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万劫谷
雨月夜2018-10-24 18:492,459

  在钟灵的带领下,叶枫来到万劫谷谷口,有些感叹,当年他论武各派,收刮各方,他下意识以为万劫谷钟万仇夫妇武功低没什么底蕴,就从来没有来光顾过万劫谷。

  今天听钟灵邀请,他才意识到自己以前错得多离谱,钟万仇能在云岭之南众多帮派眼鼻子下占据这么一个洞天福地怎么会没有一点本事。

  就说这谷门口,机关隐秘,布满了剧毒异物,若不知正确暗号路线,想要强闯,除非先天高手真气外放护体,又或者以人命强行推进,否则根本进不了这门。

  叶枫跟着钟灵进入万劫谷,钟灵喊了一个下人,让其去找甘宝宝。甘宝宝得到消息赶紧赶了来,看得钟灵并未破身,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她礼貌地招待叶枫暂且到客厅喝茶,那眼神却让叶枫极不自在。叶枫苦笑,他怎么忘了,无论古往今来,一个大小伙被女方邀请到她家去,这不是让丈母娘看女婿的节奏吗?

  叶枫暗道自己糊涂,正要与甘宝宝解释,甘宝宝却率先一步与叶枫打了声招呼,借故将钟灵拉到屋外,道:“你这死丫头,偷偷跑出谷外不说,怎么还带个人回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爹的性格,他决不许外人进入谷中,现在你随便带个人回来,你爹爹还不发了疯。”

  “所以灵儿不是一回来找娘你吗?爹爹最听娘你的话了,娘你一定要帮我。”钟灵撒娇地对着甘宝宝道,“叶大哥可不是外人,是我的好朋友,还教我武功,我请叶大哥到家里来做客,若是最后让爹爹将叶大哥撵出门,那女儿以后没脸活了。”

  几句话说下来,钟灵一连变换了数次神色,对着甘宝宝又是撒娇又是扮可怜,整个人活灵活现。

  甘宝宝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当年她不就是这样越陷越深吗?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甘宝宝嗔怪道:“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也不知道你这性格跟谁学的,一个大姑娘了,这都是说的什么话,一点轻重都没有,真不知该说你什么才好。”

  钟灵对自己娘的性格甚为了解,一听甘宝宝这么说,就知道自己说的事已八九不离十,一脸喜色道:“这么说娘你答应了?”

  甘宝宝没好气道:“你是我女儿,我不答应还能怎么着。”

  “就知道娘最好了。”钟灵乐滋滋地对甘宝宝恭维,大有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道,“有娘你在,爹爹什么的,谈笑间,灰灰湮灭。”

  “让你得意忘形。”甘宝宝轻敲了一下钟灵的小脑袋,旁敲侧击问道,“还不先跟娘说说,你这叶大哥姓甚名谁,家居何处,家里有什么人,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免得等会我跟叶大哥说错话,生了尴尬。”

  “娘,你问这么多干嘛。”钟灵小小抱怨,她不知此时甘宝宝复杂的心思,只当自己母亲太过小心,但也真怕万一自己母亲会跟叶大哥说错了话生了尴尬,便为甘宝宝介绍道:“叶大哥,姓叶名枫……”

  甘宝宝一听叶枫二字,只觉叶枫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甘宝宝不好打断钟灵的话,只好暂且压着心中的疑惑,继续听着:

  钟灵道:“我和叶大哥,是在我出去的路上遇上的,当时……”

  正当钟灵要为甘宝宝介绍她与叶枫相识的经过时,院外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这时在她们耳边响起:

  “女儿,女儿,我的宝贝灵儿,你回来了?在哪?快让爹爹看看,你出去几日是胖了还是瘦了?”

  “不好。爹爹来了。”钟灵赶紧停下话语,慌忙对着甘宝宝道,“娘,你快去拦着爹爹,跟爹爹说好,千万别在叶大哥面前漏了陷。”

  三下两步,钟灵来到甘宝宝身后,推着甘宝宝。甘宝宝心思全在钟灵和叶枫之事上,倒是没有注意钟灵的玄异,她暗自责怪钟万仇来的不是时候。

  眼见马上就能掏出钟灵的心思了,却被他给打断,以后想要不动声色地细问依然不可能,甘宝宝无奈,只好先出去,安抚住钟万仇。

  甘宝宝看到钟万仇,一脸不高兴道:“一天大喊大叫的鬼嚎什么,也不怕吓到人。”

  钟万仇不明所以,不知自己什么地方又惹自己妻子生气了,赶紧陪笑道:“夫人,这是怎么哪?不是听到灵儿回来了,我这做爹爹的高兴嘛。是不是哪个混账惹你生气了,你说出来,我去为把他擒来为你出气。”

  “还不是你……”甘宝宝本想发火,但想到客人还在大厅中,却是不好让人久等,看了笑话,甘宝宝叹了口气道,“罢了,今天不与你说,你这鲁莽的性子怎么就不能改一改?今天女儿带朋友回来,是个难得的侠士,等会……”

  钟万仇听话却只听一半一半,听到自己女儿带了朋友回来,只以为是甘宝宝说的那人惹了甘宝宝生气,大怒道:“原来是那个杀千刀的小子惹了夫人生气,竟敢拐骗我钟万仇的女儿拐骗到府上来了,看我不去把他大卸八块。”

  说着,钟万仇撸起袖子就要冲进客厅找叶枫麻烦,甘宝宝气急,连忙拉住钟万仇,大为恼火道:“干什么!刚说完让你把你这鲁莽的性子改一改,你怎么又要犯浑,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钟万仇见甘宝宝真的生气了,忙停下身来,又是讨饶又是道歉道:“对不住,好阿宝,你别生气,我一时又没管不住你,惹你生气,我真是该死,真是该死。”

  钟万仇提起手臂就朝自己脸上打了两掌,甘宝宝叹了口长气,她也知道因为钟万仇自卑,自觉才貌配不上自己,所以一涉及她的事就极易变得神色紧张,颠颠然然。

  也怪当年自己做了那事,导致钟万仇将那事当做疙瘩牢牢记在心里,对自己过分在意,生怕自己一不顺心会离他而去,以至于钟万仇在她面前总会频频出错。

  甘宝宝心烦,伤心道:“你怎么每次不能好好的听我把话说完,我都跟你在这安安静静住了十年了,十年之中我足不出户,你心里还有什么好怕的?”

  钟万仇心中更悔,打着自己的脸上的力度更重,说道:“好阿宝,是我不好,我该死,我该死。”

  到底是十多年的夫妻,见钟万仇如此,甘宝宝于心不忍,道:“好了,好了,还不停手,等会还要去见客人呢?你这样把自己的脸打坏了,是想让客人看笑话嘛。”

  “阿宝,你不生气了。”钟万仇一脸傻乐,道,“只要好阿宝你不生气,我就是打烂我这张脸我也愿意。”

  “哼。打烂了还能看嘛?尽只会说些甜言蜜语。”

  甘宝宝恨恨地瞪了钟万仇一眼,没好气道:“记住了,那人是灵儿邀请来的朋友,等会儿进去态度稍放好点,若是惹得灵儿伤心,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是,记住了,一定记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侠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侠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