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火淬体
恩赐解脱2017-01-03 18:013,817

  邪琅是一位玄阶炼器师,凭借着这些阴毒无比的炼器法门,一生中最得意的就是炼制出了三件上品玄器,那‘业火剑’也就是三件上品玄器其中的一件。

  但是邪琅并不满足于炼制玄器,他这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炼制出一件灵器!

  当世之中,只要是有品阶的武器都是价值连城。

  就像罗家这个级别的家族,也只拥有一把上品玄器,那件上品玄器就是罗征父亲罗霄曾经的佩剑“青芒逐风剑”,这柄上品玄器在崇阳郡中也是独一份,罗霄平常也很少动用,都是藏于家族最隐蔽的地方,在罗炳权害了罗霄后,曾挖地三尺想要找到这把佩剑,却一无所获,至今也无人得知青芒逐风剑藏在何处。

  这还只是上品玄器而已。

  若是灵器,那就更不得了,一般人若是得到灵器,只会跟自己找来灭顶之灾,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别说一般人,就算是罗家得到一把灵器,也需要乖乖的交出去,以免惹来灭族之祸!

  那灵器可以说是人间至宝,有各种特殊能力,有些能加快人体修炼的速度,有些能将持有灵器之人的战斗力,提升数倍……

  听到邪琅的话,罗征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说道:“都说炼器之道,最关键的是材料与火候,这两样一样未尽,都无法炼制最完美的宝物,你倒是指望我这血肉之躯,就能帮你炼出一把灵器?未免太过于儿戏……”

  罗征曾博览群书,无论是炼丹,炼器此类书籍,都有所涉猎,不过他志在武道,这些书籍他却没有深钻,只是略懂一二。

  现在他身在绝境,总不能坐以待毙,试图劝解邪琅放自己一马。

  “听你所说,倒是对炼器之道初通皮毛!”邪琅一边说着,将罗征的手铐打开,从铜炉中拽出来,却又扔进旁边的一个笼子里,“哐当”一下把笼子锁上,那张骷髅般的脸上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我邪琅实力不够,奇珍材料离我太过于遥远,用来炼器的真火也不过是二品,想要炼制出灵器。当然只能用邪法,至于把你扔进炼器炉,能否炼制出灵器,嘿嘿,但凭鸿蒙造化!”

  但凭鸿蒙造化……

  这句话,天底下所有炼器师都会说的一句话。

  真火炼器,九分靠实力,一分靠运气。

  这么听来,运气其实并不重要。

  可偏偏有些炼器师,凭借着逆天的运气,炼制出了一些极品至宝。

  有人耗尽毕生的心思钻研,想要寻找其中的规律,结果却一无所获,最终只能归结于运气。

  从这里看来,这运气看似不重要,同时又是最重要的一环。

  而鸿蒙,乃是炼器师心中的器神,是所有炼器师的信仰,所以他们在炼器之时都会来一句:但凭鸿蒙造化。

  这句话,与那些教宗人士的“望天神保佑”意思也差不多。

  想到自己活生生的一条性命,只是给邪琅赌一次运气,罗征除了苦笑,还有深深的不甘心。

  怪自己实力还是弱了点。

  这一个月时间,他进境神速,一个月时间从炼肉境升到炼脏境。

  可跟邪琅,罗炳权这些人物比起来,差距还是太大。

  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却又陷入这般绝境,罗征也只能感叹一下命运不公。

  邪琅在那洞穴之中忙活了好久,先是在角落里面敲敲打打,随后提着一个物件钻进炼器炉中,出来之后,就端坐在炼器炉前,随后双手一拍,摆了个怪异的姿势。

  与此同时,那座黑乎乎的炼器炉上突然亮了起来,一道道繁杂但却十分工整的符文在炉壁上绽放,一时间散发出剧烈的红色光芒,将整个洞穴点亮。

  被炼器炉延伸出来的尖刺穿透的那些活人,都佝偻着背,嘴巴里不断地发出“嗬嗬”的惨叫声,表情十分痛苦,一滴滴血液顺着那些尖刺,流入炼器炉中,那炼器炉竟然在吸食那些活人的精血。

  精血顺着炼器炉壁上的纹路流动,散发出来的红光更加鲜艳欲滴,妖冶无比。

  将炼器炉启动后,邪琅的手中多了一把黑白相间的长剑,这应该就是邪琅所说的上品玄器,业火剑。

  邪琅将业火剑拿在手上摩挲了一阵,目光似乎柔和了许多,像是在看自己儿子一般。从这样一个妖人的脸上,流露出这种表情,让一旁偷偷观察的罗征汗颜无比,这人完全就是一个疯子。

  邪琅摩挲了一会儿后,扭过头来,朝罗征诡异的一笑,走过来把罗征从笼子里拽出来,说道:“你能够跟我的业火剑融合在一体,应该感到荣幸!”

  罗征摇摇头,跟这种疯子交流也是枉然,偏偏这疯子实力还如此高强,只能够自认倒霉。只可惜大仇未报,就要被邪琅烧成灰烬,只能怨恨老天不开眼。

  被邪琅一路拖拽,到了炼器炉跟前,罗征就被一把推了进去。

  这炼器炉膛中黑乎乎的一片,四处都是被烈火灼烧的痕迹,在炉膛的中央还有一个摆台。

  随后邪琅也钻进来,把他的那把业火剑放置在摆台之上,又朝罗征尖笑了两声,就要钻出炼器炉。

  就在邪琅走到炼器炉口上,猛然回头,一弹指就是一蓬黄色的粉末,朝着罗征罩过来。

  那黄色的粉末气味芬芳,但只是吸了一点,罗征顿时感觉到手软脚软,这粉末竟然是十香软筋散,这种迷药能够在短时间内将经脉麻痹,导致手脚无力。

  罗征原本还盘算着抢了那把业火剑,捣破这炼器炉跟邪琅拼了,总比在这里被烧成灰烬好。这下可好,算是彻底断了这个念想,他一运力就感觉全身上下软趴趴的,提不起丝毫力气。

  我罗征的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要怪,就怪我实力太弱!只能任人宰割。

  他咬着牙齿,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脑袋里面正胡思乱想,就看到炼器炉的中间,忽然窜进来一道火焰。

  那火焰通体明黄色,火焰燃烧起来,一朵一朵就像是黄色莲花,这些火焰应该就是邪琅的本命真火。

  那真火一出现,顿时就扩散开来,将整座炼器炉的空间都充满,而罗征也感觉到正面一阵滚烫,他已经被这真火所包裹。

  “噗!”

  罗征的衣物几乎是一瞬间,就被火焰点至爆燃,化成了灰烬。

  等到那真火接触到自己的皮肤,顿时传来一阵灼烫的感觉,那是真火正在灼烧自己的皮肤,罗征咬紧牙关,准备迎接灼烧带来的痛苦,可是他的牙关咬了半天,却没有等来想象中的疼痛。

  他只感受到一点灼烫,这种灼烫的感觉,除了让他有些不不舒服,却没有太大的不适。

  罗征纳闷的睁开那本已经闭上的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除了衣服被烧掉之外,他的身体却没有丝毫大碍,不仅皮肤没有被烧伤,甚至就连他的毛发都没有烧掉。

  难道自己根本就不惧怕这真火的灼烧?

  本以为必死的罗征,心中顿时一阵狂喜。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与那日在地窖中发生的事情必然是有关联了,莫非自己变成玄器之后,就完全不怕真火的灼烧了?

  他正这么想着,从炼器炉外涌进来的真火火势,却又增添了几分。

  一缕缕形如莲花的黄色真火,化成两只无形的大手,不断地冲击着罗征的身体,以及摆台上那支“业火剑”,这火势增加之后,罗征虽然觉得那灼烫感也有所增加,可依旧在忍受的范围内。

  相比之下,那支业火剑就产生了变化,无论是剑身还是剑柄都变得通红一片,剑身上那些黑色和白色的符文,也开始闪烁着奇特的光芒,似乎是在汲取黄色真火中的能量。

  “原来炼器师炼器,就是操控真火淬炼的过程,将兵器烧至透红后,再将真火中的能量灌入其中,不过这手法倒是很独特,这真火在那业火剑周围若即若离,悬而不决……”无意之中,罗征倒是观看了一遍炼器师炼器的过程,而且是在炼器炉中。

  罗征津津有味的看着炼器这个过程,炼器炉外忽然有人“咦”了一声,却是那邪琅发现了罗征的古怪。

  在炼器炉外的邪琅的确没想到,自己的真火都烧了好一会儿了,就连业火剑都已经被他烧红,这少年竟然还没有死?

  这少年身上虽然闻起来的确有一股玄器散发出的气息,可说是这么说,但他毕竟还是肉身啊!难不成这少年的身体,真的堪比一件玄器?

  想到这里,那张形容枯槁的脸满是兴奋的神色,他邪琅炼器走的就不是正统的路子,所以越是离奇古怪的炼器材料,他就越是喜欢。

  就像他炼制成的这柄业火剑,就是用的阴阳相冲的两种材料炼制而成,若是其他的炼器师绝对不会将这两种材料融合在一起炼制,可是邪琅偏偏不信这个邪,不仅炼了,而且还练出上品玄器。

  这就是但凭鸿蒙造化!

  现在看到罗征这种诡异的体质,他的真火虽说只有二品,可是比一般的烈火要厉害十倍,竟然还烧不死那少年,这让邪琅如何不惊喜?

  眼看这少年在他的真火熔炼之下,竟然毫发无伤,他一方面是惊喜,另一方面也有些郁闷,这少年的身体纵然是一件天才地宝,可他真火烧不烂那又什么用?

  他想了想后,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那颗丹药通体青灰色,丹药的表面还有一条一条如火焰一般的丹纹。

  “融火丹!”

  这颗三品丹药价值连城,能够在短时间内将本命真火硬生生的提升一个层次,当年为了得到这颗丹药,他硬是用一件上品玄器才兑换到手。

  这颗融火丹跟随在他身边多年,因为太珍贵了,一直都不舍得使用。

  今天他掏出这枚融火丹,眼中也流露出犹豫之色,如果加上这枚融化丹的话,他这就算得上是豪赌了。邪琅转念一想,他几次炼得上品玄器,哪一次不是豪赌而来?若是这一次赌对了,把自己的业火剑的品质提升到灵器……

  想到这里,邪琅的一颗心火热起来,一口就将那枚融火丹吞入口中。

  这融火丹乃是至刚至阳的丹药,吞进去的瞬间,邪琅就感觉自己喉咙如同被火烫了似地,七窍之中都能喷出火来,他大吼一声,运转体内的真火,疯狂的涌入炼器炉。

  在融火丹的药效帮助下,邪琅的真火威力提升了一个品阶,火势与温度都大了数倍,一时间整个山洞之中都充斥着无与伦比的热力,就连相隔甚远的那些笼子里的活人,被那真火散发的些许热力袭中,也烫的惨叫连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炼成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炼成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