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击杀陈全
金兴利2020-02-12 14:572,171

  赵林走进山洞,陈全脚步动了动,迟疑了一下,便跟了上去。他可不认为,凭他吐纳境后期的修为,还干不过一个刚入宗门的小子。陈全的脚步声很轻,但他忘了,赵林是以打猎为生的。连蟒蛇蠕动都能听到,更何况是脚步声。

  赵林脸色一喜,抱着方盒站在大弓后面。“陈师兄,这就是得到的奇遇,你想要就过来拿吧!”陈全从没有大意,因为山洞中很黑,视线又受到树叶的阻挡,所以他还没有洞口的大弓。“奇怪,怎么会有不安的感觉!”陈全极为谨慎,直觉一现,便停止了脚步。

  赵林一看,差点气得吐血,这混蛋胆子太小,虽然他已经进入射程,但却躲在一颗铁树之后。赵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赵林,你拿过来吧,你那山洞黑漆漆的,恐怕不安全!”陈全开始打起了心理战。

  赵林灵机一动,突然惨叫一声,方盒丢出洞外,刚好落在一小片空地上。“陈师兄,快来救我!”赵林惨叫一声,便无声无息。陈全吓了个大跳,莫非真被自己言重。陈全数次想要转身离去,可看着那空地上的方盒,眼神挣扎。

  试探性的走了几步,还是没有危险。但陈全没有大意,他能混上奴隶头子,就说明他还有些头脑。等待了一会,山洞中除了淡淡的血腥味外,没有其他生息。“赵林,赵林,你听见我说话吗?”陈全试探了一下,并没有赵林的声音传来。

  “呵呵,赵林,本想亲自出手,既然你没有落在我的手中,也算你走运!”陈全阴笑一声,身体一跃,扑向空地上的方盒。就在这时,突然几声破空声传来。陈全刚碰到方盒的手臂一痛,便被一股惯性带着,倒飞了出去。惨叫声中,大腿,手臂上,都被木箭射中。

  “混蛋,是谁,给爷爷滚出来!”直接撞到一颗铁树上的陈全,怒骂连连。额头上的汗珠,滴答滴答。那双阴冷331双眼,已经变成一片惊恐,左右摆动。“陈全,小爷没有落在你手中,是幸运,但幸运却没有眷顾你!”山洞中,赵林握着匕首,冷笑着向赵林走来。

  “是你,你居然敢利用陷阱对付我,赵林,你死定了,我一定禀告宗门,你死定了!”陈全脸色阴,肺都已经快气炸了,任谁栽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蝼蚁手中,不气才怪。陈全丢下一句狠话,转身就逃。赵林冷笑一声,他准备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让他活着回去。

  把方盒抛进山洞,狂奔着追了出去。前方的陈全,因腿上受了箭伤,虽然不会致命,但却影响着他的行动。“这个小杂种,一定要杀了他!”陈全到现在都还没有认识到,如果是普通弓箭,怎么可能伤得连他。他可是吐纳境后期,已经是修士,普通的刀剑,怎么可能伤得了他。

  “这混蛋,速度真快!”奔跑了一阵,腿上,手臂上,鲜血淋漓,眼看赵林就快追了上来,陈全脸色一狠,身体一扑,躲在一堆树叶之后,赵林很快便追了过来,手中的匕首在月光的倒映下,显得寒光凛凛。

  赵林现在陈全消失的地方,身体旋转,寻找陈全的踪迹。“去死吧!”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喝,赵林来不及多想,身体就一滚,险险的避过了身后的偷袭。“死!”陈全手握飞剑,挥舞着杀了过来。赵林脸色一狠,握着匕首冲了上去。

  咔擦一声,飞剑刚与匕首相接,陈全手中的飞剑,居然断为两截。两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赵林寿星的匕首,此匕首居然削铁如泥。“陈全,今夜就是你的死期!”匕首能够削铁如泥,赵林大手鼓舞。双脚一登,一个饿虎扑食,扑向陈全。

  “你以为靠一柄匕首就可以赢了我,你做梦!”陈全不屑的冷哼一声,只见他一拍腰间布袋,一块黑色锦旗出现。随着陈全手指点动,那黑色锦旗居然快速变大。刚扑上来的赵林,立即被黑色锦旗包裹,连动弹都十分困难。

  “哈哈,能死在这法宝之下,你也算荣幸了!”赵林被锦旗控制,陈全胜券在握!赵林脸色大变,那黑色锦旗,缠得甚紧,甚至超过了前段时间的那两条大蟒蛇。而且,赵林感觉到,锦旗之上,有一股腐蚀力,在腐蚀着自己的血肉。

  “赵林,你死定了,那方盒是属于我的,你这蝼蚁,你凭什么得到奇遇,你还居然敢射伤我,我要看着你一点点的化成血水而死!”陈全脸色疯狂,看来死在他手中的人,并不少,赵林脸色大变,急忙想着办法,原本还以为这锦旗只是包住自己,现在看来,这锦旗居然是一杀气。

  赵林现在,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匕首,可是他的手臂根本无法动荡。陈全的脸色越来越得意,赵林身上,也越来越痛。就在这时,赵林怒吼一声,全身的力量凝聚与双臂,向外一撑,那锦旗,居然被撑动了一些。只听一声关节脱臼的的声音传来,握住匕首的手腕,突然不可思议的弯转。双手一松,被撑起的锦旗快速回落。

  噗嗤噗嗤,锦旗一接触到匕首,仿佛布条碰到剪刀一般,弱不经风!赵林脸色大喜,手臂突然能的一提,撕拉一声,缠绕的锦旗,瞬间变为两快。原本得意的陈全,脸色惊恐,不敢相信的看着赵林。赵林手臂一抖,刚才弯转脱臼的手腕便合好。

  “去死吧!”身体一闪,在陈全爆退之中,匕首狠狠的插进陈全胸口。“啊”的一声惨叫,赵林压着陈全倒在地上。噗嗤噗嗤,接连几声刀子进肉的声音传来,陈全在惊恐与悔恨中,慢慢失去了呼吸。

  “呼!”击杀了陈全,赵林软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虽然他以打猎为生,但杀人还是第一次,这对她的冲击很大。“不,如果不杀他,他就会杀了我!”一会后,赵林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一些,看着陈全的尸体,他不后悔。即使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击杀陈全。

  看看身上的鲜血,赵林拖起陈全的尸体,向深山中而去。把陈全的尸体丢进悬崖,又将身上的血迹全都洗净之后,才回到山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