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选拔考试
醉柳2016-12-19 11:043,190

  一条黄色的警戒线在地上笔直的延伸着,线的后面排着一条弯弯曲曲的队列,大约有十几米长的样子。队列里的大多是年轻面孔,虽然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但是这群孩子似乎并没有因此而烦躁,紧张和激动的表情时不时的会在他们的脸上浮现。

  相对于警戒线外,警戒线内则是显得空旷的多了。一间比较大的教室前面摆着两个椅子,椅子上坐着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看面相比外面那些排队的孩子要老成许多,看样子是这个学校的师兄的样子。这两个人其中明显更老成的一个人手里握着一旮资料,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吴用师哥,真的是百年不遇吗?”那个显得小一点的师兄这时开口问道。

  听到声音,原本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的那个师兄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让你赶上了,只听说艺术和体育类的考生有提前批次录取,医学院,头一回见。”

  “也就是说,以后除了艺考和体考之外,又多了个医考呗?”

  “不一定,明年还招不招,得看今年的成果。”

  “学校这么兴师动众,投入还这么大,看来是真的下决心要教出一波精英医生来啊。”

  小师兄刚说完,吴用睁开眼睛,把手上的资料卷成筒,使劲敲在小师兄的头上。“招你的时候没下决心是吧!招我的时候没下决心是吧!我们是世济医科大学的,哪个不是精英!哪个不是?”

  “我就是一个学医学英语的,将来也当不了医生。又不像是师哥是临床专业的。”小师兄一边不停地闪躲一边略带幽怨的说道。

  “你要是有心当医生,发奋考研转专业啊。”

  “那也跟将来这批临床特训班不是一个等级,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连师哥您都被派来管招生了,以前除了自习室,我可没在学校的其他地方见过您。”小师兄看了看考场门里。

  “一百年才出一个的精英班啊,我也是为了见证历史。”吴用深呼吸一口,缓缓说道。

  小师兄目光顿时充满了神圣,望向考场。吴用突然踢了小师兄的腿一下,说道:“再去带一批候考的进来。”

  小师兄收回带着憧憬的目光,乖乖的举着一张牌子出去了。

  在小师兄的带领下,又是一批考生被带进了考场内。这是一个面试的考场,考场内气氛严肃,好像即将要做手术的手术室内一样。

  考场的前方有一张长长的桌子,一排考官坐在里面,只看得见手和放在面前的考生资料。待考生入场完毕后,坐在长形桌子最左边的一个考官用戴着一次性手套的手端起来一个不锈钢器皿,走下来放在了考生面前的桌子上。这个器皿看起来就像是法式大餐上菜时用的盘子和罩子。

  戴着手套的考官掀开桌子上法式大餐盘子的罩子,盘子里面是一个人体头骨骨骼标本,一颗骷髅头。这个头骨好像已经有了年岁,原本白色的骨头上现在已经近乎完全成为暗黄色,骨头上有不少坑坑洼洼的痕迹,骨头上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好像两个黑洞,随时能把人的三魂六魄吸收进去。。

  “你看到了什么?”戴手套的考官面无表情的问道。

  考生们看到骷髅头顿时兴奋起来,都盯着骷髅头观察起来。

  一个看起来畏畏缩缩的男考生结结巴巴的说道:“看到了……人……人头呗……”

  一个头发染成了黄色,看起来有些流氓气质的女考生表情带着惊喜:“我去,真特么帅!哪儿有卖的啊?”

  “嗯……”戴手套的考官清了清嗓子,面色严肃的说道:认真答题!“

  “我看到一具完整的人体头骨标本,应该是用于医学教学。”一个留着平头的男生表情镇定的说道,不过虽然表情镇定,话语里还是带着一股不自信的感觉。

  虽然他说的像是废话一样,但考官还是点了点头。

  “Cranium,脊椎动物骨骼系统中最复杂的部分。”说话的是平头男旁边的一个男生,头发比较长,乱糟糟的,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他给人的感觉和平头男差不多,都有着宅男的气息。

  “也叫颅骨,由二十三块形状大小各不相同的不规则骨组成,包括顶枕额颞……”说话的也是一个男生,不过他身上的宅男气息好像更加浓郁,一双不知穿了多久的人字拖正在他的脚上穿着。

  不过这个人字拖考生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女生的尖叫声打断了。这个尖叫的女生在考生的最后面,她的反射弧好像比较长,看到骷髅头这么久了,她才想起来尖叫。

  ‘哎呦喂,大骷髅头子搁这儿干嘛啊,怪老吓人的。”说话的是一个男生,声音却是女生女气的,看来这人八成是个娘炮了。

  站在娘泡男前面的是一个清瘦冷峻,颜值比较高的男生,这时他开口了:“颜色发黑,莹润油亮,下颌支跟颞骨使用的还是最原始的钢钉串联。这应该是各位导师在学生时期就使用过的标本吧。”

  戴手套的考官脸上露出笑容,点了点头,好像在赞赏他的观察和推理能力。

  这时刚才大叫的那个女生现在居然已经泪流满面了,悲伤的说不出话来。

  “我看到了死亡,也看到了恐惧,我看不到结局,也看不到生命。”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文艺气息的男生面带悲戚的说道,好像马上就要为这个骷髅头赋诗一首的样子。

  “女性,七十岁左右,黄种人。”这时是位置较后的一个男考生说的话,他的着装和他的话语一样简洁,一身黑色的衣服,头上戴着一顶帽子,也是黑色的,不过他把帽子压得很低,让别人看不清他的脸。

  听完这个考生的话,考官眼睛一亮,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这个戴着帽子的考生。

  骷髅头的前面是一个身材胖胖的男考生,他注视了头骨很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干呕的声音,然后冲出人群奔向了厕所……

  考生们目送他远去后,眼神又回到了桌子上的头骨上。

  “假的!绝对是假的!不可能是真骨头!不可能!拿走!”一个表情浮夸的男生叫道。

  浮夸男身边是一个身材比较壮硕的男生,不过衣着上有些老土,脚上还是穿着一双黑帮白底的布鞋。他仿佛没有听到浮夸男的叫声,认真的看着头骨说道:“牙不好,所以胃口不好,死之前体寒气虚。高龄寿终,看起来也确实是个长寿的面向。”这个打扮老土的男生说起话来一会像替人诊断的老中医,一会像坑蒙拐骗的算命先生。

  “我看到,我看到这个人,她死的很洒脱,没有什么遗憾。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到现在还被作医学教学,应该还挺高兴的。”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大大咧咧、有点女汉子感觉的女生,她留着一个波波头,不断眨着眼睛。

  说着,这个波波头女生把脸凑到头骨的面前,用手敲了敲头骨标本。

  “别碰!”戴手套的考官制止了她。

  “哦哦,对不起。”波波头女生赶忙把手缩了回来。可是在她把手缩回来的过程中,头骨被她的手碰了一下,从支架上面掉了下来,她慌忙扶住头骨,把它放回了支架上面。

  波波头女生右边站在一个小混混摸样的男生,表情不羁,带着一些玩世不恭的味道。这个人一直在闭着左眼,只用一只右眼来观察头骨标本,他突然长长舒了一口气,好像他之前一直是憋着气在观察。

  “他脑子有病。”这个奇怪的男生突然说道。

  考官:……

  考场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我是说,他动过手术。开过窍,不对,开过瓢,呃不是不是,开过颅,对,做过开颅手术。”

  众考官一愣,目光纷纷看向桌上的颅骨。颅骨静静地放在桌上,仿佛在面无表情的审视着大家。考官们目光聚集的地方是颅骨的后脑,后脑部分明显有一块颅骨被取下来过,现在还保留着连接的痕迹。

  众考官们眼中露出惊讶的表情,扭头开始和身旁的人议论起来。过了一会后,考官们讨论完了,开始在桌上的学生资料上记录着什么。

  戴手套的考官深深的看了这个能引起考官们讨论的男生一眼,把手套摘下来放在了一旁,然后对着考生们说道:“介绍一下自己吧。”说着话,他的眼睛仍在看着这个说出开颅手术的小混混模样的男生。

  “啊?哦,我叫华一龙,华佗在世的华,一代宗师的一,人中龙凤的龙。”看考官在看着自己,华一龙反应过来说道。

  “说重点。”

  “重点,嗯,我生长在一个豁大豁大的大家庭,从小独立坚韧,自强不息,很有领袖气质,非常受人爱戴。”

  华一龙介绍自己好像是在给自己开表彰大会,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考官点点头,目光看向下一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能医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能医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