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慢慢熬油
银电2020-07-01 14:253,308

  马小可被独自关在了屋里,一张桌子几张椅,几张稿纸一支笔,孤灯陪伴,一会儿逛逛,一会儿走走,思前想后,左思右想是真的没什么好写,砸门又没人应,身边又没有任何东西,想吸支烟都没有,真有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触。想着想着,他还真有些脑细胞用量过度,开始有些头晕,仿佛自己是从飞机场上突然穿越而来似的,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桌睡了……

  正做着美梦,马小可感觉自已在旷野中行走,忽然头顶天空聚亮,撕开了一个口子,雷神托尔的大铁锤在光中落下砸在了头上,耳边雷声响起。

  他猛地惊醒坐起,四个年青人围着桌子正在莫名其妙地盯着他,马小可伸手挡住头顶的强光,在众目睽睽之下下了桌子,很郁闷地轻声叫道:“干吗呀?”

  四个人中一个是曹晓剑,其他三个不认识,看这情形,曹晓剑还是个小头目,其中一个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本书猛地砸在桌上:“叫你反省,你就是这样反省的啊?”

  “兄弟们,开场了。”

  一个扯着他的衣服拽了他一下:“快点,坐好。”

  马小可还有些眼花缭乱,看着那本厚厚的书,心想这就是那传说中伤人神器,没外伤有内伤,又挡手看看新搬来照着强光的灯具,莫非这就是电影里审讯用的极品文明酷具——曝炽灯?还来真的了呵!马小可伸手摸来凳子,刚想坐下忽然觉得手感不对,低头一看,原来是张小时候见过的——供电局要过来当凳子用的线圈圆木架子,还是小号的,只能坐半个屁股,坐在中间只有两种情况,不是把屁眼撑大了,就是掉屁眼里了,这种东西现在还能找得到,真绝!

  马小可心中一颤,麻烦了,看来这回来真的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四个精壮小伙子肯定是闹不过,怎么办呢?睡了一觉肚子都饿了,在飞机上吃了一点,中午都没吃呢,看这四人精神样,晚饭早就过了,气力好着呢。马小可踮着屁股坐下,没等问话灰溜溜地低头说道:“我这不想写着来的,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又没人提醒,敲门又没人应,这怪我吗这。”

  四人一听傻眼了,嘿,还有理了这?曹晓剑瞪着眼指着桌子训道:“这写东西上桌写的?”

  “这走着想不出来,坐着想不出来,就上桌趴着边想边写呗。”马小可越讲越轻,胆怯极了。

  嘿,还真有理了,几个人挽起来的手一时放不下来,曹晓剑来回逛了几步已是有些头昏,停步指着马小可厉声训道:“那你写不写?”

  马小可白了眼低下头:“写。”

  “几时写?”

  “马上写。”

  曹晓剑看了看四周,踢了下正在坐下的另一年青人:“把灯关了,去去去,给他拿张椅子坐下来写。”

  马小可慢腾腾地起身,心中暗自发笑,你们这些小子还嫩着呢!拿着笔啃了老半天,苦着脸说道:“我这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你叫我怎么写啊?”

  曹晓剑看这他现在的老实样,突然醒悟:“哦,对了,都给你气糊涂了,那先让你吃饭吧。”

  拿来的是盒饭,有菜有肉有汤,还热呼着,看来是看态度上的!马小可吃得有条有理,慢条斯理,四人看他老实了,留下一个陪着,其他三人去了大厅,估摸着是看电视去了。

  马小可吃完饭,又要了杯茶,茶叶虽然差点还勉强过得去,睡着前也就卫生间里接了点水暂时止渴,现在喝着热茶还挺香,喝完茶又以长年习惯写材料没烟写不出来为理由,要了根烟,陪守的小青年看着马小可老实,要写的样子,也就掏出烟陪着抽了起来,马小可苦思冥想地蹲在椅子上吸了一支,又要了一支……

  饭饱烟足,马小可打着饱咯把脚搁在桌上吐着烟圈很是惬意,陪守的小青年有些看不过去,拍了下桌子:“喂,喂,干吗?吃饱了快点写。”

  “啪!”的一声,马小可重重地拍了下桌子,跳了起来,双眼狠狠地瞪着陪守的小青年,象要吃人似的。小青年吓了一跳,“嗖”地一声蹦开,眼神慌张,狐假虎威地挺着脖子叫道:“你,你要干吗?”

  马小可瞪了一小会儿,看得小青年寒毛倒立,突然厉声训道:“写什么写,你说写就写啊?”

  小青年急忙窜出门搬救兵,楼下的听见声响也匆匆地赶了上来,四个年青人冲入门一看,马小可又在桌上翘起二郎脚悠闲自在,爱理不理,一时有些失措,曹晓剑叫道:“把脚放下,站好!”

  “叫什么叫啊?”马小可慢悠悠地放下脚站了起来,四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还没见过到这里还有如此放肆之人,毕竟还没有经历过大场面的强势对抗,正想着如何制服。谁知,马小可猛地又一拍桌子:“组织调查有你们这么调查的吗?老子再怎么说也是个正科级干部,要审也轮不到你们来审,把王石给我叫过来。”

  “王科长是你想叫就叫的?”这种态度还了得?四人挽起袖子就想一拥而上。

  马小可不退反进,挺进一步,目光半寸不让:“你们想刑讯逼供?你们想清楚了?”马小可的眼睛如利剑般在一个个人的脸上扫过很是阴森,最后死死盯着曹晓剑闪烁的双眼,降低声调:“你,曹晓剑,我知道了,你们叫什么名字。”

  双方一时僵持,那话再明白不过,你们要乱来,就别让我出去,出去了肯定没你们好果子吃!马小可本是乡镇出身,怎么唬人自有一套,四个小年青干这活凭的就是人多胆大,真的摊上个人恩怨谁也不想,不禁有些心虚又不肯丢了面子。

  曹晓剑叫道:“你,你们先盯着我去打个电话。”

  “王科长,这事有些麻烦,那小子犟得很,差点干上了。”曹晓剑自知有些搞不定,跑到楼下就给王石打上电话汇报……

  “你怎么搞的?跟了我这么久还这么毛糙,现在还不是干上的时候,我是先让你们给熬着,消磨他的意志力,这小子这么年轻当上正科不是好吃的货,但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事,咱们要搞就得挖得深些。”

  王石在电话里又是一番教育,一番培训,曹晓剑连声道是,回到楼上将人叫出低语商讨了一下,将人分为两组,两人一组轮班攻坚。

  起先的二人组倒是很和善,有事没事的扯着瞎聊,马小可随便拌上几句也就自顾自的,几张纸一只笔三个人就这么耗着,身无一物,连手表也给收去了,马小可走走坐坐,脑子已经整理得不能再整理了。

  时间过得很慢,闲得无聊,过了几个小时马小可眼皮开始架不住打磕睡,陪守的两人不时地敲敲桌子:快点写,别睡。坐好了,抓紧。

  待到第二个二人组轮班,估摸着已是半夜,马小可想睡得要命,不时地被拍桌子,叫喊声,拉扯着惊醒,烦躁中暴怒了好几次,并且动起手来,这二人组能避则避,实在不行控制住就行,不动粗,不生气,耍猴似的玩着,马小可架不住两大小伙子如此折腾,已经明显感到体力透支,有些招架不住。

  暴炽灯已经打上,直照马小可身上,强光照得眼睛闭也不是睁也不是,睁着受不了,闭上眼前还是白花花的,低着头又被扳起。小圆凳确实太小,马小可先是坐在地上,给来回拉起了好几趟,干脆就躺在了地上,死猪般地任由脚踢手扯就是不起来,身子软绵绵地谁拉往谁身上倒,搞得二人组使不上劲来。

  跟了刀首王石的曹晓剑真是阴毒,恼起火来,跑到楼下拿来塑料桶到卫生间里接了水就住地上倒,到处都是湿漉漉的。马小可沾湿了衣服,一阵冷抽惊觉,硬是抬起眼皮,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的身子有些摇晃,白着眼看着曹晓剑洋洋自得的样子,指着狠狠地闷出一个个字:“老子……跟你……拼了!”

  说话间,马小可转身猛地冲向爆炽灯……

  离爆炽灯的间距有此远,另一个坐着的人愣了一下,猛地俯身顶上去死死地抱住马小可的腰,站着弓步拼死顶着,马小可竭斯底里奋力向前扑,张舞着双手,爆炽灯只有一寸之远……

  “快……快……拉住他!”扛住马小可的人死命地叫着,曹晓剑已经有些吓傻,不知几时丢了塑料桶,傻傻地看着马小可的手肘一下一下地撞击抱他腰的人,那人的重心在一下一下的重击下降低,不时举起的手离爆炽灯越来越近,只指之间……

  曹晓剑猛地反映过来,冲上去拼死挽住马小可的脖子后拉,马小可脖子上青筋骤然蹦现,三人齐齐地摔倒在地上,马小可大口地喘着气已是无力挣扎,不时地蹬着脚。另一个人硬是挣扎着爬过马小可的身子给了曹晓剑无力的一巴掌:“你,你他妈的傻啊,地上湿的,灯摔碎了,咱们都完蛋!”

  “我……我……”曹晓剑一脸茫然,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牵住马小可的衣领:“你,你给我站起来……!”

  马小可已是全然无力任由拉扯,曹晓剑缓缓地软倒在马小可身上,三人瘫成一团。马小可终于可以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

  天早已经亮了,天气很好,风特别清爽,透着满是污垢的窗户缝进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