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93,259

  自从那日杨母吐了血之后,身体更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杨锦心每日担惊受怕,姐姐也不知为何不让她再去探望,加上霍冬来也没了消息,这些事加在一块儿,竟让她生生瘦了一圈。

  这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去霍公馆碰碰运气。她已经在这铁门外徘徊了好几遍了,看着那门铃,好几次伸出了手,都没能按下去。

  远处一阵汽车喇叭声传来,让杨锦心瞬间白了脸,朝四周看了看,竟无处可躲,只得低着头,装作路过的样子,回头往大路上走,正好与那汽车擦肩而过。

  待那汽车走远,又小心翼翼地回头去看,就见那汽车在霍家门口停了一下,然后铁门被打开,车子开了进去。不是霍冬来的车,杨锦心气馁得喘了口气,柳眉皱起,远远看一眼那豪华的欧式建筑,终是转身走了。

  回百锦路的时候,杨锦心顺便去书局借了日语书。原来还计划出国的时候,霍冬来替她选了日本,她有过抵触,但又想到,或许学会日语,能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让侵略者混淆视听也不一定。

  她在前世就属于语言能力还不错的那一类人,日语,曾是她的选修课,这一世学起来倒也得心应手,尤其是,当她把这门语言,当做护身符来看待的时候。

  九月底的秋天,凉风习习,百锦路巷子口那株老银杏树开始落叶,那黄灿灿的扇形叶子落满一地,漂亮得像铺了一层奶油。

  杨锦心走到这树下,那叶子正飘下来落在她肩头,她抿嘴一笑,伸手将叶子拿下来,想着正好拿来做只书笺。

  刚进了大杂院的门,就见赵大娘匆忙迎上来,“二姑娘,你怎么才回来,你娘叫人抓走了!”

  “什么!”杨锦心只觉眼前一黑,身体晃了两下,赵大娘赶紧扶住她,说道。

  “哎哟,前几天还看着大人物到你家,今儿怎么就发生这事呢?”

  杨锦心强忍住心慌,又连忙问道:“知道是什么人吗?有没有说什么?”

  赵大娘皱着脸摇头,“哪里敢问呀,就见一伙当兵的抬了你妈就走,你们别是惹着什么人了吧!”

  “当兵的……”杨锦心默念着,心慌意乱地转头就往外跑,竟一时忘了那门槛,一下被绊倒在地,身后的赵大娘跟着“哎哟”一声,赶忙来扶她。杨锦心飞快地爬起来,也顾不上自己,灰都不曾拍一下,就跑出了大杂院。

  那停在巷子口的汽车,还冒着热腾腾的汽油味,一身铁灰色戎装的军人站在车前,冷硬挺拔。见到杨锦心出来,上前两步,喊道:“杨小姐!”

  杨锦心细细喘着气,看到他,柳眉皱起,面含薄怒,“你是谁?”

  那人咧嘴笑了一下,回答:“我是秦府侍从室的主任赵志军。”

  “是你们抓了我娘!”杨锦心怒气未减,声音冷冽。

  赵志军仍是一脸笑意,“杨小姐误会了,我们只是把杨太太送到教会医院诊治,这不,专程来接你过去。”

  ……

  汽车并没有开去教会医院,而是在庆阳春楼下停下来,这里是金陵城里高官名流聚集地,类似会所一般的存在。楼下守着一队卫兵,这气势逼退了周围的行人,连带着整条街都冷清了。

  赵志军带着杨锦心上了二楼,楼道上,也站着面容冷淡的卫兵。

  杨锦心进到包厢里,赵志军就从外面把门关上了,她转身看着那两扇门合上,心里打鼓似的乱跳。

  转身过来,就见包厢正中的桌子上摆着各式菜肴,秦慕阳坐在主位上,他敞着军装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衬衣,还是锃亮的军靴,刚从校场下来的样子。

  见她进来,秦慕阳扯起俊逸的笑,“过来坐!”

  杨锦心仍是远远站着,紧紧攥着书包带,平息了一下心跳,道:“不用了,我要去看我娘。”

  秦慕阳脸上的笑淡了一些,拿着汤匙去盛砂锅里的汤,“他们说这乌鸡汤,女孩儿喝了好,我让人给你准备的,看你都瘦了,过来喝点。”

  杨锦心还是站着没动,微垂了眼帘,“多谢四少,我要去看我娘……”

  话还没说完,就听“啪”地一声,是白瓷汤匙摔碎的声音,杨锦心随之一抖,只咬着唇,不敢再说话。

  秦慕阳抬头看着她,一身青色斜襟上衣,小小的立领绣着缠枝梅,下身仍是她常穿的白色布裙。她微低着头,露出一截白玉般的颈子,松松的长辫子垂在脑后,留下耳边柔软轻盈的碎发飞舞。

  突然就觉得内心一片火热,那发丝好似撩到他心上,酥酥麻麻一片。

  秦慕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生生将那酥麻压了下去。

  “过来把饭吃了就送你去!”秦慕阳低沉的嗓音冷淡了许多,说完,就站起来朝她这边来,“要我亲自来请你,是不?”

  杨锦心赶忙上前几步,坐在了下首,秦慕阳微微一笑,把那乌鸡汤往她面前一推,自己也挨着坐下来,“尝尝看,喜不喜欢。”

  他挨得她极近,淡淡的烟草味强势地在她身边围绕,她只感觉挨着他那边的半个身子都僵住了。

  “别这么紧张。”秦慕阳看了她一眼,伸手又往另一个空碗里夹了一点鱼肉,道:“李太太不是把你娘气病了吗?我让她来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

  “别!”杨锦心摇摇头,又道,“我娘素有旧疾,跟她没关系。”

  秦慕阳点点头,“好,都依你!”说着,又继续往那碗里夹菜,很快堆了满满一碗,“把这些都吃了,然后告诉我,哪个最好吃!”

  杨锦心抬头看他,剪水黑瞳云遮雾缭,难掩眼中的疑惑,看得秦慕阳心中一跳,抬手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你放开!”杨锦心猛地挣开,气恼地跳开来,圆木凳倒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冷下来,秦慕阳就那么看着她,漆黑的眼眸,深邃得似乎要将人吸进去,杨锦心努力调匀了呼吸,也愤怒地回望着他,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

  好半天,只见秦慕阳唇角勾起,露出清浅的笑容,英俊迷人。

  “李太太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你不是不愿意,不明不白地跟着我么,我就先把名分给你。”

  “呵!”杨锦心冷笑一声,“李太太没告诉你么,我有男朋友!”

  秦慕阳不以为然地挑高了眉,“他就那么好?”

  杨锦心点头道:“好也好,坏也罢,总是我自己选的,我们之间的情分,外人怎么会懂。”

  秦慕阳撇撇嘴,貌似郑重地点点头,又重新坐回主位,搓了搓手掌,自顾自地动起了筷子。

  杨锦心站在那里,咬着牙,坐也不是,立也不是,竟急出一身汗来。秦慕阳也不管她,只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竟再没看她一眼。

  两人就这样,她不走过去,他也不强求,好不容易等他吃完,又慢慢喝了一杯茶,起身出了包厢。杨锦心一直低头竖着耳朵听他的动静,外面的卫兵也随着他离开,然后楼下的汽车声响起,后面又是士兵整齐的步伐声。

  他真就这么走了,杨锦心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背心出了一层薄汗。走到窗前,楼下果然已没了来时的阵仗,又走出包厢,外面也是空无一人。

  杨锦心郁闷不已,这秦慕阳喜怒无常,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自己跟他这样耗下去,总不是办法。

  她皱了皱眉,轻叹了口气,先去医院再说。

  赶到到教会医院,护士将她带到了一间高级病房,母亲果然就躺在病床上输着液,杨母见了她,也是止不住的惊惶。

  “心儿,我们不住这里,娘回家慢慢调理。”

  杨锦心却摇着头道:“别了,我原本也想送您来的,正好就医好再回去,我们有钱您别担心。”

  杨母咳嗽了两声,摇头道:“这针,扎得我心慌,还是回家熬药喝吧,这是那四少爷派的人吧,这人情我们不能要。”

  “娘,我们自己给医药费,不承他的情。”杨锦心替母亲掖掖被子,说道,她老早就想把母亲带来住院。

  原来,霍冬来也给她用阿西匹林,但是这个时候的青霉素,又贵又不好买,常常断药,剂量不够,也没起着多大的作用。这个教会医院,是英国人开的,药就好买的多了,母亲的身体,没有经历过西药抗生素的常年侵袭,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能断根也不一定。

  但是,无论杨锦心怎么说,杨母就是不肯答应住院,杨锦心只得去找医生出院。

  赵志军很快就得到了消息,无奈,只得去请示秦慕阳,正在靶场的他,听了这消息对着靶心就是一通乱射,之后就冷笑道:“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一家人都这么倔。”

  杨母就这样,来回折腾了一遍,拿回了一包西药。

  第二天,杨锦心早早起了床,想着今天无论如何,得去看看姐姐。正给母亲喂着饭,就听到外面赵大娘的声音传来。

  “就这儿了,您请……二姑娘,你们家来贵客了。”

  杨锦心放下碗就往外走,掀起门帘看到来人时,瞬间红了脸,愣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