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波三折(修)
雨月夜2018-10-24 18:492,169

  琅嬛玉洞中,

  叶枫心灵沉静下来后,他发现他观看武学的状态变得前所未有的好,抓住这个机会,叶枫很快沉浸在揣摩武学之中。

  一本一本又一本武学从他手中经过,加上之前凭借过目不忘记忆下的武学,叶枫灵光一闪,各种武学精华在他心中浮现;福至心灵,一座武学奥秘的大门正向他构建。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清脆悦耳又有些好奇的声音在叶枫身后响起:“你就是我的师叔?”

  霎时,叶枫的感悟被打断,时间恍若在这一瞬间静止,叶枫说不出的愤怒和遗憾,也不待回身,叶枫的剑已出鞘搭在王语嫣的脖子上。若不是他听出少女的声音,猜测可能是王语嫣, 此时王语嫣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

  叶枫转过身,只见王语嫣盯着自己脖子上的剑,没有丝毫害怕,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垂直到腰间配合一身白衣长裙,宛若堕入凡尘的天仙。

  叶枫皱眉道:“你是王语嫣?”

  “嗯”王语嫣应声又问道,“你就是我的师叔?”

  “不是。”叶枫阴沉着脸,收回长剑,他觉得王语嫣和王夫人母女两个就是他的霉星,一碰到她们准没好事。叶枫自认倒霉,不悦道,“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没事请你离开。”

  “这是我家耶,凭什么叫我离开?”

  王语嫣心中难过,她做错了什么了,她好心好意前来拜访,凭什么一见面就对她摆脸色。

  王语嫣倔强地看着叶枫,叶枫强压着心中的火气,也知道不应该把将才的错全然怪罪在王语嫣身上,不耐烦道:“随你便,不要再打搅我就是了,不然下次,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说完,叶枫转回身去,拿起将才那本秘籍,看你能否试图挽回一点感悟,可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东流的水哪有回流的道理。

  叶枫怅然,暗叹惋惜,只能自我安慰,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然后拿起武学继续观看。

  王语嫣小声不满地嘀咕道:“不打搅就不打搅,摆什么脸色,说得我好像要赖着你似的。”

  王语嫣走到另一个书架,亦拿起一部武学观看,只不过她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叶枫身上,她不明白眼前之人明明比她大不了几岁,为什么会是她母亲的师弟,她的师叔?尤其是刚才的剑法,就算是她表哥都比不了。见微知著,便可知其武功绝对达到当世顶级。

  王语嫣在那寻思走神,叶枫却又翻过了一本又一本秘籍。待王语嫣回过神来,叶枫已看完大半个框架,王语嫣惊讶,忍不住问道:“你看那么快,你记得住吗?”

  叶枫蹙眉,语气不喜道:“不是跟你说不要打搅我吗?”

  王语嫣委屈,气鼓鼓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博而不精,你看这么多秘籍,分散了精力,就算样样都会,但样样不精,到头全是一场空。”

  叶枫道:“你懂事什么?你以为我像你表哥慕容复主次不分,自己的根基都没弄清楚就想遍及百家,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不准你这样说我表哥。”王语嫣大为生气,虽然自家知道自家事,表哥的缺点她也明白,但她却不允许一个外人这么说。

  叶枫暗笑不语,王语嫣更加气恼,愤愤道:“你凭什么那样说我表哥,你连秘籍分阴阳五行都不知道,胡看一气,你才什么都不懂,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呢?”

  “你说什么?”

  叶枫身体徒然一震,刹那来到王语嫣身边,忍不住抓着王语嫣臂膀,惊喜道:“你将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王语嫣只觉臂膀一疼,眼泪在眼中打滚道:“你这人好没道理,你说不过人家就想动手了不是……”

  叶枫充耳不闻,手中的力量不自觉更加大了些,急追问道:“你将才那句话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王语嫣再也忍不住手臂上疼痛,抽泣道:“坏人,你放手,你抓疼我了?”

  泪水滴答在叶枫手臂,丝丝凉意传到叶枫心间,猛然将叶枫惊醒,叶枫忙放开王语嫣。王语嫣轻捂着臂膀,蹲在地上,低着头,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同时嘴中重复念叨“坏人,坏人”二字。

  叶枫尴尬不知所措。想到自己刚刚不知轻重,也不知王语嫣臂膀伤得怎样,叶枫仓促从自己的行李中寻出一瓶玉肌膏,这玉肌膏是叶枫在无量山借助瀑布练功时配置的药膏之一,具有极强的活瘀化血之效。

  叶枫将玉肌膏递向王语嫣,一脸囧迫道:“王语嫣,对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刚刚你说的话中触及到我差点明悟的武学奥义,我太激动了,没注意轻重,我道歉,这是我自己配置的玉肌膏,你快擦擦,别痛坏了臂膀。”

  王语嫣哽咽,一脸嫌弃道:“你走开,你个坏人,我才不要用你的东西呢?”

  叶枫知道王语嫣这是在怄气使小性子,这种情况他前世见过,一般需要连哄带劝。只是前世叶枫一心钻到医武传说之中,少与人打交道,除了一板一眼地看医治病,哪会哄劝安慰人。

  可一直看着王语嫣这么哭下去不敷药也不是个事,叶枫只好硬着头皮,试着劝道:“语嫣,都是师叔不好,师叔不对。之前不应该跟你摆脸色,现在不该抓伤你,师叔向你忏悔,向你道歉,你可不要因为跟师叔怄气就不及时敷散臂膀上的瘀血,万一你真的因此导致你的双臂废了,或者留下青痕,那师叔这辈子都良心难安吶。”

  王语嫣听了叶枫这话抬起头,叶枫大喜,以为言语奏效,连忙再将玉肌膏递向王语嫣,谁知王语嫣根本不接玉肌膏,反而一副很是记仇道:“你不是说你不是我师叔吗?怎么现在又自己说是我师叔了?不就是想知道我之前说了什么话吗?就是不告诉你?”

  叶枫讪讪一笑,道:“语嫣,乖,之前是师叔不是,我们先把药擦了,然后师叔再向你赔罪道歉。”

  王语嫣哼的一声,瞥过头去,道:“一点诚意都没有,我可不是小孩子,才不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侠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侠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