和污垢。

  成歌的身体如同筛子一般的过滤着天地灵气,进进出出自己没有任何的感觉也没有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灵气蕴藏在自己的身体中,某些隐秘的变化也是在产生。

  或许是太累了,盘膝在蒲团上的成歌竟然在一遍遍的默念中睡着了。尽管已经睡着了,细心看看成歌会发现成歌的嘴唇竟然还是在不停的上下翕动。如果有人倾耳细听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成歌的嘴中竟然在不停的念叨:善人无为,不终不始。永存绵绵,是以升就道。道深甚奥,虚无之渊。子虽闻道,心不微丹……

  成歌背后的几间屋中也在静默的发生着某种变化,几人或坐或卧手里都拿着一本书,或心诀或法术或武技或志异。都在按照自己既定的方向在发展,这种结果就目前来看在这样的境地中似乎也不错。在某间屋子中,恍惚间有青蒙蒙的清光闪过。

  身前是轰鸣的瀑布,身后是宁和的小屋,鼻翼翕动间,一派祥和。

  晨钟暮鼓间,成歌诵经的声音经久不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苍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