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二次进化
遗落时光河2018-03-22 12:273,680

  一开始,灵婴细胞企图用伪装方式,悄悄地替代主体神经元,却被立即识破。因为主体的神经元之间,有自己特定的信号传递,而这点灵婴细胞无法模仿。

  随之,它释放变异狂犬病毒,企图摧毁主体神经系统。可十八年前,利锥已经受爆裂磨练,和狂犬病毒都打出交情来了,这招如何伤得了他。

  于是,灵婴裹体祭出最后一招,就是疯狂增殖巨噬细胞,然后主动吞噬主体神经细胞。

  灵胎与蝾螈裹体融合后,基因得以互补,功能也得以倍增。比如免疫系统,灵胎没有,但蝾螈裹体有。

  因此灵婴裹体的骨髓,也不断制造出吞噬细胞,主体与裹体之间,展开一场无情的吞噬比赛。

  主体的免疫系统全面动员,骨髓迅速作出反应,大量制造单核吞噬细胞,一轮更强大的攻势随之展开。

  单论战斗力,主体细胞无疑占绝对优势,但裹体的强悍之处,在于超强的增殖力。入侵细胞迅速增加,主体的吞噬细胞,增殖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

  基因决定一切,人类细胞的增殖能力,天生不如蝾螈,利锥也无法例外,不消片刻,免疫系统已经无法抵御!

  在佘幺幺眼里,利锥已形同疯狂。他的躯体在不断翻滚扭动,骨骼也随之不断地发出爆豆声,断折的骨头,竟在肌体的推动下,自动驳接起来!

  他双手开始拼命地撕扯自己,居然打算将裹体撕下来!

  但每当他十指狠狠爪入肌体,企图撕裂时,却似乎有双无形的手,强行将他双手扳开!

  他不禁万念俱灰,想想自己历经这么多苦难,还做了整整十八年的白老鼠,现在刚刚脱困,居然被裹体夺体!

  这时整个溶洞都被淹没了,利锥拼命瞪着双腿,顺着旱道往前游,进入第二个洞厅,终于得以浮出水面。

  一上岸,他立即冲向一堆石花,毫不犹豫地就撞上去。幺幺想阻止他,却根本搂不住,每次都被他一下挣脱了。

  利锥扑在石花上前翻后滚,再加左右大腾挪,直将裹体扎割得体无完肤!

  他发飙了!撕扯不行,那老子就撞就砸就戳!

  灵婴裹体被糟蹋成烂棉胎一般,只能放弃入侵主体,但主体却不罢休了。在强烈意识的驱动下,主体神经细胞沿着神经网络,开始反噬灵婴神经细胞!

  在裹体企图夺体之前,他想做到这点,却是绝无可能的。基因决定细胞特性,人体细胞被侵入或病变时,才产生吞噬行为。决不会像病毒那样,通过主动的吞噬,来实现自身增殖。

  之前,灵婴裹体趁着主体遭受重创,间充质细胞充分渗透入主体,然后通过分化和增殖,形成了神经中介网络,主动连接起两体神经系统。

  然后,它突然发动进攻,企图夺体,恰恰正是这点,却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因为,灵婴裹体根本就没有大脑。

  它的核心是灵胎体,可惜由于基因干扰的缘故,基因链有很大缺失,即使结合蝾螈体的基因后,也只能局部修复基因链,令它长出了鳃、肺和肝,却无法长出大脑。

  没有脑子,又如何成人呢?何况,对灵婴裹体而言,战斗是极不公平的,主体不但可以随心所欲痛殴它,还用上了釜底抽薪——不吃不喝。

  那就意味着没有养分补充,细胞增殖也就无法进行。于是,就在灵婴细胞军团突破主体防线之际,却无后继兵源了。

  灵婴裹体自然不甘心,它有强烈的潜意识,就是要发育成人!不能从体外得到补给,那就从体内汲取!

  灵婴心脏突然倏地收缩,随即却猛地膨胀至平时两倍。然后,却像突然僵化一般,居然纹丝不动,血液就此被封闭在灵婴心脏内。

  它居然企图,将这些血液吸收为养分!

  利锥的血液被一下子抽走,不禁一阵晕眩。同时,他的心脏也作出本能反应,先倏地缩至平时一半,随即猛地膨胀。可出乎意料地,却无法吸回血液。

  在极度缺氧下,他的思维也渐渐停顿,脑海里漆黑一片,而四周一切的生机,也仿似被这黑暗吞噬,只剩下无穷尽的死气沉沉。

  该死的畜生!禾锥怒不可遏,你要夺老子体,那就一块死吧!

  他随手抓起一块尖石,直向灵婴心脏处扎入!

  灵婴心脏倏地收缩,被禁锢的血液,随之释放出来。

  就这样,利锥体内的战斗,不分日夜,无休无止地进行着。他已经整整70个小时,不吃不喝不睡,像道士般打坐,双目微闭,心无旁骛,用意念操纵神经系统,一点一点吞噬裹体神经细胞。

  第71小时,主体神经细胞突入灵婴小脑,灵婴裹体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后,神经系统突然迅速解体,神经细胞退化为间充质细胞,分流渗透到合体各处。

  内战结束了。随着神经系统解体,灵婴的最后一点本能意识,也随之湮灭。

  灵婴细胞却没有消失,而是进化了。各类灵婴细胞融合主体基因,进化出新细胞膜。这就不是换装,而是换肤了。

  灵婴所做的一切努力,到最后,竟是为他人做嫁妆罢了!

  利锥意识到战斗结束了,但他却丝毫不敢松懈,仍是不断用意念驱使神经系统,仔细地搜索身体每一部分。他也不敢进食,只喝了一瓶纯净水。

  这样又坚持了两个时辰,终于不堪重负,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佘幺幺确定他需要进食了,便用水化开压缩饼干,一点点喂他。可利锥只咽下一些,就再也不愿吞咽。

  她将背包里的食物,全部翻出来,先自己一样样地尝试,最后找到一盒巧克力,既可口又易融化。赶紧用水化开,灌给利锥。

  这回,他不但不再拒绝,喝完还舔舔嘴唇。

  利锥沉沉睡着,躯体却在迅速复原,时间对他是有利的,对马勇先来说却是要命的。这几天来,他一直发高烧,还不时的咯血,已到命悬一线的地步。

  有了先前的经验,不用利锥交代,水位一回复,佘幺幺就将两人搬回水洞石架。

  流水起到了空调作用,使石架温度保持在10度左右,这对利锥的自愈非常有利,对勇子来说,更是救人的,否则他早因高烧而亡了。

  7月2日上午,利锥还没醒来,勇子却已陷入深度昏迷,他的生命,只能以小时来计算了。

  突然,类人蝾螈惊慌起来,纷纷躲入角落或缝隙处。

  佘幺幺贴耳石架上,听到水道远处,有敲打声。她抓住利锥肩头,用力将他摇醒,指着水道比划了一阵。

  利锥一骨碌翻身而起,随即感觉身躯轻灵了许多。他指了指勇子,提起两个背包,当先往旱洞走去。佘幺幺将勇子扛到肩上,用躯体伸缩的方式,也跟着爬进旱洞。

  选取一处凹窝安顿好勇子后,他发觉自己还是光溜溜的,赶紧拉开背包,先找到衣服穿上。他的衣服,也就是一套宽大的内衣,优点就是不吸水。

  然后,他将工具皮套的皮带,系到腰上,再披上缴获的战术背心。

  接着,他又将转轮榴弹发射器上弹,然后配合手势,教幺幺使用。他当然不是武器专家,几天前才从俘虏那里学的。

  “幺幺,你和勇子躲在这里,我下水去。记住,尽量不要先动手!”

  佘幺幺点了点头。利锥随即返回水洞,类人蝾螈紧紧跟随着。这群类人蝾螈,先前逃出研究院废墟时,有十九只,现在只剩下十三只了。

  这时敲打声已经很明显,他听出是打岩钉的声音,显然来的是人,这倒使他安心下来。

  人类已经很难威胁到他了,他担心的是章鱼怪,要是它凑巧也走这条道,那还真挺麻烦。

  他撕开几包牛肉干,每只蝾螈赏了一块,算是战前动员。然后指指水潭,做了个扎水动作,类人蝾螈果真领会了,纷纷扎下水去。

  利锥却不下水,而是撕开一包压缩饼干,狼吞虎咽起来。不管来的是何方神圣,他决定面对!

  打钉声停止了,片刻后,一道手电光,从水道口透进来。

  利锥扔掉包装纸,轻轻舒展了一下身体,有东西下肚,一股暖流就自然而然地,在体内流淌着。

  当先钻出水道的潜水员,手电光一照到利锥身上,如遇鬼魅一般,惊叫一声,连防水手电都扔了,一翻身又扎回水里去。

  利锥俯身,用掌按住石架边沿,悄无声息的下了水,潜向东面。假如来的是东太卫队,下一刻他等到的,必定是猛烈的火力攻击。

  一入水,一阵冰冷的感觉,就由外向内渗透,无比的快意即刻遍布全身。只有冰冷的水,才可以令他安宁。

  水道口又钻出一个人来,却没有发起任何攻击。他用水电来回照了一遍,不见有人,便自报起家门。

  “在下解东豪,和一帮朋友来此探险。假如朋友是常居此洞的话,咱们绝无冒犯之意!可以的话,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解东豪说话很得体,既表明来意,也表达了善意。但利锥没有应答,现在他没有交朋友的心情。

  解东豪又提高声音,将先前所言重复一遍,还是没有应答。他打个手势,自己当先登上石架。他的队友随后鱼贯而出,一共七人,其中一名女性。

  “蟹哥,这边还有洞,估计怪物逃进去了。”先前吓跑的人道。

  “大卫,你确定自己没眼花吧?”有人问道。

  “牛力,你啥意思呀?你以为老子自己一惊一乍?老子看得清清楚楚!那怪物全身都是烂肉拼起来的!”大卫怒气冲冲道。

  怪物?利锥听了很不爽,自己既不是青面獠牙,更不是三头六臂,怎么就成了怪物?

  借助反射的手电光,藏在岩石后面的利锥,开始仔细端详起自己来。大卫说得不错,他身上的伤口千奇百怪,尽管现在收敛结痂,但看起来确实像烂肉拼凑到一块。

  “好啦,你们别争了,我相信大卫的眼力。”解东豪迟疑了一下,“兄弟们,我提议,这次探险到此为止吧。”

  “蟹哥,你见识多,见怪不怪,小妹倒是想见识一下!虎子,你咋看?”女子道。

  “我跟你进去。”虎子答道。

  利锥不禁叹了口气,他不得不出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