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玉佩护主陷迷雾
殇眸2016-12-16 04:373,175

  正文

  “噗”

  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孩,从半空中突然跌落,大口咳血。男孩衣衫褴褛,虚弱至极,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可是男孩的表情却是充满了仇恨,眼底还留有一丝深深的恐惧!

  “我恨,但凡我能逃出生天,我誓要报仇雪恨!”男孩胡乱的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爬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天边隐约有数十道剑光闪烁而来。男孩艰难的运起体内所剩不多的元力向前飞奔。

  从始至今,在天野大陆上存在着五大禁地之说,没有人知道这五个地方是如何出现,也没有知道这五个地方的深处究竟有什么,只有修为高深的修士可以进去探索一番,但也是所知甚少。

  南方幽冥湖便是五大禁地之一,方圆千里常年被雾气笼罩,在这千里的中心,有一个水呈黑色的湖,没有人知道这个湖有多大,因为没有人可以从外围走到这里,即便是高深修士也不行。曾经有人想要探索这片密地,可是到最后不是失踪,就是疯癫自残而死!渐渐地也就望而止步了。

  “真没想到,紫家的这个小杂种,还真能跑。”一个尖嘴猴腮的老者,阴阳怪气的说。

  “哼,十几个结丹的修士,竟然追不上一个只有筑基中期的孩子。”队伍中有一个冷峻的青年嘲讽道。

  “要不是这个小杂种手里有千里符咒,早就成为我们的囊中物了”最先说话的那个老者恶狠狠的盯着地面上正在奋力飞奔的男孩,嘴角带着嗜血的笑容。

  “不要废话了,前面就是幽冥湖了,千里符咒失去了作用,这小子也力竭了,尽快杀了他,回宗门复命。”带头的中年男子命令道。

  “哎,身为结丹后期的修士,追一个筑基期的孩子竟然追了十三天!”如若不是师命难违,中年男子真不想做这个差事,即便最后杀了这个孩子,自己也会被同门耻笑!

  “还差一点点,马上就进幽冥湖了。”男孩知道自己的希望就在这禁地之中。只要自己逃进前面的迷雾,自己就有了希望,哪怕这希望只有一丝。

  “小杂种,我看你还往哪里跑。”方才说话的那个老者狞笑。

  “还有五十丈”,男孩连头也不回,因为他知道,身后的追杀者,修为都高于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有家族至宝,根本不可能坚持要现在。身后隐隐有剑光闪烁,马上就要追上了!

  “四十丈。”

  “追魂剑”,身后响起一个冷喝。转瞬间,男孩只感觉自己一阵晕眩。

  “噗”一道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剑气瞬间穿透了男孩的左肩。随着这剑气前进的冲劲,男孩被高高的击飞,落在了十丈外,距离那幽冥湖的迷糊只有三十丈。

  “不,我不能死,我还要报仇。”男孩只感觉阵阵睡意袭来,追魂,追魂,只伤人之魂!就在这个时候,一丝丝暖意从男孩的胸口散着男孩的全身。这暖意使男孩精神一震。

  “灭心掌。”带头的男子一声低喝。结丹后期的修为只凝聚在这一掌内,一个掌形幻影从男子的右手飞出,直奔男孩的心口。说时迟那时快,男孩来不及思索,只是潜意识的双手向前伸出,企图抵挡这攻击。

  “嘭。”一股男孩无法承受的巨力传来,双臂瞬间被废掉。来不及感受双臂具失的痛楚,心口又是突然一阵剧痛。好似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那幻化而出的掌印正击中男孩的胸口。

  “啊”男孩撕心裂肺的大吼。身子如断线的风筝向后抛飞。转瞬间男孩消失在迷雾深处。

  “我的追魂剑,南宫兄的灭心掌,再加上这幽冥湖的迷雾,这小子即便是有九条命,也休想活着走出来!”那老者颇为自得。

  “虽然没有看见他的尸体,但这么重的伤,加上他修为不过筑基期,在这迷雾之中,应该无法活命!”那名被老者称为南宫的男子盯着迷雾低声说道,看着迷雾,男子暗叹,不理会众人的想法,转身离开。

  “唔”。

  紫凡只感觉全身酸痛难忍,他想要支撑着做起来,恍然才发现肩膀空无一物。胸口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紫凡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疼痛的同时,身上竟然有一丝丝暖流在游动全身,也是这丝暖流使得全身的疼痛缓解一些。

  “这是?难道是玉佩?”紫凡思索间,刚想要运气,一阵头晕目眩,再次昏迷过去。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他的腰间一枚普通的紫色玉佩散发着柔弱的光芒,常年不散的迷雾竟然不能侵蚀这光晕半分。

  就在紫凡落进迷雾的时候,这幽冥湖的湖心突然出现一个漩涡,漩涡越来越大,瞬间形成一个黑色的水龙卷直冲天际。就在这黑龙冲出的时候,整个迷雾范围内的凶兽都在瑟瑟发抖,好像很是畏惧这黑龙一般。

  “多少年了,这个东西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水龙卷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随后,这水柱化作一条黑色的巨龙,向着光晕处飞去,诡异的是黑龙全身都是湖水所化,但湖水却是未少半滴。黑龙的双眼,散发着幽幽蓝火,甚是恐怖。就在这黑龙冲出的时候,整个迷雾范围内的凶兽都在瑟瑟发抖,好像很是畏惧这黑龙一般。

  “恩?竟然没死?”黑龙临近紫凡所在,发现紫凡竟然还有呼吸。

  “阴阳玉佩向来形影不离,阳玉怎么会在这个残废小子手里。”黑龙以水幻化出一条黑色手臂,想要去摘取紫凡腰间的玉佩,就在那条手臂临近那光晕的时候,一阵好似水开的声音传来。

  “啊。”未等黑龙收回手臂,整条幻化而出的手臂竟然诡异的被侵蚀掉,侵蚀还在继续,黑龙双眼紫芒大盛,瞬间自断自己的一只龙角,龙角自爆,才堪堪阻止那光晕的侵袭。

  “怎么会这样?竟然比我的污秽黑水还恐怖。”黑龙本是一丝残念化身而来,没想到竟然取不了这天下至宝。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原本已经安稳下来的光晕突然凝聚成线,直奔龙头而来。

  “不好。”黑龙来不及思索其中的缘由,自断自己的另一只龙角,向着光线冲去,慌忙间向幽冥湖逃去。那光芒将那黑水幻化的龙角包裹,并未去追击黑龙,而是缓缓的回到了紫凡身边。吸收了龙角的光晕渐渐有些凝实。光晕化成一丝丝暖流修补着紫凡的身体。紫凡的肩膀好似有小虫在蠕动。

  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可是整个幽冥湖仿佛是藏在黑夜中的远古凶兽,让人望而生畏,终年不变的迷雾,在今天发生了变化,在迷雾之中一个白色的光柱直冲天际,好似要冲散这迷雾一般,与天上的明月交相辉映,迷雾内的所有生物齐齐抬头,似在思索着光柱的来源地在哪里。光柱只持续了短短三息,缓缓的消散在了这天地中。

  “呼。”紫凡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浑身一阵舒爽,肩膀动了一下,紫凡震惊了,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我的手?现在紫凡这感觉脑袋前所未有的迷茫,明明自己双臂具断,怎么会突然间长了出来。他不知道,如果是那黑龙口中所说的阳玉,紫凡焉有命在!紫凡缓缓的做起来,下意识的运气,发现体内元气比以往还要多,竟然突破了筑基后期,距离结丹只差一步。这就是因祸得福?紫凡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全身关节发出一阵阵声响,好似生锈了一般。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衣衫破烂,只有腰间紫色的玉佩完好无损,散发着白色的光晕。

  “凡儿,我们家族这一次恐无生还希望了,我现在要交代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紫凡低头看着这玉佩,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晚上父亲的表情,有沉重,有失望,有悲愤。

  “这枚玉佩是一对,全名叫阴阳玉佩,这枚是其中的阳玉,这枚玉佩是我紫氏一族的家传之物,如何得来,如果你还知道自己姓紫的话,那以后你就会知道!”声音中透着深深的失望与无奈。

  “收好它,你要记住,不管何时,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我紫霄唯一的儿子!”

  “父亲”紫凡轻轻的拿起腰间的玉佩,不自觉留下了泪水,那是悔恨的泪。

  “我错了,父亲。”如果不是自己引狼入室,凭借紫家万年底蕴,怎么可能会被轻易的灭门?紫凡不知道的事,单凭自己弱弱的修为,凭自己大少爷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引起如此祸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想灭紫氏一族,自然是苦心竭虑。可是这些不是现在的紫凡却是想不到的。

  “我紫凡若不报灭门之仇,不报伤情之恨,愿天火焚身,天雷临身,心竭而亡!”紫凡紧紧的握了握拳头,眼中充满了悔意与仇恨。

  外面的人一定以为我已经死了,那么这就是我的机会!紫凡思索着,强行压下心中的悲愤,握着玉佩,谨慎的向前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仙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仙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