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离开
大导演2016-12-16 01:454,081

  似乎宛如世间最锋利的斩天神剑,只见星羽手中那把带着蓝色晶芒的匕首,向前化刺挥舞而出,空气中似乎浮现了一层层如同月牙一般淡淡的晶芒匹练,

  “咔嚓。。”

  随着面前的那一块万斤巨石中,发出细微的异响之声,下一刻,巨石轰然四分五裂,每块都被切割的极为工整,而在巨石的断裂之处,光滑如镜。

  “没想到,这本命晶石所锻造的武器,居然如此恐怖至极。”砸了砸嘴,星羽有些小脸涨红的喃喃道。

  在上次击杀贼猴和追影两人得到本命晶石时,星羽就想的用这种稀有的晶石制作一把趁手的武器。

  毕竟经常在秘林中活动,如果能有一把趁手的武器,那对星羽的帮助,还是非常巨大的,在怎么说拳头在硬也会受伤会疼,而武器崩坏了还可以在找。

  对此,星羽也有认真的想过,自己拥有极闪冰花瞳的奇异之效,和妖煞之力,这种拥有变态的感知能力,因此星羽是最适合近距离的战斗型选手。

  所以,星羽经过一番思索和实验,也将他最终的理想武器确定为短小锋利的短刃,

  而在得到贼猴那一对,用铁晶石铸造而成的如同月牙一般的匕首,星羽也是在空闲之际,拿来练习,但是一直没敢过多露面。

  毕竟,骷髅猎妖团的两名强者死于星羽之手,如果在让他们看到贼猴的武器在星羽手中,那一定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星羽也一直想像着能用这块本源晶石,为他自己锻造一件趁手的武器。

  但是,本源晶石,这种逆天之物,毕竟和混元大陆上的第三大尊贵职业,锻魂师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

  而且,每一位锻魂师,那都是极为尊贵的存在,像星羽这样的小乡村,有的人一生连什么是真正的锻魂之术,都未曾见过,可想而知,锻魂师,是有多么的稀有与尊贵。

  而对于本命晶石武器的锻造,星羽唯一想可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就只有那神秘的王伯,而王伯带上本命晶石出了村子,到第二天回来将那一柄精致的短刃交给了星羽。

  凝眼细望,整个短刃如同一把被从中间斜切斩断的长剑一般,剑身两侧锋利无比,

  而星羽将短刃反手抓住时,其剑身的长度,刚好可以护助星羽的小臂,对于这把爱不释手的短剑,星羽也是给他启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影刺”

  在此把玩了一番影刺之后,星羽不由的惊叹,:“这只不过是最初级的本源晶石所锻造而成的武器,居然都有如此神威,那要是一转,或者二转本源晶石,所能锻造成本命魂器,该具有多么恐怖的杀伤之力。”

  深深的吐了口气,对于什么锻魂师和一转二转这样的本源晶石,对于星羽这样一个刚踏入凝源师领域的小屁孩来说,想这些都太过遥远,因此星羽也是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杂乱的情绪剔除出去。

  反手一收,将影刺放入了乾坤袋中,星羽又从怀中掏出一卷通体发着淡淡蓝色光芒的古朴卷轴。

  “一星攻法·天寒拳”水源力属性者修炼卷轴,

  这套一星攻法,也是在王伯将影刺交给星羽同时,又附带着一套一星身法·冰旋步,一同交给星羽的。

  对于这样的一星攻法,星羽早就是梦寐以求,而王伯一出手,就是两套,

  对于这份大礼,星羽在接受时还有种恍惚如梦的感觉,毕竟一星攻法,这种等级的卷轴,在以往星羽的模糊得知中,在镇上要卖到十万银两。

  十万银两,相当于一个猎妖团半年的收益了,这价值可是相当巨大。

  盘腿而坐,将卷轴完全打开之后,只见其中有着一道淡淡的虚影在卷中舞动,而在虚影透明的身体之中,有着一道异样的经脉路线,在体内以玄妙的方式运转行走。

  到了一星这样层次法诀,远不是星羽之前所用的上乘攻法可比,上乘攻法,只是将体内的源力聚涌在拳身之上,然后使出。

  而到了一星这样的等级,那都是需要打通运转一些特定经脉,方才能将一星攻法的破坏之力,最大化的使用而出。

  看到卷中的光影闪动,星羽也是全力催动极闪冰花瞳,将其记录在脑海之中,而随着极闪冰花瞳的全力开启,在剧痛袭来的同时,星羽一遍就直接将天霜拳所有的运转方式,就记录在了脑海之中。

  只是,这其中也是同样消耗着不少的冰源之力,微微闭目,随着瞳中的奇异花纹律动,脑海之中,那套天寒拳的攻法,也是在星羽脑海之中极为迅速的一遍又一遍的不断演变着。

  于此同时,如果细看去,在星羽身上的肌肉,似乎也是跟随着某种韵律在不断颤抖着,仿佛在以另一种方式不断修炼着这卷“一星攻法”一丝丝细密的汗珠不断从皮肤毛孔中浮现而出。

  就这样打坐盘膝了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星羽的双眼豁然张开,在湛蓝深邃的眸子中,花纹毫光一闪而逝,而额头之上也是浮现些许汗水,脸色之上有些几分因为疲惫而略显苍白之色。

  “二百三十一次,没想到用极闪冰花通复制记录,在脑海之中模拟修炼,在一个时辰只能居然突破了上百多次。”

  低低的呢喃了一声,星羽起身甩了甩有些酸麻的身体,虽然星羽是盘坐在此地一丝未动,但是在星羽精神力和肌肉不断律动的驱使下,星羽如同真的将这套一星攻法,演练了上百遍一般。

  “呼。”

  清秀的苍白小脸上,带着浓浓的疲倦之色,虽然在开启极闪冰花瞳时,星羽可以利用精神力配合身体律动的印刻之法,将这套法诀,通过这种诡异的方式修炼。

  但是,一个时辰之内,相当于施展了“二百三十一次”的一星攻法,这期间,自然对星羽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耗损,不过好在,自从体内拥有了“灵血尘晶”,在得到金焰无蕊花的的强化过后,这种身体耗损,星羽还是勉强能够承受的,不然要是换个人的话,身体早就因为过度劳累而倒下。

  略微休息了片刻,星羽变开始按照“一星攻法·天寒拳”的特定路线,开始崔动体内的冰源之力,开始施展起来。

  在经过前几次的毫无进展之后,星羽也是感叹惊讶这一星攻法修炼之艰难,要知道,在使用极闪冰花瞳之后,星羽等于将这套法决已经模拟修炼了百遍不止。

  但是越难做到的事情,就越能激发星羽骨子里,那股决不屈服的韧性,为了习会这套法决,星羽几乎白天晚上除了吃饭和修炼打坐之外,就一直把心思全部放在了攻法修炼之上。

  而在这样不知疲惫两天的时间悄然流过。

  林间空地,一口白气缓缓吐出,星羽略微的缓了缓神,而在下一刻,只见他湛蓝的双眼猛然一凝布满冷冽,身体如同矫捷的猎豹奔闪而出间,其体内的冰源之珠聚然旋转而起,不断释放着强大的冰源之力。

  随着冰源之力在几条细小的特定经脉中爆走,下一刻在星羽的右臂之上,寒霜冰芒瞬间浮现缠绕,似乎有一层透明冰晶一般,将右臂包裹而起,

  而在那拳身之处,不断凝结的寒霜冰晶,化为一个淡薄的晶芒虚影,每一次细小的晶芒律动,都带起一阵恐怖的强大气息,

  “一星攻法·天寒拳”

  随着喉咙深处这一声低沉的怒喝,星羽的右拳直径带着四万多重的破坏之力,重重的轰砸在了那个越四人和抱的参天巨树之上。

  “轰隆”

  巨树被击中,整个树冠都发出一声剧烈的抖动,无数树叶如同爆雨一般,被巨大的劲力震的漫天而起,而在那正中心的树干之上,强大的破坏之力,直接让星羽细小的手臂洞穿了整个树干。

  湛蓝深邃的眸子不可置否的跳了一跳,星羽深深咽下一口口水道:“这一星攻法,好强!”

  要知道,一星层次的攻法,除了体内的源力属性的掌握运用,和对攻法特定经脉有着极为熟悉的了解,在苦炼一个月中也没有把握说能够完全使出,

  而星羽,仅靠着极闪冰花瞳的奇异之效,在每天领悟演变了近十个时辰,终于勉强将一星攻法施展出来,

  按照开源境·二通的实力,在配合本身两万重的破坏力下,其使用一星功法其破坏力应该在三万多重,但是凭借着星羽体内,那极限异变后压缩的冰源之力,其破坏力生生比前者,多了一万五千多重。

  而在混元大陆上,源字境间,对手实力相差万重以上,几乎是无法战胜的存在,当然,除非一些特定的异类情况,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当然这样的意外,几乎是少之又少。

  “嘶……啊!”

  右臂之上突然传来的剧痛,让星羽一惊,从刚才的震撼中醒了过来,快速的拿出一些恢复伤势的灵药药水,星羽擦拭在右臂患处。

  “看来以后还得多加练习啊!”看着那有些红肿淤青的右臂,星羽因为吃痛不由的咧了咧嘴,苦笑道。

  而在一旁不远处的角落中,看着场中那歇息了半晌就又开始刻苦习连攻法的星羽,王伯苍老的脸庞上也是多了一份动容之色:“没想到,仅仅只是两天,居然就能将一星层次的功法施展出来吗,星羽,我真的很好奇上一次你摔落山崖到底得到了怎样的奇遇,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惊讶了。”

  但是,王伯并不知道,其实这星羽,在“法诀”的领悟上,也是和常人一样,只不过,星羽是利用“极闪冰花瞳”的精神模拟,配合体内经脉肌肉的律动,进行的另一种方式的“特殊修炼”。

  因此,星羽再着短短的两天时间,相当于把这卷“法诀”锤炼了上千遍不止,能够有这样速度的进展,也是星羽自身努力的结果,因为,“极闪冰花瞳”却是可以加速星羽的修炼,但是承受的苦累。可远远不是一般常人那样修炼,所能比拟的。

  ……

  经过一天的刻苦练习,到了傍晚,星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

  还是那个熟悉的房间,只是少了叶琪可每天会为星羽放好换洗衣物和饭菜的那种温暖,心中不由的伤感了几分,星羽随机的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就前去看望叶琪可。

  如同小猫一样俏脸布满痛楚卷缩在病床之上,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全身还是因为剧痛的痛楚而微微发抖。

  看到叶琪可这般模样,星羽的双拳也是死死的握在了一起,湛蓝的眸子中涌上一丝丝骇人的坚决之色,“等着我,小可,我一定会把天血晶纹丹,带回来!”

  ……

  天色昏暗,还是处于黎明之前,房间内,收拾好所有东西的星羽,在此偷偷的看了看小可之后,星羽便是毅然的踏出了房门。

  “这么快就走了吗?”带着些许深沉之色的苍老声音突然传出,

  星羽的背影一震没有回头,望了望那略微有些漆黑的天色吐了一口气道:“没多少时间了,再说可儿的病也拖不起”

  王伯略微叹息了一声,当下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对此,星羽又是继续道:“师傅,答应我一件事行吗?”

  “什么?”,王伯道。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等我回来,三个月,我一定会将天血晶纹丹带回来的,一定”

  带着这最后一句的承诺与坚定,星羽的脚步在没有多做停留,直径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噬仙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噬仙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