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集体腹泻
银电2016-12-16 01:383,820

  表妹趴在马小可黑黝而又宽厚的胸脯上,摸着清秀而又略显扎手的下巴,手指不时在唇边打圈:“大家都叫你马主任,领导叫你小马,你老婆叫你小可,表姐叫你小马哥……我该叫你什么呢?”

  “叫什么?就叫小马哥,多好听!”

  “小马哥?别臭美了,你以为你是周润发啊?别破坏我心中的偶像!”

  “美女见了我都叫小马哥,不是美女还不让叫呢。”

  “切。”

  ……

  “可……可……可乐?”表妹兴奋得坐起来:“对,可乐,就可乐。”

  “可乐?雪碧呢还可乐!”马小可急得也坐了起来,差点碰到鼻子:“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不行了?”表妹掰着手指怒嗔道:“我讲理由给你听呀:一、这是我们二个人在一起时叫的,我说了算;二、你长得黑像可乐;三、可口可乐,说明你性格乐观风趣;四、你这老男人还这么来劲——味重;五、不仅来劲还冒泡……”

  “你才冒泡呢。”越讲越没调,马小可一翻身把表妹压住,轻轻地咬住耳朵低语:“我这叫放炮……”

  “可乐……”表妹缩了下脖子,妖媚道。

  “不许叫。”

  “可乐…………”

  “哦……”

  “可乐………………”

  “嗯……”

  “可……乐……”

  “……雪碧……”

  “雪碧好……雪中碧玉……可乐……”

  妖言扰心,马小可已是魂荡九霄。

  ……

  星晨会战,马小可锐气未减,早早起床来到室外,极目远眺,享受清晨海风,回味春宵。

  表妹昨晚一直故意追问那晚唐妹家楼梯口的事,害得他从没事一直解释到有一点点事,一说有事就是不依不饶,数次争战,终于征服,但最后还是得接受警告:今后不许再跟唐妹来往,不许有第三个女人,否则小心小弟弟!

  唉,马小可记起曾经听过的《女人十大谎言》经典之句:给我讲讲你和你以前的她的故事,我不会生气的——真是谁信谁完蛋!想不到几十年的沙场磨炼还是败在这一招,调皮而又可爱的女人!

  马小可仰了仰腰,弯身活动活动筋骨。观景台上似乎突然冒出十几个黑块,吸引着马小可散步过去,原来是跳跳鱼,不,魅鱼!从昨天起已经改名了,叫“魅鱼”!十几条魅鱼零散在观景台上。

  奇怪!马小可弯腰仔细地观察,轻轻漫步其中,生怕惊扰。每条魅鱼都是瞪目咧齿,身体扭曲着僵硬,想必是上岸后蹦跃许久,力竭而亡。晨露尚未散去,空气中还充满着湿度,看上去还不是很干燥,表皮已有些粘稠。

  “怎么上来的?”马小可心中甚是疑问,信步来到栏杆前遥望,海水已降下许多,滩涂初露。马小可知道即使海水涨到最高,离平台还有1米左右的距离,这鱼能跳这么高吗?是什么力量让他蹦上绝地?……

  “喂。你在这儿啊!”从身后绕过来环抱的手不用说就是表妹。

  “小心脚边的魅鱼。”马小可抚摸着伸过来的小手。

  “啊!”表妹急忙跳开,脸色煞白。女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当她拥有一片叶,就看不见整个森林。

  “死的。”

  “不早说?”表妹拍打了下,娇嗔道,回视:“这么多?怎么上来的?”

  “我也是奇怪?”

  ……

  “这儿有块肉。”表妹帮着仔细搜索,终于有所发现。

  “原来是这样。”马小可回放了昨日的情景,惚然大悟,肉是吴伯昨天钓鱼切剩下的——好顽强的鱼!也好贪婪!

  马小可摸了一下跳跳鱼身体的粘和度,又摊开手感受一下空气的湿度:“你去拿个水桶,再到池子里打点海水。”

  “干吗?”

  “我把它们救活。中午葱油魅鱼。”

  “别骗人了,马大主任,都死成这样子了!”

  “快去,救不活随便你怎么罚!”

  “你说的!摔锅。”

  “许你三个愿,要咋的就咋的。”

  ……

  表妹很不情愿地拿来水桶,马小可把理到一块的魅鱼放了进去,蹲着,闭眼,坚二指,口中念念有词,猛一指,使劲地抖着,白着眼不停地念叨着:“活——活——活——”

  “活了!”海水的浸泡,鱼鳃慢慢地重新鼓动起来,表妹惊呼着亲了一口马小可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吗?我这是前次去黔西玲珑洞,向道教天人元尊学的起死回生符……”

  “嚇!”表妹猛地推了下马小可,起身提着水桶一步三扭地吭着,走着。

  “喂,喂,喂!”马小可差点摔倒,急忙赶上去搂着细腰,想起等会儿有人来,贴着耳朵轻声细语地说道:“等下他们来了可别太亲近……”

  “你爱我吗?”表妹回头凝视,细腰贴着马小可,向后仰着拉开间距,目光中充满着怨言,欲言而罢。

  马小可赶紧收紧环腰的手腕——这,这目光让马小可看得心酸、心慌,又欲哭无泪……

  “放心吧,你这老摔锅,还想我侍候你一辈子?在我没找到男朋友之前就当是你的老二吧!”表妹勾了下马小可的鼻子,跨着轻盈的步伐说道:“但是,你不能找小三!不然,你知道的,哦。”

  ……

  接近中午时分,张文彪开车载着俩家人都来了,马小可和表妹正在厨房忙碌着。

  “姐,姐夫,嫂子。——Apple,——嗨,小马哥。” 表妹开心地依次打着招呼,抱了抱Apple,两人已熟很是亲热,转身又要抱马牧已,牧已很是拘束,躲了过去。

  “表妹,雪梅。”张文彪给韩雪介绍道。

  “是我表妹。”

  “你表妹不就是我表妹吗?”

  “你叫小姨子。”

  ……

  韩雪看见马小可和靓妹两人在厨房里忙活,原本心中很是奇怪,正想探个究竟,见张文彪和吕雅俩夫妻一阵瞎吵闹也就释怀了,三个女人很快聊在了一起。

  星期一,马小可象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打开门和窗户透透休息日沉淀的淤气,洗了茶具,泡了杯茶,打开电脑察看起新闻。

  经过这段时间的整治,惟河办的规则规范了许多。谁知,今天过了八点四十分,报纸还未送来,也没人到他办公室里来。马小可觉得有点奇怪,竖耳听听,走廊里似乎少了平时周一清晨的吵杂声,于是起身逛了一圈,来到分管综合科的刘副主任办公室。

  “老刘,今天怎么了?人这么少?特别是年青人一个都没到。”

  “马主任,我也奇怪了。”刘副主任刚放下电话,苦着脸,扳着手指说:“从昨晚到现在我接的电话都是请假的、迟点来的,有一个还住院了,理由都是拉肚子。这不,刚刚又接了一个。”

  “拉肚子?拉肚子都有集体行动的?”马小可奇怪地嘀咕着。

  “是啊,不过,我也腹泻了,昨晚才缓过劲来,这两天你没事吧?”

  “我?”马小可想了想:“拉过一次。”

  “是不是那天在凤凰山庄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会吧,挺干净的。叫人再催一下。”马小可带着疑惑回到办公室。

  九点钟,惯例是周一例会,马小可端着茶杯来到会议室,见人还没到齐,很是生气,用笔敲了下桌子正想开口,刘副主任急忙抢话说道:“余科长,除了请假的马上打电话联系一下。”说着自己也拿起了手机。马小可很是严肃地轻轻哼了声。

  过了不久,人员陆陆续续地过来。会议按照往常的程序,由刘副主任主持,先是简单的学习,再由各科长汇报工作,接下来分管领导补充布置,最后马小可总结点评。

  马小可一直扳着脸,很快发现一个问题,从最初进来因为迟到带来的紧张,到后来很多人的无精打采,各自的汇报也比以往简短了许多,而且少有人补充,这是他到惟河办后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好不容易等到马小可讲完,有几个早早地合上了笔记本扭着橄榄臀等着散会。

  “散会了吗?”有几个听见前面两个字就急于站起,在马小可犀利的目光下复又紧张地坐下,马小可稍稍舒展了下眉头,事出有因让目光、语调都柔和了些:“怎么?都集体腹泻了?”

  除了早早来上班的人,大伙儿都愣了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话语一下子叽叽喳喳地多了起来,这回精神也似乎好了许多。

  “你也拉肚子了?”

  “是啊!”

  “陈兵还住院呢。”

  “我是凤凰山庄回家后开始的。”

  “我也是,我也是。”

  “是不是那天吃了什么不新鲜的东西啊?”

  ……

  “好了,好了……安静,安静!”马小可摆手叫喊着,终于让大伙儿安静下来,听着吵了一会儿,大概明白些事情,问道:“都是凤凰山庄回家后?”

  “对啊!”这回倒是一口同声,还有个举手发言:“我在凤凰山庄就开始了。”

  旁边的拍了下轻声道:“那是你太会吃了。”

  大伙儿都乐了。马小可也忍不住笑了笑,这举手的还真挺胖的,复又皱了皱眉头:“不会吧?那天的菜挺新鲜的,哪!海鲜是就近采购的,连淡水都没粘过,比菜市场里好得多了,鸡现宰的,菜自种的,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呢?”

  “就是。”大伙儿都嘀咕着。

  ……

  “不会是凤凰山庄里有脏东西吧?”小倩突然很神秘地丢了一句话,大伙儿愣了下,哄堂大笑。

  “小倩,你家是信什么的?”

  “不会是邪教吧?”

  “开除党籍,刚学过无神论!”

  ……

  “真的,我奶奶就是这么说的,突然发生什么事,有可能就是碰到脏东西……要有什么破解才行。”小倩忙着轻声争辩,急得有点想哭,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简直是蚊子音了,脸红红地低着头。

  大伙儿虽然不信这个,但既然提到了,都感觉有点悚得慌,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这小姑娘怎么想的?改天得让刘主任好好思想再改造,好了,好了。”马小可被弄得哭笑不得,怎么讲到这去了,但心中也是疑惑,看样子是没法谈了,于是转了个话题:“对了,这‘魅鱼’是谁上传的?这两天论坛上炒得很热闹啊。”

  “小茜和小倩。”

  “看来得出名了。”马小可指指小倩,笑着说道:“名字肯定是你取的,看看你这思想。”

  大伙儿难得会议上取乐,更是嘻笑取闹,小倩的脸更红了。

  “散会。”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