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木美尔东2019-12-06 10:233,113

  早晨起来,院子角落里的月季居然开出了几朵艳红的花朵,浮出阵阵清香。巷子口又传来卖五香豆干的老头的叫卖声,杨锦心在厨房里熬着粥,听到这动静,端着盘子就出去了。

  走到院子里就碰到赵大娘也端着个小碗出来,“哟,二姑娘也去买豆干啊?”

  “是呀!”杨锦心浅笑着点头,两人一起往外走。

  赵大娘走在她身边,有些吞吞吐吐地问:“二姑娘,那个……不是我多嘴啊,听说……有人在月半街见到过大姑娘,那个……她也有段日子没回来了,你去看过她没?”

  杨锦心止不住一阵心跳,仍然面不改色地答道:“您别听人胡说,我前几天才去看了我姐,她很好呢,恐怕是认错人了吧!”

  “那就好,那就好!”赵大娘连连点头,不再追问,却明显不相信的样子。

  杨锦心脸上一片云淡风轻的模样,心里却似翻江倒海一般,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姐姐了。几天前她去公寓找她,公寓里的东西乱七八糟,姐姐也没在,她收拾好房间,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见姐姐回来,只得留下纸条先回来了,这之后,也没见姐姐回家来。

  赵大娘说的月半街她是知道的,那里聚集了金陵城里混乱的烟馆、赌场和暗娼馆。那种地方也分三六九等,像玫瑰园所在的花街,就是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去的地方,而月半街,就是江湖小混混和穷人混迹的场所。

  杨锦心打死也不相信,姐姐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忐忑不安地照顾母亲吃了早饭,杨锦心便匆忙出门往通源路而去。

  ……

  “今天要你陪我出来,会不会耽搁你?”楚玉和秦慕阳一道坐在汽车后座,她看着他近似冰冷的侧脸,柔声问道。

  秦慕阳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转头看着她,漆黑的眼瞳尽是一片冰凉,嘴角却偏偏带着浅浅的上扬,“怎么会,工作要做,老婆也要陪的!”

  一句话,成功的让楚玉羞红了脸,她是标准的大家闺秀。苗条玲珑的身段,巴掌大的鹅蛋脸上隐隐带着浅浅的梨涡,白皙娇嫩的皮肤,细长的柳叶眉,灵动的杏核眼,一颦一笑都那么端庄得体。

  她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是要嫁给秦慕阳的,她小他一岁,老帅在世时,两家也走得近,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她当然也知道秦花名在外,也为此伤心难过,但是母亲总对她说,男人是鸟,妻子是巢,等他倦了,总会有归巢的那天。于是,她一直等到他来说订婚的这天。

  他终于还是她的了!

  “在想什么?”

  秦慕阳突然出声打断了楚玉的思路,楚玉恍惚中脱口答道。

  “想你……”

  说完才警觉自己已不知不觉吐露了心事,脸又刷地一下红了个彻底。

  “哦!”秦慕阳戏谑般地拉长了语调,“原来在想我啊!”

  说完,伸手将她搂进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头,“傻丫头,我不是在你身边么,想的时候,随你看随你摸,好不好?”

  “你真是……”楚玉被他这话撩拨得一阵酥麻,只紧紧埋在他怀里,再不肯抬起头来。

  秦慕阳却面含冷笑,锐利的眼睛里讥讽一晃而过,瞬间又是那副冷淡的表情。

  车窗外天气甚好,晴空万里,大街上人来人往,汽车摇摇晃晃走得极慢,走到一处窄路口竟被堵住,汽车随之停了下来。

  秦慕阳安抚了一下怀里的楚玉,也不耐地看向车窗外,路旁是一家成衣店,橱窗里挂着一条裸粉色连衣裙。

  脑海里,突然就闯进了杨锦心穿着一身粉色长裙,踮脚去接檐水的模样。那双纯净至极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总是透着淡淡的疏离,却也带着清澈动人的倔强。他总是想着她,明知道她是那样子厌恶自己,他却总是摆脱不了,魂牵梦绕一般。

  汽车又重新走起来,那条裙子渐渐后退去,秦慕阳扭着头,视线总也收不回来,直到再也看不见。

  心里空落落地转回了头,那熟悉的身影就这么不期而遇地闯进了视线里,她还是那身半旧的青衣白裙,松松的长辫子垂在腰间,她半走半跑着,急匆匆地往前奔,足下裙裾翻飞,宛如蝴蝶飞舞。

  汽车从她身边滑过,他清楚地看到她带着红晕的脸,细碎的刘海飞扬,似是撩拨般,让他的心猛的一阵酥痒。

  心里突然就怦然一动,道不明的情绪蔓延开来。

  ……

  月初的月亮弯勾一般,挂在夜空,却依然挡不住泄下一地霜白的月光,清清冷冷,安安静静。杨锦心从人力车上下来,她今天在杨锦欢的公寓待了一天,仍是没见着她,这会儿早已被担忧折磨得精疲力尽。

  她走到银杏树下停下来,深深吸了两口气,抬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默默的反复的念着霍冬来和杨锦欢的名字,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们在下一刻出现在眼前。

  银杏树上还挂着几片倔强的黄叶不肯落下,杨锦心一直仰着头,抬手搓了搓脸,似乎要将那缠绕在心头的忧愁除去,又重重地吐出口气,收拾一下心绪,再往弄堂里去。

  忽然,从黑暗中传出一声礼貌低沉的声音。

  “杨小姐!”

  杨锦心心里一惊,惶然转过头来,就见高大挺拔的廖勇站在她身后,毕恭毕敬地道:“杨小姐,四少请你过去!”

  杨锦心变了变脸色,后退着就准备往弄堂里跑,然后,就听廖勇那冷清的声音道:“杨小姐,这么晚了惊扰了杨太太总是不好的,对吧!”

  “你们这是要逼我!”今天所有的事都压在一起,杨锦心的语气愈发愤怒。

  廖勇却摇头道:“怎么会,四少特意吩咐了,不能惹了杨小姐生气,我只是很客气地来邀请您!”

  杨锦心气愤难当,狠狠瞪着他,就见廖勇移开一步,手臂抬起,她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果然见到了停在院墙下的黑色老爷车。车里的人或许见她看过去,耀眼的车灯亮起,杨锦心抬手挡了一下,然后就是穿着便衣的侍从从车里出来,站在车前,皆是一副沉默冷淡的样子。

  廖勇亲自为她开了车门,然后就听“嘭”的一声,刺耳的关门声,敲在她心上,心跳都漏了几拍。

  秦慕阳坐在车里,正转过头来看她,那棱角分明的脸上,竟是冰霜一般的冷意,杨锦心又气又恼,也是极度不耐地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秦慕阳只看着她,缓缓说道:“我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杨锦心烦他又说这话,小脸皱成一团,“我说了很多次了,我有男朋友。”

  秦慕阳那染着怒气的眸子,只定定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给了你这么多次机会,别以为我好说话!”

  “你……”杨锦心气结,眼睛瞪得大大的,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谁稀罕你的机会,我说了不愿意,不愿意,不……”

  “啊……”

  杨锦心一声惊呼,一股巨大的力气过后,被狠狠甩在了倒座上,也不知撞上了哪里,一阵头晕眼花,陌生的男子气息,已然侵袭而来。

  “你……咬我?”

  杨锦心狠狠地盯着他,死死攥着自己的衣摆,才堪堪忍住没将手朝他那张脸挥过去。

  秦慕阳偏头吐出一口口水,那漆黑的眸子冷气森然,他竟勾起一边唇角,冷笑道:“看来,你是不想知道你姐姐的下落了。”

  “你……”杨锦心气得发抖,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你卑鄙无耻!”

  秦慕阳无谓地点头道:“我就无耻怎么了,谁让你有事没事撩拨我,我不好过你也别想自在!”

  “你……你……”杨锦心半天想不出话来反驳他,眼泪就跟着掉下来,“你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杨锦心索性开始断断续续控诉他的恶行,“你针对我们穷人家做什么……”

  秦慕阳从没见过她这么生动的表情,眼泪糊了满脸,,竟比那些唯唯诺诺的脸看起来动人心魄。

  看着面前哭泣的脸,欲望早已退去,秦慕阳掏出手帕递给她,自然被打掉了,他也不恼,又捡起来递给她。

  “你不想一脸泪水回家吧!”

  杨锦心瞪着那双还挂着泪珠的眸子看向他,还伴随着抽噎,竟也让他觉得无比可爱。

  伸手打开了车门,“你擦了眼泪,就回吧!”

  杨锦心暗暗搓了一下手指,飞快地拽走了他手心的手帕,弯着腰已经探出去了半截身子。

  就听背后传来秦慕阳坚定的声音。

  “我要定了你!”

  杨锦心倒抽一口气,气恼得将帕子甩给他,飞也似的跑进了弄堂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