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生死之境
大导演2016-12-16 01:453,488

  “啊啊……”

  死心裂肺的凄吼之声响彻石室,这一刻,皮肤都开始有些崩裂,鲜血四溅,场面看上去极为渗人。

  伴随着那血色晶芒,不断在体内流窜,在那经脉之上,顿时间被裹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金炎无蕊花,这一刻,这株灵极至宝,似乎也是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将经脉护住,

  但是体内的经脉,似乎无法承受疯狂涌入的天地源力,还在不断的扩张着,要不是有着金焱无蕊花的护体之效,那星羽体内的经脉,早已爆破!

  而在星羽的身体之外,那原本不断从皮肤崩裂冒出的鲜血,也是在一层淡漠的金光的渲染下,迅速凝结成一层血痂,而伤口之处也是直接愈合!

  “吼吼……”

  双目凸出,布满血丝,这一刻虽然星羽的身体被金焱无蕊花护住,但是那种体内断经嗜骨之痛,传遍星羽身体之中的每一个角落!

  全身上下不断痉挛,这一个,星羽在地方不断翻滚,表情极为抽搐与狰狞,

  “嗡嗡……”

  伴随着体内的又一次异变,一阵妖艳的红色晶芒,在星羽周身浮现,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而体内,似乎有着一枚如同红色的晶芒光点,正在被不断地凝聚而成,“这是,灵血尘晶!”在感受到体内这枚血红晶体凝结之时,星羽在心中道。

  随着这灵血尘晶的出现,星羽体内那无数颗如同沙尘一般的护体金芒,也是被疯狂的吸入道灵血尘晶之中,而没有了金炎无蕊花的护体金光,体内的经脉传出的那种撕裂剧痛,顿时间比之前强悍了一倍不止。

  这一刻,星羽之前那因为金炎无蕊花愈合的皮肤,再度崩裂,全身如同浴血一般,脑海之中的意识,已经极为模糊,星羽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化体为晶之苦,居然如此恐怖。

  “可恶,意识已经开始涣散了。。,”

  迷茫之中,星羽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阻挡意识的渐渐消散与模糊,底底的嘲笑了一声,星羽脑海之中,带着几分凄色道:“看来,我与前辈给于的造化传承,无缘啊”

  即使拼尽了全力,最终还是已失败收场,对此星羽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他也不会太过于责怪自己,毕竟,为了这灵血尘晶,星羽是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努力。

  当体内这最后一抹护体金炎,被灵血尘晶吸收之后,体内没有了金炎无蕊花的保护,断经噬骨之痛,如同海上的万丈巨浪,将星羽这艘行驶的小船所吞噬,脑海之中的那一丝清明,也是逐渐话为黑暗。

  “嗡嗡……”

  在星羽意识即将消失之际,体内那吸收了金炎无蕊花和体内一些其他隐藏灵药细胞与血肉之后,那枚灵血尘晶突然从中爆发出一股强盛的乳白晶芒,

  从体外,似乎能看出这乳白晶芒似乎都快要破体而出,而此刻星羽的身体,如同被九天之上的神露沐浴一般,全身上下被乳白色的光芒尽数笼罩,那些崩裂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而体内,那经脉之上,也是被覆盖了一层乳白色的晶芒,有了这一层晶芒的保护,星羽顿时间感觉到体内的经脉,似乎相比之前强韧了十倍不止,

  异变冰源之力,妖煞之力,灵血尘晶,在这三者疯狂吸收吞噬天地源力的情况下

  星羽的身体,如同一台没有界限的掠夺的机器一般,疯狂而变态的吸取着天地源力,而体内的冰源之珠,欢快的独自旋转起来,体内的妖煞之力,那化作无数颗细小的妖核晶芒,也是在不断的凝实强化。

  这两者所摄取的变态天地源力,本是星羽绝对无法承受,但是在灵血尘晶吸收了天地源力,而后不断汹涌的释放着乳白晶芒,像一个忠诚的卫士,强化和守护着身体每一个角落。

  虽然经脉被灵血尘晶所护住,不在会出现经脉破损之像,但是这股断经噬骨之痛,还在加重,

  换句话说,星羽的身体,已经极端变态,不会出现损伤,但是这种如同凤凰涅槃的痛楚,星羽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忍受。

  在持续了奖近半个时辰这样的锻体之后,星羽的气息,直接生生爆涨到了,开源境·二通,的巅峰之境,隐隐中,差之一步,晋级三通,

  而且,这还是在星羽疯狂压缩了几十次不止的情况下,光芒消散,生死之痛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此时的星羽,衣衫血红,皮肤之上还泛着些许淡淡的白芒,而星羽的小脸极为苍白,口吐白沫,瘫在了地上,此刻的他,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

  在经过整整三个小时的瘫痪后,星羽才稍微的可以站起来移动身体,又在吃了几株草药之后,身体才得以恢复!

  靠着冰冷的墙壁直直的滑坐而下,星羽此时有着一抹后怕,要不是有着灵血尘晶的帮助,那现在,星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但是,那灵血尘晶,在吸收了金炎无蕊花,和星羽体内那一些具有其他功效的血肉细胞,似乎还有着其他的神效。

  这似乎是因为老者焚古曾经使用的灵药之效,也存在这星羽体内的灵血尘晶之中,一枚,仅仅只是一枚灵血尘晶,就拥有这样的逆天效果,星羽真想想象不到,当初老者焚古,体内那八枚灵血尘晶同时启用的时候,是怎样一种逆天的存在,

  闭目沉神,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情况,在丹田之处,一团蓝色的冰源之力缓缓运转,不难看出,那枚冰源之珠相比之前要凝实了许多,

  “这,怎么会这么大!”

  靠着体内那原本婴儿拳头大小的冰源之珠,现在一下子暴增了接近一倍,星羽顿时咽了咽口水,心中震撼道!

  “难道是源力虚浮的原因!”

  在修炼源珠时,有些修炼者为了之考虑晋级,不压缩源力强度,因此汇聚源珠时,会比一般的源珠要大,但远远不如那些扎实凝聚的源珠效果,

  带着疑惑,星羽凝神探去,当感受到抽取的第一丝冰源之力时,星羽脸色瞬间激动的涨红,瞳孔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好,好强的冰源之力!”

  在异变冰珠,妖煞之力,和灵血尘晶,三者疯狂摄取天地源力的情况下,星羽所吸收和炼化的天地源力,其数量和强化程度,相比一般修炼者所吸收的天地源力,强大了十倍不止,

  虽然星羽如此得天独厚,但他所要承受的生死之痛,却是比常人恐怖了百倍,身体不会破损,但必须承受断经噬骨之痛,这种痛苦,如同人被最残忍的方式,折磨惨死百次不止。

  因此,从另一种角度上来说,星羽能有这样的造化,是他忍受和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所换来的。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星羽定了定神,将身上的血衣换掉之后,深蓝色的眸子中有着一抹感慨,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个山洞的石室之中,遇到这样一位大·天术师,而且得到了这样一场的夺天造化,

  朝着焚古消失之处拜了三拜,不管怎么说,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老者焚古,也可以算做星羽的师傅,看到那一缕残魂消失之际,星羽的心里莫名的也有种伤感之色。

  …

  而自从晋级到“开源境·二通”之后,星羽对异变冰源之力的修炼,也是略微缓慢了一些,

  毕竟,从四脉之境,飙升到“开源境·二通”,也就半个的时间,这个速度,就是在天楚国之内,也是绝无仅有。

  虽然对于冰源之力的修炼,星羽除了每天基本功课,剩下的重点就是对于法决的掌握运用,还有极闪冰花瞳和妖煞之力的控制能力,而这重中之重,星羽则是放在了炼制“一方灵药”的上面

  虽然星羽体内,有着一枚“灵血尘晶”这样的至宝,但是对于天术师的修炼,星羽绝对是极为刻苦与用功的,

  在者,通过老者焚古的传承,星羽得知,这灵血尘晶,也是会更随不断吞噬的珍宝药材和灵药而进化等级。

  灵血尘晶是在炼制“一方”灵药之后,先是被灵血尘晶所吞噬复制,然后在回放在身体之中,所以,想要让灵血尘晶进化,必须要不断的吞噬各种高方灵药,。

  原本按星羽的等级来说,他的体内,最多可以炼化一枚灵血尘晶,但是老者焚古将自己历经生死所炼化的,灵血尘晶,融合到灵极至宝之中,又在最后的传承之中,将这场造化,馈送于星羽

  因此,想要让灵血尘晶不断净化,星羽必须提高自身冰源力属性等级的同时,也得提高自己天术师的修炼。

  在配置灵药的经验上,星羽虽然颇为不足,但是有着灵血尘晶中,所给星羽遗留下的一些配置灵药的宝贵药方和经验。

  要知道,一位大·天术师一生配置的灵药经验,那可是价值连城的,拥有了这样一分价值连城的宝贵经验,星羽要做的,就是付出绝对的坚毅和努力,

  毕竟,就算拥有配置“九方”灵药的药方,自身没有达到圣·天术师的等级,那这个药方,也是等于一张废纸。

  …

  在森林中奔波了一天,星羽采集了不下十株珍宝药材,而对于这些药材,拖着有些疲累的身子,回到村中。

  一进门,星羽却看到王伯那一张显得有些焦虑忧苦的脸庞,顿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师傅,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缓缓的抬起苍老的脸庞,王伯看了看星羽,而又底底叹息一声,苍老的声音中,带着窒息的低沉之色沙哑道:“小可,出事了!”

  清秀的小脸上,因为震惊,出现了一抹短暂的呆滞,而在下一秒,星羽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小可,她出什么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噬仙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噬仙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