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表妹出院
银电2016-12-16 01:423,255

  “玩笑,玩笑。马主任,我是来麻烦你的。” 钟教授还带了一名学生,样子看上去有些疲惫,显然昨晚是一夜劳累,长发扎得有些蓬松,但依然是一种洒脱淡定的样子,也许现代的医学者也有了艺术家的风范,脸带微笑地问道:“说真的,要不要我给开个方子,恢复恢复精气神啊?”

  “你不是搞西医的吗?”

  “祖上是中医的。”

  “哦?不用了,过几天就没事了。”想想,又说道:“不过也行,中医世家,开几贴试试。” 马小可一边泡茶,一边说道:“还不是你们给害的,无缘无故地拉我去什么实验室,这不又勾起了以前调查的事。我先去擦一把,你们先坐坐。”

  钟教授拿起笔写了张药方……

  马小可端着脸盆出了办公室,简单地擦了把,心想怎么会睡着了呢?不过,昨晚的事情也真够乱的,又是实验室,又是表妹,特别是表妹让其心神难以安定。钟教授还在等着,本想直接回办公室,想起早上刚来时电脑查询“基因突变因素”的结果,有物理因素、化学因素、生物因素三种因素,特别是化学因素,不禁联想起化工园区、惟河污染、排污区等一系列事情,打了个寒噤,手也略微抖了一下,心想不会运气这么差吧?略作思考,转到政策处理科找吴科长交待了下任务……

  “钟教授,我让他们先准备一下,马上过来。”回到办公室的马小可精神了许多,给钟教授递过烟点上,看见桌上的药方还真的不错,说了声谢谢,又关心起魅鱼的事来:“昨晚也熬夜了吧?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是不是魅鱼引起的食物中毒?有没有基因突变?”

  “马主任挺关心的哦!”钟教授笑了一下,又开始调笑几句:“了解得挺不少的,是不是经常看恐怖片,好比如生化危机之类的?”

  “你这老钟,老爱开玩笑,怪不得余院长拿你没办法!当心别人说你白天是教授,晚上是野兽啊!”马小可指着钟教授笑骂着,笑得很开心,反正对这种人气死了也白搭:“如果有毒,我和家人不也得注意些,自身安全吗,不过现在感觉也没什么食品安全的,好象都在打奖。”

  “魅鱼已经检验过了,有毒!毒性、类型、传播方式等还需进一步确定。”提到专业性问题,钟教授的态度严肃了许多,不再玩笑,一股严谨学者的风范由然而生:“至于基因突变吗?还需进一步确诊。等省里面的结果吧,这需要超级计算机,我们这设备也不行。”

  “那你个人认为呢?”马小可一听那说话的严谨程度,急忙套近乎,拍着他问道:“咱们兄弟俩先内部说说。”

  “内部?好啊!”钟教授愣了下,看着马小可的急样,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可是专业性问题,我先给你讲些专业知识哦,简单点说吧,有些不属于基因突变,是可恢复的,好比如现在喂了避孕药长得很大的青蛙、蟮鱼、鸡啊鸭的,短期使用还会恢复,长期使用就说不定了……基因突变主要有三个因素:物理因素、化学因素、生物因素……我们呢,要逐个分析,逐个研究,采取排除法……”

  钟教授好象胡意讲得啰哩啰嗦的,马小可听得那个急,打断问道:“你的,专业看法!”

  “不知道!应该是基因突变,但我没研究过鱼类,具体的还得等省里的结果。”钟教授双手一摊,又回到了原先的态度。

  “省里大概要几天有结果!”对于钟教授这种人,真是是人的都没办法,即严谨又松散。

  “起码也得半个多月吧!放心吧,有情况我先告诉你。”钟教授神秘地笑笑,问道:“怎么样了?可以走了吗?”

  “我催一下,应该可以了。”马小可气得够呛,掏出手机没好气地问道:“余院长呢?”

  “一大早就到市里去了吧,估计下午你们各部门的就会有消息了。”

  ……

  一会儿吴科长进来,马小可当面交接了一下,说道:“钟教授,今天我还有个重要会议不能陪你了,让吴科长带你去,他那里很熟悉,有事你尽管吩咐,咱们再交换?”

  “行,谢谢!”

  ……

  惟河清淤工程已结束,二期排污区排污歇停已经有段时间,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马小可很担心自己的排污区,送走了钟教授后,独自一人坐车就来到了这里。

  一路走来,围塘土堤的两边长满了碱蒿,除了周边的养殖户少有人至,打开铁栏栅里面更是杂草丛生。排污区里沉淀着大小不一的石块和杂质垃圾,覆盖着深褐色的污土,从排污管口望去,带状的不同深浓金属色扭曲着向外延伸,几条冲刷出的小水沟缓缓流淌着令人呕吐的污水,了无生机。

  “唉!这林总……”马小可估摸着工程科的人自排污池停工后已经很久没来过了,顺着土堤边坡他选了处硬的地方下去,蹲在边上用树枝搅和着污土,还有些软,一搅动随之而来一股恶臭,急忙掩鼻站起,心想:怎么这么臭啊!

  “马主任,这里的缺口好象新挖的。”听见小勇的叫声,马小可急忙过去,缺口在最外围的土堤闸口,挖得较深,泥土是新翻的,还有用脚踩实的鞋印。

  这是谁干的呢?为什么要挖开?目的是什么?他从哪里进来的?挖这么深潮水肯定会满进来,那池里怎么还这么臭?……

  马小可心中一连几个问号,很是疑惑,百思不得其解。忽然又感觉刚才的那股恶臭似曾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闻过……

  “咱们的门是锁着的,应该是从那过来的吧。”小勇指着邻近滩涂的铝质隔板转角处,似乎还垫着一块粘满淤泥的石头,依稀可见浅浅的类似于解放鞋的脚印。

  小勇的话打断了马小可的思绪,他呆滞地看了看。远处,天空白色羽毛状的云似乎增厚了一些,阳光也平和了许多,夏日的海风有了一丝丝的清凉,不会是台风来了吧!心神很乱:“走,回去吧。”

  一路上,马小可一言不发地思考着,直到快到单位时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我们去第三人民医院,看一下雪梅,这丫头不知怎么样了。”

  “嗯。”小勇感觉马主任今天情绪有些不对,也就不敢多问,车子直接调头向第三人民医院驶去……

  “可……”雪梅已经起床闭逛,看见马小可进来欣喜地快要跳起来,忽又见提着水果篮的小勇,略微弯了下腰,礼貌地打招呼:“马主任,你好。”

  马小可仔细打量了一番她那活蹦乱跳的样子,笑笑:“没事了?晚上再一起去吃烧烤?”

  “马主任,不要笑话我了。”马小可一打趣,雪梅变得扭扭捏捏的,接过小勇手中的水果篮:“小勇,来,坐。”

  “雪梅姐,你怎么了?好些了吧?”

  “没什么,就是吃坏点东西,没事的。”雪梅推着小勇坐下,暗中瞪了眼马小可。

  马小可笑笑,问道:“张总没过来?”

  “表姐来了,正在给我办出院手续,早上余院长也来过,说没事了。”

  马小可心里暗想道,这做生意的都是奸商,也亲戚都奸!正想着,吕雅推门进来,见是马小可上前挽着手臂很是亲热:“小马哥,怎么来看我表妹啊?”

  “公共场合严肃点。”气总不能撒在吕雅身上,马小可故意绷着脸推开手,不过还真拿吕雅没办法,小孩子脾气,养成习惯了,每次见面,她不调嘻几句就好象没法过日子似的:“都当妈的人了!”

  “什么公共场合,不都是自已人嘛,小勇你说是吗?”

  “嗯。”小勇见多不怪,笑笑。

  “你要摆架子的话,下次我去办公室找你,走廊上一路叫进去‘马主任’,‘马主任’……”吕雅扭着腰肢问道:“好不好啊?”

  “表姐,你就不要‘调戏’马主任了。”看着马小可无奈的样子,雪梅着捂嘴笑着打圆场。

  “你这丫头。”吕雅突然变了音调:“对了,我家雪梅第一天到你那上班怎么就住院了?”

  吕雅脸变得很快,马小可始料不及,反问道:“你们,你们俩夫妻怎么一般无赖啊?”

  “表姐,我自个的事,还幸亏马主任昨天救了我,姐夫没过来,他很晚才回去。”

  “啊!孤男寡女,没欺负你吧?”吕雅故作惊讶,转身指着雪梅的鼻子很是严肃。

  “表姐,你说什么啊!”雪梅急得有些脸红,对着吕雅的腰就挠开了,两人闹成一团……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不开玩笑了……”吕雅强忍着痒,喘着气说。

  “没关系,没关系。”有了雪梅的协同,马小可交叉着手笑着,小勇也在一旁乐着。

  ……

  出了医院,吕雅牵着雪梅,笑着对马小可摇摇手:“小马哥,你上班去吧,我带雪梅回家,你放心吧。”

  这后半句话比较难接,不知什么意思是,马小可愣了下:“好,好的。雪梅,下午好好休息,不用上班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