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带走 法医文婧
吟落沁2018-03-22 12:335,005

  给警察大叔留下电话后,林央就回了学校,也知道那位警察大叔的名字…闻朗仁,这个名字起的很有喜感,让林央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浪人一词,此浪人非彼浪人,不是指浪子回头金不换的那种人渣,而是西方对流浪人的称呼…

  杨沛白在放风后回学校整个人都看上去都有些疲惫,王浅黎逼问过她,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打探到,就在王浅黎还不死心的时候,林央拦住了她,对她说“有的时候不知道反而比知道更好”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天正在上课的时候,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林央在底下跟王浅黎杨沛白两人照常开着小差,就在她右手一把好牌就要甩掉的时候,教室门被人轻轻推开,一颗脑袋就探了进来。

  “谁是林央?”

  被提名的林央一头雾水的缓缓起身,半弓身子掩在门后笑的一脸猥琐的警察叔叔。

  紧接着林央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几个警察请走了,这天刚好是班主任的课,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薛瑞才放心的让警察带走林央。

  到了警察局,就有一个年轻的小警察过来招待她,告诉她闻朗仁一会儿就到。

  林央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打量着为人民办公的地方,隔了一会儿,就听到原先接待自己的小警察的声音。

  “闻队长,那个小女孩已经到了”

  “嗯”闻朗仁的声音很是雄厚,这也是二十多年办案审问积累下来的威严。

  林央扭头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闻朗仁,放下手中的杯子,等待后者的审问,没有想象中的严肃,反而是闻朗仁坐在对面随意的拿来一个小本子,和一只圆珠笔。

  就在这里…审问吗?林央脑子里一片疑惑,不由得询问出声“不用去审问室吗?”

  “嗯,就在这里,审问室太庄重了,不适合你这种小女孩去,怎么?你想去那里面吗?”闻朗仁呵呵一笑,反问道。

  林央摇摇头,闻朗仁笑笑,他总觉得林央有些不一样,现在才知道是那点不一样了,就是这种对任何事都觉得于自己无关的态度。

  即便是坐在警察局里,也像是在自己家里那样自然随便,悠哉乐哉的翘二郎腿,让闻朗仁心里有些犯堵,难道是年纪大了,那种多年积累的威严都没有用了吗?

  “小姑娘还是学生吧”闻朗仁摆出一副聊家常的模样,打听着林央的事情,林央眨眨眼睛,随即点点头,又听他说:“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头脑清醒报警,你真的很了不起。”

  林央怪异的看着他,这些好像和案发审问没有关系吧,正当林央想说若是没什么事她就走了的时候,先前的那个小警察走了过来。

  “闻队长,搜遍坤海所有的街头摄像头和私家摄像头,还是没有找到肇事司机”那小警察站得笔直,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有些弱弱的向闻朗仁报告着。

  闻朗仁一张脸上写满了暴风雨前的写照,愠怒道:“那辆肇事车辆不是坤海,你们就没有找到卡车公司,去搜查肇事司机的资料?”那小警察明显是个小菜鸟,对闻朗仁的质问唯唯诺诺的不敢反驳。

  闻朗仁烦躁的摆摆手“算了算了,你去调取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我去卡车公司”

  “哦哦。”

  “还不快去!”踹了一脚还站在原地不动的小警察,闻朗仁气急败坏的吼道。

  “唉,等等,死者的家属来了吗?”好像才想起这件事,闻朗仁扬声拦住小警察。

  小警察吞了口唾沫,摇摇头,前者很是无奈的坐在椅子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就这样怎么在警察局混?”

  回头又想起来这里还坐着林央,尴尬的对林央说:“今天叫你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想问问你,既然死者在你们学校门口出的事,你以前有没有见过他,对他有没有印象?”

  见过他?印象?林央很是无奈的摇摇头:“闻队长,我也是前几天报道上学,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印象。”

  “这样啊…”闻朗仁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只道自己有病乱投医,急出了毛病,过了一会儿对林央解释道:“死者的照片贴出去了几天了,就是没人招领,你回学校后,还要麻烦你帮忙问问你们学校的那些老师或者是高年级的学生”

  …

  闻队长你是脑子秀逗了吗?警察局都找不到死者的家属,让我特么一个学生怎么帮你,难道要我拿着被你们拼凑后的照片,挨个的找人问:“唉,你认识照片上的这个人吗?”

  人家不得把我当成神经病…林央在心里默默的鄙视着闻朗仁。

  现实中,再怎么说这个不靠谱的警察好歹也是为人民服务,林央还算是好态度的答应着:“嗯,我会尽力的”

  听到这句话,闻朗仁才满意的点点头。

  “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死者?”

  闻朗仁被林央一噎,怪异的看着她,真想问问她难道是没有看够吗?

  “咳咳,你看那个干嘛?”故作镇定的咳了两声,闻朗仁惊讶的问道。

  林央轻吐一口气:“既然说了要尽力帮忙,就去看看,出事故的时候不是没看清嘛。”

  闻朗仁捶捶胸口终于好些了,皱眉思量着那样的景象究竟要让眼前这一个十几岁的姑娘看到吗?不过转念一想,出事故的时候后者就在场,那样血腥的画面都让她淡定如初,更何况尸体现在已经处理过。

  想到这里,闻郎仁对林央破了例,就带着林央去了后方的停尸房。

  刚进去,林央就觉得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室内的温度可以跟家的冰箱媲美了,揉搓着胳膊,让她保持着体内正常的温度,林央跟着闻朗仁走到一张被百布盖住的尸床旁边,闻朗仁冲自己的手掌哈着哈气,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央,伸手就将百布掀了开,露出了里面的尸体…

  虽然被专业人士缝完整了,但是那破碎的身体就像是一件巨大的玩偶,被主人扯坏后又重新缝制,不过从那细密的线纹来看,这个遗容师的手艺不错,很是细腻。

  林央盯着尸体好一会儿,闻朗仁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死者的头部,除了脖子上有缝制的印记再无其他,看不出什么苗头啊?

  而在别人看不见的情况下,林央的右眼正在慢慢变化,若是人类能看到的话,不难看出黑色的瞳孔里正在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慢慢从瞳孔中心点开始结印,一条条线纹在活动着,整个瞳孔以蓝色为主,正在悄悄的进行变化…

  在闻朗仁跟着林央发呆的时候,林央的思绪已经在死者的记忆海里穿梭了,死者生前的经历都被林央尽收眼里,王林,二十六岁,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在家,无业游民,典型的啃老族,之后是家庭住址…最后就出现了死前骂林央的画面,看到这些,林央右眼蓝光一闪,又恢复了原样。

  一扭头便看到闻朗仁一脸认真的观察着尸体,又一副看不懂的样子,很可爱…林央脑海里竟然出现了这个词…

  “唉,小妹妹你是哪来的?这里是警察局的停尸间!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道好听的女声穿插过来,林央闻朗仁同时转身看向来人。

  “我们坤海市法医院的大天才,叶文婧,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她,反正我觉得有些变态,听到我们警察局有一具残缺的尸体,非得嚷嚷着过来尸检,尸体就是她缝制的。总之,别惹她”看到来人,闻朗仁低头小声的在林央耳边解释。

  林央倒是对面前的这位感兴趣,一身白大褂,一头乌黑的头发简单利落的绑在一起,皮肤细腻光滑,一看就保养的极好,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还有那一双媚光闪动的凤眼,额前自然的飘落着几缕秀发,二十出头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一个诱人的美人儿。

  闻朗仁挡在林央面前,对叶文婧说道:“我带这位小姑娘过来看看尸体,现在看完了,叶小姐若是有事,请便…”

  说完拉着林央就要走,却被叶文婧拦了下来,一双凤眼好奇的看着林央。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来这里啊,你不害怕吗?”

  林央玩味的看着叶文婧,勾勾嘴角:“不害怕,我只是过来认人的”闻朗仁在心里为林央竖起了大拇指,这谎撒的不错!

  “那可是认出来这是谁了吗?”叶文婧挑眉问道

  ,闻朗仁为林央捏了一把汗,怎么可能认出来?哪知,林央却说出了一段让闻朗仁为止一震的话。

  “王琳,死前二十六岁,家里有两个父母,初中没上完就出来瞎混,靠着家里人给他的钱生活,父母不在坤海市里,在一个小山村生活…”林央将自己读到的信息简短的向两人陈述了一遍。

  叶文婧倒是没什么,倒是闻朗仁一副见鬼的模样,毕竟刚刚林央还说不认识死者,还答应帮他打听一下,没想到现在对死者一副非常熟悉的样子,嘴巴惊的张大了许多。

  叶文婧对什么死者的资料没兴趣,她有兴趣的是林央这个不惊不慌的性格,刚刚也不过是随口一问。

  叶文婧眼露精光,走到林央面前问道:“小妹妹这胆量不错,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着姐姐学验尸啊?”那模样就像是骗无良少女的老巫婆…

  林央摇摇头,验尸什么的她可没兴趣:“不用了,我只是来认人,现在应该没我什么事了,闻队长,我就先走了”

  打声招呼,林央对齐文婧微微点头,算是告别了。

  闻朗仁这才反应过来,不确定的对着林央的后背问道“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闻:队长可以去他父母家看一看!”

  叶文婧凑到闻朗仁身边,用嘴向外面努了努,问道“那小妹妹是谁啊?她还是个学生吧?多大了?”

  闻朗仁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人家小姑娘才十六岁,你可别打什么坏主意。”

  “十六岁?刚好刚好,现在学习法医等到长大了一定有出息,啊,对了还没看看我可爱的小尸体呢。” 说完,哒哒的踩着一公分多的鞋底,就嘟囔着向最里面跑去。

  闻朗仁拉拉衣领,心里为林央默哀,被这个魔女盯上,可有她好受的了,不过回头一想,又对林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出了停尸间,闻朗仁就去了资料室,他准备按照林央的话去落村看看,若真是像林央所说,那就太奇怪了,奇怪的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回到学校的林央,还没坐热椅子,就被王浅黎杨沛白两人拉扯着问东问西的,林央也没有打算隐瞒她们,于是就将事情的经过都一五一十的向两人坦白。

  王浅黎皱着眉头,看着林央:“不是说留了电话吗?为什么还要去班里亲自找你啊,现在你不管再怎么透明,班里的人也知道有一个开学第二天就被警察带走的同学了,哈哈”

  “你先别担心林央了,你自己的东西还收好赶紧收起来,别到时被老师发现了,有你好果子吃。”

  “你不说我都忘了,林央啊,你是不知道你走后,班主任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说是过两天要检查宿舍,还说什么女寝室长去男生宿舍,而男寝室长…”王浅黎一拍脑门,好像是刚想起来一样,一脸苦瓜像。

  “这个班主任还真是奇葩,是怎么想出这个的?”杨沛白的表情跟王浅黎如出一辙。

  林央抓住了前面的一个重要信息,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眯着双眼问道:“寝室长?我们宿舍的寝室长是…”

  “呃,那个…其实吧…杨沛白你说!”王浅黎抿紧嘴巴,那胳膊扛了一下身边的杨沛白。

  后者挠挠后脑,看着地面支支吾吾的嘟囔着:“我们两个是觉得,林央你有领导能力,而且是我们三个人中最有主见的一个人,所以…”

  “所以,我!就荣幸的成为了615的寝室长?”林央淡淡的声音像定时炸弹一样响在两人的耳边,两人唯唯诺诺的点点头。

  林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又很是无奈,算了当就当吧,这两个丫头都已经把自己卖了,还能怎么着?

  “你们两个还真是照顾我啊?这么神圣的任务都交给我?”

  “嘿嘿,我们两个不是觉得,咱们三个人当中,只有你是最最聪慧的最最有能力的人了…”

  “是啊是,我们林大小姐一定可以胜任这个伟大而又神圣的职位”两个人一人一句,都有把林央捧到天上的决定一样。

  “嗡嗡嗡…”口袋里传来一阵震动,林央瞪了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儿一样的王浅黎和杨沛白一眼,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备注,有些疑惑,不知道他打电话干嘛,按下接听键…

  “你在哪?”电话里面传来一声好听的男声,虽然没有开免提,但是在静的出奇的宿舍里还是有些响亮,刚刚还是一副蔫了的黄瓜一样的两人,听到声音瞬间满血复活凑到林央旁边,却被林央挨个的推开,径直走到阳台。

  “我在宿舍啊”

  “手机停机了为什么不充话费啊?”

  “呃…”怪不得她没有收到闻朗仁

  的电话,原来是收不到,才派人来找她的…面对这个尴尬的话题,林央表示没什么大不了,反而很理直气壮的回答:“这不是有了吗?”

  “要不是我给你充,到现在还联系不到你。”暴躁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林央楞了一下,无视他的怒吼:“找我有事吗?”

  一盆凉水从头到尾的浇在宮景繁头上,让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深呼一口气,无奈的说:“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你…这几天有时间吗?”

  “嗯,大后天有时间”想了想,明天后天为了迎接老师的到来,林央看了看脏乱的寝室,肯定没时间见宮景繁了。

  “嗯,那好,大后天晚自习放学后在小花园见,就这样,拜拜”

  “唉…”林央无语的看着手机,搞什么嘛?都不告诉为什么要见面,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吗?搞得那么神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