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举步维艰
光吃肉2016-12-29 15:375,408

  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每个人都活过

  六 举步维艰

  二本毕业证很难在北京找到什么好工作,冯佳佳学的又是害人的万金油专业——中文。

  不过好在冯佳佳从小就有主意,头脑还算冷静,关键时刻又有一种敢冲的拼劲。再加上体制内的那场风波,让她也成熟了不少,所以,她终于找到了一份看上去还算体面的工作,在一家互联网企业做编辑。

  每天一早,租住在六环或者六点几环开外的冯佳佳很早就必须起床,人模狗样地化妆,然后踩着高跟鞋挤三遍地铁,才能按时到达那座CBD地段的宏伟大楼。

  当然了,走进大楼之后,她必须要进卫生间补妆,然后吃一块口香糖,才基本上可以遮掩早餐煎饼果子里的葱花味。

  中午休息的时候,冯佳佳最愿意到最高层去鸟瞰北京,当然,只能鸟瞰一小丢丢。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冯佳佳每天都在想千万北漂都在思考的那个问题:何时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窝。

  中文出身的佳佳还真的努力算过:现在一个月刨除五险一金到手有五千一百块,比在体制内的时候多,可是,房租需要一千七,这已经是帝都非常便宜非常偏僻的房子了,还是和别人合租的。手机、宽带、水电、物业还有每天的交通费用,这些加在一起最少八百,还剩两千六,一千五吃饭,剩下的一千一连新衣服都不敢买,化妆品都改用国产的了。这还不能有意外,稍微有个感冒发烧的,到医院打吊针的话,这个月基本就白费了。

  所以,算的结果是,这样工作一万年,也买不了房子。

  老爸还在生佳佳的气,所以,这次只有妈妈来北京看她了。但她走的时候,丢下一个信封,里面有三万块钱,还有一张纸条。佳佳认出来了是爸爸的字迹,上面写的:老爸就这么些私房钱了,你别委屈自己。

  佳佳在自己狭窄的出租房里泪如雨下……

  之后的那个月,佳佳有两个同学结婚,还有一个不太熟的同事的丈母娘去世,她潇洒地一共随了一千五百块。但那三万块私房钱她忍着一点都没动。

  哈哈,晚上不吃饭可以减肥啊。把自己灌了一个水饱的冯佳佳晚上躺在床上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居然被自己笑哭了。

  某一个周末,冯佳佳终于不加班了,她钱包里只有一张地铁卡以及五十块钱,但仍然雄纠纠气昂昂地到超大的商场去逛街。她心里明白,再也找不到比到最豪华的商场去逛街这么激励自己的方式啦。

  这哪里是激励,简直就是刺激。

  路过一条小胡同的时候,冯佳佳眼睛一亮,停下脚步看了半天。以至于旁边路过的老头儿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是的,情趣用品店就算是开在小胡同里,也还是那么的扎眼。

  当然了,让冯佳佳鬼使神差走进去的,是外面一块牌子上的四个字,这四个字让行尸走兽般的冯佳佳眼里放出了光:本店出兑。

  经营者是个三十多岁的胡茬男,正在用IPAD看某个肥皂剧,抬一下眼皮一看是个小女孩进来了,就有点懒得搭理了。

  他边看边问:“您好,需要什么。”

  冯佳佳看了看这个顶多十几平方米的杂乱不堪的店,身体里有种力量让她问了一句话:“老板,您这店多少钱兑出去啊。”

  胡茬男看了一眼冯佳佳,马上暂停了肥皂剧,放下手里的IPAD:“我这店啊,老客户多,回头客多,连着还有一年房租,再加上我这所有的货,我这招牌,一共算十五万您看成吗。”

  冯佳佳气不打一处来:“大哥,我可是诚心问您的。就您这儿还叫店啊,一共有十五平米吗?这些货我看也就万八千块钱进价,还有您这招牌,有多少人会冲着这招牌来呢?”

  胡茬男一脸不屑并有微愤:“小店虽然小,但老客户多,既然没有缘分那就不远送啦。”说完把冯佳佳晾在那里,自顾自地又看起了肥皂剧。

  第二天下班之后,冯佳佳多花了七块钱的地铁钱又找到了那家店,但是她没有进去,只是站在远处观察。佳佳足足站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发现任何一位顾客走进去。

  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到了第七天的时候,腰酸背痛的冯佳佳骂了一句“大忽悠,还他么老客户多呢,一个都没有”,正准备离开时,却发现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彪形大汉怒气冲冲地闯了进去。

  佳佳赶紧凑过去,站在门口偷听。

  门里面似乎出现了砸东西的声音,伴随着胡渣男的哀求声:“哎呀,大姐,您这是干嘛啊,我下个月肯定交房租。”

  房东女:“你他妈就是个臭流氓,欠了三个月的房租了,每天都说下个月,我告诉你,就今天,今天不交房租,你就必须卷铺盖滚蛋。”

  “大姐大姐,要不,您考虑一下抵值吧,我这些货啊,都是极品,您看这个 ……”他边说着边拿起一个电动自慰棒欲给女房东展示,被泼辣女一个巴掌打在了地上,自慰棒也掉到了地上,还一直发出“嗡嗡”的声音。

  两个彪形大汉开始往外扔胡渣男的货,逮着什么扔什么。那边胡渣男赶紧阻挡,却被女房东揪住耳朵不放。屋子里面顿时乱作一团。

  此时,一个女声暂时停止了里面的争吵:“老板,你这就要搬家啊,你这家店不是要兑给我吗?”

  屋里的四个人都停了下来,门口站着一个挺漂亮挺柔弱的女孩,白领打扮,但却扎着马尾。

  胡渣男看到冯佳佳时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赶紧对房东说:“啊你也看到了啊大姐,我真的把店给兑出去了,兑出去我就还你房租。”

  女房东狐疑地看着冯佳佳:“你是来兑店的?”

  “是啊。”

  “这店以后谁来经营?”

  “我啊。”

  “还卖这些东西?”

  “是啊。”冯佳佳点头

  “小丫头,别怪大姐没提醒你,一个女孩卖这个可没那么容易。”

  “大姐,谢谢您啦,我以前就是干这个的,有经验。再说了,我没完全答应兑店的事,那位大哥说您以后的房租保持不变我才能兑的。”说完给胡渣男偷偷递了一个眼色。

  女房东:“可以啊,但是我不允许拖欠房租,拖欠一天我就封你的店。”

  冯佳佳拍了拍自己鼓鼓的包:“那还是问题吗?”

  当时屋子里光线比较暗,女房东应该是没有看清冯佳佳身上的CUCCI包是高仿的,当然更不会知道包里只是报纸。

  女房东态度有所缓和,但还是有所怀疑:“你们俩是一伙儿的吧。”

  冯佳佳一笑,显得诚恳又风情万种:“大姐,您觉得我能和他是一伙的吗?”

  女房东想了想:“不行,今天我不拿钱走,这家店就必须得封。”

  冯佳佳按住自己飞驰的心脏,鬼使神差般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钱:“大姐,他欠你的房租我不管,让他去还。这是我给你的定金。我就这么多现金了,表达一下妹妹的诚意。过几天,他要是不搬,不用你说,我就得来赶他。”

  女房东带着两个彪形大汉走了之后,冯佳佳眼神中的光彩依然没有消散。刚才,她几乎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盘下这家店。

  是的,她已经决定了,马上就盘下来,没有任何问题,一切都准备好了,除了还缺盘下这家店的钱而已。

  她不知从哪里积攒的勇气和狡猾,成功地和女房东达成了口头协议,用租给胡渣男的租金继续承租,还用她为数不多的钱暂时摆平了女房东。

  冯佳佳看了一眼其实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胡渣男:“接下来,咱俩谈谈吧。”

  胡渣男有点不好意思:“刚才谢谢你了。我真的没有一分钱还租金了。你要是愿意替我还了,这个店就给你了,反正,这些货也不值几个钱。”

  冯佳佳和胡渣男当即就签订了“协议”。

  天色渐晚,一个外地的柔弱小女孩在一条昏暗小巷子里的情趣用品店,在一堆自慰棒、安全套和漂亮娃娃中间,和一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估计有好几年“积蓄”无处发泄的猥琐男签订所谓“协议”。一般女孩恐怕想都不敢想,可是冯佳佳却做到了。

  她自己不知道,此时的她笔走游龙,书写协议,眼神中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直到以后的某一天,冯佳佳才意识到,当时她眼神中散发出来的那种光彩其实叫贪婪,不仅仅贪婪金钱,也贪婪自己的内心能得到更多丰富感受。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种贪婪,这种真正的贪婪是十分欠缺的。

  这是一种非常有魅力的品质,它只属于一种人群,那就是——创业者。

  签完了协议冯佳佳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天啊,她居然用她唯一的三万块钱在帝都兑了一家小得不能再小的店。确切地说是两万五,剩下的五千她决定用来简单进货以及简单装修。

  胡渣男神情萧瑟,已经收拾完了一个包。冯佳佳多少有些同情他,这个满脸都写着失败两个字的男人其实才三十出头,名字叫徐文志,虽然貌似猥琐,但其实还算讲究。

  他欠了几个月的房租,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却每天坚持守在这里,直到找到兑店的人还了房租才走。

  冯佳佳有些于心不忍,一咬牙掏出自己的钱包,里面还有五百二十一块现金。冯佳佳拿出五百元递给徐文志。

  犹豫了一下之后徐文志还是接过了这五百块,此时他已经完全卸下了伪装,像是犹豫了一会儿,鼓起勇气对冯佳佳说:“小妹妹,这家店不好做,你要小心。”

  冯佳佳:“我知道,但我想拼一把。”

  “到了晚上的时候,偶尔一定会有醉鬼来骚扰你的,一定要和附近派出所的人搞好关系。”

  此时的冯佳佳心潮澎湃,觉得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一切困难都不是困难了。

  “谢谢了。大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徐文志叹了一口气:“我打算回老家了。”

  冯佳佳惊讶:“我以为你是北京人,这一口京片子。”

  “我来北京六年了,也曾在外企上过班,后来自己创业,所有积蓄全都赔进去了。”

  徐文志面露忧郁:“曾经,我什么梦想都没有了,我没脸回老家,唯一的梦想就是能留在北京。可现在,连这个梦想也破灭了,我实在活不下去,必须回家了。”

  晚上的时候,冯佳佳几乎彻夜难眠。不过,她还有挽回的可能,因为毕竟只给女房东交了一千块钱的定金,在加上给徐文志的五百元,顶多损失一千五百块钱。

  如果真的盘下这家店,就意味着她在帝都重新开始创业了,如果失败,她也只能像徐文志那样灰头土脸地回家。

  回家?一想起家乡的体制内,那些人,那群到了三十岁要是还没生孩子就会往死里逼你相亲的亲戚朋友,冯佳佳就不寒而栗。

  可是如果不这样呢,就还得重复现在的生活。

  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每个人都活过。冯佳佳有明显的感觉,家乡的那些同学在精神上可能早已经死了,只不过还没有埋而已。

  拼吧,人生充其量还剩两万多天了,爱咋咋地!

  虽然冯佳佳只是一个“女流之辈”,但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决断,而且效率很高。

  第二天,她就请了一天假,和女房东签定了正式的租房合约,替徐文志还清了所有房租,又预付了女房东三个月的房租,然后和徐文志办好了所有交接手续,带着信封里仅存的四千八百五十块去建材市场买装饰材料了。

  第三天,冯佳佳潇洒地递交了辞职报告。人事主管还觉得特别突然,于是问她以后有什么打算的时候,她貌似轻描淡写地说了两个字:创业。

  创业?呵呵。

  冯佳佳在付完房租,重新装修,确切地说是重新装饰了那家店,又进了很多货之后,手里就不剩什么钱了,只能坐等顾客上门送钱。

  确实经常有顾客上门,不过都是在半夜。冯佳佳索性退掉了原来的出租屋,搬到了店里住,所以一般营业到十二点。

  徐文志的告诫是对的,十点之后,基本上每天都有醉醺醺的人来砸门。还有的神神秘秘,甚至戴着口罩,来问有没有那个药。开始的时候冯佳佳很耐心地问到底是什么药,毕竟客户的需求就是痛点啊,知道他们要什么药才能去进货啊。后来才知道“那个药”,一种指的是伟哥,另一种指的是春药,就是俗称的“听话水”,夜店放到饮料里会让喝下它的女孩昏昏欲睡并产生强烈的性欲,乖乖跟你走。

  冯佳佳怒火中烧,有一天随手拿起一个“娃娃”追打买“那种药”的醉汉。

  冯佳佳的正义感迅速感动了市场,所以很快,她的店就无人问津了。

  某一天,冯佳佳又想了一招儿:促销。凡是买二百块钱以上货品的,赠送安全套一个,杜蕾斯的。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真的收获了奇效。

  这一天,天气尚好,没有雾霾。黄昏时分,有一个外国屌丝打扮的青年到店里要买东西,文质彬彬的样子,一下子买了二百多块钱的东西。收了钱之后冯佳佳欣喜若狂,这已经是最近一周她的店出的最大一单货了。她掩不住自己的喜悦,看着自己的“上帝”笑得合不拢嘴。

  外国屌丝也很有礼貌,对佳佳报以同样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佳佳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大喊一声:请等等。外国屌丝回头用中文问什么事呢。合不拢嘴的佳佳很自然地把赠品——一个杜蕾斯安全套递给他。

  外国屌丝男看着漂亮的佳佳,眼里溢满了喜欢。

  佳佳刚转身收拾东西的时候,外国屌丝的手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佳佳:“你干嘛呢。”

  歪果银:“DEAR,你比我认识的很多中国女孩都开放。”

  佳佳:“把手拿开,你要干嘛,你再这样我报警啦。”

  歪果银很不解地拿开了手,指了指杜蕾斯:“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原来,单纯的歪果银以为佳佳看上了他,要和他约炮。佳佳送走这个歪果屌丝之后忍不住气乐了。

  冯佳佳又发现送货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于是在各种B2C,C2C的小平台上注册。

  某一天,她在一个叫“众开”的软件上居然收到了一条让她送货的消息,送杜蕾斯安全套,下单者是一个男的,而且地址是CBD地区的写字间。

  这个软件一直没什么人用,自从注册之后,冯佳佳还是第一次收到订单。冯佳佳还突然想起自己为什么会下载这么一个软件,好像有一次走到大街上有个人劝她下载一个APP,她不理往前走,但是对方对她说只要下载就给一百块钱,冯佳佳马上停下脚步。

  一百块钱,那可是好几天的饭钱啊。

  今天,这个众开不仅带给她一百块的下载费,还即将带给她更多的客户,不错。

  于是,她上路了。

继续阅读:七 屌丝碰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