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食物中毒
银电2016-12-16 01:383,214

  到了下班时间,见表妹还没回来,马小可心想这丫头肯定疯哪儿去了,于是早早地回家。

  “回来了?”韩雪最近甚是奇怪,当副职的时候整天不回家,现在倒是呆在家里多了,有点不正常:“今天没人请你吃饭?”

  “嗯。”马小可牵挂着表妹,有些心不在焉,进门放下包换了睡衣,靠在沙发上看新闻,其实最近他不是应酬少了,而是除了和表妹在一起,对其他的应酬提不起兴趣来,自然在家就多了,突然想起韩雪刚才问的话:“喂,我怎么觉得你这话里有味,你老公整天吃白食吗?”

  “你们党员不就是整天吃白食吗!”韩雪在厨房里炒菜,笑着调遣道。

  马小可心有歉意地起身走进厨房,双手环抱着老婆的柔腰,贴着发鬓亲昵地说道:“这几天都回家陪你和儿子,不高兴啊?”

  韩雪扭了扭腰,摆脱着说道:“别闹了,儿子在里屋呢。”

  “有啥关系啊!”马小可很是无趣地松开手,拿了碗筷摆好,心中有些不知名的郁闷,顺便又端了个酒杯,拿了一瓶酒。

  一会儿,菜上齐了,叫上牧已开餐,韩雪看着他无精打采的样子:“遇上什么事了?这么不开心。”

  马小可呆了下,端起酒杯唔了口,恢复了平时的笑容:“没有。我在想你们女人啊,真是莫名其妙,我一个礼拜不在家,你也不过问,我经常在家你就唠叨、取笑,晚点回来就电话个不停……”

  “我,我可以不打电话给你,你,也可以不回家,我再也不管你了……”韩雪慢慢地抓起筷子,瞪着眼很是伤感,幽幽地说着:“但是……”

  马小手端着酒杯的手抖了下,酒滴在桌上,心中一个寒颤,闷了口酒,摆手说道:“不聊了,不聊了。”

  “你要找小三的话,我就……”韩雪抓起筷子,把屁股慢慢地抬起,头伸得更近,眼瞪得更大,用力挥了下筷子,做了个“切”的手势。

  “妈,你别吓唬老爸了,看起来象个老巫婆。”

  “你这臭小子,尽护着你爸,平时谁对你好啊?”筷子轻轻地作势敲了下牧已的头,乐呵呵地说:“不聊了?真的不聊了?……吃饭!”

  ……

  传来一阵蟋蟀叫声,全家都很奇怪地寻找着。

  “老爸,什么声音啊?”

  马小可愣了下,一时回不过神,原来是手机响了。

  “几时调了这个声音?挺有趣的。”牧已一边拨着饭一边笑着问道。

  “不好听吗?”马小可心中无奈地苦笑,肯定是表妹调皮,看了下手机接上:“文彪,什么事啊?”

  “喂!”电话里叫得很响,马小可不禁皱着眉头拉远了点距离:“表妹在第三人民医院,你赶紧去一下,我还在回来的路上——出差!”

  “一个大姑娘的,你不会叫吕雅去啊,我去医院算什么意思啊?”听说是表妹,马小可心中很是着急,但又怕韩雪起疑,满不在乎地说道:“碰见熟人说也说不清楚。”

  “吕雅电话没打通,表妹现在是你单位的人了,你自已看着办吧!反正你们工程科的人全进了医院,还有林总。”

  “慢点,怎么回事?”前半句马小可正想反驳一下,但听说工程科的人全进了,可真是着急了。

  张文彪匆匆忙忙地讲了一番起因,马小可听了个大概,很是担心,又似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林总,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

  “他打电话给你?带着一帮小姑娘喝花酒,敢吗?快点去吧!”张文彪说完就挂了电话。

  马小可急急忙忙地一边换衣服一边解释,韩雪一听表妹还有整个工程科的人都在医院,也很是着急,又细细交待了一番:“小心点。特别是表妹,一个人在这儿没人照顾,你可得给照顾好了,有什么事儿打电话给我!”

  “知道了,你早点睡,我回来会比较迟,别等我。”

  善良的女人!

  ……

  急诊室里人很多,到处都是吵杂声,有些挤不过来,马小可不禁有些奇怪:都这个时间了,怎么还这么忙?走廊的地面上有不少呕吐物,踩得到处都是,有些滑,很多人都挤红了眼,到处都闻着火药味,路过的护士拉也拉不住,更别说问话。

  马小可费了好大劲一路挤过去,逐门搜查,未发现自己人,又急忙跑到二楼的注射室,二楼也是人满为患,寻找了老半天,才发现全都坐在角落的地上,铺着报纸,挂着吊针,东倒西歪的林总工一帮人,表妹躺在椅子上,已经晕厥过去。

  马小可看着心痛,快步上前看了下表妹,然后蹲下拍拍林总工问道:“林总,这是怎么回事?”

  “马主任,你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总工肥胖的身体看上去有些虚脱,铁丝网散乱,哭丧着脸说道:“下午带他们现场逛了一圈,时间不早了,就在咱们惟河边的原生态烧烤店坐坐,喝点啤酒,谁知喝着喝着就有人开始拉肚子、呕吐,雪梅还晕了过去,急忙叫了救护车就全都来了,医生说是食物中毒。对了,这里打针的基本上都是食物中毒。”

  “哦?食物中毒也有传染的?”马小可看看周过的人,个个哀苦连天:“还有谁晕倒了?洗胃了吗?”

  “就雪梅晕倒了,已经洗了胃,医生说其他人问题不大,先排队。”

  “你们都吃了些什么东西啊?”

  “没什么东西啊,那家烧烤店还挺讲卫生的,东西也挺新鲜的,再说是烧烤,自已烤着吃的,也不可能全都食物中毒吧。”经这一提醒,林总工和大伙儿都猜疑起来:“对了,还点了魅鱼,雪梅说烧烤的味道不同,很好吃,吃得最多。”

  “魅鱼?怎么又是魅鱼!”马小可想起前次集体腹泻就有点开始怀疑,但未确诊前也不好说,看了看周围人进人出,喧嚷叫吵的一片狼藉,空气也觉得特别郁闷,不是久留之处,于是安慰着说道:“你们先等着,我去想想办法。”

  医院人多嘴杂,个个上火,这个时候不好明着打交道,容易引发众怒。马小可好不容易寻了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给医院余院长:“余院长,你好。我,马小可,在哪儿啊?”

  “哦,马主任,在医院,有事吗?”

  “我也在医院,好几个同事都食物中毒,你给找几张病床。”

  “唉呀,这可难办了,最近都是食物中毒,全都住满了!”

  “住满了?那先给找个干净的、能打吊针的地方给呆一下总行吧,你这急诊里现在简直不是人呆的。”

  “这可难了,这几天医院里个个忙得够呛的,都是人,我到哪儿找去啊?”

  “简单,我还找你啊?想想办法吧。”

  “好了,好了,你先带人到我这,我先看看,这么多人呆在那确实也没用。”

  “好好好,谢谢,谢谢!”

  马小可重新挤了回去,对着一大群垂头丧气的林总工他们,叹了口气也不能说什么,招招手蹲下交待了一番:“这儿人多,医生都忙不过来了,呆着也没用,我让院长先给你们看看,到时候别吵都跟着我走。打完吊针的给拿瓶子,轻的扶着点重号的。”看了看雪梅,又看了看大伙儿很无奈地打趣说道:“这个看来得我背了,应该不重吧?别跟丢了!”

  好不容易出了急诊室后门,余院长也已来到门外院子里等候,看见马小可背着个大姑娘,乐呵呵地问道:“马主任,还自已背啊?”

  “别开玩笑了,你看他们几个背得了吗?”马小可没好气地训道。

  “这,倒也是。”余院长看了笑笑:“快跟我来吧,我这后院正好有一间刚装修的单人病房,不对外的,还就你马主任来了没办法,不过设施、医务人员还没配上,将就,将就。”

  “行,谢谢了。”

  一行人跌跌撞撞地来到医院的后院,晚上的后院冷冷清清的,一幢别墅楼亮着灯,见有人来过来二位等候的护士,搀扶着大伙儿进了一间套房忙碌起来。

  马小可背着雪梅进了里间,轻轻地放在病床上,看着护士挂好吊针然后退出。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漱了口水,用力把水扬到脸上、头发上,慢慢地捂净,拄着洗手台望着镜子大口地、慢慢地喘着气,似乎要把内心的燥热全都喷出:今天是怎么了……

  一小会儿功夫,余院长已经给大伙儿看了个遍,正在嘱咐护士,马小可从卫生间出来,笑着问道:“你这后院还搞了这么个别墅病房,拍马屁用的吧。”

  “你这人怎么尽没好话。”余院长抬头瞪了眼:“不住都给我滚出去,还蹬鼻子上脸了呵!”

  几个小年青、小姑娘一听都暗自发笑,马小可急忙解释道:“别别别,开个玩笑嘛,再说这拍马屁活得有本事的人才能拍得圆。”

  余院长上下打量了一番,心想跟这种人说不清楚,不予理会:“你们晚上是不是吃了魅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