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海忆蝶2020-04-27 14:453,324

  元夕不知道夏梦为什么突然对自己火气这么大,其实他约夏梦和她一起回家是他源于他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喜欢这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关键他们还是老乡,他们的家乡都是Z省的沿海城市,将来真的在一起了,饮食方面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异,元夕曾经这样想。

  元夕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见夏梦时的场景。那天的夏梦穿着深蓝色的碎花连衣裙,外面套着浅色的薄衫,棕色的靴子。

  夏梦的好身材一览无余,她的腿很修长,还有她的一头纯黑的秀发,用一个简单的发卡卡在脑后,这样的夏梦让元夕眼前一亮。

  元夕后来和他同宿舍的舍友说起夏梦时,用了“惊鸿一瞥”这个词语。

  元夕眼中的夏梦既然那么美,为什么他没有立即追夏梦呢。大概是因为他还没从上一段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

  元夕的初恋是在他的本科时期,那时他和自己专业的一名女孩好了,元夕喜欢打球,女孩喜欢安静,时间一长,两人发现彼此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分手源于元夕去球场打球回来后的一次激烈争吵,女孩命令元夕以后都不准打球,他的业余时间只能用来陪她,元夕说打球是他的爱好。

  总之,两人越吵越激烈,最后女孩先说的分手。后来,还是元夕先主动要求复合的。

  本科毕业前,他们分分合合好几次,每次都是女的先提出分手,后来又复合。

  终于,在元夕考上C师大的研究生后,两人在毕业前彻底告吹,这次还是女的先提出来的,她想不通元夕为什么要读研究生而不是留在她的城市找个工作,然后娶她。

  元夕曾经很喜欢她的前女友,但是她的前女友竟然不理解自己的求学行为,元夕只是想着研究生毕业后可以找个好工作,可以给自己爱的人更好的生活。

  但是自己的女友并不理解他的行为,她让元夕在娶她和读研究生之间选择一个。

  元夕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刚毕业什么都不稳定的情况下娶她,他觉得那是对她的不负责任,尽管自己很爱她。

  他问自己的女友能不能等他三年,研究生毕业找到了工作就娶她,但是他的前女友并没有答应他。

  她的前女友真的很恨嫁,就在毕业分手后的那个冬天,她就嫁人了。

  元夕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女友那么急着结婚,他是在那个秋天知道了前女友要结婚的消息,他还是从同学群里知道的。

  元夕那一段时间过得很恍惚,尽管已经是前女友了,可他还是不能接受前女友要嫁人了的消息。就像以前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突然是别人的了,那感觉是一样的。

  直到那天,元夕想找个事情打发时间,好让自己尽快从烦闷的情绪中走出来。

  同专业的老乡告诉他,有个文学院的女生正在替家教中心寻找一位数学家教,他欣然前往,见到了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女孩。

  他之所以一直对自己的喜欢保持沉默,也许是因为上一段恋情带给他太多负面情绪,所以,他想自己没走出来之前,不能去打扰另一颗美丽的心灵。

  他一直相信属于自己的,终归属于自己。所以,他选择了顺其自然。

  夏梦不会知道,每天在图书馆,元夕就坐在她每天坐的那个位子最后面的那个位置。

  元夕知道夏梦之所以选择那,是因为那边就在文学类书籍的旁边,每次夏梦放下包,就会走到旁边的书架前选择一本小说来读,有时是现代作家的,有时是当代作家的。遇到好看的小说,夏梦就会在当天借出来回宿舍继续读。

  夏梦每天中午都会去二食堂吃饭,她最爱吃那里的砂锅米线,隔几天就吃一次米线,每次都要加好几勺辣椒,连食堂煮米线的大姐都认识她了。

  夏梦吃完了饭,都会和同学在校园里散步,然后回宿舍。

  下午继续去图书馆,有时看书,有时写论文。

  晚上偶尔不去图书馆,但多数还是在图书馆。

  元夕已经对夏梦的行踪了解的一清二楚,但是夏梦并不知道元夕在默默地关注自己,她只知道那次暗示以后,元夕没有任何反应,夏梦认定元夕不喜欢自己。

  元夕虽然帮夏梦买票还一起回家,后来还坐同一列火车返校。但是由于当时的元夕并没有及时的表露心意,一路上两人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尤其回来的时候,还在春运高峰期,都是高校大学生返校的时期。火车非常挤,夏梦为了按时到校买的站票。

  元夕为了能够和夏梦一起返校,心甘情愿地陪夏梦站将近三十个小时,可是夏梦因为之前的暗示失败,认定元夕对她没有喜欢的意思。

  所以,夏梦丝毫没有察觉元夕陪她站着回校的举动背后的意思,她单纯的认为现在是返校高峰,大家买票都难,所以也没有多想。

  他们相约在Z省的省会城市上车回合,当他们上车后才发现,车厢里面那叫一个人山人海,狭窄的过道里站满了人,人们都是背贴着背,肩膀擦着肩膀,站在人群里,感觉到空气都是污浊的。

  当列车行驶到三分之一的距离时,元夕旁边有个人正好下车,元夕让夏梦先坐下,夏梦终于有了暂时休息的机会,祈祷这个座位的人能够晚点上来。

  坐了一站路,夏梦看见元夕很是疲惫的样子,她想让元夕来坐会。“我休息的差不多了,你来坐会吧。”夏梦边起身边说到。

  “你坐着就行,不用管我。”元夕边说边示意夏梦继续坐着。

  元夕的这一举动让夏梦很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和元夕换着坐会,元夕已经占了一个多小时了。

  “你还是过来坐吧,你一直站着,我会内疚的。”夏梦很认真地对元夕说。

  元夕听到“内疚”这个词语,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看起来那样清新自然,他的眼神充满了宠溺的色彩,他想:她怎么会这么可爱。

  “你就放心大胆地坐着,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元夕说这话时语气特别温柔。

  夏梦听到这话,感觉更加不好意思了。两只大眼睛都不敢和元夕对视,只能乖乖听话。

  不知是不是夏梦旁边的人都闻到了他们之间的粉红味道,到襄樊车站的时候,夏梦旁边的人下车了。

  夏梦兴奋的看着元夕,几乎是喊出来一样“快来坐。”

  “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元夕坐下的时候脱口而出。

  “什么意思?”夏梦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句话。

  “站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位置了,你说幸福不幸福。”元夕说完这话,意味深长的笑着。

  “刚才让你坐,你不坐。其实你很想坐哈。”夏梦笑着说。

  “当然想坐,但是不能和女生抢位置啊。对吧?”元夕边说边微笑着看向夏梦灵动的双眼。夏梦的眼睛还真是好看,又大又迷人,让人不想挪开眼。元夕想的出了神。

  夏梦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切。“看不出你还是个绅士。”夏梦打趣道。

  听到夏梦的声音,元夕才回过神来。“那当然,必须绅士。”元夕笑着说。

  吃了泡面之后,火车的广播里开始播放音乐,当放到那首孙燕姿的“遇见”时,夏梦边听边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虽然是冬天,但是火车已经行驶到南方的地界,大片翠绿的树木成片的长在山坡上,这样的美景,这样的音乐,她喜欢的人就坐在身旁,可她却不敢说出自己的心事。

  想到这,惆怅之情就像泄洪的水挡不挡不住。

  元夕已经靠在座位上睡了很长时间,想来发现夏梦对着车窗发呆,“想什么呢?”元夕问道。

  “没有啊,我在看风景,你看下面还有条江。”夏梦在转移话题,她怕元夕看出自己的心事,元夕又对她没那个意思,在夏梦看来那样是很丢脸的事情。

  两人聊会天,或者各自靠在座位上眯会儿二。虽然他们聊天的时间占了他们在火车上时间的大部分,一般聊得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但是谁也没往感情这个话题上靠。

  在漫长又幸福的等待中,火车靠站了。要想回到学校,还要再坐一趟直达大学城的汽车,票价五元。

  夏梦已经准备好了钱,但是元夕非要给夏梦付钱,夏梦抢不过元夕,只得让他付了。夏梦不想欠元夕的,上了车后硬是让元夕手下自己手里的五元钱。

  “我说了不用你付,你快拿着。”夏梦边说边往元夕手里塞。

  “不用还。”元夕说着把钱往夏梦这边推。

  “不行,我不能让你付钱。”夏梦又一次将钱往元夕那边挪。

  “我说了不用还。”元夕的语气听着像是生气了一样。

  夏梦看见元夕的反应,不理解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既然拗不过元夕,她只得乖乖把钱收着。

  夏梦看得出元夕好像生气了,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她又不好问什么。

  元夕不理解夏梦为什么总是和他这么客气,也许她一直只是把他当一个老乡而已,不想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

  两人都不理解对方的反应,两人就这样一路保持沉默。

  到了学校之后,两人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爱选择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爱选择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