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山鬼2020-02-25 17:081,774

  那个人又来找姐姐了,一百多年了,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今天是今年的第七次。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姐姐又拒绝了他。

  卫九知道,这个男人,他是西海神君的小儿子,伴音。

  其实说来也奇怪,为什么这个堂堂西海神君的儿子,会放下自己尊贵的身份,不远千里来到花谷低微苦求她的谷主姐姐的帮忙,而这个忙不过是舍他一株草罢了。

  然而,姐姐这个小妖怪竟然还很不卖他面子,一百多年了,纵然那个人每个月都会来,态度诚恳语气温顺,该给姐姐的面子已经给足,可是,姐姐每一次都毫无例外的拒绝了。

  卫九看着那个修长的身影怅然地走下山去,花谷里的繁花更衬托了他的寂寥。他从来不像其他神仙那样喜欢腾云游走,至少每次来去花谷,卫九看到他都是一步一步地走着的。

  “姐姐,那个人是谁?到底是来找你干嘛的呀?”

  卫九从门后走进大殿里,姐姐看了她一眼,早就知道他在门外偷听了。

  “他是西海神君的小儿子伴音,至于找我干嘛的,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西海里咱们这里那么远,他有怎么会……”

  姐姐看了卫九一眼,脸上似乎着:你装,你接着装!

  “姐姐,我看那个神君的儿子也挺可怜的,要不姐姐你就答应他吧,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坏人。”

  一百多年了,那个人每一次来,他都会在门后面偷听。

  她们其实本不是这花谷里的妖怪,几百年前,为了避世,姐姐带着她来到了这个地方。

  花谷可谓是在大山深处的大山深处,这里别说人了,妖怪都很少。于是乎,谷里的另一些小妖小怪们都没有意见,姐姐就成了花谷的谷主。他们在花谷的半山腰铸了一座小小的房子,一时间想不到取什么名字好,干脆就叫做无名小筑。

  几百年了,她们一直没有离开过。卫九从一个幼童长成了少女,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容貌不变,美丽出尘落落大方。

  花谷从来就没有来过什么客人,姐姐又是个冰面人,所以她的乐趣,就只有在花谷里和各种小妖小怪们玩耍,偶尔听听他们说的一些关于外面世界的故事了。

  几百年了,姐姐从来没出过花谷,也从来不允许她出去。

  伴音是几百年来第一个出现在花谷的外来人。伴音每次来找姐姐的时候,基本都是月末,有时候是谷中繁花开尽天地失色的时候,有时候又是银装素裹的寒冬里。

  他总是一身月白长衫,一尘不染。

  他从来没有注意过,每次一步一步徐徐走过石阶,去无名小筑找姐姐的时候,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的卫九。既害怕他发现了找不到说辞而尴尬窘迫,又希望他发现了能看一眼自己。

  其实她知道,姐姐和她在这里避世,还有一个原因,这也是西海神君的儿子不远前来苦苦求她的原因。

  他想求得姐姐的一株还心草去救人。

  虽然他们是妖怪,但是在几百年前,妖怪和天神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明显,他们的父亲便和天上一个看管百花的神君交好。阴差阳错的,那个神君喜欢上了她的姐姐,姐姐也颇心仪于他,但由于天神的命格上已经为他定好了姻缘,所以注定不能和姐姐在一起。姐姐自知妖神殊途,便主动和他提出了分手。

  后来那个神君觉得愧对姐姐,于是给了她一株还心草,还心草乃天界灵物,在关键时候,能救人一命,助人渡过死劫。

  “还心草,岂是能随随便便送给一个外人的,哪怕他是神君的儿子。”姐姐每次都不为所动。

  卫九噘噘嘴,“我的好姐姐,那给我看看还心草长什么样子可以么?”

  “你真想知道?”

  “嗯!”卫九卖命地点头,眼神充满渴慕。

  “世人总会陷入一种误区,他们总觉得贵重的东西都特别稀少特别华丽。其实啊,事实正好相反。在花谷避世这几百年,我已经将还心草种满了咱们这个无名小筑的后院。”

  花谷之所以叫花谷,原因也是很直白的,因为这里满地繁花,四季更迭也不曾凋谢,仿佛这里的花已经与这里的山水天地化为一体了。每一种花,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所以,谁还会注意到阴僻的后院里那些毫不起眼的小草呢。

  卫九拉着姐姐来到后院,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看着雕刻着一行行并不能看懂的上古文字的瓷器上面那所谓的还心草,怎么看都觉得和路边的杂草没有太多区别,“哇……这些就是还心草么?真的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么?”

  “当然,这毕竟是当年那个人送给我的。”

  这还心草延伸得太多,就触碰到姐姐不想提及的往事了。卫九知趣地迅速转移了一个话题。

  “姐姐,今晚我们吃什么呀?”

  姐姐莞尔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小馋鬼,只想着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风华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风华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