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谴
遗落时光河2017-07-15 18:543,677

  坐标:上行第二宇宙,天河系,招潮蟹星座,冥阳星系,北冥星球中土大陆,东经X度X分,北纬X度X分。

  时间:北冥元102年6月11日凌晨。

  地点:北冥星东太殖民地崇东道雨阴殖民屯故作殖民点。

  你可能见过雷劈,可能见过龙卷风,可能见过江潮,可能见过地震,更肯定见过大暴雨。但是,你见过大暴雨、龙卷风、雷劈、地震和江潮一块出现吗?

  龙灵江以南十公里,支流芦苇河东岸的鸡公岭上,有家不起眼的生物研究院。主体建筑只是一栋35m×15m的三层小楼。但在小楼的后面,却有一座高99m,直径9m的钢管通气塔。

  钢塔的中心,是管口直径6m的排气管,周边是八道吸气管,管口直径1m。而外围,再套上直径9m的超大钢管。

  这个庞然大物与小楼极不相衬,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地下大有乾坤。

  自去年11月初下了一场秋雨后,至今已经大半年不见滴雨。直到6月10日下午,气象台发紧急警报,预计午夜以后,崇东道和正南道必有大暴雨,提醒各有关方面做好防汛工作。

  对气象信息,院长申姬兰是一概不知,一概不理的,钢塔下面的地下建筑,埋土最浅的地方也有50m,刮风下雨与她何干?

  北冥元102年6月11日3点33分,通气塔上空,忽地形成一股旋风,一边旋转一边急速上升,而周边的冷空气,则被吸抽着,不自觉地加入气团。

  一般情况下,热气流会形成积雨云,但这股气流旋转得太快,蕴含的能量太大,一直陡升到万米高空,仍无法将其冷却,并凝聚成雨。

  3点54分,天空似乎被旋出一个大窟窿,气旋一个跳跃式剧升,直往窟窿钻去。忽地,却像被天神兜头盖了一掌,气旋又陡然坠落下来。

  很不幸,这气旋落地处,竟是鸡公岭东侧的故作殖民点,然后一路向东席卷横扫!

  三分钟之内,故作殖民点连人带屋,彻底消失!

  4点01分,从西面而来的漫天乌云,片刻间将鸡公岭笼罩,暴雨随之倾盆而下,且越下越疯,简直歇斯底里一般。

  这场大暴雨,6月10日下午突然从崇西道西部开始,一路向东覆盖过来。在这种日夜不停的倾泻下,龙灵江两岸已经不断出现滑坡。

  申姬兰不担忧滑坡,也不怕塌方,“感谢主赐给我安逸!感谢主赐给我幸福!我愿将一切献给主!主啊,请接纳我吧。”申姬兰夸张地倾诉衷心。

  主听到了她的心愿,很快就接纳了。

  6月11日晚上,东太时间20点41分,申姬兰正在享受她的猫屎咖啡,房间突兀地摇晃几下,她心一慌,杯子跌落地上,碎了。

  摇晃很快停止,一切回归平静。申姬兰安慰起自己来,应该是自己操劳过度,精神有点恍惚罢了。CZR3857研究院固若金汤,就是发生地震又如何?

  她将勤杂工叫进来打扫房间,而自己动手再冲一杯猫屎咖啡。

  申姬兰舒舒服服地坐回真皮沙发上,施施然端起咖啡。突兀一下地动山摇,不但杯子掉下,沙发都向一边滑去,她发现房间竟倾斜了!

  鸡公岭正在瓦解,对,瓦解,消融!从西南面开始崩塌,而且是从地下开始!

  地下研究院地表150米以下,不知什么时候竟被掏空了,形成一个最大直径超440米,最小直径超360米,最大深度250米的椭圆水穴。

  这家研究院,地表的楼房只是打个掩护,主体建筑都在地下,南北走向,坐东向西,面积350m×250m(不含机房及检查区),一共四层。

  本来,剩余的岩层还足以支撑住,但随着龙灵江水暴涨,两岸区域不断塌方,引起连锁反应,最终造成水穴上方崩塌。

  地基失去平衡后,地下研究院变成万吨碾压机,先是压塌西南面支撑层,向西南方向倾斜的同时,撬裂东北面支撑层,再借助反作用力,接着压塌东北面支撑层。

  在强大的上冲水压冲击下,50 m填土层如吐司面包片般消融。

  仿似赶集一般,电母也赶来凑热闹了,一道闪电破空而至,正中钢塔。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连续劈中十几下后,雷声才滚滚而来,而闪电更加猛烈!

  钢塔当然有避雷装置的,但排电装置与主体之间的连接,却因为建筑主体的碾压而断裂了。

  钢塔无法排电,犹如严重超负荷的变压器,先是快速变红,然后“轰”一声巨响,爆开了!

  首先遭殃的自然是机房,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八台巨型气泵,通过连接的通气管,它们也从闪电中吸足了能量。实际上,它们比钢塔还要快一秒,抢先一步爆炸了。

  地下机房立即陷入火海,研究院已先一步关闭通道,机房里的六名维护人员,硬被活活烧死。

  钢塔随即轰然而倒,将三层小楼轻松砸碎,二十多名外围后勤、安保人员也随之丧命。表面混凝土层,在钢塔的重压之下,也轰然崩塌。

  钢塔倒塌,给予地下建筑致命的最后一击。结果是没有悬念的,这座建筑面积三十五万平方米的地下楼,最终坠入大水穴。

  鸡公岭也平地消失,只留下一个火山锥般的大坑。

  三分之二的人,在坠地的刹那,被无比强劲的反弹力,活活震死,或变成白痴。

  只有那些抱住沙发、床垫或其它缓冲物之人,才幸免于难。但主体建筑下坠后,鸡公岭随之崩塌,将研究院埋得严严实实,里面的人真正成了瓮中之鳖。

  而且,尽管外壁非常坚固,在惊天动地的崩塌过程中,也难免砸出了一些裂缝,淹没只是迟早的事情。

  大自然的魔法没有到此结束,鸡公岭崩塌,也引发周边地表不同程度的崩塌。

  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般,崩塌延伸到了龙灵江后,已经不再是局部的小面积塌方,而是突然轰隆隆地,整片整片的河床,以及整段整段的河岸瞬间塌陷。

  这是地震!

  几分钟后,一个新的地理名词诞生,江啸!对,和海啸一般威力的江啸!因为用江潮来定位根本就不贴切!

  雨阴到纳操之间,近百公里范围内的江水,忽地腾空而起,然后甩大面团般,兜头拍下!

  眨眼间,江啸范围内的所有一切,都变成废墟和残骸。

  申姬兰是个很懂得享受,更懂得保护自己的女人。她的房间不但铺了实木地板,还铺了纯羊毛地毯,加上她一直死死抱住沙发,因此从坠落中生存下来,便不是意外的事情。

  当神智稍为清醒些时,她立刻扑向北面墙壁,拉开仿似衣柜的逃生门,钻入滑舱,拉上舱盖,打开制动闸。

  滑舱飞快地垂直下滑,刹车轮发出刺耳的吱吱声,令她忍不住尖叫个不停。

  滑舱降落在第四层的核心区。下坠过程中,第四层首当其冲,四个角落都严重撞毁,这时除了核心区,都已被淹没了。

  申姬兰先是痛痛快快地,吐干净胃里的东西,再长长喘了几口气。这才掀开滑舱座椅,从下面抽出早备好的行李袋。

  然后,她将滑舱通道闸门手动锁死。再顺着走廊,走向中间一道密封门,插入密码匙,通过声音、指纹、瞳孔鉴定后,门自动打开,这是一间应急生活室。

  她第一时间打开监控显示屏,了解自己的处境。正如她所料,处境非常糟糕。当然,其他人比她更糟糕。

  地下建筑的第一层,因为和检查区及机房有通道连接,下坠时首先被扯裂出缺口。未及逃跑的人都被淹死了,而逃得快的人,都集中到了第二层。

  每一层都有独立的密封门,这些人便暂时无恙。不过氧气不是无限供应的,他们不想办法逃脱的话,很快就会窒息而亡。

  在卫队长木村喜人带领下,他们走消防梯下到第四层,却发现渗水已经将楼梯间淹没了,只好退回第三层,不断按铃、拍门,却没有任何回应。

  第三层是培育区,非工作时间只有值班人员。这一天的值班人员,是石卫康、肖美妮和朱丽叶。

  本来作为副院长,石卫康是不需要值班的,他却主动编排自己带班。此刻,他完全无视外面同袍的拍门呼救,而是对着摄像头喃喃自语。

  “申院长,申博士,申小姐……假如你听到的话,请回答好不好?现在情况非常不妙,咱们必须同心协力,才能逃出生天!”

  申姬兰不禁笑了,同心协力?你怎么不先把同事放进去?伪君子真恶心!

  “申小姐,我肯定你已经到了下面!而且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等到救援队来!这是白日做梦!咱们整个研究院都被土埋了!而且同时还被水淹了!请问,救援队怎么能进来?”

  申姬兰还是没有回答他,这些她用屁股都可以想到!而她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核心区的应急物资,光供她一个人的话,至少可以维持半年!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和他们分享的!

  不过不让石卫康进入,他也必定用非常手段。他负责转基因动物的研究,对怪物的运用可谓得心应手,她必须提前做些准备。

  再三忖度后,申姬兰走出生活室内,来到走廊尽头的另一扇密封门前。

  插入密码匙,通过声音、指纹、瞳孔鉴定后,门自动打开,居然是换衣间。

  她换上全封闭无菌服后,走向另一头的密封门,再插入密码匙,通过声音、指纹、瞳孔鉴定后,还要手动输入密码,门这才自动打开,里面是冬眠舱室。

  这是一间足足三百平米的大室,里面排列着二十个冬眠舱,却只有两个有人躺着。她走到其中一个舱前,电子标识牌显示:CHT1024号。

  输入密码后,控制键盘自动弹出。申姬兰犹豫了好一阵,最终还是决定修改设置。

  随着呼吸灯闪烁,警报铃响起,冬眠舱温度自动缓慢升高,同时各种药剂和营养液,也在自动输液器的调节下,缓缓注入超合体。

  渐渐地,超合体里面有个意识正慢慢苏醒。在合体之前,他有个很平凡,却令东太集团高层寝食难安的名字——利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