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原来也是有钱人家
粉嘟嘟的馒头2016-12-16 03:463,273

  谁都没注意到马路对面树荫下站着的周华,他跟踪陈威已经有一阵子,陈威和黄洋的冲突都被他看在眼里。目送陈威走进校门又看一眼快速离去的哈弗H6,嘴角闪过一丝奸笑,转身快步离开。

  半个小时后,周华出现在陈威家院子外面,前后看一眼小巷里正好没人。他双手搭在院墙上纵身便跳了进去。此时陈威上学,鲁大师正在公园里跟大妈们聊天逗乐,家里一个人没有。

  陈威的房间布置很简单,一张木板床,靠窗是书桌,最值钱的也就是床边那组台式电脑。周华对这个却是一点兴趣没有,在书桌、床上翻找一阵,又去电脑桌抽屉里寻找。他的目的是九莲玉佩,东西不大随便哪里都能藏下,可陈威房间里太简单,他反复找了两遍都没有发现。至于那躺在柜子最里面充电的大米手机,周华更看不上,他可是著名劫匪,从来不玩低于两千的廉价手机。

  忽然在床板下有发现,他掀起床板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就让人脸红。

  “哐”周华愤怒的将这些东西扫到地上,正要踩上几脚泄愤。心里一动又停住,没找到九莲玉佩前还不能暴露自己。他从地上捡起光碟小心整理好,重新放到床板下。仔细的将房间里被翻乱的地方收拾一遍,就像他没进来过一样。

  跟着周华走进鲁大师的房间,仔细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有了发现,他将床头上半部掀开,露出下面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一个黑乎乎的铁盒子。铁盒没什么稀奇,上世纪6、70年代的家庭里都有,密封装一些花生糖果之类。

  只是这个铁盒至今还干净铮亮,显然被主人时常拿出来擦拭翻看。周华掀开铁盖眼睛一亮,里面竟然有大叠的钞票,百元大钞零钱都有,足有一万多元,下面还有一个红色绸布包。

  周华第一时间抓钱在手就要塞进口袋,但最终还是咬牙忍住,将钱放到一边,拿起绸布包打开,里面是一个蓝皮日记本,首页上写着‘97年秋,京城’几个字,字迹娟秀不是鲁大师的笔迹。再翻下去却是一片空白。

  周华不耐烦的抖动日记本,从里面掉出几张照片和一张纸。纸是银行的存单,周华对这种带密码要身份证才能兑现的票据向来不感兴趣。首先捡起照片查看。这是两张小孩的照片,从模样上看是陈威小时候的模样,其中一张上面竟然有两个陈威,神态各异一个哭一个笑,正在打闹着,不知道摄影师是怎么合成的。

  看几眼后周华便没了兴趣,这种小孩子的照片谁家都有,对他没有作用,找不到九莲玉佩更多的还是失望。将相片塞进日记本,又拿起那张存单,不经意间看一眼上面,却是突然一愣,眼珠瞪得铜圆。

  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竟然有足足七个零,最前面虽然是最小的数字1。

  瞬间让周华热血冲头激动得浑身颤抖。这个破烂家庭里竟然有张一千万元的存单,整个临江市又能有几个千万富翁,陈威那小子瞬间高富帅呀!

  常年以抢银行为生的周华一眼就能看出存单的真伪,知道这是银行专为高端客户定制的大额存单,有需要随时能通存通兑。当然这必须是本人持有效证件才能使用,甚至还需要输入主人正确的指纹等等。

  激动过后周华纠结起来,一千万就在眼前,可还是那句话,这不是现金,看着美他却无权支取。足足十分钟,周华脸上神情变幻无数次,终于颤抖着双手将存单夹进日记本,更加小心的将日记本包好,放进铁盒,然后将那叠钞票整理好。

  他做这些时无比专注,就像在复原最珍贵的古董一样。将鲁大师房间恢复如常后,他不放心又回到陈威房间收拾一番,确定没有任何纰漏后,他这才出门翻墙离开。

  这么离开可不意味着他放弃这千万财富,而是在计划着更大的买卖,此时九莲玉佩对他都不再重要了,一心想着怎么将这一千万变成现金抢走。

  周华离开没多久,鲁大师哼着小调走进小巷,正好遇到街道主任王大妈一行,王大妈老远就招呼说:“老鲁,最近市面上不太平,银行门口劫案的劫匪还没有抓到,小区里最近也有不明身份的人出没。你也要提高警惕,看管好财物,有事立即报警。”

  “呵呵,大妹子还不知道我,我们爷俩穷得吃上顿没下顿,哪有什么值钱的财物。”鲁大师笑得无比亲热,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你呀就是个懒惰的老滑头,家里前晚遭贼了,现在还不提高警惕。要不是看小威这孩子人品好学习努力,我们才懒得管你。”王大妈笑骂。对鲁大师从来不用客气。

  聊过一阵后,大妈们继续巡逻,鲁大师回家却是立即变了一副脸色,蛮紧张的去床头翻出铁盒,看里面的东西还在。这才松口气,却是没有将铁盒再放回去,而是塞进一个布袋里,提着就要出门,嘴里嘟囔着:“哎,最近不安全,还是小心点好,去银行开个保险柜,将臭小子的老婆本存到里面,千万不能丢了……”

  一步三摇的出门,到了大街上他却又是那副猥琐模样,谁也看不出来他怀揣巨款,是个不折不扣的千万富翁。

  中午放学前,叶冰等在临江中学保卫室门口。她要趁着放学这功夫将两个坏蛋学生抓住,虽然事后知道她妈妈只是受了点惊吓,破了一条裤子,其余并没什么。可两个小坏蛋无证驾驶却是很严肃的问题,必须要接受惩罚,至少叶冰是这么想的。

  不一会儿,张坚强领着两个男生过来,一个瘦高个,一个戴着厚厚的眼睛,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情。张坚强将他们往叶冰面前一推,无比尊敬地说:“叶警官,他们就是学生证上的学生,李强和蔡仲。”

  叶冰却是皱起眉头,这明显不是前天见到的两个家伙,又被他们耍了,竟然拿别人的学生证冒充。但她可不会就这么放弃,俏目圆睁射出逼人的寒光问道:“这是你们的学生证,怎么不在自己身上?”

  “好好配合叶警官调查,问题严重还得打电话叫你们的家长。”张坚强跟着严厉呵斥,全力配合叶冰的工作。对这个年轻的实习女警官,他可是无比尊敬和爱戴。别人不知道叶冰的身世,他可是一清二楚。张坚强当兵十年有八年都是叶冰家的警卫员,从小看着这位小公主长大。他复原能来临江中学当上保卫主任跟叶家也有着莫大的关系,要不是老首长一个电话,他一个乡下娃哪能得到这样的好工作。

  戴眼镜的蔡仲期期艾艾的半天没说出话来,高个李强却是惊喜的叫起来:“哦,我们的学生证怎么在您手里,别人捡到交警察叔叔了?”

  “对……对啊……我……我……我们……学生证掉好几天啦……啦……啦啦……”蔡仲激动的补充,原来是个结巴,难怪说话这么吃力。

  “学生证掉了?”叶冰眉头皱得更深。

  张坚强却是牛眼一瞪呵斥:“到底是丢了,还是借给别的同学,借给谁了,老实交代,一看你们就不老实!”不愧为保卫主任,没事他都要诈出内幕来。

  “没没,真的是掉了,那天我们去游乐场玩,回来时学生证就丢了。正准备向班主任申请补办呢!”李强连声叫屈,一脸的急切。

  “是……是……是啊……没撒谎……真的丢了……我妈还打了我……我……”蔡仲更是急得眼泪都快出来。

  张坚强还要逼问,叶冰用眼神制止他,看不出两人有什么问题,转移话题问:“你们同学中有这么两个人没有,一个高个1.78米左右,剑眉大眼睛……一个矮胖眼睛小……”描述到最后叶冰忽然生出奇怪的感觉,我对这两家伙记忆怎么如此深刻,之前从来没有这么看过男人?

  可是结果让她失望,李强和蔡仲听她描述一脸的茫然,不停的摇头:“没见过……不知道……”

  “我……同……同学没这么高……又……又胖的……”

  看来他们真的不知道,学生证真是掉了,恰好被两个坏蛋捡到。他们说不定都不是这学校的学生,看来只能费工夫从菜场那里追查,可妈妈说菜场买豆腐的不太配合……

  叶冰烦恼的摇头,大群学生正向这边走出来,已经到了放学的高峰。叶冰眼神在学生中来回搜索,但显然不会有结果,不可能在几千穿统一校服的学生中发现陈威和赵大宝。

  “警察叔叔,学生证能给我们吗?”李强眼巴巴地问。

  “笨……笨蛋,不是警察叔叔……是……是警察姐姐……”蔡仲急切的更正。

  憨厚的傻样让叶冰忍不住莞尔轻笑,将学生证丢给他们吩咐说:“如果看到他们两个,立即向张主任汇报。”

  “是是是,我们一定听你的话。”李强无比听话的点头,叶冰的轻笑让他们瞬间迷醉。那个男生不爱俏,他们刚才只是太害怕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叶冰跟张坚强客气几句,转身走出学校,那里有一辆红色雅马哈,骑上去突突突飞驰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婆是仙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婆是仙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