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与张三丰叙旧
水墨云2016-12-16 03:132,165

  张三丰低下头想了一会,说道“这个假冒的空相,定是明教派来打前站的,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奋力一击,重伤与我,如果奸计得逞,咱们武当今日,恐怕要步少林的后尘了。”

  “师父!我们跟他们拼了!”俞岱岩愤怒的叫道。

  “不许逞匹夫之勇!”张三丰低声喝道,说完叹了口气,道,“岱岩,你听清楚,武当兴亡,不须介怀,只是武当派的绝学,决不可就此中断,我闭关十八月,悟得武学精要,太极拳和太极剑以无瑕疵,此刻我便传与你吧。”

  俞岱岩一呆,心想自己残废已久,哪还能学甚么拳法剑术?何况此时强敌已经入观,怎有余暇传习武功,只叫了声:“师父!”便说不下去了。张三丰淡淡一笑,说道:“我武当开派以来,行侠江湖,多行仁义之事,以大数而言,决不该自此而绝。我这套太极拳和太极剑,跟自来武学之道全然不同,讲究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只须这套太极拳能传至后代,我武当派大名必能垂之千古。”

  说到这里,神采飞扬,豪气弥增,竟似浑没将压境的强敌放在心上。俞岱岩唯唯答应,已明白师父要自己忍辱负重,以接传本派绝技为第一要义。张三丰缓缓站起身来,双手下垂,手背向外,手指微舒,两足分开平行,接着两臂慢慢提起至胸前,左臂半环,掌与面对成阴掌,右掌翻过成阳掌,说道:“这是太极拳的起手式。”

  跟着一招一式的演了下去,口中叫出招式的名称:揽雀尾、单鞭、提手上势、白鹤亮翅、搂膝勾步、手挥琵琶、进步搬拦锤、如封似闭、十字手、抱虎归山……

  项一鸣静静地看着,心里雪亮无比,张三丰这一招尚未打完,他便知道下一招会是什么了……

  “这乾坤大挪移,果真如此了得!”项一鸣心里赞叹一声,此刻虽然张三丰尚未打完一套拳,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了这一套拳法的招式……

  而张无忌依然在目不转睛的看着。

  这太极拳与后世老太老头所打的太极拳极其相似,但是却在一举一动之间蕴含了一种自然之道的感觉。

  项一鸣突然伸出手,摆了一招,突然醒悟,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张三丰一套拳法打完,他双手抱了个太极式的圆圈,说道:“这套拳术的诀窍是‘虚灵顶劲、涵胸拔背、松腰垂臀、沉肩坠肘’十六个字,纯以意行,最忌用力。形神合一,是这路拳法的要旨。”当下细细的解释了一遍。

  俞岱岩一言不发的倾听,知道时势紧迫,无暇发问,虽然中间不明白之处极多,但只有硬生生的记住,倘若师父有甚不测,这些口诀招式总是由自己传了下去,日后再由聪明才智之士去推究其中精奥。

  张三丰见俞岱岩脸有迷惘之色,问道:“你懂了几成?”俞岱岩道:“弟子愚鲁,只懂得三四成,但招式和口诀都记住了。”

  张三丰道:“那也难为你了。倘若莲舟在此,当能懂得五成。唉,你五师弟悟性最高,可惜不幸早亡,我若有三年功夫,好好点拨于他,当可传我这门绝技。”张无忌听他提到自己父亲,心中不禁一酸。

  “太极拳,以静制动,以柔克刚,避实就虚,借力发力,主张一切从客观出发,随人则活,由己则滞。彼未动,己先动,后发先至。”项一鸣突然淡淡的开口了。

  张三丰正在为俞岱岩解说,乍闻此言,微微一怔,转头看向了项一鸣,眼中浮现出一丝惊愕之色。

  俞岱岩喝道,“你这小童,明白什么?如今武当已经在生死存亡之际,如何还要打断师尊?”

  张三丰一挥手,示意俞岱岩不要说下去,他看着项一鸣,问道,“这位……小兄弟,你已经领略了太极拳的精妙?”

  “张君宝,这么多年不见,看来,你还真是把我忘了。也对,当年我和你也不算有多么深厚的交情!”项一鸣笑了笑。

  项一鸣现在非常确定,这里的倚天屠龙记,明显就是从他经历过的那个神雕世界而衍生下来的!

  杨逍那说出的话,灭绝师太的话,以及刚才张三丰眼中一闪而逝的惊愕之色,这一切已经让项一鸣确定了……

  也就是说,零真的掌控者时间,可以随意将他扔进同一个世界的不同时间线!

  看来,零应该可以逆转时间的!

  “你是……”张三丰怔怔的看着项一鸣,“莫非你……”

  “你这小子,到底是何人?如何敢如此跟我师父说话?”俞岱岩再度喝道。

  张三丰一摆手,拱手问道,“你是……当年的项一鸣施主?”

  “哈哈哈!”项一鸣大笑一声,“张君宝,你还记得我啊!”

  “果真是你!”张三丰脸上浮现了一丝惊喜之色,说道,“一别将近百年,施主音容相貌一如往昔,而我却已经老了……”

  “当年少林寺一别,如今……”张三丰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你果然如郭襄女侠所言,非是凡人……一别百年,你却丝毫未见变化!”

  俞岱岩和其余的弟子已经呆住了,张无忌虽然在光明顶已经听杨逍说过,但是此时再度从张三丰口中证实,他还是有些震惊的。

  “当年我不过随意提了一点太极拳的原理,你还真的将太极拳创造出来了?”项一鸣有些好笑的说道。

  “果真是施主!”张三丰惊喜的说道,“张君宝见过施主!”

  “别!”项一鸣赶紧躲开,说道,“你是一代宗师,我不是,你不能给我行礼。”

  张三丰摇了摇头,“施主当年所做之事,当年君宝年幼,尚不明白……百年前,施主便可斩杀金轮法王,何况百年之后?以老道如今实力,只怕也仅仅是能与当年的金轮法王战个平手罢了……”

  “我没那么厉害!”项一鸣摇了摇头,“我只能保证一点,今日你们武当派必然能够保存,而你俞岱岩,也有八成的可能性重新站立行走!”

  “什么?”张三丰和俞岱岩同时惊呼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当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当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