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月圆则亏
银电2016-12-16 01:393,481

  至光大师前头带路,三人随后跟行,表妹谦恭之心已有,好奇心又起,问道:“大师,您为什么说小马哥是大善之人?”

  “善由心生,小善从已起,大善思民虑。”

  “那我呢?”

  至光大师回头打量,又笑笑回头:“随情之人,止则爱人,过则害人。”

  表妹伸伸香舌,拉过唐妹问道:“她呢?”

  至光大师头也不回地笑道:“惜物之人,要知可取不可取。”

  唐妹拉着表妹拖后几步,嘀咕道:“你瞎问什么啊?”

  “嘿嘿,听了不高兴啊?”表妹狡笑道:“惜物之人,说好听点叫惜物,难听点叫贪财,钻钱眼里去了。”

  “你会不会说话啊,惜物叫爱惜财物。”唐妹打了下。

  “那什么叫可取不可取啊,淑女爱财,取之有道。”

  唐妹气得牙痒痒,见至光大师和马小可就在前面不远,不敢过于放肆,狠狠地轻声骂道:“你好,随情,讲好听点叫随情,讲难听点就是小三。”

  “你……”表妹得理不饶人正自高兴,突然被呛得脸色一白,没想到还有后招,心中暗悔,想想只能憋下一口气,抢白道:“小三怎么了,我又没要钱,没要分散人家家庭,怎么了,有人贴上去想当都当不上呢。”

  “你……”

  马小可听见二人在后嘀嘀咕咕的,怕又会出事,回头狠狠地瞪了眼,俩姑奶奶终于伸舌平息。

  禅室不大,很简洁雅致,木质地板上铺着一张须边草席,席前是一茶几,茶几上摆着一套黑陶功夫茶具,周围零散地丢着几个蒲团,正面后墙挂着大大的一个“佛”字,室角摆着几盆兰花。

  至光大师与众人礼让入室,盘膝而坐,马小可还行,表妹和唐妹就只能侧身拄手很是歪扭,马小可轻轻地拍了下,两人勉强学样坐得正了些。

  至光大师很熟练地泡上一盅红茶,巡上倒了一圈,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怎么舒服就怎么坐吧。”

  “唉,就是,大师练了几十年,我们一下子怎么行啊。”听至光大师讲得随意和蔼,表妹、唐妹松了口气,也就随便起来,马小可笑笑也就不再多语。

  “前段时间马施主‘火烧魅鱼’,老和尚也去看过,马施主考虑周详,办得稳稳妥妥,即灭了魅鱼,又不造成污染,老和尚很是佩服。”

  “哦,大师也去过?”

  唐妹心奇地接口道:“出家人不理世事,老和尚也管污染?”

  至光大师又巡上一圈茶,乐呵呵地说道:“和尚超脱世俗,但也要生活在这地球上,避无可避啊。”

  “那大师想知道些什么?”魅鱼之事涉及机密,马小可自然要先问个明白。

  “哦,老和尚学过中医,闲时也给香客们看些小病小灾,前些日子有些香客被魅鱼咬了也让老和尚看了看,西医治急,中医调理,老和尚觉得这毒有些怪异,飘浮不定难以根除,今天正好碰到马施主,听电视上说马施主参与了此事调查,所以想了解下医治进展如何?”

  “大师济世之心,真是让人佩服。”原来如此,马小可听了很感动,于是把医院所见的中毒状况,目前血清研究进展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最后感叹道:“这病毒前所未见,会造成人的基因逆转,现在研究进展很是缓慢,几位基因学和古生物学的专家都很是头痛,病毒现在暂时叫做‘X病毒’,所谓的‘X’也就是不知道了。”

  “也是。”至光大师听了很是慎重,问了几个问题,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基因学我倒是不懂,但从中医角度来讲,可用针灸排毒加上药物调理辅助,不过进展很慢。前段时间老和尚查了些古方,有所收获,今天听了马施主的一番话,也是清晰了许多。”

  三人听了很是惊喜,表妹、唐妹更是闲不住嘴,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马小可心想,对啊,怎么忘了中医,这中医虽然慢些,但调理治根倒是有一套,亏了钟四眼还是中医世家出身,真是背祖忘典,崇洋媚外!

  马小可想想就兴奋,急忙说道:“那真是太好!大师,是否可以……”

  至光大师举手示意,笑着说道:“老和尚那是微末之术,不足上眼,再说和尚事多,多有不便。”

  马小可心想,凡是高人哪有这么随便,刘备还三顾茅庐呢,再说现在是西医当势,冒冒失失地去了不招待见怎么办?

  “马施主不要多想,这事老和尚自有安排。”至光大师见马小可犹豫神态,心中已知一二,继续说道:“今日请三位禅室一叙,还有一事。”

  三人一听,洗耳恭听。

  “老和尚见三位眉心有黑气郁结,灵台不清,看气色应该与魅鱼有关……”

  至光大师这么一说,三人不由得心头一沉,一阵寒气袭人,急忙追问。

  至光大师继续说道:“老和尚想为三位施主施针,不知愿意?”

  “好。”

  “愿意,愿意。”

  “谢谢,谢谢。”

  三个兴奋不已很是感激,至光大师笑着说道:“不过,这针法有些霸道……”

  “很痛啊?”表妹一听有些紧张起来,面显犹豫。

  “痛倒是不痛,只不过要睡上几个小时。”

  “那就好,那就好。”三人喜行于色。

  至光大师见三人同意,拿出一套金针,让三人平排躺平。

  虽说不痛,但看见弹之晃动的金针还是胆寒,唐妹问道:“消过毒吗?”

  至光大师笑笑:“老和尚虽是山中之人,但现代医学常规还是懂的,放心吧,已经高压消毒过。”

  马小可听着有些不耐烦:“你们两人怎么这么话多,还是我先来吧。”

  “马施主,她们问的也没错,是要小心些。”

  至光大师的施针手法很娴熟,疾走如飞,一小会儿就为三人施好针,见其睡下就带上门退出……

  不知睡了多久,待马小可醒来已过午时,至光大师已经走了,剩下一个年轻和尚在一旁打坐念经守候,听见动静睁开眼轻轻说道:“阿弥陀佛,施主醒了。”

  身上的金针已经除去,马小可看看身旁还在憨睡的表妹、唐妹不敢惊动,听着小和尚念叨的经文很是心静,感觉灵台清明,全身的毛孔均已打开,如沐春风,于是静静地躺着等候……

  不一会儿,表妹、唐妹都已醒来,均是心清气爽,小和尚起身说道:“药已煎好,三位施主先跟我去用些粥。”

  三人感觉真是腹空肠清,急忙起身跟去,马小可问道:“至光大师呢?”

  “师父云游去了。”

  “云游?”

  “哦,师父下山去了,说是到渔村中再看看,以便更能了解病情。”小和尚急忙解释,马小可听了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小和尚继续说道:“师父临走前给我留了药方和金针,说是施主如果有需要,让我跟随下山。”

  马小可欣喜万分:“太好了,真是谢谢至光大师,小师父法号是……”

  “随缘。”

  “随缘?”三人不由得愣了下,表妹、唐妹乐了起来:“你师父怎么给你取了这么个法号。”

  小师父笑道:“我是孤儿,从小师父收养,还未真正出家,师父说我年轻,心性未定,出家入世随缘而定。”

  “你师父倒是开明。”马小可回味着乐道:“随缘师父学过中医?”

  “小时候跟师父学,现在是中医本科毕业。”

  “哦,好。”马小可心中定了不少,这样钟四眼就没什么好高调了,回去后的资本厚实了许多。

  ……

  吃过粥,喝过药,四人就同车返回,有了小和尚同车,表妹、唐妹很是新鲜,又是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小和尚淡定腼腆,有问心答。

  马小可驱车直接到了医院后院,带着随缘和尚见了钟教授,钟教授起先还有疑惑,甚为不解,待马小可将此行亲身经历一说,毕竟是中医世家出生,还没忘本,心中焕然大悟直拍脑袋,对至光大师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又与随缘师父聊了一通医学医理,中医古方,也是敬佩之至,自愧不如。急忙拉上两人去见了钱上校和丁教授,众人均是欢喜。

  本想在附近专门预订宾馆安排,随缘和尚倒是简单,绕院子逛了一圈,见战士们住的帐蓬,便说加一张床可以了。年轻人心淡气闲,洒脱随缘,大伙儿都很是佩服,当然也不能太随意,便让人在医院里理出个单独房间。

  科研进展缓慢,钱上校很是焦急,今日得一干将自然兴奋,兴致盎然地说道:“今晚来上一桌,为随缘小师父接风!”

  钟教授见谁都随意惯了,笑着说道:“你自己贪杯吧,随缘是和尚,不沾荤,不近酒色。”

  钱上校急着对丁教授说道:“丁教授,你得管管你师兄,这人嘴长着什么用的。”

  随缘和尚笑而不语,钟教授得意洋洋。

  丁教授笑着说道:“他那张嘴你还不知道?不过,今天高兴,我也想喝一杯。”

  “你们知道小师父为什么叫随缘?”马小可这么一讲,大伙儿也很是奇怪,围了过来:“至光大师说出家入世,随缘而定,随缘师父还未出家呢,只是从小跟着师父也就这身打扮了。”

  “那真是太好了,走走走。”钱上校拉上随缘,几个跟上,把钟教授丢在了后面……

  ……

  乘着与马小可独处之际,随缘说道:“马施主,我师父让我给你带四个字。”

  马小可一听,急忙肃身恭敬:“请说。”

  “师父说,马施主明佛理,解禅机,知阴阳,辩是非,但个性过于激进,观其面相,须记——月圆则亏。”

  “月圆则亏?”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