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卖掉公司
光吃肉2016-12-30 11:393,666

  钱包能丢,但脸不能丢;王冠能掉,但逼格不能掉

  八 卖掉公司

  秦奋斗心头一暖,心想肯定是阿轩心里还有我,赶紧解释说宝贝这个人是送外卖的你可别误会之类的话。可是凌阿轩却表示自己只是忘记了手包,回来拿包的。

  她瞥了一眼安全套,还不忘趁机讽刺挖苦秦奋斗几句还特么外卖,外卖在哪儿呢我只看到安全套了我刚走你就急着招妓啊,哦我明白了你说的“外卖”是指上门服务的鸡吧?秦奋斗说你误会了,凌阿轩说我误会不误会都不重要了我们已经完了。可是一边的冯佳佳却大怒道:“你说谁是鸡。”

  凌阿轩轻蔑道你这个鸡还挺要脸的啊,小妹妹出来卖还是放开点好。

  放在往常,嘴上向来不饶人的冯佳佳准会说:“呦,还是姐姐你有经验啊。”可是此时的她印堂发暗,状态奇差,易怒,她怒不可遏地冲了上去:“你说谁是鸡,我跟你拼了。”秦奋斗一个箭步拦下了她,凌阿轩嘴角露出轻蔑的嘲笑,她早就认定秦奋斗再也无所作为,于是也不愿和冯佳佳纠缠,踩着高跟鞋摇摇摆摆地离去。

  秦奋斗抱着冯佳佳的腰不让她去追凌阿轩,阿轩离开之后才放手。

  冯佳佳一下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看她才是鸡,你找我送这个安全套就是想和她一起用吧。可是她为什么说我啊,你们都欺负我,我不就为了生活下去吗,我不就是为了留在北京吗,呜呜……北京,我恨你,我恨你!”

  秦奋斗有些不忍,但装逼确实是他的本性:“好了,别哭了,你要是觉得困难了,我可以考虑给你介绍工作。或者,来我们公司工作吧,我们可是大公司,总比你做这个强。“

  冯佳佳:“你可拉倒吧大哥,你刚才不是说你还欠着别人钱吗,就你这公司还大公司呐,你要是大公司的老板那个女的能离开你吗?”

  奋斗恨恨地说:“你说得没错,那女的就是个鸡。我有钱的时候天天粘着我,现在我暂时没钱了就离开我。”

  冯佳佳哭了好一阵子才哭够,她擦了擦眼泪:”我只想靠自己的双手在北京活下去。今天对不起了,毕竟你是我的客户,希望你以后还能在我的店里下单。“说完拿好自己的东西,自顾自地离去。

  秦奋斗心里一直不服气,平时招呼朋友去玩的时候一晚上动辄几千上万的,现在借点钱难道还有什么难处吗?于是他继续奋力打电话。

  他的不服气还真就得到了回应,奋斗终于借到了好几笔钱,确切地说人家不是借给他,而是送给他。

  有几个过去常跟他混的“朋友”实在架不住他电话里的死缠烂打,就往他的微信里发了几个红包,都是一百二百元的,还附有努力、加油之类的留言以及最近确实困难的解释。

  奋斗坐在公司地上,麻木地看着窗外,麻木地自言自语:努力,奋斗。努力,奋斗?然后一拳打在墙上。

  得知自己被黑之后,秦奋斗为了更顺利地找资金,自己租了一台名车,继续在CBD地区租写字间,用他的话就是:钱包能丢,但脸不能丢;王冠能掉,但逼格不能掉。

  可是,他的产品的确太不接地气了,使用率太低,前期的投入又太大,导致估值无法降下来,所有资金都对他摇头。

  他的手机又在响个不停,是物业经理打来的,他看了一眼,懒得接。目前只有程序猿林鹤跟着他。

  现在他的账户里只剩九千多块钱了,这当然不是他的全部资产,因为他还欠某个P2P公司连本带利大概将近20万的小额贷款,所以确切地说,他现在是负资产。

  创业本就是这样,有赢就有输。不过,秦奋斗的努力真的没有白费,他和林鹤各吃完一碗没舍得加茶蛋的拉面正准备继续打各路投资人的电话时,却接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电话。

  “喂,你好。”

  “请问您是众开的秦总吗?”

  “是我啊。”

  “哦,我是一家投资公司的,想找秦总您谈谈。”

  “哦?”秦奋斗眼珠在不断地转着:“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憨厚的笑声:“秦总啊,据我所知,您一直在找投资啊。怎么,不欢迎我们?”

  秦奋斗大喜过望:“当然欢迎,当然欢迎了,我们约个地方吧。”

  “就你们公司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可以啊,这样吧,我这两天日程已经排满了,对,都是和一些投资人谈。嗯,我想想哈,三天之后,也就是周四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林鹤在旁边着急了,秦奋斗对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好啊,就周四吧,下午一点怎么样?”

  “好啊,不过我只能给您一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我派人去接您?”看来,装逼已经浸入了秦奋斗的DNA。

  “不用了,我认识你们公司,一点见。”

  挂了电话之后林鹤急得出了声:“干嘛非要再等三天啊,一旦人家跑了怎么办?”

  秦奋斗成竹在胸的样子:“你懂什么,这叫谈判技巧。”

  “不就是欲擒故纵吗?”由于已经是秦奋斗唯一的一个兵,昔日秦总的光环早就消失,所以林鹤现在说话也随便了很多。

  “你啊,还嫩着呢,我免费给你上一课。第一,我说我跟投资人谈,说明我们公司的业务还在展开着,这是在提醒对方,你们还有很多竞争对手呢;第二,我说等几天,就是要让对方等,就像泡妞一样,见第一面之后,见第二面的时机是最重要的。一般要延后几天再约。”

  “那你还约在咱们公司见面?”

  “当然了,让对方主动来找咱们,这从心理上讲他们就已经被动了。美国科学家还做过一次实验,只要客户主动登门,合同签约率在81.6%。”

  “可是,咱公司现在就只剩下你和我了。”林鹤着急了。

  “足够了。”秦奋斗充满了自信。

  周四下午,帝都这座著名的CBD大厦里忙碌依然。“众开”公司恢复了以往的热闹,不仅门牌已经换了全新的,里面也多了十多个来来回回忙碌着的白领。

  身穿高跟鞋的“白领”冯佳佳似乎有点不太适应,用不太稳的走路姿势走到了秦奋斗的面前:“秦总,这个请您签字。”

  秦奋斗雄姿英发地接了过来,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冯佳佳:“还真签啊,观众还没到呢,你就开始入戏了。”

  秦奋斗略有点不快:“昨天都培训一晚上了,我说什么来着,你们现在一定要真的认为自己是众开的工作人员了,到时候才不会出破绽。我们面对的是什么人啊,VC啊,VC是什么?是天使投资人,天使是什么?是天上来的。我们有一点的闪失他们马上就会看出来的。你们一定要专业。”

  秦奋斗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成功劝说了一部分旧部再回来上一天班,但回来的都是男的。为了让戏更加真实,他想找个女演员。于是忽然又想起了冯佳佳,觉得这个女人好像有股子闯劲,又用“高薪”劝说冯佳佳来演一天戏。

  冯佳佳一算,这一天的“片酬”比卖安全套高多了,所以欣然出演。当然了,她不知道,为了拍这场戏,秦奋斗花光了自己所有的钱。哦,不对,确切地说,奋斗口袋里还剩下97块1。

  林鹤问了一个问题:“我们的底价是多少?”

  秦奋斗笑眯眯地伸出了两个手指。

  林鹤:“就咱们公司,现在几乎所有业务都停滞了,还能卖得上二百万?”

  秦奋斗摇摇头:“两千万。”

  “老大你是不是疯了。现在超过一千人同时在线下单,咱们的服务器都应对不过来了。老大,咱还是赶紧弄钱把服务器给弄上去吧,还有一些基础的代码也需要重新……”

  林鹤话还没说完,秦奋斗就打断了他:“真正的投资人是不会听你讲那些琐碎的细节的,他们在意的是远方。”

  “可是,人家会进行尽职调查的啊, 调查就会露馅的。”

  “我们可以请人来配合调查嘛。”

  “唉,这能行吗。”

  “行不行我也不知道,先过了这关再说。”

  “演员”们的表演还是可圈可点的。这些人绝大多数本来就是众开公司的,所以对公司也熟悉,天使们偶尔的问答也对答如流。

  风采卓著的秦奋斗兴高采烈地介绍完公司现状之后,双方坐到了会议室里。

  “天使”是几个温州人,领头的是一个瘦子,手里还拿着折扇,笑眯眯地不说话。

  按照“剧本”的要求,扮作奋斗助理的冯佳佳走了过来。

  “秦总,按照您今天的安排,还有十五分钟就必须出发去国贸三期和下一个投资人见面了。”

  奋斗皱了一下眉头:“哦,知道了,跟他们说一下我们可能会晚一会儿。”

  佳佳面露难色:“可是秦总……”

  奋斗一摆手:“就按我说的做。”

  佳佳无奈只好退去。

  秦奋斗:“齐总,您看我们众开您也都了解了,你和我都很忙,下面能给我们提点意见吗?”

  “不错啊,年轻人创业,能创到这个程度实属不易啊。”

  秦奋斗笑:”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呢,有几个问题想请教。”齐总还是笑眯眯地。

  “齐总客气了,我知无不言。”

  “你们现在的下载率有多少?你说每天的活跃量有一万人次,那么为什么我分别找了二十个不同地方的人在众开下单都无法成单?是服务器的问题还是里面的商户已经撤离了?”

  秦奋斗出汗了,可齐总还在继续发问。

  “几天前,我曾派人来到贵公司,可是当时的景象并不是现在这样的,不仅没有人,连门牌都是残缺的,为什么短短几天,贵公司就有了如此繁荣景象?我们随机访问了小区里的水果生鲜店,他们几乎百分之百表示最近一个月从未通过众开促成过任何订单?甚至有很多人都记不住‘众开’这个名字。”

  齐总还是笑眯眯地,他问完了的时候,秦奋斗已经大汗淋漓……

继续阅读:九 山穷水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