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平静与烦忧
沫失莫忘2016-12-16 03:082,143

  路北耸了耸肩,习以为常的掏出钥匙打开家门,这样的事情从他住进这里开始就一直在发生着。

  因为他这个人很难找到工作,而且就算是找到了工作也做不长,所以每次都到了房租的最后期限才有钱交给房东。

  路北想,房东对于每个月的提前提醒也许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吧。只是不知道这次他还能不能在最后的关头把房租交上。

  看着眼前不足四十五平米的房子,路北不禁露出一抹苦笑,房子虽小,但好歹还是个栖身之地啊,怎么着也不能失去。

  不然就凭他路北一个哑巴在这个城市里,上哪还能找到租金这么便宜的房子?

  路北随手把手上的药放在桌子上,摇了摇头,转身从衣柜里拿了睡衣,现在想得再多也无济于事,除非现在天上掉下一捆钱来给他,否则大晚上的他就是死也变不出钱来。

  路北赤裸着站在自家的浴室里,看着浴室中的喷头犯了难,医生说过他身上的擦伤在没结痂之前都不能碰水。

  不能碰水的话,他要怎么给自己洗澡?今天他可是在大太阳底下晒了很久,出了一身的臭汗,不能洗澡对于他这个有轻微洁癖的人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可,再怎么不能忍受,他也不能不顾身上的擦伤。伤口碰到水会有什么后果,路北心中还是清楚的。

  “唉,还是弄点水擦一擦好了。”路北放弃了原先想要淋浴的想法,转而无奈地拿桶接了水,打湿毛巾后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仔细地给自己擦身体。

  费了好大的功夫,路北才把自己上上下下的倒腾好,换下来的衣服也没了心情洗,就这么丢在桶里,打算明早醒来再把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

  路北躺在硬邦邦的床上,本以为今晚会睡不着,担心着自己的工作什么时候才会有着落。可没想到,他刚躺下没多久,睡意就涌了上来,两眼一闭,进入了睡梦中。

  在路北睡得正香的时候,祁陌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祁陌被某个不要脸的人堵在了自己家门口。

  祁陌脸色铁青地看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上前将那人伪善的嘴脸给撕碎,可是他不能,他只能按捺住自己内心中的冲动,因为这个人他,不配!

  “今天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还来做什么?”祁陌做了一个深呼吸,强忍着快要爆发的冲动冷眼瞪着萧贱人。

  萧贱人不叫萧贱人,而叫萧牧,只不过从萧牧背叛祁陌的那一天起,祁陌就一直是这般称呼着萧牧的。

  “陌,你别这样对我,当初我那样做是有苦衷的,是他们逼我的啊,不是我的错。”萧牧边说着边痛苦地双手抱头,高大的身躯也缓缓地弯了下来。

  那副样子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只是祁陌看着却只想笑。不是他的错?一句自己是有苦衷的就可以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别人的身上,而自己什么错都没有?

  他是该说萧牧太天真,还是他祁陌太白痴?这样的说辞,他祁陌要是相信,当初他就绝对不可能把摇摇欲坠的以陌给撑起来。

  萧牧现在的这种姿态只不过是看到以陌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期,想要从中获得点什么罢了。

  “你有苦衷那又怎么样?对于我来说,背叛就是背叛,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只要背叛了就不值得我原谅!”

  祁陌懒得和萧牧这种人浪费口舌,说完转身就走,不能回家,难道他还没有地方去了不成?

  “陌,等等!”眼见着祁陌要走,萧牧也顾不得装痛苦了,赶忙上前一把抓住了祁陌的手。

  “放开你的手,我嫌脏!”在萧牧抓住自己的手的同时,祁陌大力地甩开萧牧的手,萧牧脸色蓦地变了变,最终还是归于平静,挡在祁陌的面前,就是不让祁陌离开。

  “陌,我们就不能好好谈一次吗?”白天的时候是这样,到了晚上还是这样,萧牧不明白为什么祁陌始终不肯给自己一个好好谈的机会。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祁陌冷眼睨着萧牧,眼中的不耐烦越来越明显,真是见萧牧一次就破坏一次他的心情!

  “陌,你非得要这样与我划清界限吗?”萧牧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设想过祁陌会对他的背叛不满,但从没想过祁陌会这么彻底地不认他这个人。

  以陌,他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一点点苦劳啊,背叛二字,只要真心悔改过了,不是还有机会原谅的吗?为什么祁陌连个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不是我非得要跟你划清界限,看来,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和你这种人合作呢?祁陌转身快步朝着自家的小区走去,没把后面那句话说出口,可是他话里话外透出来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萧牧脚下一动,就想再度上前阻断祁陌的脚步,可不知怎么的,望着祁陌带着决绝和失望的背影,萧牧的双脚就仿若长在了原地一般,迈不开了。

  等到他回过神来,再想上前拦人的时候,祁陌已经走进了小区当中。萧牧不由得有些失望,祁陌所住的这个小区的安保力量,他还是很清楚的。

  这个小区,没有经过任何验证的外来人是不可能走得进去的,萧牧不用想也知道,祁陌不可能会让小区的保安让自己进去的。

  今天,他只能无功而返。

  意识到这一点,萧牧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如果刚才他没有莫名其妙地愣神,那么现在就不会把祁陌放走了。

  那个时候他为什么要停下脚步?是因为对祁陌心有愧疚吗?别开玩笑了,萧牧冷着脸转身离开,愧疚这种东西对他没有任何的用处,也对祁陌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总之,他萧牧是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的!

  ……

  祁陌把自己摔进沙发中,头疼的扶额,今天他是暂时摆脱了萧牧,但萧牧这个人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放弃以陌这个蛋糕的。

  看来他得想个办法,把萧牧这个麻烦给解决了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能助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能助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