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夜白发遇知音
殇眸2016-12-16 03:143,648

  正文

  九星村,背靠常谷江,小村只有区区数十户,安静而和谐,一代又一代的淳朴乡民在这里繁衍生息,可是,就在今天,马嘶人喊,打破了小村的宁静!世外桃源发生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杀!

  圆月挂空,一队百人的队伍,在地平线疾驰而来,转眼之间就临近这小小村落。马蹄声将已经熟睡的的村民吵醒,眼中带着疑惑,但下一刻,眼中充满了恐惧。看见人群,马队没有丝毫想停下来的意思。

  “你们。。”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刚想要上前询问,手起刀落,老者瞬间身首异处。这时村民们才看清,马背上坐着的是身穿军服的人,这竟然是一个官兵队伍!

  “你们为什么要杀了村长!”一个满面愤怒的少年,眼中带着惊恐与泪水,大声嘶喊。

  “我们是平南王府部下,遵三公子之命,来此找一个女孩,速速将你全村的女孩全部送出,不然,血洗全村!”身上披着官服,却在残杀百姓!天理何在?

  看看霍霍钢刀,淳朴的村民眼中尽是无助,片刻,村中的女孩都被集中到了一起,带到了马队面前。

  “你!出来!”带队的男子在人群中看了片刻,指着中间的女孩说道,很快,这女孩就被官兵带到了最前方。女孩面色惨白,不知道为什么要抓自己,带着哭声喊着

  “哥哥!”

  “兰儿。”最开始出声的少年,从人群中窜了出来,可是瞬间被两个大汉抓住。

  “放开我妹妹!”少年面色潮红,用力的挣扎,可还是于事无补!

  “三公子看上了你家妹妹,就在你妹妹上次去安城的时候,这是你妹妹的荣幸,别不识抬举!”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凶厉。

  “带走!”男子掉转马头,不在去理会那少年与村民,刚转过身的他,传出让村民惊恐至极的声音。

  “一个不留!”瞬间,女人无助的哭号,男子愤怒不甘的大吼,孩子的哭声,原本宁静的小村,瞬间变成了修罗地狱!

  紫凡顺着常谷江前行,暂时没有了追杀,也没有了危险,难得的片刻宁静与悠闲。如果我没有沉迷女色,如果我上进一点,如果不是我把她带回来,如果一切可以从头再来,我紫凡,堂堂紫家少主,下一任家主,怎么会沦落天涯!就在紫凡思绪翻飞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火光冲天!紫凡快速临近,看到第一眼,紫凡的双眼瞬间变成血红!

  当天,我紫家就如眼前这村落一般,全族数万人,一夜之间被杀,整个紫天城鸡犬不留,无一活口!城外的护城河,眨眼间变成了血红色!眼前的小村,火光冲天,房屋破损,这是一次单方面的屠杀!紫凡抬头,远处马蹄阵阵,那行凶之人正在远去!双目血红,体内那一丝魔气破体而出,紫凡长发飞舞,向着那马队追去。

  “什么人。”只听见破空声,去未看见人影,刚屠杀一个村落,男子心中难免有些慌乱,狠狠的踢了一下马腹,向前飞逃。

  “杀人偿命!尔等宵小,天地不容!”声音寒风彻骨,使得这些见惯生死的军人,冷汗直流。亡命四处奔逃。

  “死!”声音仿佛是催命阎罗,收割这些刽子手的生命!

  “我是平南王。。”带队男子满脸的惊恐,短短瞬息间,百人队伍十不存一,他第一时间想到,这是一个修士!刚想报出平南王府,使得眼前之人有所忌惮,可是回应他的是头颅破碎的声音。片刻一个白衣少年向着他缓缓走来,双眼血红,一丝丝黑色魔气缭绕周身。

  “你别过来。”男子瘫坐在地上,四肢无力,满脸的惊恐,与刚才的目空一切判若两人!一个女孩面色苍白的躲在一旁,在她的认知里,这个少年比那中年男子还要可怕,毕竟她没有看到村落被屠的场面。

  “就是你杀了那些村民吗?”紫凡低语。

  “杀人者,人恒杀之,天大仇怨,杀一人足矣,为何要祸及平民百姓。”碧绿色小剑瞬间出现在手中,男子左臂瞬间被砍下!男子疼的在地上翻滚。

  “杀人不过头点地,为何你要残忍的杀死那些无辜的孩子,他们有罪吗?”

  “只因这女孩有几分姿色是吗?带走就是,弱肉强食,天地法则。但你为什么要屠杀全村!”

  “难道那些畜生也招惹与你了吗!”一声声质问,仿佛是那阎罗的催命符,每一句落下,碧绿色小剑都会带走大片血肉,男子早已经精神崩溃,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是修士,在他眼里,这就是恶魔!失血过多的他,终于昏迷过去,终于解脱了。

  “宁静祥和的村落,淳朴的村民,莫名的招来这横祸,天理何在!”紫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双目红芒闪烁。魔气飞舞。

  “我紫家传承万年,又为何会有灭族之祸!是谁?究竟是谁灭我紫家!”紫凡跪在地上,低着头,此时的他痛苦万分,红芒渐渐退去,魔气也回到丹田,紫凡的双肩在颤抖,满脸泪水。

  “为什么?我紫家为什么会被灭族!”紫凡哭了,在那危险重重的迷雾中,第一次杀人,万里奔逃他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是现在,他哭了,无声的哭泣。那还是一个少年,家族巨变使得他瞬间的成长起来,性格都有了一丝扭曲。曾经万众瞩目的他,此时却是落魄奔逃,再无往日的飞扬跋扈。一念成魔,巨大的落差,紫凡的内心深处,一颗魔性的种子在萌芽!不管他表现出有多坚强,都睿智,他还是一个孩子!未知,神秘莫测的仇家,复仇与紫家的复兴传承都落在了他小小的肩膀上,他可以挑起,没有崩溃,这已经是难得可贵的了。

  “你的亲人被杀,村落被屠,有我可以替你报仇,可是,又有谁可以帮我报仇!” 紫凡呢喃。

  “既然天道不公,那我紫凡便要踏天而上,屹立绝巅!”突然抬头,挂满泪水的小脸,露出狰狞之色,满脸的不甘与愤怒!

  良久,紫凡的心绪渐渐平复,站起身来,向着女孩走去。此时的女孩没有后退,双眼空洞的坐在那里,在她的心中,这个恶魔一样的少年,年龄与自己相仿,竟然哭了,他为什么会哭?“我带你回家!”耳边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

  “哥哥!”少女落地的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房屋破碎,大火未熄,村民们的身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少女满脸的无助与惶恐。突然少女好像发现了什么,快速的跑过去,趴在一个少年的身上,低声哭泣。

  “哥哥,你醒醒啊,你不要死。”女孩的声音透着悲伤与无助。

  “他还没死!”

  “什么?我哥哥没死?”女孩脸色潮红,跪着向紫凡磕头。

  “求求你,救救我哥哥。”

  一炷香之后,九星村十里外的一座小山上,一个胖乎乎的少年躺在平坦之处,满身血迹,可是却又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在他旁边坐着一个眼中还有泪花的女孩,默默守护在一旁,不知不觉间,女孩趴在少年的胸口睡着了。那女孩的哥哥还有一丝生机,紫凡给他吃了一粒丹药,才使得少年得以活命。村子已经不能在住了,紫凡就将这对兄妹带到了这里。

  “你可以有个妹妹陪伴在身边,可是我?又有谁来陪?”风吹过江面,一丝彻骨的寒意传来,迷糊间,那女孩不知嘀咕了一句什么,又向着哥哥的身边靠了靠,寻找温暖,她,实在是吓坏了。

  看着女孩,紫凡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衣服,盖在了女孩的身上。

  “曾经,你也是总是喜欢腻在我身边,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紫凡望着常谷江,站在山顶,一动不动。

  黑夜散去,太阳又悄悄的爬了出来。远处传来了一声声鸡鸣,好似在叫响村民,该起床耕作了。

  “唔”娄虚缓缓的睁开眼睛,突然回忆起昨晚的事情,身体还在隐隐作痛,想要坐起身,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别吵醒你妹妹!”娄虚这才发现自己的妹妹趴在自己怀里正在熟睡,小鼻子动了动,好像梦到了什么美事。

  “是你救了我们?”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紫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回过头,看着这个命运与自己差不多的胖乎乎少年。

  “当然是要报仇了!”娄虚眼中闪过仇恨,紧紧的握了握拳头,就这一个动作,怀中的女孩渐渐睁开惺忪的双眼,随后便惊喜的大叫。

  “哥哥,你没事了。吓死我了。”女孩开心的笑着,转过头,她又是一声大叫。

  “还不谢过救命恩人,大早晨乱叫什么。”娄虚支撑着坐起,看着女孩一脸的宠溺之色。

  “你……你,的头发?”女孩指着紫凡的头发,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

  “恩?”紫凡将自己的头发顺了一下,他自己也是心头一震,满头黑发,一夜之间变白,哀莫大于心死吗?紫凡苦笑着摇了摇头。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娄虚身体经过一夜的休息,已经好的差不多,在妹妹的搀扶下站起,从妹妹的反应之中,他知道这个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少年,身后有故事,与自己一样,有伤有痛。因为有他,与妹妹没有阴阳相隔,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年,娄虚有种感觉,他心已死!

  “好了,我要走了,你们兄妹好自为之。”紫凡看了一眼娄虚,身形微动,向着南面飞去。

  “大恩不言谢,若有一日,兄弟有难,我娄虚舍命陪君!”娄虚大喊,却是引起了伤口的疼痛,猛烈的咳嗽起来。紫凡听见这句话,身体一顿,好似有什么东西被触动。

  “我的名字。叫紫凡!若大仇得报,在与君把酒言欢!”声音从远处传来,娄虚站在山顶,满脸的震惊。

  “他就是紫家少爷,紫凡!”望着远处的身影,娄虚的眼中闪过坚定的神色,与妹妹缓缓的走下小山,紫凡是吗?若有一日你举世皆敌,我娄虚一定舍命陪君子!

  谁都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娄虚之名,响彻大陆!兑现了现在的承诺!时事就是这么的无常!

  若兄拼死,弟舍身相随,若君有难,弟刀山火海,万里奔赴,只因,你我属于那同路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仙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仙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