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猎人与猎物
遗落时光河2017-10-21 03:413,859

  北冥元102年6月26日,冥阳照常升起,但崇东道的殖民们,却看不到一丝阳光。

  从凌晨开始,绵绵中雨就下个不断,且阴云不散。

  经过一夜的紧张调度,搜索队伍也组建完毕。以鸡公岭为中心点,方圆五十公里都已严密封锁。

  这是一个高规格的行动,卫队西部基地总指挥坂本加雄,担任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而藤木定涛也以特派督察身份,坐镇监督。

  搜捕指挥部刚投入运作,立即收到一个好消息,地面搜索队捕获了巨蜥群。

  巨蜥离开研究院后,却不走任何水道,而是往上爬,竟和类人老鼠一样,自行挖掘通道,钻出地面而去。

  然后,这些巨蜥游进龙灵江后,竟逆流而上,企图逃往龙灵江上游地区。

  没过多久,江面巡逻队就发现了它们,在搜捕指挥部调度下,多部门开始协同围捕。

  结果没有悬念,所有巨蜥均被渔网捕获。

  不过这个小小胜利,除了挽回点面子外,并没有给东太公司挽回任何损失。这些巨蜥,正是最不会制造灾难的一群,它们都是雄性,并且都被净身了。

  总司副总裁亲自压阵,谁敢怠慢?八点正,水下搜索行动正式拉开。

  上裂缝由第二搜索联队负责,下辖崇东道特卫大队水下小队、崇东道第四机动大队,以及一些辅助单位。

  利锥已睡了足足的12小时,正精神抖擞地等待他们。而佘幺幺则有点惨了,做了整整一夜的搬运工。

  从溶洞到水穴,单走一趟都要1300多米,而且落差300多米,尤其最后一段75米,陡坡达80至85度。

  由水下特卫小队打头阵,花了足足三小时,第二搜索联队终于游完水程,钻出了地下水面。

  然后,改由机动大队第五小队打头阵,因为他们攀岩成绩最好。

  不过,首先攀上溶洞的,却是临时征调的工程小队,隶属于东太铁路建设公司。

  一开始,工程小队一听让他们开路,立即吵开了。水道里满是遗弃的物品,用屁股都猜得到,逃犯就在上面。

  “咱们是工人!又不是武装人员,干嘛要咱们打头阵?”

  “对对!你们这些卫队员、特卫,手里有枪有炮,却叫咱们去送死!大不了老子不要这份工了!”

  小队长皮强军打了个手势,班长曹民生立刻抡起枪托,狠狠砸在一个工人面颊上,这人是嚷得最厉害的。

  “根据殖民地安全条例,假如你们再违抗命令,我可以将你们就地正法!听清楚没有?”皮强军阴森森地道。

  没有人回答,曹民生又抡起枪托,砸向一个敢怒不敢言的工人,因为对方的眼神,令他非常不舒服。

  眼看这名工人就要头破血流,旁边忽地伸来一只大手,硬生生将枪托攥住。

  “混账!你敢?”曹民生怒喝道,一边双手奋力扳枪,却是怎么也挣不脱。

  这下,曹民生的脸丢大了!他一咬牙,腾出右手就去拔匕首。

  “住手!都退下!”皮强军喝道。

  攥住枪托的汉子,随便发力一推,曹民生收不住势,差点四脚朝天,幸好被后面队员托住了。

  “你的姓名。”皮强军竟很温和地问道。

  “马勇先。”

  “好,看来你才是他们真正的头。这样吧,你带他们上去,我给你申请一等功!”

  “谢了,长官,我可以上去,但我有个条件!”马勇先不卑不亢地道。

  “什么条件?”

  “攀岩咱们开路,平地你们自己开路!”

  “这……”皮强军尴尬万分,脸颊都有点发热了,他点了点头。

  马勇先是爽脆之人,自然也不多费口舌,立马开工。

  他用登山弩瞄准裂口下方一米处,先后射出两支带索箭。特制箭头上有三个钩爪,越用力拉越张开。

  马勇先背上工具背包,戴上攀岩手套,沿绳索迅速攀缘而上。另一根绳索,则当作安全索绑在了腰间。

  不到十分钟,马勇先攀上了溶洞。

  他没有按皮强军的吩咐,先投掷催泪弹,而是径直而上,并用手电照着自己大嚷起来。

  “嘿!里面的朋友听着,咱是来送死的小虾!后面的才是蟹将!”

  利锥看不到他,但一听这话就乐了,这汉子挺有意思的!于是动了收服之心。

  见没有人袭击,马勇先也就继续干活。打岩钉,上拉环,套好绳索扔下去,然后坐到一边抽烟了。

  工程小队的人陆续上来了,并将更多的器材吊上来,然后架起简易龙门吊,通过小马达的带动,一次可以将三个人,或相应分量的物资吊上去。

  “马兄弟,论身手,你真是顶呱呱!”皮强军一边讨好地赞道,一边递上了香烟。

  马勇先本不想接,但又转念一想,恐怕这回大家都出不去了,还计较什么?于是伸出手去。

  皮强军将整盒香烟塞到他手里,“你留着,派给弟兄们吧。如果能活着出去,我请你喝酒!”

  皮强军声音有点哽塞,那瞬间,他竟和马勇先有同样的感觉,他们出不去了。

  他甚至感到有人一直在盯着,他车转身,战术手电照着上方的岩壁,除了数不清的裂缝,连蜘蛛也没有一只。

  “超声仪!给我仔细测测这一片!”皮强军指着岩壁命令道。

  背着超声波探测仪的中士,赶紧执行命令,将探头来回地扫了好几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看来自己真是杯弓蛇影了,皮强军吁了口气,“继续搜索前进,大家注意掩护!”

  其实,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正确的。利锥确实躲在岩壁的裂缝里,只是比较深入,外面无法探测到。

  他手握着两枚爆震弹,这是他和佘幺幺定下的计策,关门打狗!

  第五小队向前推进,其他小队人员,也继续不断地跟着吊上来。

  这个溶洞系统,走了几个洞厅都不大,却延伸很长。当先的第五小队第一班,已经搜索到三公里外。

  第二中队,已经全队展开。第一中队第一小队,则正在吊升上来。

  忽然,远处传来爆炸声,卫队员队员一听就知道,那正是他们最熟悉的爆震弹。

  几名工友立即跑向大裂口,企图缒索而下,却被守卫的卫队员拦住,并朝他们脚下开枪,“滚回去,再过来统统毙了你们!”

  一名工友被跳弹射入心脏,真的当场毙了。马勇先忙喝住惊慌的工友,正忖思对策,忽见一枚小石子飞来,打在一名工友的头盔上。

  他双眼一亮,看向上方岩壁。借着四处摇晃的手电光,只见裂缝上伸出半个身影,一只手摇了几摇,然后向前方连挥几下。

  马勇先如醍醐灌顶,当即大喝一声,“都跟我来!”随即车转身,向洞穴深处奔去。

  十几个工友跟在了他后面,却有那么几个人,执着地想从裂口下去,仍在向卫队员哀求不止。

  利锥甩出两颗爆震弹,随着两声巨响,山崩地裂开始了!

  先前,由龙灵江河床崩塌引发的地震,已经使溶洞大面积塌方,同时留下无数的裂缝。

  各处岩壁,也如同酥皮饼般脆弱,这时被爆震弹一震,便大片大片的剥落。

  利锥自己藏身的地方,也开始摇晃起来,他竟用脚猛跺了几下,于是哗啦啦地,连人带石一块掉落。

  未等自己被碎石掩埋,他双脚一蹬,已飞身而起,落到石堆外面。

  那些围拢在裂口的卫队员及工友,当然没有他那么硬的命,个个不死则伤。

  利锥没有再动恻隐之心,厮杀一开始,他体内的兽性也被激发了。他揪起一个奄奄一息的卫队员,将他脊梁骨往石头上一拍,跟着就摸他的战术背心。

  没有找到爆震弹,便将手雷都取下,挂到自己的战术背心上。

  这时,离得比较远一点的卫队员,有两个已经从晕眩中脱出,开始试图瞄准利锥。

  他赶紧往乱石堆中伏下,两梭子弹泼水般覆盖过来,打在石头上竟像炸弹般,将石头纷纷炸开。

  利锥拔出手雷保险销,看也不看就甩了过去,爆炸过后,轰隆隆的又塌了一大片,然后又是一阵哭爹喊娘。他们不喊倒罢了,这一喊就证明没死透,利锥随即又掷了一枚过去。

  这一回爆炸、崩塌过后,真的就无声无息了。利锥继续摸索手雷,搜集了十几枚后,他往裂口下面,也掷了两枚,然后才向洞穴深处追击。

  先前,佘幺幺率先发动袭击,投出爆震弹,但没有收到可怕效果,只是顶壁上掉落不少石块,却没有崩塌。不过对于卫队员来说,这已经够惨了!

  而佘幺幺听到巨响,恐惧程度竟甚于卫队员,第一时间就逃之夭夭!不知窜到那里去了。

  更惨的却是后面的卫队员,他们只能怨自己命不好,遇到利锥这个煞星!

  利锥的战术很简单,就是不停的扔手雷。然后,从炸死或砸死的卫队员身上,搜出手雷,继续前进,继续扔!

  战术很简单,却非常实用,每次爆炸产生的声波和气浪,都制造了或大或小的塌方。

  石头砸死砸伤的卫队员,远比弹片杀伤的要多!

  其实卫队员手中,有比手雷更可怕的武器,就是榴弹发射器。但问题是,这榴弹一爆炸,他们自己所站的地方,同样崩塌!

  利锥自己,也当然不止一次被石头掩埋,但他每次都冲了出来!

  他不是命好,是命硬!

  “他不是人!他砸不死!砸不死!!!”有队员惊恐地嘶叫起来。

  “闭嘴!你去死!”中队长郭超能一脚踹倒那家伙,“榴弹射手都过来!过来!!!”

  “到!”“到!”

  “目标正前方!自由射击!开火!”郭超能咆哮如雷般下令。

  于是一具转轮榴弹发射器,及一具半自动榴弹发射器,连珠般吐出一串榴弹,“嘣嘣嘣嘣嘣嘣……”连串的爆炸声响起。

  以爆炸点为中心,近百米的一段熔岩通道崩塌,利锥、榴弹射手和郭超能都被掩埋。

  战斗似乎结束了。

  副中队长史如松立即下令,让队员们排成两行搬运石头。搬了半个小时,终于将郭超能挖出来,他竟还有气。

  “怪……物……死死……了……没……”他气若游丝道。

  “死了死了!死透啦!郭队长,你立了大功!你真是大英雄!”史如松由衷地赞道。

  郭超能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正想留下几句永恒遗言,忽地一声咆哮,从石堆中传出!

  郭超能受这一惊吓,双目圆睁,就此咽气。史如松成了最高指挥员,至于他们的中队督察员,早就压在石头下面了。

  “撤!”史如松大喊一声,随即扔下偶像遗体,转身就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