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破而后立
红烧手机2016-12-16 03:053,420

  夜空中繁星璀璨,江火如同往日般站在山巅扎马步,身旁是一尊高约三米的石塔。

  如果有其他武者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惊失色。

  须知“万丈宝塔平地起”,唯有修炼到塔师的高手才可以将塔魂虚影祭出体外,唯有大塔师的塔魂才可以凝结成实质。

  可江火却以区区一星塔徒的修为达到如此程度,这怎么可能?

  “塔魂离体实质化,这一幕如果让大塔师看到定然会目瞪口呆吧?”

  江火自嘲一笑,眼中闪过浓浓不甘。

  哪怕是一名塔徒都能轻松催动塔魂增幅肉身力量作战。

  可江火的石塔却没有任何力量增幅,甚至释放到体外后也只能原地矗立一动不动,纯属摆设。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间游离的能量化为流水般汇聚到江火丹田,并形成一个漩涡缓缓旋转。

  砰——

  就当气流漩涡即将凝结成塔气的一瞬间,却如泡沫般破裂开来。

  江火脸色一白,神色有些落寞。

  “修炼的根本是丹田内的塔魂,塔魂力量诞生的源泉,在于将天地灵气转换为塔力储藏在丹田中。”

  “塔徒从一星到九星以淬炼肉身为主,对敌之时一拳挥出塔气纵横,就算是百斤大石也能劈裂,塔力从初始气态转化为液态之时就能进阶塔师!”

  江火闭目沉思,教官昔日在演武场的教导在耳边滚滚回荡。

  “从三年前的那场大病过后,每当我想将天地灵气转化塔气都会失败,类似的情况持续了整整三年。”

  “要不然我如今至少也是七星塔徒,又何至于沦为众人笑柄!”

  江火骤然睁眼,眸子中写满浓浓不甘和无奈。

  纵然自己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再快,可无法凝结塔力又有何用?一拳挥出和常人并没多大区别。

  “哟,没想到三更半夜,咱们堂堂江家的少族长还在这里修炼塔魂,不愧是当年黑风城第一天才呐。”

  就当江火不甘心准备再次凝结塔力之时,一道阴沉怪气的声音随风飘来。

  话音刚落,一名膀大腰圆的青衣少年出现在山巅,望向江火的目光充满不屑。

  “江明!”

  江火收功而立,淡淡的望向青衣少年。

  江明是江家旁系子弟中的佼佼者,有三星塔徒的修为、

  但即便是那些五星塔徒的嫡系子弟都不敢去招惹江明。

  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江明的靠山是江家男丁中的第一天才,仅次于江傲雪的六星塔徒江飞!

  “江火,你还是接受自己是废材的现实吧,无论你如何努力,就算再给你十年的时间,我一根手指头照样可以轻松捏死你,哈哈。”

  江明纵声一笑,望向江火的目光一片森然。

  身为江家的旁系,江明能够享受的习武资源非常有限,江明对江火这样占据了优良资源,却废材到渣的嫡系一直看不顺眼。

  尤其是在三年前江火如日中天之时,把在街头调戏民女的自己揍成猪头后,江明内心中开始对江火充满怨恨。

  江明一直想要报仇,这个机会等了足足三年。

  一直到昨日下午,江飞不爽江傲雪不搭理自己,却和江火这废材谈笑风生的时候,江明白报仇雪恨的机会到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江明不是君子是小人,报仇就在今夜!

  “或许现在的你比我强,可未来的我定然会将你踩在脚下。”

  感受着江明眼中隐含很深的杀意,江火警惕退后,和江明拉开了距离。

  “江火,我也不和你兜圈子,实话告诉你吧,其实今晚是飞少爷让我来找你麻烦的,他的意思是让我揍你一顿,让你缺胳膊断腿就行了。”

  “不过念在昔日你对我的恩情,我决定送你归西。”

  似乎看出江火心中所想,江明纵声大笑,望向江火的目光一片嘲讽。

  “放肆,你小小一个旁系子弟也敢和本少族长如此说话,信不信我去长老会弹劾你?”

  江火暗暗叫苦,明白这荒郊野岭自己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整个江家绝对不会有人替自己出头。

  为今之计,也唯有先拖住江明然后在慢慢想办法。

  “我想杀你已经很久了,要不是飞少爷告诉我,你喜欢半夜三更,偷偷跑到外面修炼的话,我还真找不到这么好的下手机会。”

  江明阴沉一笑,目光中杀机凌然:“江火,你劝你还是不要反抗了。”

  “反正三个月后的第二次塔魂觉醒你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与其承受屈辱被驱赶出家族,那还不如我给你个痛快。”

  “我明白了,你是想要我的接引令牌!”

  见江明时不时往自己腰间那块青铜令牌瞅,目光中充满贪婪和欲望,江火恍然大悟。

  “和聪明人说话果然不费劲,反正你都要死了,我也不妨告诉你实话,我对你这个废材拥有接引令牌已经不爽很久了。”

  “有了接引令牌,我就可以去参加半年后的接引塔试炼。”

  “到时候说不定还能被哪个仙门大派看中收为弟子呢。”

  江明纵声大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就算是拥有一种品质不错且类型强大的塔魂,可如果没有合适的塔技修炼的话,那么武者也休想出人头地。

  整个黑风城的塔技,最高等级也仅仅是黄级上品而已。

  想要修炼更高等级的玄级塔技只能加入宗门。

  唯有手持接引令牌的人,才能参加半年后,落日平原统一举行的接引塔试炼。

  唯有通过试炼,且年龄不超过十八岁的少年,才有可能被某个宗门看中,收入麾下。

  “你想要这块令牌是吧?我给你就是!”

  在江明目瞪口呆之中,江火将那块放眼整个江家都没有几块的珍贵令牌取下来,如垃圾般扔出。

  “算你小子识相,等会儿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

  虽然感觉诡异,可在接引令牌的巨大诱惑下,江明还是欣喜如狂,大步流星的准备去接。

  锵——

  然而就在这刹那之间,一道寒光如流星般刺向江明。

  “江火你这混蛋居然敢阴我,你找死!”

  措手不及之下,江明周身忽然迸发出蓝色光芒,将江火的匕首强行从心脏位置挪开,但猩红的血依旧顺着衣袖流下来。

  “没想到江飞居然将我江家镇族的《碧水诀》传授给你,是我失算了。”

  一击不中,江火微微叹息,明白想要再次分散江明的注意力,借机刺杀已无可能。

  塔魂是修炼的根本,但两名塔魂一样的武者因为塔力和塔技的区别,战斗力依旧可能会有很大区别。

  《碧水诀》是唯有江家四星塔徒以上的嫡系子弟才能修炼的黄级中品塔技。

  江明以塔力催动碧水诀,甚至能越阶作战,对付仅仅一星塔徒的江火,自然不在话下。

  “蝼蚁般的下贱东西,居然也敢用匕首暗算我,今天爷爷我杀你之前,非得好好折磨折磨你不可!”

  被平日里看不上眼的废材刺伤流血,这让江明感觉很没面子。

  大袖子一甩,江明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寒芒闪烁的大刀。

  塔徒练体,武者在这个境界,只能将塔气加持到肉身增幅力量。

  不过大多数武者都习惯将塔气加持到兵器上。

  得到塔气增幅的兵器会变得锋利无匹,杀起人来也更为方便。

  而到了塔师的境界,则可以将体内的塔魂虚影召唤出来,加持到兵器上形成“罡气”。

  比如加持到刀上就是刀芒,加持到剑上就是剑气,威力非常不俗。

  可因为黄级中品江火《碧水诀》的原因,江明手中的大刀刀尖居然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刀芒,在月光下显得非常恐怖。

  “受死吧,垃圾!”

  江明扬起大刀,一脸狰狞。

  一阵黑风平地而起,森寒的刀芒还没落下。

  一瞬间,江火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是那么的近。

  “我要死了吗?”

  “父亲自半年前失踪后了无音讯,母亲从一生下我神秘失踪。”

  “我如果这就这样死了,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我江家嫡系列祖列宗?”

  “又如何去寻找父母追寻真相?”

  “不!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

  “啊——”

  在这生死之际,江火睚眦俱裂,紧握手中的匕首不退反进,疯狂刺向江明,竟然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疯子。”

  江明破口大骂,手中的大刀脱手而出。

  黑暗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碧绿色的水流。

  紧接着蓝光一闪,江火的心脏位置,已经多了一把大刀,殷红的血缓缓流淌下来。

  “哈哈,接引令牌是我的了。”

  一脚将伤痕累累的江火踹倒在地,江明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做工精致,散发着冰凉气息的青铜令牌,浑然没有发现倒地“身亡”的江火,周身正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轰隆——

  在心脏破裂的瞬间,江火只觉得意识一阵模糊。

  紧接着一道苍老威严的睥睨之音在脑海中滚滚回荡:

  “破而后立,塔镇诸天!”

  脑海中,一尊巍峨如山岳般七层青铜古塔冉冉升起。

  万丈霞光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个脚踏天地的神灵,将一尊青铜古塔轻松托起。

  “吾之传承,《镇天塔诀》开启!”

  不等江火醒悟过来,那道苍老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神灵和青铜古铜同时消失,一段暗金色的古老铭文,出现在江火脑海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塔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塔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