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尔虞我诈
遗落时光河2017-07-15 18:543,742

  这是一个风和阳丽的日子,他和老婆孩子泛舟湖上。老婆和女儿在船尾泼着水玩,他则在船头悠然垂钓,儿子骑在背上吊着他脖子,来回摇晃着。

  突然,半空出现一个巨人,一只巨掌将他攥在掌心提起,另一只巨掌却猛地拍下,小船即刻粉碎!

  “不!不!不!……”利锥嘶喊着,挣扎着,醒了。

  “谢天谢地!阿贝比,你终于醒了。”申姬兰激动地叫道。

  阿贝比?我啥时候成阿贝比了?真是够扯的。

  “阿贝比,你怎么啦?怎么不说话呀?”申姬兰似乎蛮紧张地问道。

  “不好意思,你是?”

  “唉,阿贝比,你又忘了我啦!我是兰兰啊,最爱你的兰兰!”

  利锥满是困惑地,看着眼前的妖娆女人,这位成熟美女,尽管精心打扮之下,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二十岁,但也不应该穿学生服呀!

  “我想起来了,你是位医生,刚刚帮我打过针,我就睡着了。”

  “嗯,这还好点,总算没什么都忘掉!好啦,来,起床吧。”

  申姬兰扶利锥坐起,先让他双臂活动一阵,然后是扩胸、扭腰、抱膝伸展等等。

  这样一番热身后,她才让他下床活动。比起几天前刚苏醒时,现在他的状态无疑强得多了,已经可以比较稳当地行走,只是必须小心翼翼,步幅稍为大一点,双腿就会任意反屈。

  而且,利锥发觉自己的关节,与常人迥异,尤其是肘部和膝部上,都隆起厚厚的一圈肌肉。

  “你这个反关节功能,稍加训练,就是一项非常可怕的技能。”

  “可是,医生,我咋会长成这样的?不会是天生的吧?”

  “唉,你这个小屁孩真是!好吧,不把一切秘密告诉你,看来你是不会罢休的!”申姬兰娇嗔道。

  她打开自己的平板电脑,给利锥看了一份资料。上面记录着,他叫禾学通,原是一名工程师,供职于东太集团属下的某工厂。

  北冥元84年1月4日,异端分子破坏工厂,制造了大爆炸事件。禾学通被烈火严重烧伤,几乎只剩下骨架子,医院当然是爱莫能助了,只好把他送来研究院。

  为了拯救他,研究人员先运用冬眠技术,使他进入冬眠状态,然后移植转基因蝾螈的肌肉,来逐步修复他的肌体。结果这一修复,就用了整整十八年。

  “原来我叫禾学通,可几天前,你好像叫我禾小强。”

  “嘻嘻,那是我给你起的小名呀,你这打不死、踩不烂的小冤家,不是小强是什么?”

  突然,整个房间都震抖起来,同时传来“咚”一声巨响,申姬兰脸色大变,奔向监控显示屏。

  只见章鱼怪用腕足卷住大铁杵,在钢墙十米外开始发力,用四根腕足拟态,仿似马一般奔跑。在离钢墙五米左右时,飞身而起,同时股眼猛地喷水,霍地加速冲向钢墙上的窟窿。

  又是“咚”一声巨响,杵头准确撞在窟窿边沿上,50mm的钢板竟不能抵御,又凹塌了一块。

  申姬兰的脸色,倏地像死人般惨白,同时身子一软,竟站立不稳了。利锥从后面托住了她。

  “这怪物又进化了!不仅是力量,连智商都提高了!前几天,它只会卷住铁杵乱砸,现在竟会运用全身力量撞击!”

  假如没有窟窿,这怪物就算有十吨的力量,也未必撞得穿钢板,可有这个窟窿,那就是时间问题了。

  “难道没有反制措施么?比如电击之类。”利锥问道。

  “没有!没有!屁都没有!有的话,我还需要弄醒你吗?”申姬兰歇斯底里般尖叫道。

  突然,她灵光乍现,“对对对!电击!接电线去电它!阿贝比,你真聪明!对不起对不起!刚才不是骂你,我只是太害怕了!来,快跟我来!”

  这女人突然又活力四射,跃起身来奔向杂物间,利锥跟了进去。

  申姬兰拉开工具箱,“阿贝比,工具都在这里,你想办法把这面钢墙弄个洞,钻过去就是配电房,有蓄电池,有变压器,咱们可以接电弄死章鱼怪!”

  利锥点点头,即刻开工。他粗略看了一遍工具,选出一把手电钻,装钻头,插电源,然后用油笔在钢壁上画一个圈,还用自己躯干比了下,这才开始钻墙。

  章鱼怪撞第三下后,却无声无息了。原来,当章鱼怪第三次撞击时,蛇妖操起墙壁上的灭火器,对准窟窿一阵猛射。章鱼这类动物,天生就是胆小的,看到不知何物的泡泡,竟赶紧逃之夭夭了。

  申姬兰真是又喜又惊,喜的是蛇妖足以对付章鱼怪,惊的是蛇妖完全具备人的智商,1024都未必是她对手!

  这核心区完全用钢板焊制,但内外壁钢板是根本两样的,内壁只是10mm的不锈钢板,还是单层。不用十分钟,利锥已经钻了密密的一圈。

  他拿起最重的一把手锤,奋力向钢板砸去,这时事故发生了。原来他这手臂使劲一挥之下,即刻反屈,铁锤竟砸在自己大腿上!

  利锥像被蛇咬了般跳起来,然后跌倒在地,但随即就爬起来了。只见他左大腿淤青一大块,且不断地渗出血水。

  但随即,他却感觉不到痛楚了。不是因为麻木,而是他的神经细胞,在承受力达到临界点时,可以自动关闭Na+通道,不再产生动作电位。

  也就是说,即使伤势再增大十倍,在他意识里不但感觉不到,反而因为Na+通道的关闭,先前的痛楚感都会消失!

  他若无其事一般,站起来继续砸钢板。不过这一回,他学乖了,先是轻轻地敲,让自己的手臂,慢慢适应怎么使劲。

  然后他就发现,反屈并不总是坏事,只要把握好,就可以将手臂当白蜡杆一般使用。

  外面又传来“咚”一声巨响,章鱼怪又回来了。这回,当蛇妖喷射泡沫时,它没有逃得很远。然后,它还慢慢地向泡沫靠近。

  当确定这些泡沫对它无损时,高兴得头舞足蹈起来。

  它开始更猛烈地撞击,而且越撞越亢奋。缺口在不断扩大,蛇妖惊恐万分,她也用铁板砸起生活室的门,砸了几下后,又转而砸起墙壁来。

  她找对地方了,墙壁更容易砸穿。

  “你快点!不然咱们真的要死了!”申姬兰尖叫道。

  利锥扔掉手锤,操起墙角的中型灭火筒,三两下砸掉了孔圈内的钢板。

  他钻入配电房,按操作手册的指示,关掉总闸,将备用电缆接上变压器后,再焊死到走廊一面的钢壁上。

  当蛇妖手中的铁板,再次砸到钢壁上时,即刻嘶叫一声,同时猛地一窜,头竟撞到顶壁上去。

  室内四面及上下,都有绝缘层,只要不渗水,根本不忧电到自己。主动权,终于又回到申姬兰手里。

  配电房有门通向冬眠舱室,利锥建议把这里作为最后战场,并且提议与蛇妖联手。申姬兰对作为战场非常支持,却坚决反对和蛇妖联手。

  “不不,阿贝比,你根本不了解这个蛇妖,她具有人的智商,却比野兽更要残暴。而且最可怕的是,在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她会扮得非常温顺,一旦有机会,就立刻反噬!”

  一说起蛇妖,申姬兰仍心有余悸,尽管她能当上院长,这蛇妖也算助了一臂之力。

  章鱼怪砸了半天后,竟突然离去。由于第四层的外接电缆及光纤,已被石卫康割断,无法看到章鱼怪去了那一层。

  一小时后,章鱼怪回来了,且劲头更足,原来这怪物进食去了。至于它吃的是啥?你想想就知道了!

  章鱼怪继续砸窟窿,砸到饿了,又去进食,回来继续砸。除了饥饿,这怪物似乎不知疲倦,更不用睡觉似得。

  如此这般,窟窿已扩大到可以钻入一头牛,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

  章鱼怪先前吃过大亏,仍然不敢冒进,先用一根腕足卷住大铁杵,伸入走廊乱砸一通。

  然后,伸入第二、第三、第四根腕足,像耍软鞭般舞着,这才慢慢地探入半边脑袋。

  走廊自然早被水淹没,蛇妖只能盘踞在顶壁通风口附近。

  看到仇敌,章鱼怪异常亢奋,舞动腕足直扑过来。蛇妖窜向地面,双手抓起铁板,砸向腕足。

  这一招完全无效,两根腕足一下就卷住她身躯,两边一扯,就要将蛇妖分尸。

  蛇妖立即盘蜷蟒身,和腕足绞缠一起,对付一根腕足,她一点不吃亏。可是,章鱼怪是有八根腕足的!

  它立即挥动另两根腕足,攻向蛇妖头部。此时,她惟一能做的,就是发出绝望的尖叫。

  就在这一霎,利锥合上了电闸。章鱼怪浑身一抖,随即松开蛇妖,全力向窟窿窜去,两根腕足勾住窟窿边沿,同时股眼喷水,嗖一下飚了出去。

  蛇妖其实更不耐电,浑身像发羊癫疯般,剧烈颤抖几下就昏死过去。

  利锥拉下电闸,轻轻吁了口气,申姬兰却大发雷霆,“你疯了!你放走了章鱼怪!以后咱们都不用出去了!”

  “好了,申院长,请穿上你的外骨骼,待会儿我打开冬眠舱室门,你把蛇妖搬进来。”利锥淡然道。

  “什么什么?你在指挥我?你凭什么指挥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忘了是谁救了你?”申姬兰气急败坏道。

  “那好吧,我去搬。但去之前我不得不请你,我尊敬的申院长,委屈你进冬眠舱呆会儿。”利锥微笑道。

  “你……你……好……狠……”申姬兰双手掩住心口,软倒在地。不过这回,似乎是真的心肌梗塞了。

  利锥也不管她真的假的,打开一个冬眠舱,托起她就扔了进去。“申院长,你得教我咋操作,不然我怕将你老人家闷死。”

  “你……你这个没……没良心的……呜呜……”申姬兰嚎啕大哭。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穿针引线,到头来竟真的为他人做嫁妆!

  利锥关上舱盖,按下启动键,然后忙自己的去了。

  申姬兰拼命拍打舱盖,可这冬眠舱盖,岂是她能破坏的。

  防护服利锥挤不进去,外骨骼更是需要身份鉴定,他只能就这样打开室门,然后将蛇妖拖进冬眠舱室。

  这时,他终于可以仔细端详蛇妖。她惟有一张脸,没有包裹蟒皮。

  这是一张小女孩的脸,不算漂亮却很可爱,很乖巧很聪慧的样子。只是这张脸的周边,竟都覆盖着厚厚的蛇鳞,这就显得很阴森很诡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