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 未曾深爱何来伤害
小黎小姐2018-07-26 15:181,863

  千万别以为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越是年幼,越是情重。

  萧朵朵和韩冰离婚那年,萧薇七岁。

  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萧薇都盼着他们离婚。

  现在谁见了萧朵朵都会说,这是个风韵犹存的老太太,其实她年轻时也是远近出了名的貌美。

  那个年代是不兴自由恋爱的,但也不再是父母包办的封建社会,顶多就是有媒人上门介绍罢了。萧朵朵不是大家闺秀,顶多算是小家碧玉,萧薇的外公外婆都是国营职工,所以家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又因为萧薇的外婆身体欠佳,只生养了一儿一女,所以过得很是殷实。

  萧朵朵因生得貌美,早早就有人上门说媒,到了十七八岁,家里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彼时的韩冰也是高干子女,再众多小伙子间脱颖而出,萧薇的外公看上了韩家的家世,萧朵朵看上了韩冰的博学多才。一时间郎情妾意,情意流转。

  不想年代动荡,萧薇的爷爷被打成了右派,从此韩家没落,一夜之间天上地下。

  萧薇的外公为了不受牵连,便悔了这门亲事。

  萧朵朵不肯,执意嫁给了韩冰,以至于萧薇的爷爷和舅舅双双被单位停职。

  萧薇的舅舅一气之下找到萧朵朵家,打断了韩冰的右腿,从此韩冰成了跛子。萧朵朵回家大闹,也因此被逐出了家门,从此和萧家断绝了关系。

  萧朵朵嫁给韩冰的第二年秋天,她怀上了萧薇。

  或许是这个生命给这个家庭带来的好运,萧薇的爷爷被平反,紧接着韩冰考上大学,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平步青云。

  韩冰在单位里表现出众,眼看就要提干,却因为腿跛错失了机会。

  他一怒之下辞职,也是在那个晚上,他第一次动手打了萧朵朵。那一年,萧薇三岁。

  后来韩冰下海经商,先是倒彩电,后来倒服装,逐渐发了财。

  可是,他的脾气却越来越大,后来甚至开始酗酒。喝醉了会打萧朵朵,阴天下雨腿疼了会打萧朵朵,甚至每次生意上失败都会大骂萧朵朵是丧门星,埋怨萧家把他害成了瘸子。

  很多次,年幼的萧薇跪在地上抱着韩冰的大腿,乞求他不要再打妈妈。刚开始韩冰还会怜爱地托起她的脸,因为她的求情而网开一面。可到了后来,一旦萧薇求情,韩冰就会连同她一起打。

  萧薇时常看到萧朵朵一个人偷偷点眼泪,可是还是会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强撑着给韩冰做饭。好饭好菜适合饮酒,酒醉了就又会挨打,循环往复,好似人间地狱。

  那个时候,萧薇恨死韩冰了,她暗自发誓,只要她再长大一点点,就要亲手杀了这个恶魔,不再让妈妈受到任何伤害。

  还没等到她长大,韩冰便不再欺负萧朵朵了,因为他在外面有了情人,他甚至很少再回那个家。

  在萧薇眼里,那简直是最幸福的两年,家里不再有暴力,韩冰只是每隔两个月送生活费的时候回来一次,留下钱便匆匆离开。

  但萧朵朵却并不快乐,她身上没有了伤痕,却依旧日日哭泣,那个时候的萧薇还不明白,什么叫伤在心上。

  萧薇七岁生日那天,韩冰破天荒地到小学门口接她,手里还拎了个粉红色的蛋糕,上面画着美丽的白雪公主。和他一起来的是一个竖着短发的女人,那女人远没有萧朵朵美丽,却穿着时髦,一看就是有钱人。他们坐在有硕大玻璃窗的餐厅里,韩冰随意问着她的成绩,当听说她考了全班第二时,韩冰说要奖励她一个新书包。

  萧薇笑着看着他,说:“爸爸,我以前都考第一名,这是我考得最烂的一次!”

  那天晚上,韩冰和萧朵朵第一次提了离婚。

  从不对韩冰说半个不字的萧朵朵,第一次奋起反抗,庞大的愤怒犹如一团烈焰,将她整个燃烧。她拽着韩冰厮打,咒骂,摔房间里一切可以摔的东西。

  她让韩冰还手,可韩冰抱住了她。

  那一夜韩冰没走,萧薇天真地以为,父母和好如初了,她们一家三口可以幸福的过日子了。

  她没想到,那是他最后一次以父亲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个月后,再见韩冰。

  萧薇放学,刚走到楼下,就看见他从楼道出来。

  他看见她,面无表情,要不是停滞几秒的脚步,萧薇甚至无法确定他是否真的看见了自己。就是那冷漠,将她那声爸爸生生留在喉咙里。

  回到家,萧朵朵平静地坐在阳台,看见萧薇苦涩地笑笑。

  “我和你爸爸如果分开,你……”

  “你们要离婚了是吗?我跟你,反正他也不会要我。”说完,萧薇平静地背着书包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大人们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小孩子什么也不懂。

  离婚有什么可怕,对于父亲的形象,她早就淡化了。

  韩冰的离开,对于萧薇来说,并没有造成过多的伤害,她反而觉得解脱。

  未曾深爱,何来伤害?

  所以,她虽不懂周冉冉的痛苦,却羡慕她可以痛苦。

  失去父亲虽然惨烈,总比未曾有过父亲好。

  韩冰,似乎从未做过她的父亲,一天也没有。

继续阅读:Chapter 16 现在的小孩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