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胡将引兵来
五味酒2019-10-29 11:073,179

  眼看到了西关城,临出皂河谷口,紧窄的河面又开始放宽,秦晋忽然勒马驻足,指着封冻的河面。

  “召集丁壮,将此处宽阔的河面凿开十步宽的口子!”

  郑显礼担忧的说道:“如果奸细再翻了南山来探路,发现咱们凿了河面,岂非打草惊蛇?”

  陈千里立刻回道:“这个简单,逆胡能派奸细,咱们也可以派哨探,撒到山上去,来一个便弄死一个!”

  皂河所依傍的南山山壁几乎与新安的南关城墙平行,陡峭险峻,能够容人攀爬上下的地方也就仅有几处而已,陈千里的建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秦晋却一摆手,“不必如此,今天傍晚前凿了冰,明日一早又会冻上,到时候再嘱咐人往上面撒上一层雪,保管没人能看得出来!不过却须做好记号,别误踩了刚刚结冰的河面,掉进冷水里不死也得没了半条命!”

  众人恍然,怎么就忘了这一茬!城东关墙外的涧河水面不也得每日凿冰,以防止结冰冻的结实了吗?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又忐忑的,两日后洛阳方向仍旧没能派来大军攻城,然后一则谣言却从洛阳城中隐秘的渠道传到了新安城中。

  安禄山患了极为严重的眼疾,正四处求仙问药,甚至有人直接说逆胡已经瞎了!对于这则消息,新安众人都将信将疑,在他们眼中安禄山身宽体胖,怎么可能不迟不早就在拿下了洛阳以后就患了眼疾呢?

  但秦晋却突的记起了百度百科上对安禄山的一则描述,“身体肥胖,常年长疮疖,起兵叛乱之后视力渐渐模糊,直到完全失明”!这是典型的糖尿病慢性并发症啊,而且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所以在这个当口有安禄山患眼疾的谣言,未必是空穴来风!

  或许这就是逆胡叛军迟迟没有大举举兵西进的原因。

  其实,只要摊开都畿道河南府的地图也能从中领悟一二,洛阳向东是青州、兖州等要地,向南则是淮南道的粮米财赋重地,往西更是大唐帝国的京师长安所在之地。更何况,河北道二十四郡一夜之间又重归唐朝,逆胡叛军的后路随时都有被切断的危险。

  安禄山占了洛阳这个四战之地,实则也等于将自己架在了火上炙烤。既要出兵河北道平乱,还要攻略青兖、淮南等地,可用之兵自然也就可能捉襟见肘,同罗部是与安禄山亲卫曳落河齐名的蕃军,可能谁都不会想到,居然会在小小的新安城下,折戟沉沙,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区区县尉手下。

  等待的时间越长,秦晋心头的压力就越来越大,不知逆胡叛军终究会调遣哪些蕃将来攻打新安?

  ……

  东都洛阳以西三十里,谷水北岸有一处小城名为慈涧,叛军大将孙孝哲领五万大军顿兵于此。孙孝哲刚刚领了安禄山的军令,都畿道以西各路人马皆由他节制,当然也包括了刚刚兵败逃回的同罗部。

  同罗部首领咄莫被唐军以重弩射瞎了右眼,伤口牵动整个头部疼的他暴躁不已,“将那老啬夫给老子带上来!”如果不是铁甲面具挡住了弩箭的大部分劲力,他早就被重弩一箭洞穿脑壳了。咄莫正憋着一口恶气没处发泄,不想那老啬夫竟然举族东投,正被他的部将撞上。

  一名铁卫来到军帐中,愤愤回禀:“老啬夫被孙孝哲的人带走了……”

  咄莫瞎了一只眼,记恨上老啬夫,本想好好炮制一番,出一口恶气,现在竟又被孙孝哲抢了先,忍不住破口大骂。

  “骈妇子算什么东西,现在也骑在老子头上拉屎撒尿了!”

  孙孝哲的母亲与安禄山私通,他本人也深受安禄山信任和重用,这让很多桀骜不的骁勇悍将妒火中烧,私下里都侮辱性的别称他为骈妇子。

  如果是别人抢了他的俘虏,咄莫一定会带着人打上门去,不但要将人夺回来,还要打的对方跪地求饶。但他害怕安禄山,因此便不敢动深受其宠幸的孙孝哲,只能恨恨的独自生着闷气。

  乡啬夫范长明受到了孙孝哲极高的礼遇,受宠若惊,老眼含泪,哽哽咽咽的诉说着自己和唐朝官吏解不开的仇疙瘩。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天幸有安大夫吊民伐罪,讨伐奸佞,否则老朽这比海还深的冤屈都不知道向谁说去,万望将军主持公道,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范长明言之凿凿,将起兵叛乱说的一身正气,孙孝哲听着虽觉滑稽,却也很是受用,甚至还跟着附和了几句,不过他是契丹人,肚子里水平有限,说出来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粗话。

  “老朽此来可助将军拿下新安!”

  范长明的一双三角眼里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只要能为两个儿子报仇,甚至不惜做任何事情。然而,他的一张热脸结结实实的贴在冷屁股上。

  “此事容后再议!足下先说说,当地乡里对我北军的态度与看法……”

  很明显,孙孝哲的兴趣不在攻打新安这件事上面,反而更在意附近的风土人情,他捡重要的问了几句,又褒奖了几句,就挥挥手将老啬夫打发了出去,完全没给范长明发表攻城长策的机会。孙孝哲作为安禄山的亲信,已经得到了确实的的消息,安禄山将在来年正月正式登基称帝,定国号为大燕。

  了解乡里百姓对燕军的看法,也是孙孝哲的任务之一。换言之,收买人心已经成为首当其冲的问题,燕军再不能像刚刚起兵那样烧杀抢掠。因此,对于范长明这种地方乡老出身的啬夫、里正,都是他极力拉拢的对象。

  至于新安城的数攻不下,孙孝哲认为,咄莫的自大无能是主要原因。只要踏踏实实的攻城,燕军起兵伐唐到现在,还没有攻不破的城池呢!当然,颜真卿的平原郡是个例外。

  在受命出征之前,孙孝哲就已经做足了准备,甚至连新安往前数百年的历史都了解的七七八八。说穿了,这不过是一个从汉代以后就废弃的关城,而且依照当地人的描述,现在的新安土城早就不复当年汉函谷关的雄峻险要,城墙高才不过两丈,新安县可堪守城的丁壮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七八千人。

  听说咄莫那蠢货在新安城外又杀了不少人,现在城中守军早就精疲力竭,成了强弩之末。在孙孝哲看来,自己此时携大军趁势碾压过去,直等于白白捡了个便宜。

  亏得那个老啬夫竟大言不惭,自称可助燕军攻取新安,想起来孙孝哲就想发笑。

  次日凌晨,孙孝哲颁下军令,大军分成前中后三军次第开拔,进击新安。同罗部也在开拔的诸军之中,不过却被孙孝哲安排在了后军垫底。他不想让这个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铁勒人坏了自己的行军计划。

  慈涧距离新安只有一日路程,经过连夜行军,孙孝哲所在的前军终于在午时之后抵达了新安,但眼前所呈现出的场景却是他前所未见过的。

  新安的夯土城墙的确高不过两丈,可在夯土城墙数十步开外的距离上居然还拔起了两堵冰墙。

  “擂鼓,攻城!”

  鼓声霎时震天动地响起,数千步卒抬着云梯,举着盾牌山呼海啸的向新安汹涌狂奔而去。

  ……

  新安城头,校尉契苾贺放眼望去,只见前方旌旗招展,人马蜿蜒不绝,竟似无穷无尽一般。果然让少府君说中了,逆胡叛军再度攻城就会派出数万大军,志在必得。

  他冷冷看着第一批攻城叛军蜂拥而上,脸上竟忽然浮现出了几分颇为古怪的表情。

  就在攻城叛军即将抵达第一道冰墙时,在距离十数步的距离上,轰然陷了下去。薄薄的冰面碎裂,下面涧河水滔滔,瞬间就吞没了冲在最前面的叛军。

  由于是冬天,涧河水量下降的厉害,成年男人在河中央也仅仅能没过腰部,但事起突然北人蕃兵又不习水性,在数九寒冬里跌入冰冷的河水中,叛军们惊慌失措大呼小叫,在水中踢腾挣扎,不少人在呛了几口冰冷的河水后失去了知觉,竟被活活淹死在了齐腰深的水中。

  后续赶上来的蕃兵则刹住了脚步,不再向前冲锋,挤在涧河岸边进退两难,后面的人有不知道情况的仍旧在继续向前推进,以至于河岸边的叛军像下饺子一样,被纷纷挤落入冰冷刺骨的涧河中。

  孙孝哲眼见中了唐军陷阱,知道士气已堕,再催促强攻唯恐徒增伤亡,就算攻下了新安也反为不美,便果断的下令收兵,待休整之后明日再战!

  金铁交击之声在战场上空回荡,新安城头的唐军爆发出阵阵欢呼,声势直透天际。

  首战失利,孙孝哲也很沉得住气,下令在新安东关城外两里扎营,同时又命人去请随军而来的乡啬夫范长明!

  咄莫跟随后军在当日傍晚抵达新安城外,当他听说孙孝哲初战吃亏以后,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自觉出了一口胸中恶气!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城东数重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