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胡去又复还
五味酒2019-10-29 11:063,384

  范长明在里门内急躁的反复转着圈子,隔一段时间就抬起头来冲塔楼上跳脚观望的乡丁喊道:“看到了吗?来了吗?”

  “天太黑,看不真切,应该还没动静!啬夫,他们该,该不会不来了吧?”

  天色已接近黎明,风冷的刺骨,塔楼上的乡丁被冻的浑身哆嗦。

  “放屁!他们不来,你就在上面别下来,冻死得了……”

  发泄了一通,范长明觉得心里舒坦了不少,继而又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二郎的惨死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笔帐全都记在了县尉秦晋的头上,现在豁出来让二郎暂受身首异处的苦痛,也是为了将那小竖子引来长石乡。

  至于大郎的安危,范长明早就暗中叮嘱了他的随行伴当,一旦乱起,就护住他趁机逃走。

  范长明又令范氏子弟去寻那藩将咄莫,只要咄莫能够及时赶来,秦晋小竖子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他不怕咄莫不来,也不怕秦晋急匆匆就走了。

  那可是十万石粟米,就算是郡守一般的人物见了,只怕也会挺而走险,将之统统运走。藩将咄莫又在秦晋那厮手中吃了亏,而今得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一想到太阳初升之际,就是自己雪恨之时,范长明忍不住就哼哼怪笑起来。

  “火,火……”

  塔楼上的乡丁忽然大声疾呼,范长明循声踮脚望去,果见夜色笼罩下的九坂山地间,似乎有团团火光映的发亮。那不是长石乡粮仓的地方吗?一个念头在他脑中划过。

  “啬夫,粮,粮仓好像起火了!”

  乡丁的话好像一把锤子狠狠的砸到了范长明的太阳穴上,顿时有如五雷轰顶,他也顾不得夜黑风大,颤巍巍爬上了塔楼,眼巴巴望去。着火的不是粮仓还能是何处?

  愤怒的范长明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来:“小竖子秦晋……”那可是十万石粟米啊,说是范长明的心头肉也不为过,小竖子居然说烧就给烧了!

  但他还存着希望,只要咄莫带着蕃兵能够及时的赶来长石乡,杀了秦晋这小竖子,一雪丧子之恨,就算用十万石粟米换,也值了!想到此,范长明纵声怪笑,笑的老眼里都甩出了冰冷的液体。

  乡丁何曾见过老啬夫如此失态过,吓得生怕他癫狂之下站不稳,跌了下去。

  ……

  朔风凛冽,大地震颤,数千铁蹄踏碎了满地的大雪,轰鸣咆哮直扑新安。

  郑显礼面色冷峻,好像石人一般立在城头,目光漠然的望着逐渐被朝阳驱散的黑夜,那里面有数不清火把正以惊人的速度向新安靠近。

  “这可怎么办?少府君还没回来,俺就说范伯龙那小竖子有问题,陈四还替他作保,这回害死少府君了!”

  校尉契苾贺急的团团转,又连声发泄着。

  “住口!秦少府吉人天相,定会安然无恙!”

  郑显礼制止了契苾贺的发泄,这种口无遮拦的说话,若在守军中传了开去,必然影响军心!

  契苾贺就算再对郑显礼不满也不敢过份造次,因为秦晋临走时将县令和县尉的印鉴一并交给了郑显礼,这就等于将县中一应大小事务都交给了他。

  不过,契苾贺担心秦晋的处境,还是忍不住道:“请郑将军容许俺带人出去接应少府君!”

  “接应?怎么接应?就凭这些刚刚招募来的丁壮?”

  郑显礼指点着城墙上的丁壮,不是他看轻这些丁壮,他们在安禄山的叛军面前只怕连一刻钟都撑不过去。现在任何与叛军在野外决战的念头都是不明智的,如果秦晋不能吉人天相,或是已经与叛军遭遇,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就凭那些使用简陋长枪的团结兵,如果能力战而突围,太阳都会从西边出来。此刻郑显礼已经懊恼到了极点,他后悔没能在关键时刻劝说或者阻止秦晋的一意孤行,对不住封常清的嘱托。

  但郑显礼毕竟随封常清在西域征战多年,关键时刻临危不乱,绝口不提秦晋可能的遭遇。因为现在秦晋的生死如何已经与新安城无关了,眼见着将天光大亮,蕃兵将越来越多,小小的新安又能守得几时?

  眼下最佳的选择是放弃新安,然后带着能带走的所有人离开。不过,郑显礼也十分清楚,他能够指挥得动新安众人,凭借的完全是秦晋的威信,如果表露出一丁点放弃秦晋或者新安的意思,恐怕这些人会立刻炸锅。

  现在,郑显礼觉得自己就像被架在火上生烤的羊羔,进退不能,但不管如何,这一战他不能丢了安西军和封大夫的脸面。

  实话说,郑显礼在西域时随封常清向来都是长途奔袭,上门去打人家,从没有坐困愁城,被人家欺负到门口的时候。这种突然间的攻守异势,他现在还很难适应,尽管在洛阳的时候就已经一败再败过了。

  郑显礼想不明白,为何武功赫赫的大唐竟像在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一般,任人蹂躏践踏。

  “秦少府救过俺们的命,就算战死也心甘情愿,绝不会躲在城里苟活。守城的事,就拜托郑将军了!”契苾贺感觉郑显礼漠视秦少府的安危,可他不能,于是又高呼了一声:“不怕死的,愿意和俺出去救少府君的站出来!”

  城墙上站满了丁壮,几乎所有人都跺脚高呼着回应:“愿意!愿意!”

  这个场景让郑显礼震惊不已,如果秦晋一手整顿后带出来的团结兵如此齐心用命,还可以理解。可那些最忠于秦晋的团结兵几乎都被带了出去,现在城上的全是招募不久的丁壮,居然也如此,这等威望就算封大夫在西域时也不过如此了。

  但是,郑显礼又绝不能让契苾贺带着人出城,否则新安城立即就会人心涣散,也就不用守了。

  “长石乡并非蕃兵来新安的必经之路,秦少府当不会这么快与蕃兵遭遇。契苾校尉,郑某在此向你立誓,只一个时辰,守住新安一个时辰,再没有秦少府的消息,郑某绝不会再拦你!”郑显礼郑重一揖,本来已经做好翻脸准备的契苾贺反倒有些尴尬。

  其实,郑显礼动了点小心思,只要契苾贺答应下来,攻守战一旦尽入胶着状态,契苾贺就算想走,也身不由己了。

  ……

  火借风势呼呼腾起,长石乡粮仓彻底被吞没在一片火红之中,范伯龙无力的跌坐在雪地上欲哭无泪,这些都是乡民们的血汗,就这么付之一炬了!

  “哭甚?咱们秦少府烧了粮食也是不得已,刚刚秦少府不也说了么,落到叛军手里一斤粮食,喂饱了蕃兵就要多杀咱们大唐一个士兵。所以啊,咱们现在烧的不是粮食,是在救成千上万咱们大唐军民呐……”

  一名随军而来佐吏,蹲在地上喋喋不休的劝着哭嚎不止的范伯龙。范伯龙虽然明知秦晋说的有道理,可他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砍,一想到上万乡民多少年来积攒的血汗一夜之间就化作飞灰,无论如何也难以平静。

  负责警戒的哨探忽然打起了呼哨,所有人顿时悚然一惊。秦晋心道坏了,向东面望去,只见一条火把长龙自远而近,随之就是隐隐随朔风传过来的人仰马嘶之声。

  敌袭!敌袭!

  蕃兵铁骑的轰鸣狂奔让整个大地都在止不住的颤抖,团结兵起了一阵骚乱,秦晋沉声下令:“都别乱,就当现在是在校场上训练,全体列队!”长石乡在新安东北方向,叛军若进攻新安,这里不是必经之地。现在突然有大股骑兵出现,只能是事先得知了团结兵的行踪,有备而来。

  刚刚还在苦口婆心劝说范伯龙想开点的佐吏,脸都吓绿了,话锋陡然一转。

  “范大郎!亏俺还好心劝你,想不到你竟连陈四都出卖,勾结了蕃兵叛军,引秦少府入彀,”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范伯龙打蒙了,什么蕃兵,什么出卖!

  “我没出卖陈四,也没骗秦少府,说的字字句句都是一片真心!

  佐吏指着远处逐渐靠近的火把长龙,颤抖着质问:“这就是你的一片真心?陈四若非念着情分,你早就被弩手射杀了,焉能活到现在?只可惜啊,陈四信错了你这卑劣小人!”

  “说不定是,是唐军,说不定是长石乡的乡丁……”

  陈伯龙的解释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佐吏又骂道:“范啬夫自私卑劣,又能生出什么好儿子了?”

  秦晋此刻已经无暇顾及陈伯龙是否与其父坑壑一气,他从来就没彻底相信过陈伯龙,原本只打算烧了粮食就迅速返回新安,即便其中有猫腻,也会打对方一个反应不及的时间差。

  当然,凡事都不会有万无一失。就连秦晋自己都承认,他这次出来是冒了风险的。但粮草对于这个时代的军队太重要了,几乎是一切战斗力的保障,如果能成功烧掉这些粮食,就会打击叛军进攻新安的士气和热情。

  只万万想不到,他快,蕃兵也不慢,现在已经被叛军骑兵堵在了长石乡,除了决死一战,已经再无退路和选择。

  一阵凄厉的嘶喊划破天际,“我没有背叛陈四,没有欺骗秦少府,没有和家严坑壑一气……你们不信,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或许他已经意识到,范长明利用了自己,心灰意冷,情绪失控,范伯龙抽出腰间短剑,对准自己的胸口狠狠刺了下去,没入胸口后又猛然抽出,带出了一片血花,整个人顿时失去了支撑,直直倒了下去。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沙场碎铁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