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唐兵半不归
五味酒2019-10-29 11:073,199

  秦晋咂了咂嘴,口中干的已经没有一丝唾液,麻痹的双手紧紧攥着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长枪。同罗部蕃兵左右包抄,三面强攻,铁骑滚滚试图将一切阻挡它前进的东西碾压粉碎。他第一次见识到了蕃军强悍战斗力的可怖。仅仅瞬息之间,凭借着突然袭击创造的优势荡然无存。

  一直躲在军阵后的县廷佐吏被眼前场面刺激的几欲崩溃,口中念念有词,竟是连佛祖和太上老君都一齐请来,保佑他能平安顺利的返回新安城中。

  心念电转之下,秦晋知道这一仗如不力拼,等待他们的就是无情的覆亡。

  “弩手,掩护侧翼!”

  这道命令完全是在尽人事听天命,弩手们的臂力早就被掏空了,即便还能够勉强开弩弓上箭,其效率也不足以威胁疾驰而至的骑兵,那么剩下的只有弃弩持刀与骑兵力战。

  话音未及落地,蕃军骑兵就轰然而至,狠狠的撞上了承受过十数波冲击的长枪阵。

  “杀!”

  面对如此绝境,唐军不但没有崩溃,反而声势陡起,喊杀嚯嚯。

  身在骑兵铁流中的咄莫见到此情此景,无情的冷笑了两声,唐军的回光返照未免也来的太快了。之前让这些软脚鸡占了突然袭击的便宜,现在由他亲自指挥,让这些愚蠢的唐军见识见识,同罗部铁骑的厉害!

  “加速!加速!冲上去,冲垮他们!”

  咄莫身边的数百铁卫,甲装俱全,比普通的同罗部士兵精良的多,战斗力自然也不能同日而语。有了主将首领的加入,同罗部蕃兵爆发出了惊人的吼声,战马铁甲撞到刺林一般的枪阵,顷刻间人仰马翻,肢残臂斷。

  对此,咄莫面不改色,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唐军这种怪异的枪阵就会被骑兵冲击的支离破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那支军队能够抵挡住同罗部骑兵,尤其是他的贴身铁卫,的用命全力突击!

  一波又一波骑兵像泛滥的黄河之水不断冲击着阻挡他们的枪阵。

  咔擦一声,秦晋手中的长枪终于不堪重负而折断,庞大而又沉重的战马嘶鸣一声重重的砸向了他,一名长枪兵见机极快,竟脱离了自己的位置又以长枪前刺试图阻挡马匹砸中秦晋。

  “少府君小心!”

  随着提醒之声,长枪噗的没入马腹,但冲击力仍旧不竭,强大的惯性带着长枪竟将那长枪兵生生的甩了出去,甩到了枪阵之前,蕃兵铁骑马蹄叩地,转瞬间他就被碾成了一摊碎骨烂肉。

  这一幕快的几乎让人不及反应,还没等悲伤的情绪涌上秦晋的脑袋,同罗部的骑兵便又冲了上来,情急之下他就地一滚试图躲开战马的践踏,同时借势抽出了腰间的横刀,胡乱向马蹄间挥去。

  骑兵的速度极快,秦晋这一刀挥空,骇然发现竟然又有三四匹战马紧随而至,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难以躲开,难道这就结束了吗!一瞬之间,秦晋发现自己在最后时刻感受到的竟然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极不真实的错觉,好像面前一切不过是臆想中的场景。

  疾奔的战马突然倒地,紧随其后的则是避让不及人仰马翻,羽箭嗖嗖,团结兵的弩手救了他。再次逃脱死身魔爪的秦晋趁着蕃军骑兵一滞的功夫,从雪地上一跃而起,抽出插在马腹中的长枪重新返回枪阵之中,准备迎接下一轮冲击。

  到了此时此刻,再也用不着什么指挥,所有团结兵都是凭着直觉和一股血勇之气,做最后的坚持,被动的承受着蕃军骑兵一波又一波,无休止的冲击。

  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枪阵将会被冲垮,秦晋嘴里苦涩无比,裹着血腥寒风的战马再次呼啸而至。

  长枪军阵的伤亡不断攀升,第一排的长枪兵死伤殆尽,第二排也是残缺不全,第三排开始直面骑兵的冲击,原本仅仅六排的纵深变得更加脆弱,只要蕃军骑兵再冲击一阵,或许他们就彻底崩溃了。

  让秦晋稍稍感到欣慰的是,侧翼骑兵并没有硬冲,在一阵弩箭之后,仅仅是蜻蜓点水一样的一撇而去。事后,秦晋分析战况时,才明白侧翼的骑兵为何不发力猛冲,并非是他们惧怕团结兵的蹶张弩,而是如果他们冲进团结兵的军阵之后,势必会阻挡正面冲击的蕃军,倘若如此,岂非又陷入了混战?

  只不过,临战之时,哪有时间考虑那么许多,更何况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已经有蕃军骑兵透阵而过,同罗部蕃兵战斗力之持久,韧性之强悍,远远超出秦晋的认知。

  幸运的是,后续蕃军骑兵没有跟上,之前被冲击到地的长枪兵竟然不死,翻身跃起,又将缺口重新堵上了。

  “少府君看!蕃军后翼乱了,好像,好像也打了起来!”

  一直躲在混在长枪军阵中的佐吏居然活了下来,他指着新安城的方向大声喊着。

  此前,秦晋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交战上,经过佐吏的提醒才赫然发现,蕃军骑兵的后方竟然与唐军战成了一团,只不知这股唐军究竟来自何处!

  “兄弟们!朝廷的援兵到了,已经杀出新安城夹击叛军,都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

  逮着机会的秦晋立即以此提振士气,果然,到了强弩之末的团结兵枪阵竟然再次爆发出了阵阵喊杀!

  然而,士气终究不是实打实的兵力,蕃军骑兵的战斗力实在不是团结兵可以匹敌的,同罗部即将彻底掌握了与战场的主动权。

  骤然间,秦晋原本逐渐散乱的瞳孔聚拢起来,就在距离他十步之外,黑旗猎猎,分明是一杆将旗。将旗之下层层簇拥的又分明是主将一般的人物。

  他想也不想,立即命令身后的弩手发弩射击!但却一直没有反应,回头一看,心却已经凉了半截,原来一股下马步战的蕃军骑兵和弩手战在了一起。

  无奈之下,秦晋拾起了被丢弃在雪地上的蹶张弩,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拉开弩弓,上好短尾羽箭。有了弩箭射击经验以后,他特地将弩身压低,以抵御强弩激发一瞬间的强大后坐力。

  扣动机括,羽箭闪电般射出,带着秦晋最后的希望……

  ……

  新安全城有五千丁壮,随着郑显礼的一声令下,冲出城来的足足有三千之数,尽管是打了蕃军一个措手不及,而使战场陷入一片不分你我的混战,可是丁壮的战斗力毕竟难以和百战的蕃兵相比。丁壮们每杀死一个蕃兵,可能就要用三条命,甚至五条命去换。

  以这种伤亡的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些丁壮们就会因为伤亡激增而溃散,然后被一一击杀!郑显礼对战况如此悲观,但手中的陌刀却没有半分犹豫和迟疑。

  郑显礼身边有几十个从安西带回来的老兄弟,这些人跟着封大夫灭国十数,杀人无算,就算同罗部的蕃兵再强悍,敌我力量再悬殊,也不可能将他们吓倒!他们紧密的集结在郑显礼身边,结成了无坚不摧的小型军阵,像磨盘一样碾压着冲上来的蕃兵哪一处的蕃兵气势大盛,他们就杀向哪里。

  但他们毕竟人数太少,对于整个混战的战场来说,有如杯水车薪。往往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能看到十几个甚至是几十个丁壮被同罗部的蕃兵砍翻在地!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新安了吗?”

  郑显礼如此绝望的想着!

  金铁交击的声音急促的回荡在新安城外的战场上空,好半晌郑显礼才回过神来,是鸣金之声!

  蕃军撤兵了?

  郑显礼简直难以置信,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没有听错,混战的蕃兵在节节撤退。

  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蕃兵的诡计,还是另有原因?

  但不论是什么原因,郑显礼的胸中都腾起了前所未有的求胜欲望,绝望不再绝望,只要坚持住,坚持到蕃兵悉数撤走,就能挨过这惨痛的一战!

  “是秦少府!是秦少府!”

  突如其来的欢呼让郑显礼步伐一阵凌乱,抬起头来透过重重蕃兵,却见“秦”字战旗猎猎招展,正以看得见的速度向己方前进。

  “蕃兵败了,兄弟们杀啊!”

  意识到胜利近在眼前,郑显礼发出了一者狂吼,便再次杀入战团。蕃兵听到鸣金声后,战意明显大不如前,这让他捡了个大便宜,一阵横冲直撞后,竟然一口气接连斩杀了数十蕃兵。

  随着两军胜利在城外会师,郑显礼见好就收,只列阵虎视眈眈,防止撤退中蕃兵又做反戈一击!

  半个时辰后,蕃兵终于全数撤离了战场。

  而新安城外已经成了一片横尸场,漫山遍野被染的一片血红!

  双方不及寒暄,立即撤回城中,同时又专门派出人清理战场。

  到了天擦黑时,清点尸体的工作基本完毕,这一战丁壮死伤近两千,蕃兵留下的尸首不过区区七八百之数。而团结兵的损失最为严重,出战时八百人,返回新安则仅仅剩下了不到四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