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高手寂寞
失墨影2016-12-16 06:333,829

  地球历2327年6月12日。

  天气不好不坏,正午的阳光总是那么耀眼,这种时刻更适合晒太阳。

  一位红发蓝瞳少年似乎与自然合为一体,正微眯着深邃的双眸,斜靠在参天古树下感受着风的流动。

  周围鸟语花香,大自然塑造出的蓬勃生机让人惊叹!山间草木沐浴在阳光的照耀下,尽显惬意。丛林中绿意盎然,处处焕发生的格调。海风凉爽而清新,不时会有鱼儿跃出水面。一只小鹿睁着它水萌萌的眼睛走进少年,好奇的打量片刻后又缓缓离开。这里充满了奇幻色彩。

  此地,位于波布市东约百海里外的一处海岛。岛屿上会有野生动物并不奇怪,追根到底是因为战争。

  战争将无数家庭撕的破碎不堪:让无数人流离失所:使得地球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地壳板块分裂,南北极冰川融化,水域面积覆盖地球90%以上。

  然而地球联邦与新人类的同源核战早已过去四十年,两者拼个半斤八两,人类残存基数已不足当初的三成,可生态环境依然未得到实质性改善。幸免于难的人类基因得到质的变革,从而适应这个时代。

  毫不夸张的说,也许随便找位懂得养生之道的老家伙都能勉强活上个200岁,人类体质以及神经反应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无数大家族为让基因得到强化,选择了与自己皮肤有着明显差异的异性结合,这不得不说是件有趣的事儿。

  战后,文明倒退百年不止从而出现无数科技断层。现今人类尝到战争的苦果,渐渐懂得珍惜往日的和平生活。

  可是,自此之后也出现战争遗留下的恶果:那些没人控制、没有自我意识、只懂破坏消灭一切的变异生物以及仿生机甲一直与人类持续着无止境的斗争……其中不排除那群被法律放逐的盗贼团、掠夺者以及流放佣兵战士。

  同样,之后也诞生了勇士情报事务所机构,从那里走出的都是清一色赏金猎人。邻国形势日渐紧张,官方总不会针对一个通缉犯派军队讨伐,所以这些官方不便插手的事儿也几乎都交给进化基因强大的赏金猎人解决。人们将这个群体统称为“勇士。”

  经过演变,渐渐形成了另一个趋势:无论为了金钱、名誉、亦或者违背道德良心准则的一切,只要可以赚到相应的佣金,总会有人接下你那单买卖。人总是现实的,要钱不要命的家伙一抓一大把啊。

  此刻,这位无名少年已缓缓睁开微闭的双眸……冰蓝色的瞳孔矍铄无比,宛若放射一抹璀璨精光,犀利却非张扬,锐利而不逼人。

  他正饶有兴趣的打量起那只梅花鹿,嘴角滑过一抹笑意,暗道:“呵呵,倘若你未曾离开这片区域,我便救你。”

  似是有所感应,那只可爱的小鹿竟不由转过了头,相距离千米之遥却将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注视着少年,随之再次走了回来。

  暗处,隐藏着七匹饿狼,它们目光阴森冷厉,一直等待着猎物的到来已经许久。

  猎物掉头回走让群狼情何以堪?不再等待,只听头狼发出嗷呜一声怪叫,跟着身体猛然跃起扑向猎物。

  小鹿起初不明所以,直勾勾的盯着饿狼——少年并无出手之意。直至饿狼跑到小鹿近前,梅花鹿才开始撒丫子狂奔!她终究是只小不点儿,两者距离再以肉眼可见的差距缩短。

  梅花鹿惊恐的看向后方,又以人性化的眼神望至红发少年,似乎在祈求着对方的庇护。明明说好的英雄救美呢?

  丛林亦有丛林法则,这片区域,少年就是一头猛虎!兔子况且不吃窝边草,何况一头猛虎?绝对不容其他生物在此耀武扬威。

  就在这时,少年目光顿时变得锋芒无比,一股迫人威势隐隐自他周身散发……

  “很久没有战斗的感觉了。”

  说罢,身形不见踪影。打出数道翻转腾挪,速度已尽极致,接连几道纵跃带起屡屡残影直逼群狼好似猛虎下山,空中落地单手顺势扣住头狼颈部猛压向地面。

  轰……

  跟着一声闷响,已不知颈骨碎了几节,成人大小的一匹狼再也没了动静。

  直至此刻,剩余狼群才有所反应。见状,饥饿的群狼不去管梅花鹿,猛然转身扑向少年。可:动作刚刚出去一半,身体滞空同时它们便遭到了致命一击。

  少年单手呈刀,瞬间做出一击三杀,下一刻便将三匹饿狼带走。

  狼是一种高智商生物,见此情形想转身欲逃,却在空中无法借力。少年不拖泥带水,反身着地又是一击倒挂托马斯回旋踢。

  咚咚咚……

  连续传出三声闷响,饿狼内脏已不知破碎多少处,眼看活不成了。接着便可听到它们无力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着……

  远处,小鹿怯怯的跑了回来,它似乎相信眼前这个生物不会伤害自己,竟用脑袋蹭了蹭少年胸部。

  “走吧,你暂时安全了。”说罢,略微用力拍打小鹿身体,吓的它一溜烟没了踪影……对此,少年也只是苦笑的摇了摇头。

  打扫战场,以木取火,虽收获颇丰,但看猎取的果实心中并无太大喜悦。几条狼罢了,够吃上一段时间。

  烤肉香味引来了无数小伙伴儿的远观,口水流下一地却都不敢靠近,直到少年填饱肚子并离开后,那群肉食动物才上来疯抢饿狼的内脏器官。

  直径两米粗的参天古树,在树梢离地面约二十米处的位置,用树枝和野草搭建的草房,这就是他现在的居所。

  一只棕熊正靠在树下懒洋洋的睡着午觉。

  少年毫不犹豫跑向棕熊,尽大的力道踏在棕熊肚皮中央,后又被弹射出三米高的树干之上,毫无间隔,再次向自己的草房攀爬而去。

  被打断美梦的棕熊显得十分暴怒!愤怒的打量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好像忽然想起什么?抬头向树上望去……

  只见少年与它挥手并随之进入了草房,气的棕熊像树上疯狂拍击那硕大的熊掌。没过多久便平静下来,又继续睡着它的懒觉去了。很显然,这是一对老冤家。

  夜:不知何时睡去。

  梦中场景,回到五年之前,游轮撞击暗礁,流落荒岛上那段与生命赛跑的时间让他历历在目;

  第二日,无水,遭遇野猴数十只,轻伤赶走野猴,轻伤—遭遇野狼一匹随之击杀;

  第六日,遭遇眼镜蛇一条,濒死,但总算挺了过来;

  第四周,遭遇眼镜蛇两条,无伤击杀、遭遇猎豹一头,重伤击杀,遭遇棕熊一头,逃跑;

  第二年,遭遇棕熊一头,无视;

  第五年……此刻他已经醒了,又是一场没做完的梦。

  心中思绪波涛起伏,自语道:“我?会终老在这个孤岛上吗?”长叹口气……想到昨日种种,无论狼和鹿、亦或者熊、又或是自己,都是些被命运枷锁困在这孤岛上地一群可怜虫罢了。大海将他隔绝在繁华都市生活的门外。

  “不!我要活下去,离开这个鬼地方。”眼神爆发一抹精光,迅速自高的树上跃下,将手中几匹死狼猛地掷向那头老熊,搞的树下老熊一个踉跄。

  “珍重了!伙计。”少年一边跑着,一边向那头陪伴自己多年的棕熊挥手示意。所谓陪伴:不过是老熊单方面的被对方欺负罢了。他速度极快,分钟时间便来到了岛屿边缘。

  望着波澜壮阔的大海,美丽奇幻的蓝天白云不由让他看呆了……心中不禁涌起一股莫名的悸动。

  伸展双臂,闭合双眼。清冷的海风拂过少年坚毅的面颊上,好似在云中翱翔一般舒适,身体宛若与自然融合了。

  良久……随着激动的心绪渐渐平复,他也将这份对自由的渴望缓缓纳入心中。

  考虑到此地并无藤蔓之类的捆绑物只好作罢,唯一希望,需要依靠在一根烂木头身上。

  想着,一个飞踢便将远处断掉的树干挪到岸边。此举不但省力,也同时检验了木头质量,真可谓一举两得啊。而后,又猛地一脚径直将树干踹入海中身体随之跟上,只听噗通一声。

  准备工作不算充分——六月的天气也并不是很好,海水中透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意。也幸亏少年这种野外磨练多年的卓越体质,换做常人根本无法在冰冷海水中坚持过久。

  回眸望去,心中五味混杂:放眼前方,海天一片苍茫……自己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忘了,而心中对未来憧憬所产生的淡淡悸动会让他无法释怀。

  这里,时间观念会渐渐变得淡薄无比,它流逝的速度仿佛缓慢异常,直至太阳落山前一刻也不让你看到前方的彼岸。漆黑夜晚,只有祈求星辰为你照亮前路,因为,黑暗总会让人产生恐惧与错觉遐想,且不断放大。

  然而,在少年那清澈的眸子中似乎感受不到丝毫畏惧。

  途中时常能遇到末化鲨和变异碎齿鱼等多种生物,为避免血腥引来更多闻腥而来的掠食者,少年选择钝劲打击,这也致使他耗费了大量体力。

  就这样日复一日与木头枝干漫长的在海中飘荡着,已不知过了多久。夜晚的海面异常平静,此时,冰冷的海水早已将他无比坚韧的躯体泡到发白。

  看着那发着淡淡冷光近乎苍白的月亮与少年被水泡过的肌肤形成了鲜明对比,宛若在嘲弄生命的脆弱。

  “呃?又是一个满月之夜啊……”发出一声感叹后他便渐渐晕厥过去。饥饿和冰冷让他变得疲惫不堪,只有手臂还紧紧抱住那根救命草。

  不幸的是,已没有多余力量供少年消耗了,哪怕是抬头这种小事儿。否则定会看到岸边的金黄色沙滩,近在眼前。

  现,身体已被海风吹打在岸边的沙滩上,躺在沙滩的半边身体就这样放松的睡着了。

  许久。

  一道突兀脚步声由远及近,唤醒了沉睡中的少年。

  先是手指动了动,没过多久便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景色,瞬间使他的心情变得澎湃无限!欣喜之情可谓溢于言表。抬手试图遮住一缕映射眼中的阳光,却见到一位糟老头手拿放大镜,正认真的打量着自己。

  “我的天啊!这位年轻人,你是过来卖萌的吗?”被这位长得活像伟大导师马克思的老者冷不丁来上这么一句,让少年不禁莞尔。

  “咳。抱歉,我无萌可卖,更不是什么奇怪的人。请问这里是亚特兰大陆吗?”

  “是的。”老人说道,面带不可思议的神色回问:“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身体还……”

  少年闻言,满足的闭上了双目:“多谢,看来我真的是自由了呢。呵……呵……”话落,脑袋一歪,他又一次昏死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猎纵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猎纵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